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席之后,李中易被开平郡王府的管家,请到了小花厅之中,坐到了三品官的那一席。

    李中易略微扫了眼全场,一共只开了七席,除了羁縻的使相,以及驻守外的节度使、相之外,大周朝三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几乎全数到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中易的地位,已经列于大周朝重臣前一百名之内。

    如果硬要细分,排除掉只有虚衔和官职,没有实际差遣的大臣,李中易有资格排进前五十名。

    和李中易同席的有几个散侯,都是有职无权,干拿俸禄的闲人。这么一来,李中易在席间的地位,陡然拔升许多,变成了众人一致恭维的对象。

    虚与委蛇的应酬,对李中易来说,驾轻就熟,熟练无比。散侯们客气,他更客气,言谈之间,全无年轻新贵的骄横之气。

    满招损,谦受益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李中易很快获得了大家的好感,虚假的恭维声渐渐少了,带有诚意相交的意思越来越浓。

    几个散侯之中,李中易比较关注的是清河县侯刘德闲,主要原因是这位刘侯爷不仅很会说话,更有一项常人不及的绝活:十分擅长养鸽子。

    大周朝廷的军中也有信鸽,不过,由于数量极少,一般情况下,只在多路大军齐头并进之时,用于彼此之间的联络。

    刘德闲还真是人如其名,自打他从节度使留后的宝座上。被弟弟拉下马来之后,就索性来到了开封城居住,开了几间商铺。生意倒也红火。

    据刘德闲介绍,鸽子这种动物,不算太难训练,只是有些时候,如果鸽子窝附近的铁器比较多,鸽子很容易迷路。

    李中易微微一笑,怎么养鸽子。他确实一窍不通,不过,鸽子认家的原理。他倒是略知一二。

    鸽子认得回家的路,主要是靠喙上的带有识别磁力线的特殊器官,由于这个时代炼铁技术的缺失,和多铁器都带有磁性。从而干扰到了鸽子的识别系统。

    当然了。李中易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却不会和刘德闲解释这么超前和复杂的原理。

    因为,李中易也不懂,磁力线究竟是个啥子原理,不仅解释不清楚,反而容易令人生疑。

    “无咎公,你若有兴趣,改日上我府里。咱们喝着小酒,看鸽子漫天飞舞。此诚人生一大乐事。

    李中易对刘德闲蛮有好感,主要是这家伙,失去了权位之后,居然忍受得住清闲,小日子虽不特别富裕,倒也过得潇洒自在。

    从即将当上节度使,变成只有虚衔的散侯,却没有多少怨言,单论心胸之广大,刘德闲就值得交往。

    散席之后,刘德闲和李中易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移步侧花厅,品茗闲谈。

    满厅的宰相和枢密使,正按照品级的高低,依次离开李家。他们两人虽然都是从三品侯爵,可是,就如果他们抢在宰相之前先走了,不到明天,就会被言官上奏章弹劾,告状的罪名也是现成的,枉顾官仪!

    “香帅,请借一步说话。”就在李中易和刘德闲聊得很愉快的时候,李家的小衙内李安国,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李中易笑着抱拳说:“和刘侯你聊得非常愉快,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李侯太客气了,我就是在地地道道的闲人,平日里除了去铺子里查帐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家里,陪着我那几百只乖鸽子。”刘德闲坦然的说出了他的闲,让李中易越发的刮目相看。

    以李中易比较敏感的身份,和朝中重臣有过密的交往,显然十分不妥。

    这刘德闲的爵位和李中易相当,不仅有点小钱,而且十分有闲,李中易和他走得无论多近,都不会引来柴荣的猜忌,非常值得一交。

    和刘德闲告辞分手之后,李中易在李安国的引领之下,和李琼再次见了面。

    这一次,见面的地点,换成了李琼所居住的逍游轩。

    “无咎,你来了?”李琼手里捧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正皱眉头,喝一小口药,就吃一颗蜜饯,李中易看着都替他难受。

    李琼喝完药后,重重一叹,说:“老夫恐怕是再也沾不得酒了。”

    李中易眼眸微微一闪,试探着说:“王爷若是信得过晚辈,晚辈想请脉一试。”

    看病,这可是李中易的老本行了,李琼既然愿意搭一把手,帮他摆脱困境,李中易自然也要投桃报李,看看李琼所患的究竟是何病?

    另外,柴荣的身体也很差,如果,李中易妙手回春,治好了李琼的病,嘿嘿,就有机会掌握住柴荣的病情。

    只要提前掌握了柴荣的病情,李中易将来无论做何选择,都会游刃有余。

    李琼看了眼李中易,笑道:“我竟然忘了,无咎本是神医呢?”坦然伸出左臂,搁到桌子上。

    李中易坐到李琼的对面,定神把了一刻钟的脉,嗯,脉相弦数滑,脾脏受损严重。

    “王爷的脾脏情况很糟糕,早年是不是受过重伤?”李中易松开李琼的手腕,含笑问他。

    李琼大觉惊讶,他原本不太相信李中易的医术,可是,李中易一语中的,事实俱在,不信也得信了。

    “唉,我跟着太祖爷讨伐李守贞的时候,曾替太祖爷挡过一箭,被射中的部位,恰好是脾脏。如果不是我命大,险些流血过多而亡。”李琼两眼凝视着桌面,侃侃而谈,将当年的险恶经历,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

    李中易听了之后,频频点头,脾脏一旦破裂,立即就是大出血。而且几乎不可能被缝合,只能切除患处。

    就算是在医学昌明的现代,如果患者送医太晚。都有生命危险,更何况是如今的大周呢?

    换句话说,李琼这条命完全是捡来的,居然还活到了七十岁,简直就是古代医学史上的奇迹灵异事件。

    李中易提笔开了著名的治脾名方四君子汤,这四君子汤,出自北宋太医署的著名医书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经过现代名老中医不断辩证完善之后。四君子汤增减了几味中药,药效更好,不仅增强了骨髓的造血功能。并直接促使书包网.bookbao2织红细胞加快转化为红细胞。

    “王爷,此药一日三次,汤剂煎服,饭前一个时辰进药。只要坚持半个月。就会有显著的效果。”

    因李琼的脾脏实在太过虚弱。所以,李中易说得也很保守。

    不过,等李琼点头认可之后,李中易又补充说:“别的郎中开的药,都不能再喝,免得药性冲突,起反效果。”

    李中易不想把自己定位为名医,所以。也就没有当着李琼的面,鄙视大周尚药局的御医们。

    由于。西式药物成分的检测设备和方法的不断更新换代,也促使中医技术获得了较大的发展。

    这其中,中医最主要的是,重新认识了古老配方之中的各类药性的大问题。

    客观的说,由于古代的许多名医,对于药性和药理的认识,只能凭借经验,而无法化验其中的真实有效成分,很多名方都会出现错漏,甚至药性彼此冲突的情况。

    李中易给李琼所开的新版四君子汤,恰好就是中西医结合的优秀产物。

    李琼见李中易说得很自信,也就点头同意说:“好,老夫便听你的。只要让我能够多吃饭,耍耍刀枪,老夫也就知足了。”

    “王爷且莫心急,不出半月,体虚的情况必定大为好转。”李中易的底气十足,新版四君子那可是临床应用过百万例的验方,效果好得很!

    李琼哈哈一笑,说:“那就好,那就好,老夫信得过无咎你。”

    重新落座之后,李琼忽然收敛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就在刚才,陛下悄悄的来了,走的是左偏门,老夫没有惊动任何人。”

    李中易眼眸微微一闪,李琼此话的含金量十足,柴荣悄悄的来了,又悄悄的走了,这就说明,柴荣是真心替李琼着想。

    你想想看,皇帝公开亲临开平郡王府道贺,臣子们吃饭喝酒,还有可能尽兴么?

    嘿嘿,柴荣私下来道了贺,不可能不漏出风去,这么一来,李琼既得了面子,又有里子,两全其美啊!

    只是,李琼向李中易透露出这个惊人的消息,其中必有原因。

    李琼拈须笑道:“陛下私下里问老夫,如何安置无咎你的问题。老夫答曰:年少,须多多磨炼才是,呵呵,无咎你可满意?”

    “多谢王爷成全。”李中易心里很明白,李琼这话看似像谗言,实际上,属于明贬实褒的范畴,等于是暗中帮了他一个大忙。

    李琼忽然叹了口气,说:“陛下对无咎着实非常赏识,一直夸你是可任国师的奇才,只不过,你年纪太轻,成就却太大,难免会惹来某些人的非议。”

    李中易听了这话,立时提高了注意力,柴荣先后两次提及有人暗中说他的话话,算上李琼的这次,就是第三次了。

    躲在暗中,放冷箭的那人,究竟是谁呢?李中易依然没有丝毫头绪!

    “无咎,陛下虽未明言,据老夫的估计,你八成会放外任。”李琼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解说下去,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说得太白了,反而没意思了。

    外任的地方官,实际上,是丰满重臣资历的一种有效方法。由于五代时期的政治混乱,制举时办时停,后周朝廷的宰相和枢使们,大多不是进士出身。

    所以,外任州郡亲民官,就成了顺利提拔重用的,一种必要手段。

    ps:顺利的补上了昨天的一更,另外一更,因为时间关系,只能下周再补了,请兄弟们谅解!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