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身穿厚甲,在牙兵的重重保护之下,手里提着那把缴获的藤原师辅的长太刀,指挥着七千精锐,呼啸着冲过开京的街头。

    起初进展还算顺利,不大的工夫,就冲出去三条街,就在这时,从道旁突然杀出一大队叛军的人马,挡住了李中易的去路。

    不待李中易吩咐,在前头指挥的马光达,果断下令:“刀盾手突前掩护,弓弩手射击。”

    大周的精锐弓弩手们,在军官的指挥下,以三段击的模式展开射击。

    “嗖嗖嗖……”铺天盖地的箭矢,象泼水一般,凶狠的扎入叛军的人群之中。

    “啊……”

    “救命……”

    “我肚子中箭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全一准的叛军,眨个眼的工夫,倒下了一大片,其余的人则心惊胆寒的纷纷后撤。

    周军刀盾手发现眼前陡然一空,当即在军官的指挥下,呐喊着冲杀了过去,填补了叛军吓退留下来的空档。

    “不许退,不许退!”叛军的首领叫金光中,是全一准的一仙门心腹信徒,他带着亲兵队,连续挥刀砍死了几十个后退的叛军士兵,勉强稳住了阵脚。

    “哈!”金光中挥舞着战刀,亲自率领手持厚盾的贼兵,又杀了回来。

    “嗯……”由于叛军的弓箭手也展开攻击,周军的队伍之中,也传出接二连三的闷哼声。显然有一些人中了箭。

    队伍里的袍泽们,在军官的命令之下,纷纷让到队伍的两侧。让举着盾的医护兵,将受伤的兄弟抬下去医治。

    高丽叛军发觉周军的攻势略微缓了缓,他们尝到了甜头,更是催促着弓手们,加快射击的速度,企图阻止周军前进的步伐。

    马光达冷冷的一笑,当即吩咐身边的牙兵:“把小型轰天炮组装起来。砸他娘的。”

    “喏。”马光达的牙兵建制里面,有两组专门负责抗小型轰天炮的军士,这是李中易为了打巷战。提前做的准备,没想到冲进开京不远,就派上了用场。

    所谓的轰天炮,就是结构简单使用方便的回回炮。小型的轰天炮。用石头当武器的射程一般在八十丈左右。在两军野战的时候,起不到多大的杀伤作用。

    可是,巷战之中就不同了。在两军人马挤的密密麻麻的巷子里边,小型轰天炮的砸出的燃*烧瓦罐,可谓是攻坚的利器。

    瓦罐非常轻,在近两百斤秤石陡然下落的牵引下,“嗖”腾空而起,飞出去接近一百五十丈远。“砰”落在了叛军的人群之中,顿时火起。

    “啊……”不烧干净不会熄灭的魔火。溅到叛军的身上,立时出现好些火人,被烧得哭爹叫娘,痛不欲生。

    第一线的周军都头们,发现高丽叛军的队伍里边出现了异常混乱的情况,他们没等马光达下令,就吹响嘴里的竹哨,指挥下部下们冲杀了上去。

    很快,李中易跟着大部队前进的步伐,又冲过了两条街,已经可以看见高丽皇宫的屋檐。

    就在这时,从皇宫的后边街道上,突然冲出一大群,头扎白巾,赤着上身,手提大刀,嘴里念念有词的叛军士兵,“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这些人排着整齐的队列,一边念叨着刀枪不入,一边凶狠的朝周军这边杀了过来。

    马光达起初微微一楞,接着恶狠狠的朝着地下吐了口浓痰,厉声喝道:“弓弩手都死了么?”

    跟在马光达身边的传令官,毫不迟疑的吹响了弓弩进攻的命令,“嗖……”无数箭矢凌空扑入这些一仙门最忠实的之中。

    “啊……”

    “呀……”

    “救我……”

    “老祖啊……”装神弄鬼的高丽叛军们,当场倒下了一大片,痛苦的躺在血泊之中,哀号着,哭喊着,活脱脱人间地狱。

    可是,令马光达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对面这些光着上身的一仙门信徒们,不仅没有被赤果果的杀戮所吓倒,反而继续念念有词的挥舞着手里的刀枪,大声呐喊着冲了过来。

    “呸!一帮子亡命徒。”马光达也被刺激得两眼通红,刚才高丽弓手的反击,将他最喜欢的一个指挥给射死了,“硬弩,五段击。”

    香帅曾经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

    马光达恶狠狠的下达了五段击的命令,在铜号声中,跟在突击先锋部队身后的硬弩部队果断上前,弩手在前,厢军在后上弦。

    在军官的指挥下,周军的硬驽手们,非常有节奏的进行着射击。

    弩手们根本不理会对面叛军队伍里的惨叫声,射击完毕之后,他们就把空弩交给身后左侧的厢军,然后从那人的右手接过已经上好弦的弩,麻利的搭上弩矢,再次在军官的竹哨声中,施放出夺命的锐矢。

    全一准的忠实信徒,一波接着一波倒下,可是,前边的刚倒下,后边的人就站着自己的尸体,呐喊着往前冲,前赴后继,绵绵不绝。

    马光达几乎看傻了眼,他确实没有料到,经过宗教洗脑的叛军们,竟会真的视死无归,完全不把性命当一回事。

    “哼,老子倒要看看,是你们的命硬,还是老子的弩硬?”马光达一直抿紧嘴唇,始终没有下达停止射击的命令。

    周军的硬弩矢,就如同礼成江水一般,挟带着风雷呼啸而来,死神也趁机露出开心的狞笑,跟在箭矢的后头,肆无忌惮的收割着无知愚民的小命。

    无数全一准的忠实信徒,在势不可当,连绵不绝的锐矢的恐怖打击之下。居然没有一个退后的,前边被死神割倒一排,后边又顶上一排。生生不绝,尸体铺了一层又一层。

    地面上的血河,在火光之中,显露出格外慑魂的恐怖魔力。

    这时,李中易已经带着中军的牙兵营上来了,眼前仿佛义和团的师兄们重生的场景,确实让他也大吃了一惊。

    自从登陆高丽之后。即使面对人数众多的精锐倭军,李中易也从来没有如此的吃惊过。

    “架炮!”李中易察觉到自己的部下,只是用硬弩进攻。他心里就已经明白,马光达已经杀红了眼,心里憋了一口气。

    可是,马光达憋气不要紧。杨烈还在皇宫里头。急等着大队的援军增援呢。

    李中易的中军牙兵营,装备又和马光达的大有不同,小型轰天炮的数量也多得多。

    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嘹亮的铜号声陡然凄厉的吹响,“哗。”高丽叛军们突然发现,他们对面的大队周军,居然在同一时间蹲下了身子。

    没等高丽的叛军明白过味来,“呼。呼,呼……”十几个小黑点。凌空飞至,凶残的砸进了高丽叛军的队伍之中。

    “火……”

    “好痛啊……”

    “魔神降临……”

    “快帮我灭火……”

    在密集的燃*烧弹的打击之下,全一准的忠实信徒的队伍之中,立时火光冲天,着了火的信徒们到处乱撞,后边的信徒还在朝前冲,结果,两边厢碰撞到了一起,着火的信徒立马翻了一倍。

    有些着了火的信徒,跌在了旁边住宅的院墙之上,立时引燃了大火。

    在劲矢和魔火的双重打击之下,全一准的忠实信徒们,终于顶不住了,他们发出恐惧之极的嚎叫,撒开两腿,亡命的四散奔逃。

    也许是一柱香,也许是眨个眼的工夫,也有可能是半个时辰,总之,马光达觉得时间过得异常之缓慢。

    直到,火光中,眼前陡然一空,前方的道路上,除了还在燃*烧的火人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阻挡他前进的力量了。

    马光达听见中军那边传来的催促军号声,脑子里猛的一清,赶紧吩咐身边抗着工兵铲的牙兵,铲土装进麻袋内,然后覆盖到火人的身上,以便为大军的前进,铺平道路。

    由于冶金技术的不足,牙兵们手里的工具,与其说是工兵铲,不如说野战铁锹,和二战时德军所使用的钢火上佳的正宗工兵铲,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话虽如此,李氏工兵铲,尽管有着这样或是那样的缺陷,便携性却是不容置疑的一大优势。

    盏茶的工夫,已经被烧成骨架,依然还在冒火的尸体,被一一扑灭,大军前进的道路,已经开通。

    “杀!”马光达一声怒吼,指挥着充当先锋的官兵们,踩着冒热气的麻袋上面,呼啸着冲了过去,一直杀到高丽皇宫的门前。

    望着紧闭的宫门,有了上一次攻击汉城府衙经验的马光达,毫不含糊的命令弓手掩护,手提铁锤,身穿厚甲的力士们上前,猛力的轰击着皇宫的侧墙。

    这一次,李中易准备得异常之充分,力士们不仅仅配备了砸墙用的铁锤,还有钢钎,破坏宫墙的速度比起此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高丽皇宫的院墙上,聚集了不少的弓手,一排排的利箭,密密麻麻的射了出来。甚至有叛军,将点燃的火把,扔出宫外,企图迟滞周军的进攻。

    马光达早就防备着这一手,刀盾手们早早的竖起了大盾,硬弩手们则透过大盾之间的缝隙,对宫墙上的叛军弓手,展开了定点的直射。

    在周军硬弩的直射之下,暴露在宫墙上的叛军弓手们,一一倒下,最终被打得不敢露头。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巨响,烟雾弥漫,尘土飞扬,高丽皇宫的宫墙,被周军力士们砸垮了一大截。

    “杀呀!”周军士兵齐声欢呼,跟在军官的身后,呐喊着杀进了皇宫。

    ps:兄弟们,剧情应该很爽啊,就赏几张月票吧,勤奋用心的司空需要鼓励啊!

    书评区的置顶贴里,有司空每天露面聊天打屁的裙号,司空经常会在裙里,漏出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剧透哈,话音刚落兄弟们加裙详谈!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