<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喏!”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明白李中易的意思,假如无法人和马双收,那就只能以人为主。

    党项人的老巢,夏、银、宥、绥诸州,自然不可能缺马,灵州的战马虽然不如这四州多,却也不在少数。

    真要是把众多的小部落完全集结起来,李中易的手头,眨个眼的工夫,就可能出现一支超过五千人的骑兵部队。

    此战过后,李中易挟大胜之威,再把谢金龙属下的灵州官军,一口吞进肚内,嘿嘿,马步军过万,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银夏地区的党项八部,全族总动员,也不过五六万人而已。只要柴荣御驾亲征的时候,在慈州和隰州一线,吸引住党项八部的主力部队,李中易就可以统帅这万余精锐,在党项带路党的向导指引之下,轻兵快速偷袭党项人的物资基地夏州统万城。

    散会之后,左子光忽然提醒说:“老师,此次成败的关键,就在于咱们出了城,城内的细作却被蒙在鼓里。”

    李中易笑道:“细作即使察觉到了我军的动向,除非他们不要命了,敢于纵火报警,否则,毋须多虑。等到天亮的时候,大局已定,他们再怎么也想折腾,也必须乖乖的低头。”

    左子光点点头,说:“老师,州衙的公务太多,我先处理了。”

    李中易摸着下巴,笑望着左子光的背影,嘿嘿。这小子不敢明着抗议,却学会了拐弯抹角的提醒李中易,他已经忙得脚不点地的程度。

    实际上。州衙的很多事务,在李中易看来,都是瞎忙活。下边的县里,连张家丢了猪,李家死了牛这种事情,都要上报州衙,简直就是乱弹琴嘛!

    矛盾分主次。李中易必须先收拾了威胁极大的党项各部,再腾出手整顿州内的政务。

    回后堂吃晚饭的时候,李中易却见颦儿领着小丫环。捧着食盒,进了一座小跨院。

    李中易有些好奇,就跟在颦儿的身后,一起进了小跨院。

    这时。李中易看见仁多琴娜被绑在一把椅子上面。双手被薄绢缠绕了无数道,给固定在了椅子的粗扶手上面,她的两腿则被分别捆在椅子的两条腿上,小嘴里也被塞了一块厚厚的帕子。

    在仁多琴娜对面的两个马扎上,坐了两名大约三十多的健妇,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李中易暗暗偷笑,这个颦儿,使起坏来。也的确是够阴损的。

    按照颦儿整人的搞法,仁多琴娜就算是再不舒服。也没办法喊叫,或是自伤。

    “呀哈嚯……”见颦儿来了,仁多琴娜愤怒的想骂娘,可是,小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她只能吱呜出声。

    颦儿根本没有搭理仁多琴娜,她只是走到两个健妇的面前,嘱咐说:“别给她喂多了吃食,饿不死就行了。”

    两名健妇点头哈腰,满面堆笑的说:“您就放心吧,准保不让这个蛮女吃得太饱,省得她胡思乱想,琢磨着歪主意。”

    颦儿满意的点点头,说:“就是这么个理,太过饱暖了,很可能要出妖蛾子。”

    妖蛾子一直是颦儿的口头禅,李中易强忍着笑意,缓步退出了小跨院。

    把仁多琴娜交给颦儿去管,还真的是找对了人呢,李中易非常满意。

    费媚娘的饭量很小,只吃了几口菜,扒了两小口饭,就吃不下去了。

    李中易故作不知的样子,夹起一筷子白菘,放进费媚娘的碗里,笑着说:“多吃青菜和羊肉,容易怀上儿子。”

    费媚娘素知李中易医术的高明,立时深信不疑,她硬挺着,吃干净了小碗里的白菘。

    李中易又替费媚娘夹了一筷子的羊肉,她皱紧眉头,仿佛吃药一般,细细的咀嚼着,就是不舍得吞下肚内。

    “今天这道羊肝汤真不错,唯独少了葱花,唉,差了那么一点味道啊。”李中易拿起银匙,喝了一大口汤,略微有点抱怨。

    费媚娘把头一低,闭上眼睛,把嘴里的已经嚼碎了羊肉,咽进了肚内。

    李中易又要了一碗米饭,夹了一筷子羊油烩白菘,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暗暗好笑。

    如今这后院之中,当家的女主人自然就是费媚娘,可是,费媚娘自从离开后蜀的皇宫之后,一向不太管事。

    于是,灵州后衙的管家大权,就落到了颦儿的手上。

    李中易抱怨吃食缺了味道,费媚娘心疼颦儿,只得乖乖的就范,把舍不得下咽的羊肉,吞进了肚内。

    吃过饭后,李中易陪着费媚娘饮了一刻钟的茶,然后拉着她的小手,绕着后院开始散步。

    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此话从中医养生的角度来说,并没有说全。

    整个要义应该是:饭后休息半小时,再百步走,能活九十九!

    如果饭后直接就开始散步,虽然有助于消化,可是,装了不少食物的胃部,却很容易下垂,反而对健康不利。

    “你又要去打仗了吧?”费媚娘紧紧的拉住李中易的手,惟恐他眨个眼睛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中易知道费媚娘的担心,就轻松的笑道:“不过是去捡一点小洋落罢了,没有任何危险。”

    “洋落?这是什么?”费媚娘左思右想,楞是没听懂“洋落”是个啥意思。

    李中易将费媚娘揽进怀中,凑到她幽香四溢的耳旁,小声说:“就是大便宜的意思。”

    “你呀,嘴里经常蹦出一些妾听不太懂的新词儿,不会是故意的吧?”费媚娘吐气如兰,沁入李中易的心脾,勾得他心里很痒。

    以前,李中易这个副院长,虽然是司局级干部,可是,受到党章的限制,他只能公开拉着校花老婆上街显摆。

    如今,李中易只要手里握住足够的兵权,等柴荣死了,再把后蜀给灭了,费媚娘就可以公然露面了。

    至于五代时期四大绝色美人儿之一的周嘉敏,那是李中易的正妻,自然有资格光明正大的在人前露脸。

    人活一世,不外乎权财色,这三个字而已。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才是大男人们心目中的追求!

    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滋润日子,谁不想过?

    能够把祸水天下的费媚娘偷到手,并且藏娇于身边,李中易已经觉得十分之幸运。

    权力就像旋涡一样,只要掉进圈中,再难爬出,决定无数人命运的自豪感!

    五代的四大绝色美人儿,李中易已经得手其二,只可惜,小符氏乃是柴荣的贵妃,李中易不敢去想。

    至于,另一个驰名五代的绝色美女,名叫花见羞,李中易出生太晚,按照坊间的传闻,此女如今至少是五十岁开外的人了。

    除了柴荣分去了一个小符贵妃,以及差一点就当上后唐皇后的花见羞之外,李中易在四大绝色之中,已得其二,心中自然是很满意的。

    当然了,李中易心里也非常明白,自从孟昶出卖了他之后,他和小周后周嘉敏的婚事,就很可能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毕竟,南唐与后周,乃是死敌。南唐的司徒周宗,肯定要好好的考虑考虑,他的小女儿周嘉敏和李中易的婚事。

    如果,李中易在后周的地位,根本不值一提,周宗毁弃婚约的可能性,高达99。99%以上。

    假如,李中易成了后周的重臣之一,周宗即使想毁约,也要掂量掂量,往死里得罪李中易的严重后果。

    这人呐,若想得到别人的高度尊重,抱怨谩骂没有一毛钱的用,只会伤了自己的心。

    庙堂和江湖大致相仿,都是实力强悍者为尊,李中易就算是为了把老婆抢回来,也要努力上进,争取更高的权位。

    散步之后,李中易和往常一样,搂着费媚娘,上床小憩。

    仗着年轻,体力充沛,李中易只要有闲,一天至少要“欺负”费媚娘两回。

    一则是有花堪折直须折,一则是想早点给费媚娘“下种”,让她怀上他的下一代。

    家中只有狗娃一个儿子,确实有些单薄,如果是儿女双全,那就更好玩了。

    身体已经完全发育成熟,正出于黄金岁月的费媚娘,遭遇难产的风险已经很小,李中易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享用,上天赐给他的极品“祸水”。

    滚完床单之后,李中易长长的呼出一口,放松身子,直接伏到了费媚娘细汗淋漓的玉背上,美得直想冒泡。

    同样是女人,有些女人就算是脱光了,李中易也懒得看她一眼。

    费媚娘则不同,李中易不管使出什么花样,她居然都可以承受得起。

    熟透了“祸水”,李中易享用起来,就是不同凡响!

    菊腚?李中易的脑子突然冒出了怪异的念头,他自己当即吓了一大跳,这个想法很好,费媚娘恐怕难以接受啊?

    李中易身边的女人,除了费媚娘这个前贵妃之外,其余的都由李中易亲自出马,快活的梳笼。

    关于女人问题,李中易的观念更趋向于保守,然而五代时期承接盛唐的风俗,却偏向开放。

    这个时代的女人既不需要缠小脚,也不必要藏身深闺之中,更被允许抛头露面,人身的自由度之大,远不是明清的禁锢时代可比。

    没有摘下费媚娘的红丸,李中易的心里多少有些遗憾,也许是潜移默化的因素起了作用,他居然想到了菊腚!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