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皱紧眉头,不以为意的吩咐说:“命婢女领她自去后院便可,这种事情何须问我?”

    那门房弯腰,禀道:“那郑氏说是要见您。”

    李中易的心里很有些奇怪,在高丽的时候,郑氏即使来找,也只是去后院看望一下金家三姊妹。

    今天,郑氏突然来找李中易,倒让他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请她进来吧。”李中易心想,郑氏肯定是有事,才来找他。

    郑氏走进花厅后,恭恭敬敬的蹲身施礼,小声说:“妾拜见侯爷。”

    “罢了。”李中易摆了摆手,示意郑氏坐下说话。

    等婢女上了茶之后,郑氏瞅了室门,见四下里无人,这才哭丧着脸,小声说:“侯爷,妾生下的那个不成气的孽障,真真气死我了。平日里也就罢了,到现在为止,居然已经四天没有归家了。”

    金继南失踪了两天?李中易不由皱紧眉头,追问郑氏:“他临出门之前,可有留下书信或是口信?随身的物品可有带走?”

    郑氏红着眼圈说:“没有书信,也没有口信,这个死孩子出门的时候,啥都没说。妾已经在他的屋子里找遍了,随身的物品有好些都不见了。”

    李中易听了这话,心里大致就有了底,这金继南恐怕是回了高丽。

    不过,事情还没确定,李中易也不好把话说死,就叫来李小七。命他拿着侯府的名帖去开封府,请开封府帮着找人。

    郑氏赶紧起身下拜,感激的说:“多谢侯爷。多谢侯爷……”

    李小七得了李中易的眼神暗示,他告辞离开的时候,故意装模作样的说:“小的一定让开封府把人都派出去,找不到就打皂役的屁股。”

    李中易暗暗点头,这个李小七虽然不如李小八的脑子灵活,在他的逐渐熏陶之下,倒也越来越机灵了。

    李小七走后。郑氏连连朝李中易行礼,感激的说:“侯爷待我们金家,真心不薄。”

    李中易笑了笑。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也别太过客气。”

    陪着郑氏闲聊了几句后,李中易觉得有些奇怪,事都谈完了。她怎么还不走呢?

    郑氏犹豫了片刻。小声说:“侯爷,不知道我家的那个……身边伺候的人……”吞吞吐吐,扭扭捏捏,说话含糊不清。

    李中易略微一想,心里也就明白过来,敢情郑氏是在担心,她的丈夫金子南身边已是侧室成堆?

    留守高丽的京师厢军第一军的都指挥使周道中,基本上每十天都有一封长信送来。李中易对于高丽的情况,还是非常了解的。

    自从老婆和儿子离开了高丽之后。身为户官尚书的金子南,一口气连纳了八个美貌的侧室,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李中易自然不好直接戳破金家的家务事,就笑道:“我最近事情多,没顾上东国那边,这么着,回头我写封信过去,问问情况,好不好?”

    郑氏半信半疑的望着李中易,她那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秋波四溢,格外的吸引眼球。

    李中易以前倒没太注意郑氏,只是觉得她的保养功夫到家,外貌看上去十分显年轻,和金家三姊妹坐在一块,仿佛姐妹一般。

    近距离观察之下,李中易发觉,郑氏在高丽女子之中,个头算是比较高的,大约有167cm左右。

    李中易是典型的现代审美观,喜欢胸大,腿长,腰细,双眼皮,皮肤白嫩的女子,这郑氏几乎全部满足了这些条件。

    咳,郑氏再符合审美观,也是准丈母娘,李中易下意识地挪开视线,看向花厅外面的远处。

    郑氏仔细的观察了一阵,没从李中易的脸上找出任何破绽,只得起身告辞,离走的时候,李中易隐约听见长长的叹息声。

    李中易心想,金子南那个老东西,对郑氏这种尤物,不仅不疼着,反而要赶得远远的,简直是暴殄天物呢。

    回到书房,李中易刚把狗娃抱到腿上,“姐夫,您回来了?”彩娇就笑嘻嘻的跑了来,和狗娃坐了个面对面。

    李中易嗅着彩娇发间的处子幽香,笑着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彩娇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说:“我听见了大郎君的哭声,就知道您回来了。”

    李中易哈哈一笑,这彩娇啊,虽然天真可爱,心直口快,小机灵倒也不弱于任何人。

    “你大姊和二姊,在干什么?”李中易最喜欢问彩娇这些八卦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彩娇都会逗得他开怀大笑。

    彩娇拿手指了指狗娃,将红唇凑到李中易的耳边,小声说:“大姊说,一定要生个和大郎君一样可爱的儿子。”

    彩娇再得宠,也不过是李中易的小妾之一罢了。狗娃虽是妾室所生的庶长子,却也是老李家正儿八经的少主人,比半奴身份的彩娇,两者之间的地位如有天壤之别。

    所以,彩娇并无资格叫狗娃这个乳名,只能以大郎君相称。

    李中易听了彩娇的八卦,不由微微一笑,母以子贵,瓶儿产下狗娃之后,在老李家的地位,简直是一日千里。

    毫不夸张的说,就连老李家的老太公,李达和见了瓶儿都是客客气气的,态度异常随和。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狗娃身为老李家的长孙,确实受到了李达和的格外关注,李中易没在家里的时候,李达和也经常抱着狗娃到处闲逛。

    听见彩娇叫的姐夫,李中易倒想起一件事来。彩娇进府不久,有一次当着李达和的面,叫李中易姐夫。

    “岂有此理!没规矩!”李达和当场翻了脸,脸色不善的拂袖而去。

    从此以后,李达和对彩娇,再也没有好脸色看。如果,李达和不是老太公,还是家主的话,恐怕都会对彩娇家法伺候了。

    李中易倒是没所谓,他还就喜欢,一边搂着彩娇动手动脚,一边听她喊姐夫,嘿嘿,有点小变态哈!

    瓶儿进屋的时候,发现彩娇居然和狗娃一起坐在李中易的腿上,就走到狗娃的边上,伸手要抱他走,“乖儿子,娘亲带你出去玩儿。”

    李中易心知瓶儿又吃醋了,就把彩娇放回了地面上,含笑伸手,将瓶儿强行搂坐到了腿上。

    瓶儿瞥了眼有些落寞的彩娇,也没说什么,只是将脑袋靠到了李中易的臂窝里,享受着男人的温存。

    彩娇低着头,站在一家人的跟前,脸色越来越白。

    李中易见了彩娇想哭又不敢哭的窘样,心里一软,就吩咐说:“你先回房去吧。”

    彩娇低着头,退出了书房,李中易却听见若有若无的低泣声。

    娘的,小说里边,别人魂穿之后,妻妾都和睦之极,亲如一家人。

    老子身边的女人,怎么都是醋坛子咧,还真的是想不明白啊!

    瓶儿瞥了眼房门口,出了一会子神,等她扭头回来,却见李中易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她不由有些尴尬,小声说:“爷,您可不能宠坏了身边人啊。”

    李中易差点笑出声,心说,爷谁都不宠,就宠你和狗娃母子俩?

    这时,狗娃突然哭出了声,瓶儿知道儿子饿了,慌忙将狗娃搂进抱中,撩起衣襟,当着李中易的面喂给孩子喂奶。

    李中易出生的时候,没有吃过一口薛夫人的奶水,由专门请来的奶嬷嬷负责喂奶。

    母乳喂养孩子的价值,乃是医学常识,在李中易的强行要求下,瓶儿不敢多忙,都要抽空给狗娃喂奶。

    至于,请来照顾狗娃的几个奶嬷嬷,顶多也就相当于全职保姆罢了。

    吃过中饭之后,李中易陪着薛夫人在园子里溜弯,薛夫人笑着说:“甜丫今儿个让宝哥儿推得坐到了毯子上,哭得厉害。”

    李中易一想起甜丫那个小机灵鬼,脑袋就很疼,他笑眯眯的说:“甜丫可是咱们家身份最高的小娘子呢,回头我去打宝哥儿的屁股。”

    自从,甜丫被符贵妃正式认作义女之后,那个地位简直是水涨船高,宫中为此还专门派出了四个嬷嬷,就为了照看着甜丫。

    符贵妃本是一番好意,可惜的是,倒给李家人添了很大的麻烦。

    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宫里派来的嬷嬷呢?

    李中易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又送上了不少银钱,就差当祖宗供着了,这才换来了四个嬷嬷的私下理解,没怎么干涉甜丫的日常活动。

    “我说,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把那四个老货,送回宫里去?”薛夫人一想那四个宫里派来的老嬷嬷,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中易没回家之前,薛夫人想抱一抱甜丫,都要经过那四个老嬷嬷的同意。

    甜丫虽是李家的女儿,可是,身份却是最高的,全家人都得跪拜,朝廷的册封文书上说得很清楚:仪同公主。

    钱能摆平的事情,就都不是个事,李中易砸钱买通了那四个老嬷嬷之后,大家倒也相安无事,各得其所。

    主要是后周建立的时间不长,各种礼仪的要求,也不是那么严格,让李中易钻了空子。

    如果是承平日久的北宋中期,李中易只要抱了公主身份的甜丫,言官就要弹劾他,犯下了大不敬之罪!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