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柴荣自从登基之后,为了削减藩镇对于朝廷的威胁,一边大幅度的重用文官,一边编练朝廷禁军。

    显德元年开始,政事堂和枢密院的权力,日益扩大,导致旧武人功勋集团颇有怨言。

    在这种背景之下,大周朝的武人阶层渐渐聚集到了一起,大致分为了三大集团,以张永德和李重进为首的旧外戚集团,以李继勋为首的新禁军系统,以吴国公李琼为首的周太祖郭威的老班底。

    除了资历非常浅之外,李中易这个后进的军方晚辈,因为掌握了快速崛起的破虏军,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全新的小军头。

    国舅爷符昭信的身份则比较特殊,他的父亲符彦卿不仅是郭威的老兄弟,还是柴荣的岳父。

    符家的两女儿先后嫁给了柴荣,符昭信这个国舅爷,又可以被归入新外戚集团。

    所以,王学汉的主动示好,其实是向李中易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咱们合作吧?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王副都知太过客气了,我的年纪比你小得多,咱们不论官职,就以兄弟相称吧?”

    王学汉眼珠子转了转,当即笑道:“那愚兄就不客气了啊,你我两家的私事,就不套太过劳烦张祭酒了吧?”

    李中易的嘴角微微翘起,这个王学汉看似粗鄙不堪,实际上,心眼子却很灵活嘛?

    “是啊,年轻人之间嘛。难免有些意见不合的地方,偶有口角,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啊。”李中易顺着王学汉递来的梯子,迅速的溜了下来,将整件事情定位为偶有口角,显然和王学汉的想法高度一致。

    那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必要大肆折腾。免得两败俱伤。

    张祭酒气得心口疼,他这个国子监的主官还没有说话呢,李、王两家人。就乔到了一起,完全没把他这个祭酒放在眼里。

    “张祭酒,你若是硬要把家丑扬得举国皆知,那咱们就只有到陛下面前。再做理论了。”李中易气定神闲的抛出杀手锏。明摆着告诉张祭酒,老子不是好惹滴!

    王学汉也是个妙人,他板着脸说:“没错,哪有家丑硬要外扬的道理?张祭酒,您说是不是呀?”

    张祭酒心里很不舒坦,可是,王、李两家人已经对好了口径,他就必须要好好的掂量掂量。这事闹大之后的后果,会是如何?

    “这事总不至于当作没发生吧?”张祭酒左思右想。都觉得心里不安稳。

    整臭李中易是一回事,可是,把张祭酒自己也贴了进去,就极其不划算了。

    “呵呵,只要不是开革,任由张公您处置。”李中易也知道不能把张祭酒给逼急了,就本着大事化小的原则,主动递出了橄榄枝。

    兔子急了都要咬人呢,何况是堂堂四品的国子监祭酒,举国儒门学子的总山长呢?

    “不如罚抄一些功课吧?”王学汉的适时插话,恰好起到了画龙点睛的妙用,等于是帮李中易补上了惩罚的限度。

    “哼,国子监又不是菜园子,哪有此等便宜之事?”张祭酒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借机拂袖而去。

    望着张祭酒远去的背影,李中易微微一笑,让李中昊吃点小亏,受些教训,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虽然李中易借用了鱼死书包网.bookbao2破的乌贼战术,恐吓住了张祭酒,暂时化解了李家丑名远扬的危机。

    可是,李中昊如果没有吸取教训,下一次,还能这么幸运么?

    “无咎公,在下刚才失礼了。”王学汉的态度显得异常之诚恳,客气的向李中易的表达了不恭的歉意。

    李中易知道,王学汉指的是他以兄长自居,两人彼此打掩护,糊弄张祭酒的事。

    “大家都是爽快人,你年长,本是兄长。”李中易庄重的抱了拳,一本正经的拱着手说,“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王学汉见李中易真的认他作兄长,心里大为高兴,他慌忙还礼说:“哈哈,不打不相识,以后你我两家人应该常来常往,一起喝酒,玩女人才是。”

    李中易哑然一笑,这王学汉前面的场面话,都说得非常到位,唯独最后那段话,却在无形之中暴露出了武人的粗鲁。

    丘八嘛,本就是没读过多少书的厮杀汉,很多都是文盲,不懂儒门的礼仪,所以,这些人啥都敢干,对于皇权的威胁也最大。

    散出随从之后,王学章和李中昊,很快被找到了李中易和王学汉的面前。

    “你个混球,阿爷屡屡教导于你,不怕做错事,就怕错了之后,还丢了脑子。”王学汉一见了王学章,就气不打一处来,抬腿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之上。

    王学章挨了踢,却象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的说:“小弟就知道大兄会来救我,所以,任由那张祭酒问啥,都推说不知道。”

    李中易瞥了眼落寞的站在一旁的李中昊,心里不由暗暗一叹,人家的兄弟之间,多亲密?

    王家兄弟,那才是真正的兄友弟恭,长兄当父!

    “二弟,事情已经解决了,还不多谢王兄的照应?”李中易等了一会,始终没见李中昊说话,也懒得多说什么,直接要他向王学汉道谢。

    “多谢王兄照应。”李中昊面无表情的向王学汉拱了拱手,一点感谢的诚意都没有。

    王学汉还没说话,李中易真心火了,他抬起右腿,照着李中昊的屁股,猛的踢了一脚。

    “你……你凭什么打我?”李中昊被踢得坐倒在了地上,却不肯服输。倔强的梗着脖子,吼叫着质问李中易。

    李中易上前揪住李中昊的衣服领,冷冷的说:“就凭我是你的长兄。不管你服不服,揍你都是现成的。”

    “阿爷都没有打过我,你算老几?”李中昊嘴巴依旧很硬,可是,颤抖的嘴唇却暴露出了他的心虚。

    李中易已经忍了很久,这一次,既然已经出了手。他也毋须再忍,当着王家的面,劈头盖脸的对李中昊拳打脚踢。

    “哎呀。别打了,好痛啊……”李中昊确实没料到,李中易被惹毛之后,居然如此的粗鲁。

    李中易在军中锻炼了不少时日。身子骨硬朗得很。对付李中昊这种文弱书生,完全不废吹灰之力,揍得他哭爹叫娘,抱头痛哭,连声求饶。

    等李中易打累了之后,王学汉突然插话说:“李二郎,打是亲骂是爱。你兄长打你是为了你好,那张祭酒不会打你。却可以把你的前程,一次坑死。”

    “李中昊。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打你了,以后还要打。有本事,你以后,也打回来?”李中易轻蔑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李中昊。

    “你……你还我娘亲……”李中昊抱着脑袋,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大声嚎叫起来。

    王学汉见势不妙,和李中易约好了下次聚会的时间,就领着王学章,快速闪人。

    “父亲被抓进大牢,你和你的娘亲,偷偷逃跑的时候,可曾记得我这个长兄?”李中易大马金刀的坐到了从人摊开的马扎上,一字一吐的反问李中昊,“我又是怎么对你的?”

    “家里的银钱细软都被抄光了,曹氏却带着曹家的人,打上了咱们李家,这是人干的事么?”李中易冷冷的揭穿了曹氏的老底,一点面子都不再给李中昊留下。

    “如果不是曹氏做得太过分了,让父亲伤透了心,你父亲就算是冲你的面子,也不至于闹到和离的地步。”李中易发觉李中昊渐渐的停止了哭声,接着又反问他,“你读了这么多年书,该懂道理了。”

    “实话告诉你,你和我亲不亲近,没有任何关系。问题是,你对得起父亲的一片苦心么?”李中易递了一块锦帕到李中昊的手边,“擦干净眼泪,有本事就参加制科,考个进士出来,气死我。没这个本事,你就老老实实的混着,成天胡思乱想,只可能自己憋出内伤。”

    李中易这话,太狠了,等于是彻底剥了李中昊,色厉内荏的表皮。

    “作为长兄,我供你吃,管你喝,月例钱高得惊人,还送你进国子监读书,我对得住兄弟之情。”李中易板着脸说,“你不要以为我对你好,就是欠了你的。以后,该打你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手软。”

    李中昊刚才确实被打惨了,他听了这话,身子不由一抖,抱着脑袋,喊道:“我服了,我服了,别再打了。”

    李中易知道他现在仅仅是口服了,心还没服,也懒得理会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从现在起,李小八就跟着你了。你上午读书,下午跟着他打熬筋骨,文不成嘛,武要就。”李中易断然作出决定,不能再对李中昊放任自由,否则,就真的是害了他。

    李中昊低着脑袋,没吱声,李中易冷冷的哼了哼,轻声反问他:“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上午读书,下午习武,都听李小七的安排。”李中昊有气无力的垂着脑袋,不敢再象以前那样,爱搭不理的态度。

    “最后,我再说一遍,我不欠你的。”李中易站起身,缓步朝外面走去,李中昊乖乖的跟了上去。

    回到家中之后,李达和看见李中昊的惨样,问清楚是李中易动的手,不由捻须大笑道:“早该如此,早该如此,不打不成器啊!大郎,你不打,我都要狠打!”

    就在李达和的桌子前面,摆了一根粗大的木棍,显然,李中易不出手,李中昊肯定会被打得更惨,皮开肉绽都是轻的。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