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foncolor=red>

    否则,以破虏军的强悍实力,高丽的何城破不得?何军灭不得?

    杨烈有理由相信,以破虏军精悍的战力,正面完全击败高丽所谓光军司的精锐部队,应该不需要花费多少的精力。

    可是,一旦李中易这么做了,就等于是把大周完全摆到了高丽人的对立面,挟高丽牵制契丹的战略目的,就很可能要落空。

    不过,杨烈还藏了一层意思,没有和小参议明说。那就是,倭军的目标,很可能是先伏击,并歼灭光军司南下救援开京的几万精锐。

    按照李中易的提示,倭人的忍者非常擅长搞情报,光军司精锐南下的消息,倭军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倭军总大将还要偷偷的北上,这就说明,倭军也想借此机会,将全一准和高丽的小朝廷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毕其功于一役,免得夜长梦多。

    对于占领军来说,最担心的就是,遍地都是抗倭的烽火,始终无法安稳的拿回应得的利益。

    破虏军潜伏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在傍晚时分,得到了一个消息,高丽国南下的三万光军中了倭军的埋伏,全军覆没。

    李中易从草丛中,长身而起,一边拍打着手上的泥土,一边笑道:“该有个了断了。”

    杨烈也跟在李中易的身后,站起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嘻嘻地说:“是了断的时候了,恭喜老师,高丽国再无可用之兵。”

    “两万我军,正面与四万倭军对决。以寡击众,胜负如何?”李中易笑着问杨烈。

    杨烈摇着小扇子,说:“倭军的战力不弱,尤其是高级武士,非常敢拼命。农兵要差很多,我军获胜的问题不大,只是损失嘛,不太好说了。”

    李中易点点头,说:“我破虏军的初战只是偷袭了汉城而已,并未经历过堂堂正正的对决。还需要磨练这方面的经验和意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就让我们和倭军比试一下吧,看看谁才是当之无愧的高丽之主?”

    杨烈笑道:“倭军和我们一样,都是以步军为主,确实需要锤炼一下我军正面对决的意志力。将来。咱们要面对契丹铁骑的巨大冲击。”

    李中易点点头,传令说:“整队,出山。”

    一声令下,两万破虏军和厢军官兵们,从三巨里的丘陵地带纷纷涌出,横列在了倭军回击开京的咽喉要道砥平里的侧方。

    当李中易从哨探的嘴里再三确认,此地确实叫砥平里之后,不由摸着下巴。暗暗感叹不已,这里居然也叫砥平里,高丽国的砥平里。何其多也?

    倭军总大将,征北大将军藤原师辅,面带微笑的骑在一匹矮马之上,怀里抱着一个长得异常漂亮的高丽少女,两人的下身紧密相连。

    哼,高丽棒子的所谓精锐“光军”。在天皇陛下的军队面前,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根本就不堪一击。

    藤原师辅一边享用着高丽的美女,一边鄙视着高丽人所谓的精锐光军。

    这时。哨探突然飞马来报,“殿下,前方大约五里左右,出现了大队的唐人军队。”

    藤原师辅一脸平静的点点头,问那哨探:“看清楚有多少人么?”

    “殿下,大约两万人左右。”哨探双膝跪地,恭敬的回答了藤原师辅的问题。

    “嗯,区区两万人而已,居然敢来硬碰我的四万铁军,嘿嘿,唐人实在是太过于托大了啊。”藤原师辅抱着怀里的高丽少女,踩在随从的背上,稳稳的下了马。

    “这一战,一定要斩下唐将的首级,献给天皇陛下。”征高丽的副将小早川金秋瞟了眼藤原师辅怀里美貌的高丽少女,暗暗咽下一口唾沫。

    藤原师辅将小早川金秋的丑态,尽收眼底,却只是淡淡的说:“这一战,也要打出我们藤原摄关家的威严。”

    小早川金秋脸色一滞,藤原师辅这分明是在警告他,摄政的藤原家,才是日本的真正主宰者。

    老一代的摄政、关白兼太政大臣藤原忠平虽然已经死了,可是,现任摄政却是藤原师辅的亲哥哥,藤原实赖。

    村上天皇继位后,藤原师辅的女儿藤原安子摇身变成了皇后,并产下皇太子宪平亲王。

    紧接着,藤原师辅以天皇岳父之尊,走了桃花运。藤原师辅的第一个老婆勤子内亲王公主死后,接着就娶了勤子的亲妹妹雅子内亲王。

    谁知道,雅子内亲王也是个短命鬼,这一次,藤原师辅居然娶了村上天皇的同母姐姐康子内亲王。

    小早川金秋心想,如果不是和村上天皇有了这么一层亲密的关系,征北大将军的位置,也不可能被藤原师辅拿到手。

    藤原师辅摆弄着手里的军配,不慌不忙的下达了,列阵出击的命令。

    小早川金秋有些不解的问藤原师辅:“藤原君,唐人会不会有埋伏?”

    “哼哼,我料唐人恐怕就希望我军击败高丽人的光军。”藤原师辅忽然扭头吩咐随从,“叫他过来吧。”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女子,快步走到藤原师辅的跟前,下跪行礼,恭敬的说:“樱拜见殿下。”

    “嗯,唐人的情况都摸清楚了?”藤原师辅坐到一张小马扎上,两眼冷冰冰的盯着跪在身前的樱。

    “殿下,樱无能,死了好些忍,却始终无法靠近唐人的营地。”樱满面羞愧的低下头,根本不敢看藤原师辅。

    藤原师辅把玩着手里的军配,淡淡的说:“这么说来,我是白养活你们这些伊贺忍了?”

    樱的脑袋已经低到了地面,浑身微微的颤抖着,显然,害怕到了极点。

    “你告诉我,唐人用什么方法,杀了不少你手下那些号称精明强干的忍?”藤原师辅倒没显得特别生气,而是淡淡的追问原由。

    樱轻声细气的回答说:“殿下,唐人很狡猾,晚上扎营的时候,在营地外面安排了很多的暗忍。唐人的暗忍都有一种叫作弩的厉害兵器,一旦发现了我手下的忍,他们往往是三人器射,角度刁钻,射得非常准。”

    樱按照自己的理解,把李中易安排的暗哨,误认为是暗忍。

    藤原师辅点点头,追问樱:“还有呢?”

    樱低着脑袋,小声介绍说:“唐人的军营戒备森严,我自己亲自去过几次,很难暗中混得进去。”

    藤原师辅一个劲的点头,叹息说:“你虽然没有查清楚唐人的军情,不过,却牢牢的监视住了唐人的一举一动,也算是有些功劳,下去领三百文钱吧。”

    樱一阵大喜,连连磕头,十分感激藤原师辅。这三百文钱,是额外的赏赐,足够樱手下的十个忍,过上一个月的开销。

    等樱下去后,滕原师辅瞥了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小早川金秋,他心想,金秋这个蠢货一直私下里惦记着他的总大将的位置,却又没啥真本事,只不过是仗着是村上天皇私生哥哥的名分,又是现任陆奥镇守将军,这才心存妄想罢了。

    “小早川君,我军灭了高丽的光军,士气正盛的时候,唐人却来挑战,这是为何?”藤原师辅慢条斯理的询问小早川金秋。

    小早川金秋对于李中易的情况,简直是两眼一抹黑,他哪里答得出来呢?

    “蠢货。”藤原师辅暗暗骂了一声,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说,“我军为了避开唐人的水师截击,故意从外海绕了远路,目的就是想一口吞掉高丽人的光军。如今,目的已经达成,是时候收拾唐人了。”

    见小早川金秋有些不解的望着他,藤原师辅忽然叹了口气说:“唐人的李某人算准了我的心思,他的两万人正好卡住了我军进击开京北门的咽喉,逼得我军,必须一战啊。”

    “我军远道奔袭,粮草不多,如果不能速胜唐人,将自取其败。”藤原师辅的此话,小早川金秋倒是听得懂。

    高丽人的光军虽然被击败了,可是,死棒子们逃奔之前,居然点燃了粮草和辎重。等天皇的军队赶到的时候,粮草已经是十不存一。

    另外,因为全一准领着几十万人围攻开京,开京附近方圆两百里以内的老百姓,全都逃得精光。

    现实情况是,只有顺利的拿下了开京,天皇的军队才不至于饿肚子。

    “禀报殿下,唐军已经缓缓的向我们这边开过来了。”哨探不断的传来唐人的动静。

    藤原师辅从马扎上站起身子,大声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猛的抽出腰间的太刀,寒光一闪,竟然斩下了高丽女子的美丽头颅。

    “呀……实在是可惜啊!”小早川金秋也没料到藤原师辅竟然毫无征兆的含笑杀人,他不禁惊叫出声。

    “小早川军,眼皮子不能太浅,大战在即,岂能儿女情长?”藤原师辅缓缓的反手收刀入鞘,“等拿下了开京后,你随便挑十个八个,更漂亮的吧。”

    藤原师辅踩在随从的背上,骑到马上,抬手朝前方猛一挥手中的军配,大声说:“天皇陛下高贵的武士们,就让卑贱的唐人,在我们的太刀之下哭泣吧,一个不留!”

    话不多,却恰到好处的煽动了倭军将士的激情与兽性,他们纷纷挥舞着手里的太刀或是打刀,欢呼道:“杀光唐人,杀光唐人,一个不留!”

    ps:现在是924张月票,如果今晚24点前,超过了1024张月票,司空一定加第四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