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吴国公李琼的内书房,足有一百多平之大,除了书桌和椅子之外,四周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类样式古朴的书籍。

    见李中易的视线落到满屋子的书籍上面,李琼笑道:“老夫年少的时候,粗鄙少文,只知耍勇斗狠,吃过不少亏。等年纪稍长,官职逐步升高之后,老夫专门请了先生,每天至少读书两个时辰,至今从未间断过。”

    李中易笑道:“晚辈十分佩服国公爷的明睿,不读书不明理,此言诚不我欺。”

    李琼抚须轻声笑道:“老夫只读史,很少看四书五经之类无用的东西。”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家族之兴替,亦然。”李中易轻轻抚掌,笑着恭维李琼。

    李琼指着书架上满满当当的几百卷旧唐书,说:“盛唐之强,世所罕见。然,其兴也勃,其衰也速,何也?”

    “土地兼并过于严重,导致精锐府兵制度崩塌。因府兵不堪再战,只得重用蕃将护边,终至大祸临头。”

    唐朝的败亡,原因很多,因李琼是武将出身,所以,李中易只是从军事体系上面,做了简单的分析。

    李琼哈哈一笑,说:“然也。强枝弱干,岂有不败之理?不过,干太过于强,枝也很容易出大问题啊。”

    “国公此言大妙!”李中易频频点头,两宋不就是强干弱枝,只修文德,不重武事,终至亡国的典型悲剧么?

    “无咎。你的手头可是捏着不少好牌呐。”李琼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

    李中易心知,老滑头这是想试探他的见识问题,就故意装傻的说:“晚辈的身份很有些尴尬。蒙陛下不弃,窃居高位,实在是惭愧之至。”

    李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末了,淡淡的说:“以区区万余人,成平定东国之奇功,陛下闻讯之后。曾经笑言:宵小从此胆破矣。”

    李中易品出这话很有些不对味道,赶忙撇清自己,叹息着说:“运气上佳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李琼捋须笑道:“无咎不必如此自谦,今上当年还是米贩子的时候,老夫就已经看出,日后必成大器。”

    这话里边的内涵。极其丰富。李中易心想,从李琼的经历来看,很可能在柴荣做卖米生意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勾搭上了。

    由此可见,李琼不愧是官场常青树,看人的眼光,确实颇有独到之处。

    见李中易没有接腔,李琼淡淡的笑道:“老夫已经老了。来日已经无多。整个国公府看似声势显赫,其实败像已露。唉。家门不幸,那几个孽障闹得鸡飞狗跳,丝毫也不让老夫省心啊。”

    李中易心里非常奇怪,他和李琼不过是初次见面罢了,怎么把话说得这么深呢?

    李琼的五个儿子,确实都不省心,为了继承吴国公的爵位,他们在私下里斗法,搅得乌烟瘴气。

    外面的说法很多,有人说李琼偏疼三子李虎;也有人说,李琼假装疼爱李虎,实际上,心里装的是李家的大郎。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以李中易的见识,自然心中有数,外面的这些流言,必定是和吴国公府内的斗争形势,息息相关。

    和外人斗其实比较容易选择立场,该下黑手的时候,就下黑手,不至于有太多的顾虑。

    这家宅之事,处理起来却非常的麻烦,五个都是亲生的儿子,爵位却只有一个。

    这吴国公的爵位,无论给五子中的任意一个,其余的四个肯定都有怨言。

    归根到底,还是柴荣惹的祸,谁让他允许吴国公可以世袭五代的呢?

    相应的,李中易的侯爵,可袭三代,其实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只不过,李中易还很年轻,长子狗娃还不满周岁,紧迫性没李琼这么严重。

    人生七十古来稀!

    在这种缺医少药,患上重感冒都可能轻易丢命的时代,李琼能够活到七十岁生日这天,已经算是万中无一。

    历史上,柴荣就没活到四十岁。他的突然撒手而去,直接导致幼主当国,武夫们蠢蠢欲动,最终让很会交朋友的赵老二,轻而易举的摘了金桃。

    “无咎,年轻真好啊。”李琼很有些落寞的重重叹息一声,垂老之相,溢于言表。

    李中易已经听出李琼的弦外音,老头子对他这么的亲热,其实是故意借着七十大寿的场合,作出明确的暗示,李虎就是吴国公的继承人。

    满朝文武,也只有李虎敢把几位宰相晾在一旁,却和李中易在书房里说悄悄话。

    李中易对于几位宰相,既没有丝毫的畏惧感,也不想主动去交好。

    身逢乱世,手里无兵的文臣,嘿嘿,看似威风八面,实际上,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

    当赵老二提兵进京的时候,首相范质就算是再不情愿,为了家族的安危,也只得俯首称臣。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此言半点不虚!

    “陛下,正在犹豫……”李琼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如果无咎愿意继续教导我那个不孝的孙辈,那么……”

    李中易一听这话,也就明白过来,政治交易拉开帷幕,正式开锣!

    按照李琼的暗示,柴荣对李中易的安排,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如果,李琼帮着李中易说说话,很可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然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琼的条件是,李中易如果带兵外放州郡,要把李安国这个衙内带着一起去。

    李中易暗暗叹息不已,李琼真是一只老狐狸,他提出的交易,让李中易受益颇多。要求却异常之低。

    显然,李琼图的是长远的打算,而不是谋一时!

    难怪。李琼先后受到了郭威和柴荣父子的高度信赖,就是眼光独到,冷灶烧得好啊!

    锦上添花很容易,雪中送炭几乎无人!

    李中易如果得了李琼这么大的好处,将来,自然要对吴国公府的众人,另眼相看。

    对于李琼的坦诚。李中易确实有些感动,就算是政治交易,至少也代表了李琼十分看好他。

    政治结盟。要的就是重视的态度,而不是所谓的口头或是纸面协议。只要彼此重视,互相提携,具有高度的默契。有没有协议。重要么?

    “无咎啊,正青虽然顽劣,却也从不轻易服人。”李琼一提起李安国,就满脸是笑,“想当初,我比正青更加不堪,嘿嘿,还抢过人家的新婚小娘子。”

    李中易不由一阵愕然。李琼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居然自曝其丑。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位李国公年轻的时候,确实不是个什么好货。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英雄不论出身,谁年轻的时候,就精明老辣到洞察世事的程度?

    “国公有命,晚辈安敢不从?”李中易微笑着,接受了李琼递过来的橄榄枝,两人相视一笑,各取所需的交易,正式达成。

    原本,因为李安国是老部下的香火情,他已经决定支持李虎了,如今不过是再次确认一下罢了。

    归根到底,李中易认为,李琼原本就十分看好李虎接班,所以才会选择了他这个李安国的老上级。

    谈完正事之后,李琼忽然问李中易:“你对赵匡胤是何看法?不必多虑,老夫只是随便问问。”

    李琼的这个问题,异常空泛,李中易很不好回答。

    不过,既然李琼问到了这里,李中易也不好太过含糊其词,必须要给个较为明确的答案。

    “赵家二郎朋友多。”李中易笑着给出了既含糊,有清晰的回答,令李琼哈哈大笑不已,“无咎真是个妙人,此言乃是正论。”

    高手过招,一点就透,李中易马上意识到,李琼对赵二郎颇有些看法。

    不过,这些都不关李中易的事情,他没有太多的感觉。

    闲聊了几句后,仆人来报,天使驾到。

    于是,李琼领着李中易,一起坐上马车,回了李家的正宅主屋。

    吴国公府,经过先后十余次扩建,占地已达数十亩之多。李家的主子们,从各自的屋里来拜见李琼,都必须乘坐马车。

    否则的话,住得最远的人,至少要走半个时辰,那也太耽误事了。

    快到主厅的时候,李中易坚持提前下了马车,他并不打算和李琼并肩在众人面前,一起出现。

    在李家下仆的引领下,李中易悄悄的走进了武将的堆里,没办法,大周的文官们大多瞧不上,他这个所谓的“贰臣”。

    实际上,满朝文武皆贰臣,只有极少数参加过显德制科的新进士例外。

    最大的贰臣,就是历经六朝为官的冯道,这只老狐狸,官场不倒翁。

    李中易来到这个世界太晚,等他到了大周为官的时候,冯道已经死了。

    “无咎,快来这里。”眼尖的赵匡胤,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看见缓步入厅的李中易。

    “元朗兄,你不是去了宋州么,什么时候回来的?”李中易走到了赵匡胤的身旁,含笑问他。

    赵匡胤咧嘴一笑,说:“我是吴国公的老部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不赶来道贺呢?”

    据李中易所知道,赵匡胤并不是李琼的正经部下。那个时候,赵老二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军中的传令牙兵罢了,李琼却是大军的统帅,地位相差悬殊。

    李中易暗暗点头,赵老二不愧是赵老二,拉关系的手段,的确非常高明。

    就在李中易远征高丽的时候,赵老二也被提拔为宋州节度使,兼宋州刺史。

    按照朝廷的规矩,带兵的武将,未奉诏书,如果擅离守地,就是足以杀头的死罪。

    ps:昨天凌晨才回家,早上六点出了门,实在没办法更新,抱歉哈!今天先补上一更,下周再布一章!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