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等费媚娘睡着之后,李中易悄悄的摸下床榻,神清气爽的穿好衣衫,拉开房门,就见颦儿红着脸,死死的瞪着他。

    “不碍事的。我乃神医是也!”李中易心知颦儿的恼火之处,就端出神医的身份,倒也颇有些说服力。

    颦儿把头一低,迈步进了厢房,根本就没搭理李中易。

    李中易也懒得和这个忠心耿耿的婢女一般见识,昂首阔步,回到主卧室的梳理了一番头发,又洗了把脸,这才换上锦袍便服,踱入刺史府的二堂。

    左子光正陪着仁多贵闲聊,听见脚步声,他抬头一看,却是李中易终于露了面。

    “小人仁多贵,拜见李观察。”仁多贵依然是那么的恭顺,单膝行礼,一丝不苟。

    “免了,坐吧。”李中易摆摆手,笑着虚扶了一把,仁多贵借势起身,恭敬的坐到一旁。

    “刚才,有朝廷的秘使前来,本使必须陪着,倒让仁多长老久等了。”李中易睁眼说着瞎话,刚才,狠狠的欺负费媚娘,滋味的确不错哈!

    仁多贵有事相求,即使半信半疑,也不敢多问。

    “观察,那狗头部落仗着人多势众,一向不把朝廷放在眼里,无法无天已经多时……”

    也不知道仁多贵读的都是什么书,他不仅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话,而且还可以引经据典,倒也是个人才。

    李中易摸着下巴,故作为难的说:“本使手头兵少,恐怕难以震慑住州中的宵小。”

    仁多贵越是想借刀杀人,李中易也就越要端着架子。让仁多贵自动入瓮。

    “不瞒观察,不仅仅是我牛头部落深感愤懑,很多小部落也都早就对那狗头部落看不顺眼了。”仁多贵既然敢来挑唆李中易,自然也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他从皮袍之中。摸出一只信封,双手捧到了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接过信,仔细看了一遍,原来竟然是一份灵州党项各族的关系书包网.bookbao2络说明。

    由此可见,牛头部落对狗头部落的嚣张跋扈行为,有多么痛恨?

    从信上所列的关系书包网.bookbao2来看。牛头部落和灵州慕氏的关系走得最近。牛头部落的现任少族长,还娶了灵州慕家的女儿,两族之间属于典型的姻亲关系。

    灵州慕氏其实是吐谷浑旧王族的一个小分支,远祖是辽东的鲜卑慕容氏,经过多次迁徙以及变故。最终落户于灵州城外吐谷浑的故地旧安乐州。

    在河东的吐谷浑族人,才是吐谷浑王族的嫡脉。只可惜,河东吐谷浑的首领白承福,太过于有钱,实力又不足,被后汉太祖刘知远所围杀,残余的族人星散而逃,从此吐谷浑一蹶不振。终至除名。

    灵州慕氏则比较聪明,自从在灵州安置之后,不再以吐谷浑作为族名。而全族都改了汉姓慕。

    慕,即追念慕容先祖之意,算是灵州吐谷浑一族,最后的一点念想罢了。

    嗯,灵州的带路党,真是不错哈。李中易手里捏着信,心中对于灵州的局势。却有了更直观,更清晰的认识。

    在灵州。最大的五个蕃部,几乎全是党项人。李中易心想,难怪西夏后来会以灵州,作为都城,群众基础如此扎实,肯定是其中的一个先决条件。

    五大党项的蕃部,既有矛盾,又有合作,彼此之间大多有着异常复杂的姻亲关系。

    只是这种关系,李中易看着就觉得头晕,狗头部落族长的女儿,先后嫁给了灵山部落的两任族长,而且这两任族长居然还是父子关系。

    伦理乱得一塌糊涂,根本就理不清楚,不愧是蛮族啊!

    “李观察,只要您愿意协助我们夺回本属于我们的草场,小人代表牛头部落对天发誓,愿意效忠于您。”仁多贵义正词严的发下重誓。

    左子光坐在一旁,一直没吱声,他听了仁多贵的誓言,不由想起李中易在路上说过的一句名言:如果承诺有用,那还要军队做什么?

    李中易还说过一段话,令左子光至今记忆犹新:枪杆子里出政权,真理永远只存在于弩箭的射程之内!

    话糙理不糙,大唐以降,从朱温开始,历朝皇帝都是兵强马壮者为之!

    李中易故作惊喜的样子,站起身拉住仁多贵的手,笑道:“吾必不负汝等全族,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嘿嘿,目光短浅的带路党嘛,暂时以安抚为上,说一些暖人心的空话,李中易这个前司局级领导干部,如今的逍遥侯爷,自然是纯熟无比。

    仁多贵感激的要死,再次下跪,表达了对李中易的诚挚敬意。

    一番客套之后,宾主双方再次落座,仁多贵再不犹豫,主动提议说:“小人愿意联络诸部的族长和长老,共襄盛举。”

    左子光暗暗好笑,这仁多贵太过心急了,显然,狗头部落施加的压力非常之大,逼得仁多一族,只得向李中易靠拢。

    李中易心里却明白,仁多贵想要的是联合所有小部落,一起攻灭那五大党项部落。

    但是,这并不符合李中易的利益。饭总要一口一口的吃,才有滋味。如果胃口太大了,让五大党项部落联起手来,和李中易作对。

    即使,李中易最终顺利的灭了他们,灵州本地的生灵一定会被涂炭得一塌子糊涂。

    一个被打烂了的灵州,怎么可能拿来当作起家的基业呢?

    “仁多长老,你太过心急了。”李中易抖了抖手里的那封信,微微一笑,“据信上所言,狗头部落和叶河部落,有旧怨?”

    “回观察,是这么回事……”仁多贵就把其中的恩怨,完整的叙说了一遍,惟恐有所遗漏,他还补充说,“叶河部落一直是咱们灵州党项人的头羊,自从狗头部落来了之后,由于先后吞并了一些小部落,势力逐渐壮大起来,反而有了超越叶河部落的声势。”

    李中易点点头,笑道:“最近叶河家有何喜事待办?”

    仁多贵摸着脑袋,仔细的想了一阵子,忽然说:“倒有一桩喜事,叶河部落的族长,过几日要娶横山乌海部落的公主为妻。”

    嗯哼,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左子光,左子光当即会意,笑着问仁多贵:“你们的部众,和狗头部落的语言,有多大的区别?”

    仁多贵摇着头说:“我们和狗头部落的语言,在说话的语调上,有着很大的差异。不过,有少部分部众,由于和狗头部落挨得很近,语音倒是大致相仿。”

    好一个大致相仿,左子光立即抬眼去看李中易,李中易也正好向他看来。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瞬间又飘了开去,他们不约而同的都笑了。

    仁多贵想借刀杀人的目的,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李中易和左子光皆知之矣。

    左子光见李中易冲他微微颔首,就把仁多贵拉到了一旁,小声叮嘱了一番。

    李中易只作不知,端起茶盏,喝了口茶水,心里想的却是费媚娘那娇媚淌汗的样儿。

    父亲李达和明里暗里,已经说过许多次了,偌大的家业,将来不可能只由李继易一人支撑着,他一直指望着儿孙满堂的妙事。

    随着身份和权力日隆,李中易也确实考虑过这个问题。正妻周嘉敏,如今还是个淌着鼻涕的七岁小女娃,就算是李中易将她娶回家中,最早也要她满了二十岁之后,才可能产下李中易的嫡子。

    问题是,李中易的妾室之中,高丽三姊妹和藤原樱,虽然还没有产子,她们的孩子,尤其是男丁,其实已经被朝廷的继承惯例,排除在了继承家业的名单之外。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四个女人都是异族,她们所生的孩子,天然不具备继承李中易爵位的资格,只能安享富贵。

    柴荣的宫中,也有几个高丽的妃子,她们的儿子,将来可以当个富贵闲散的王爷,却统统没有资格继承皇位。

    李中易原本没有考虑那么深远,倒是李达和提醒了他。正妻娶进门太晚,如果正妻产下嫡子,李家恐怕就有了大麻烦。

    大周的继承规矩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不仅皇家如此,封建士大夫家族,都要遵照执行。

    也就是说,等周嘉敏产子的时候,狗娃李继易至少超过十六岁,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已经可以加冠,算是成年人了。

    庶长子已经成年,嫡长子才刚刚出生,如果李中易活得够久,倒是可以抚育嫡子长大成人,接掌家业。否则,家变很难避免。

    刘表刚死不久,荆州基业就因为儿子相争,很快落入到了曹阿瞒的手上。

    当然了,上述的说法,只代表了李达和的个人看法,李中易只认同了一半。

    高丽三姊妹和樱的儿子,如果有的话,的确被排除在继承名单之外。

    只是,李中易对于嫡庶继承的观念,远远没有以士大夫自居的李达和那么浓厚。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谁更优秀,就继承李家最大的那一片家业。剩下的儿子,就可以学习李超人的搞法,分出去另立一片事业。

    这只是理想的状态罢了,狗娃也才不满周岁,李中易还非常年轻。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李中易目前就一个想法,努力把费媚娘的肚子搞大,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都要挂上养子或是养女的名义,列入李家祖祠。

    李观察在这边厢胡思乱想,左子光则在那边厢,教仁多贵怎样暗中使坏。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