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带兵冲进皇宫,杀散了包围杨烈的叛军,杨烈趁机下令冲进殿内,活捉全一准。

    实际上,杨烈暗中放开了一条通路,让赤着下身的全一准,跟着败兵一起,逃向东边的宫门。

    等李中易赶到的时候,全一准已经在贴身亲卫的保护之下,抱头鼠窜,逃离了高丽人的皇宫。

    李中易命令马光达跟着追杀了下去,不能给全一准丝毫喘息的机会,务必将全一准的叛军驱逐出开京。

    这时,杨烈笑嘻嘻的迎上前来,拱着手说:“恭喜老师,贺喜老师,平定高丽一国之功,从汉唐以来,举世少有。”

    李中易摸着下巴,含笑问杨烈:“全一准一直就这么和你僵持?”

    杨烈撇嘴一笑,说:“早让您的牙兵给擒下了,等您来的时候,该谈妥的,早就谈妥了。”

    李中易频频点头,说:“收获不小吧?”

    杨烈笑嘻嘻的说:“还行,还行,按照老师的既定方针,学生给全一准指了条去南方的明路。嘿嘿,高丽的三国鼎立之势,定矣!”

    这确实是定国之功呢,李中易的嘴角微微一翘,在东北亚这块地方,唐朝以来,除了高宗李治派苏定方灭了高句丽之外,就数他率军平定整个高丽的功绩最大了!

    喧嚣到了半夜,周军终于将全城各处的局部小规模战火,彻底扑灭。

    于是,高丽人的国都。大名鼎鼎的开京,完全落入了李中易之手。

    高丽皇宫里的贼人被杀光之后,李中易只安排了一千人。作为宫廷守卫。李中易本人则领着手下众将,将大军行辕安置到高丽叛臣王敢的家中。

    符昭信见了李中易的安排,不由暗暗挑起大拇指,知道分寸,这才是李香帅最大的优点。

    如果是粗鄙鲁莽的武将,恐怕就要住进高丽的皇宫里了,反正已经打下来了。

    消息要是传到开封的朝廷重臣耳内。李中易不给口水淹死,才是咄咄怪事!

    连理由都是现成的,公然夜宿属国王宫。亵淫高丽宫妃,实乃董卓第二也,其心可诛,其罪当杀!

    就算是柴荣大度。不治李中易的僭越之罪。让他吃点小排头是免不了的。

    可是,李中易却偏偏精乖异常,拿下高丽的皇宫之后,当即就离开了,转而把大营扎到叛臣之家,一不扰民,二不逾越人臣的本分,处理得四平八稳。让人无话可说。

    上一次,是马光达负责清点汉城的府库。李中易对他也很信任,这一次就又把这个的重要的任务,交给了马耀明。

    随着清点工作的进行,情况逐渐汇总到了李中易的手上。对于铜钱、眷帛之类的东西,李中易倒没啥感觉,上次在汉城就已经看得很麻木了。

    这些东西看多了,在李中易的眼里不过都是些数字罢了,不足为奇。

    只是,被叛军押送到高丽皇宫里,全一准还没来得及挑选的一千多个高丽美女,却让李中易觉得非常棘手。

    这是因为,上一次拿下汉城的时候,衙内的人群之中,就已经传出了闲话,颇有些人想趁机分几个高丽妞玩一玩。

    这一次,缴获的高丽美女,比在汉城的时候,还要多出好几倍。

    “信诚公,这些无家可归的高丽女子,就归你处置了。”李中易不愧是浑江官场多年的老手,眼珠儿一转,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塞进了国舅爷符昭信的手上。

    大军出发这么久了,由于李中易的军纪十分严明,符昭信又要端着副都部署的架子,所以,一直就没沾过腥。

    说句心里话,符昭信也很想品尝品尝,高丽的美女究竟是个啥滋味。

    如今,李中易将分配的美女的权力给了符昭信,他也没多想,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结果,符昭信去挑人的时候,事先按照李中易的口味,从四十个最漂亮的高丽美女之中,挑了九个要送给李中易。

    李中易本想拒绝,符昭信却说:“香帅,您不先收下,整个行营之中,包括李安国在内,谁敢收?”

    符昭信的这句话,倒在无意之中提醒了李中易,他立下定国之功,回去开封之后,柴荣会怎么想呢?

    嗯,没有缺点的人臣,又手握大周最精锐的破虏军,你想干什么?

    李中易想通其中的政治逻辑之后,就含笑点头,收下了符昭信送来的九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高丽美女。

    被费媚娘调高了眼界的李中易,只是大致看了眼,那九个所谓的高丽漂亮妞,立时就失了兴趣,随意的打发她们去了后院。

    李中易想得很明白,就当是给身边的金家三姐妹,留下几个同族的侍女。将来回了开封,这三姐妹有人陪着说说话,心情也许会好很多?

    听说符昭信得了分配美女任务,好家伙,十几个衙内,蜂拥而来,将符国舅围得水泄不通。

    符昭信打仗不行,玩政治却也有几把刷子,他和衙内弟兄们说得很清楚:最有姿色的三十一名高丽女子,必须留给皇帝陛下去挑选,兄弟们就甭惦记了。

    其余的近一千个高丽美女,至少要放七百个以上回家,以掩人耳目。

    剩下的三百个最漂亮的高丽女子,军中的重将以及衙内们,每人分两个,抱回去痛快的享用。

    一时间,众衙内们欢呼着雀跃起来,他们嘴上高喊着符昭信的绰号,心里边最感激的还是李中易。

    在这高丽行营之中,没有李中易的点头默许,衙内们别说每人分两个美女了,就算是多拿一串铜钱。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中易听了符昭信的分配方法,嘴角不由微微一翘,柴荣老大啊。美女们是你的小舅子分下去的,不关我滴事哦!

    第十日清晨,整个开京城的人们,在一阵接着一阵的铜锣声,以及小吏们的大声呼喊声中,纷纷走出家门。

    不管是官绅,还是平民。大家都在本国小吏的催促下,站到了自家的门前。

    天光大亮的时候,从李中易的大帅行辕之中。驰出一匹战马,马上的骑士头扎白布,腰缠麻布。

    懂汉人的规矩的高丽官僚们,一看就知道。这位骑士带着孝。

    骑士所过之处。所有的高丽人全都低下头,不管心里是不是真的悲伤,都要哭丧着脸。

    这位周军的骑士,一边纵马奔驰,一边大声哭喊道:“袍泽们,魂兮归来!”

    懂汉话的高丽人,心里都明白,这是在给战死于高丽的自家袍泽们招魂!

    不大的工夫。从行营之中,又奔出一匹战马。马上的骑士是一位身挂重孝的军官。

    这军官手里的高高的擎着一杆白色的招魂幡,幡上是四个黑色的大字:痛失手足!

    这个四个大字,乃是李中易亲笔所书,写的时候,眼中带泪,几次停笔!

    大好的汉儿,身死异国,马革裹尸,立下定国之奇功,岂能不悼?

    这位军官驰过街道的时候,沿途的老百姓们,纷纷弯腰行礼!

    大周的勇士,远涉重洋,挽救开京于水火之中,岂能不拜?

    军官骑士的虎目之中,不停的落泪,他纵马过去不久,从行营之中,传出嘹亮而又哀伤的军号声。

    军号声中,身披重孝的周军将士们,每人手里捧着一位袍泽的灵牌,庄严肃穆的迈着整齐的步伐,缓缓踏上街头。

    此次平定高丽之役,破虏军和厢军之中,以身殉国的将士们,多达一千四百余人。

    由于天气比较炎热,殉国将士们的遗体,只能先火化装罐。等大军返国之后,将士们的灵位,都要供奉进大周的忠烈祠。

    一千四百多将士,一千四百多灵牌,缓缓的经过开京的长街,出北门,去向事先布置好的祭坛。

    有个女儿已经平安放回家的高丽官员,默默的脱下了头上的官帽,以表达对周军将士亡灵的敬意。

    第一个脱冠者,感染了周围的人,一时间,大家都跟着脱了帽,弯腰肃立在道路两旁。

    这时,有个眼尖的高丽高官,猛然间发现,走在第一排,捧着灵牌的居然是大周高丽行营都部署李中易之时,他不由大吃了一惊,慌乱之中,颤颤巍巍的双息跪地,“李帅的活命之恩,将士们的再造之德,小老儿没齿难忘啊!

    开京的众高官之家,在财物方面虽然损失了不少,可是,被贼军抓起来的家人,基本被李中易的大军给救了出来,属于不幸中的万幸。

    高丽的官绅们对李中易以弱击强,一举鼎定三千里江山壮举,大多心存感激。

    当然了,事无绝对,也不可能完全排除对李中易恨之入骨的高丽官员。比如说,已经赶回开京的徐逢来。

    徐逢来看见众官都跪了,他明明心里恨得要死,却偏偏作声不得,只能忍着胸中的憋闷之气,也跟着跪到了地面上。

    祭坛之前,李中易捧着一柱清香,缓缓走到殉国勇士们的灵牌之前,深深的三鞠躬,神色肃穆的上了香。

    “奉我大周皇帝陛下的圣诏,我高丽行营诸将士,奋勇当先,视死如归……终获定国之功,将士们,手足们,你们一路走好!悲哉,痛矣!”

    李中易致了祭文之后,领着三军将士们,单膝跪地,向殉职于异国大地的袍泽们,勇士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这一刻,三军齐痛哭,五营共哀悼,悲哉,壮哉,我大汉的好儿郎!

    跟着离城的几十万开京民众,也纷纷跟着下跪,李香帅虽然至今没有归还一文抢自贼军的财物,略微有点过分。

    可是,李香帅以区区一万多军将,杀退了几十万贼军,最大限度的保住了大家的性命,就冲这一点,也该拜啊!

    ps:兄弟们,都没有保底的月票了?司空本来还想四更的,可惜啊!

    司空的书友裙号,就在书评区的置顶贴内,有兴趣和司空当面交流的兄弟,请进裙详聊,司空扫榻以待!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