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将聚集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如文官一般彬彬有礼,声音异常之嘈杂。

    “快押,快押,要开了,全收的机会千万不要错过。”花厅里闹得乌烟瘴气,至少有几十个武将,聚在一起赌博,玩的是掷骰子,押大或小。

    “无咎,我还忘了谢你。多谢你所赠的高丽参,家母一直念叨着,礼物太过贵重了。”赵匡胤连连拱手作揖,表达诚挚的谢意。

    李中易心里暗觉好笑,高丽参只不过是被神话的一种药物罢了,实际药用价值远远没有所吹嘘的那么高。

    “你我兄弟之间,还需要如此客气么?你以后再这么外道,我可不敢上你家的门了。”李中易和赵匡胤的交情,确实很深,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即可,没必要挂在嘴边。

    “哈哈,我本想多要几支好参的,只是担心脸皮太厚,你反而厌了我。”赵匡胤哈哈一笑,摆出粗豪的样子,显得没有丝毫心机。

    李中易早就知道赵老二的腹黑程度,自然不可能把这种话当真,他笑着说:“你在宋州还好吧?”

    “呵呵,在外面图的就是个自在罢了,哪有开封过得滋润?”赵匡胤笑眯眯的说,“我又纳了两个小妾,没敢带回家去,免得贺氏又要闹腾。”

    李中易点点头,赵家兄弟的好色之名,只要相识的人,几乎尽人皆知,根本不足为奇。

    赵匡胤在开封的家里,原本就有十几个小妾。他这刚去宋州不久,又纳了两个,咳。比李中易这个六妾的侯爷,强出太多。

    李中易扫视了全场一眼,他发现,除了赵老二之外,剩下的义社九兄弟,一个没来。

    有了这个认识,李中易对于赵老二能够轻而易举的篡了柴家的江山。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在武将中的好人脉,这才是赵老二篡位成功的法宝之一,另两个法宝。李中易早已掌握。

    一是重情谊,二是守承诺,这两个优点,在赵老二的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连李中易都大感佩服。

    交往之初,任何不带目的性的友谊,都会获得别人的极大好感。李中易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赵老二的底细,恐怕也会成为义社十一兄弟之中的一员。

    有人注意到李中易的悄然到场,就走过来,笑着招呼说:“元朗老弟,莫非这一位便是逍遥李侯?”

    李中易今天没穿官袍,只是着一套体面的便装。所以,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他的身份。

    赵匡胤笑着介绍说:“无咎。这位便是散指挥都虞候罗彦环,为人特别仗义。”

    罗彦环?李中易的眼眸闪了闪,柴荣死后,手里提着大砍刀,逼迫宰相们称臣的好象姓罗,莫非就是此人?

    “在下罗彦环,久闻侯爷的英名,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罗彦环抱拳拱手,态度倒也算是恭敬。

    李中易冲着赵匡胤的面子,自然不可能慢待了罗彦环,他回礼笑道:“罗兄太过多礼了,吾与元朗相交莫逆。”

    罗彦环客气的说:“赵节帅只要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要提起侯爷您,对于您的人品,某家早有耳闻。”

    这罗彦环长得眉清目秀,和皮肤略黑的赵老二相比,更象是个读书人。

    嘿嘿,读书人手里拿着刀把子,做起坏事来,比谁都狠。

    广泛意义上来说,李中易也算是读书人,只不过他的身份兼跨了文臣和武将的行列罢了。

    “侯爷,这高丽的小娘子和我中土大周的小娘子有何区别?”罗彦环十分好奇的问李中易。

    李中易微微一笑,介绍说:“高丽的男人一般不怎样,小娘子倒是有许多不错的,皮肤普遍比较白,眼睛也比较大。”

    金家三姊妹,皮肤都比较白,眼睛也大,美中不足的是,个头都只有160cm左右。

    如果,金家三姊妹的身高,都和郑氏一样,超过了170cm,李中易会更喜欢她们。

    李中易心里有数,一定是他纳了金家三姊妹的消息传到了罗彦环的耳内,引起了这个家伙的注意。

    赵匡胤没好气的冲罗彦环丢了个眼色过去,警告他不要继续胡言乱语,免得冒犯了李中易。

    李中易明明看见了赵老二使的眼色,却故作不知,只当没有听见。

    他的女人不可能允许别的男人去碰,但是,罗彦环当面赞扬他的小妾貌美,身为成功的男人,李中易心里不仅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反而觉得很有面子。

    这就好比,有权有势的男人,带出去的“小三”,被人夸奖漂亮之极一样,嘴上会谦虚一些,实际心里却应该有些得意。

    闲聊了一会,吴国公府的管家,亲自来请众人一起出去,陪同接诏。

    原本在赌博的武将们,纷纷走出了偏厅,在管家的指引下,走到人潮涌动的正厅。

    李中易定神一看,好家伙,李琼的正厅之中,座无虚席,几乎全是朱紫之辈。

    身穿绿袍或是青袍的小官,只能挤在正厅外面的空地上,人山人海,比集市还热闹。

    不大的工夫,李虎陪着天使,踱进已经摆好香案的国公府正厅。

    李中易仔细看了看,却见这位来宣诏的钦差,却是他的老熟人,中书舍人刘鸿安。

    “门下,吴国公李某,有大功于社稷……除开平郡王,中书令,加太师……尔其钦哉,可!”

    随着刘鸿安念完诏书,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在大周朝除了羁縻的远方军阀之外,朝中尚无有外人封王的先例。

    由此可见。李琼在柴荣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恭喜郡王爷,贺喜郡王爷……”

    一时之间。来道贺的宾客们,诵词如潮水一般,把李琼夸得天上没有,地上全无。

    李中易联想到,此前他和李琼暗中达成的协议,不禁暗暗一叹,还真不能小瞧了古人。

    李琼先结交李中易。再当王爷,无论怎么看,都是送了李中易一份大礼。

    开平郡王。其实取的是开国,平天下之意,含义异常丰富,影响也更深远。

    就在众人正准备各自散去。回归本位的时候。刘鸿安忽然又从赞礼官的手上,接过一封新诏书。

    “门下,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一日无嗣……”刘鸿安抑样顿挫的念了不少空话,一刻钟后才转入正题,“诸臣工各自上奏,推举储君。”

    李中易十分怀疑他听错了,推举储君。开什么玩笑?储君如果可以推举出来,皇帝还有可能晚上睡得着觉么?

    想当初。清虏的康熙帝,在废了太子胤礽之后,为了牢牢的掌握住至高无上的权柄,故意设下圈套,也是让重臣们推举储君。

    结果,除了四阿哥之外,包括老谋深算的上书房领班大臣佟国维在内,其余的阿哥们都上当了。

    尤其是八阿哥最倒霉,得票最多,倒霉得也最惨!

    嘿嘿,真没想到啊,柴老大居然也玩了这一手呢?李中易的嘴角微微一翘,早在从高丽回国陛见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柴荣试探过了。

    见大家都是一副的样子,李中易也装着迷惑不解的模样,打算置身事外。

    “无咎,西宫的那位有喜了。”赵匡胤忽然凑到李中易的耳旁,刻意把声音压得极低。

    西宫?嗯,也就是符贵妃了!

    李中易突然恍然大悟,柴荣恐怕早就知道了,符贵妃怀孕的消息,所以,这才急着要立太子。

    咳,朝中从此多事矣!立太子的过程,从来都不可能一帆风顺!

    立过了太子之后,朝中明面上的紧张气氛也许会消失,可是,群臣们背里的小动作,肯定数不清楚。

    “元朗兄,支持谁?”李中易小声反问赵匡胤,目的是想,看看赵老二对此事的态度。

    赵匡胤嘿嘿轻笑数声,他看了四下无人,这才小声说:“我曾为陛下的牙将。”

    李中易一听这话,就懂了,赵匡胤这是在暗示,他不会公开表态。

    好狡猾的赵老二?李中易暗暗告诫自己,此人在义社十兄弟里面的地位并不是最高,却最终获得了兄弟们的支持,当上了北宋的太祖,显有不为人知的独门绝招。

    鉴于赵老二态度坦诚,李中易也小声说:“兄弟所见略同。”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如此。”赵老二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知无咎者,赵元朗也。”

    李中易心里明白,赵老二的身后,藏着一个十分擅长搞阴谋诡计的赵普,再加上赵老二原本就很精明强干,强强联手,就骗过了柴荣,搞定了诸位结拜的兄弟们。

    说句心里话,直到现在为止,赵老二对李中易确实做到了肝胆相照。

    正因为如此,李中易也显得很犹豫,等柴荣驾崩之后,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应对赵老二呢?

    不过,历史已经出现改变,李中易手握破虏军之强兵,又有郭怀等人暗中相助。

    换句话说,赵老二将来若想谋朝篡位,必须要过李中易这一关。除非,李中易提前被支开,带兵去驻守边疆重镇。

    咳,暂时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中易心里明白,顶级权臣之路,只有两个结局:篡位或是被灭门。

    远的且不说,西汉的霍光,一直辅佐汉宣帝,没有篡位。结果,这老兄刚死不久,满门老小就被汉宣帝扣上谋反的帽子,杀得鸡犬不留!

    人在庙堂,身不由己啊,李中易暗暗一叹,挺直了腰杆,手里有兵,万事好说!

    ps:三更在凌晨发出,司空喝得多了点,需要小睡两个小时!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