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破虏军和倭军近在咫尺,李中易料定敌军将领不敢在此时后撤,只能迎面顶上。

    所以,部下们整好队后,李中易断然下令,大军缓缓逼向倭军。

    从三巨里的丘陵地带延伸下来,整个开京北部地区,全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倭军若是想后撤,那就正中了李中易的下怀,追上去掩杀,倭军将不战自溃。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军队,进攻倒还好说,奋力向前冲杀也就是了。

    然而,大军转向或是撤退,却很容易造成不可收拾的溃败局面。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在于严格的组织纪律训练,是这个时代所有军队普遍存在的软肋。

    当然了,李中易按照近代练兵方法,亲手打造出来的破虏军,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核心就在于,破虏军有一大批久经训练的低级军官,包括:什长、队正、都头在内,这些精干的基层军官,才是让李中易对整个破虏军如臂使指的关键性因素。

    由于是阵地战,破虏军搭起了高高的元戎车,李中易和杨烈两个人的手上,各拿着一支单筒的望远镜。

    杨烈望见倭军排着参差不齐的的队列,缓缓向这边开进,他放下望远镜,微微一笑,说:“倭军击败高丽的光军之后,装备上面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连手持长枪的农兵,都穿上了皮甲。”

    李中易淡淡笑道:“我军占了汉城之后,也是人人带弓。就连装备很差的厢军,也个个有甲。”

    两军相距大约一千米左右的时候,双方的统帅不约而同的传下号令。大军停止前进。

    “咚咚……”极富有节奏感的小鼓停下之后,高丽行营的将士们,只向前迈进了两小步,两万多人组成的巨大方阵,嘎然而止,大家静静的肃立在了凛冽的秋风之中。

    “八嘎,你滴猪头的干活!”

    “混蛋。你怎么站队的?”

    “该死的下等贱民,站着别动。”

    倭军却费了很大的工夫,高级武士们拳打脚踢。骂声一片,这才将歪歪扭扭的队列,排成了较为整齐的方阵。

    藤原师辅没关注部下们整队的纷乱,他一直默默的注视着。对面的唐人的动静。

    藤原师辅发觉。对面的唐人军队,竟然在几息之间,就停止了前进,并且排列成了整齐眩目的,一堵厚厚的,金盔黑甲的沉默海洋!

    秋风之中,藤原师辅看得很清楚,两万多唐人的军队。竟然鸦雀无声,没有传出一丝杂音。他不由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呀!”

    不动如山!藤原师辅的脑子里,下意识的浮上,孙子兵法上极为推崇的这四个字。

    唐人军队的惊人表现,令藤原师辅原本十分强烈的自信心,陡然间,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时当正午,两个巨大的军人方阵,相隔两里左右,迎面对峙,决战迫在眉睫。

    李中易手里的单筒望远镜,缓缓的由左向右,待看清楚倭军的布置之后,他俯下身子,问暂时充当骑兵指挥使的廖山河:“大家都绑好了?”

    廖山河咧嘴一笑,说:“这帮家伙都骑过驴或是骡子,只要将两条腿牢牢的绑在马鞍上,应该不至于摔下战马。”

    李中易点点头,他的部下里边,擅长骑马的人,屈指可数。可是,由于破虏军大多挑选的是北地燕赵故地的健儿,或多或少都骑过驴或是骡子。

    临时编组的骑兵们,灵活操纵胯下战马,进行冲锋的可能微乎其微。可是,如果将这些新嫩骑兵,牢牢的绑定在马背上,不掉下战马的可能性,廖山河倒还有些把握。

    杨烈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倭军的阵容之后,面色有些凝重的提醒李中易:“老师,我军近战恐怕要吃亏啊。”

    就在刚才,杨烈清晰的看见,站在长枪兵身后,腰插太刀,手持长长的打刀的倭军士兵。

    李中易点点头,解释说:“我军的长处是,纪律和配合,倭军的武士,则强于个人的武艺。”

    和全由招募而来的破虏军的将士不同,倭军的武士,尤其是高级武士,基本都属于武士世家。

    这些高级武士,从小就要打熬筋骨,刻苦学习家传的杀人方法,一代代传下来,变得越来越实用。

    客观的说,单论个人的杀人技巧,李中易麾下的破虏军,确实远不如倭军的武士。

    杨烈拍着脑门子说:“幸好老师当初要求所有人都带弓,不然的话,今日之决战,还真心有些悬。”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两军对垒,这是铁与血的殊死较量,我始终相信,铁的纪律,有效的配合,才是排在第一位的关键要素。”

    话虽如此,今天的这一战,却是李中易亲自指挥的第一场大规模阵地战,他的心里难免有些小小的紧张。

    这时,倭军已经完全准备就绪,藤原师辅也已经戴上锹形前立星兜,穿上精致的胴丸,有袖甲,皮笼手,着臑当和皮沓。

    藤原师辅的胴丸,乃是工匠花了几年的工夫,特制的高级胴丸,它主要由系肩的押付和高纽、主体胸板和身甲,以及腰下草摺和菱缝板所组成的,引合在左肋。

    “唐人的军队在搞什么鬼?怎么一直没动静?”同样换上胴丸的小早川金秋,十分不解的问藤原师辅。

    藤原师辅冷冷的一笑,说:“我军在观察敌军,敌军肯定也是一样,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就让唐人的军队,见识一下我军的军威吧。”

    “传我的军令,缓缓前进。”藤原师辅猜不透李中易一直不动的心思。他也懒得去猜了。

    四万大军进攻人数少一半的唐人军队,如果还打不过,藤原师辅觉得。不如跳进濑户内海,自己淹死算了。

    见倭军开始缓缓靠拢,李中易冷冷一笑,果断下令:“前进!”

    “咚咚……”伴随着节奏感极强的金鼓声,无数双军鞋整齐的敲击着地面,破虏军的将士们抿紧嘴唇,手里的长枪斜指半空。目不斜视的盯着对面正在逐步靠拢的倭军大队人马。

    当两军相距大约五百米的时候,藤原师辅猛的向前挥出军配,“杀呀……”

    “杀呀……”

    “嗷嗷……”

    伴随着藤原师辅一声令下。斗志昂扬的倭军士兵们,或手举长枪,或是挥舞着手里的太刀、打手,嚎叫着迈开双腿。冲向了人数少一半的唐人军队。

    “弩兵上前。辅兵上弦,准备三段击。”李中易冷冷的一笑,决战终于开始了。

    在竹哨声中,早就整装待命的弩兵们,在军官的指挥下,站到了队列的第一排。配合上弦的辅兵们,每人手里提着一架已经上好了弦的初级版神臂弩,屏住呼吸。在弩兵的身后,站成了四排。

    这种初级版神臂弩。只是在弩臂上捆绑了,可供脚踩的麻绳套而已。其主要目的不是增加射程,而是加快上弦的速度,提高打击的频率。

    这时,藤原师辅坐在战马上,手里无意识的把玩着军配,紧张的注视着对面的破虏军的一举一动。

    倭军冲到四百米的时候,破虏军并没有一涌而上,依然屹立在原地的纹丝不动不动。

    站在第一排的破虏军弩手们,只是在军官的口令声中,将已经上了弩箭的神臂弩,斜斜的的指向半空中,恰到好处的呈45度角。

    藤原师辅发觉自己的部下们,已经冲过了三百米的距离,然而唐人的军队,依然一动不动,并没有迎头赶上的丝毫意思。

    “藤原君,好奇怪啊,难道说唐人的军队打算投降?”小早川金秋迷惑不解的问藤原师辅。

    藤原师辅也弄不明白,唐人的军队这是什么战法,可是,他有瞧不起小早川金秋,于是故作镇定的说:“唐人应该是害怕了我军的军威吧?”

    谁知,藤原师辅的话音未落,就听见对面的破虏军中传出嘹亮的铜号声,“滴滴哒……”

    小早川金秋猛然觉得眼前一黑,还来不及眨眼,从破虏军的大阵之中,突然腾空飞起无数支弩箭。

    锋利无比的弩矢,带着死神的狰狞笑容,恶狠狠的扑入倭军的阵列之中……

    “呀……”

    “啊……”

    “好痛啊……”

    “呃……救命呀……”

    冲在倭军最前列的,手持长枪,身穿皮甲的农兵,当即倒下了一大排。

    无数被弩箭击中的倭军士兵,躺在血泊之中,哀号着,哭泣着,满地打滚,更多的人则被弩箭射穿,当场毙了命。。

    手拿镰刀的死神,浮在半空之中,狞视着一命呜呼的许多的倭军士兵,得意的仰天长笑。

    藤原师辅看着自己的长枪兵接二连三的倒在血泊之中,却仿佛没看见一般,这些低贱的农兵们,原本就是高级武士眼里的消耗品罢了,他们的生或死,根本不在藤原师辅的考虑范围之中。

    藤原师辅已经看清楚唐人军队武器装备,他心里很明白,倭军收缴来的高丽弓最大的射程也才一百五十多米,即使现在就展开对射,根本就够不上唐人军队的方阵。

    与其浪费时间,和将士们的生命,不如就让部下们一股作气的朝前面冲,藤原师辅有理由相信,只要短兵相接,近战肉搏,他手下的武士们一定可以凭借高超的杀人技巧,彻底压垮对面的唐人军队。

    另外,藤原师辅也听说过关于唐弩的老故事,这种远程兵器虽然威力巨大,可是上弦极慢。

    就算是农兵们都死光了,藤原师辅连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那些低贱的物种,本来就是用来消耗的,而且要多少有多少。

    ps:12月的最后一天了,兄弟们留着月票也是浪费,不如砸给司空,支持俺血拼四更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