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foncolor=red>

    徐逢来的目的很清楚,就是不想让李中易详尽的知道,高丽外海的地形。

    娘的,姓徐的死棒子,你倒是对高丽朝廷,一片忠心耿耿啊!

    这江华岛,其实是非常大的一个岛,其最北边,正对着通向开京的礼成江入海口,半日即到。

    李中易心想,这徐逢来倒也是个人才,只可惜,好端端的大高丽帝国,遇上了李某人这个怪胎,就活该要倒霉啊!

    “白行老弟,你觉得咱们应该什么时候登岸啊?”李中易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笑眯眯的问杨烈。

    “嘿嘿,老师,这么简单的问题,就别问学生了吧?”杨烈摇着折扇说,“怎么着也要等开京的守军和全一准,打到难舍难分,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再顺手把他们两家一块儿都收拾了。”

    “嗯,你好象忘记了倭军?”李中易笑着提醒杨烈。

    “老师啊,高丽的中部已经被叛军们搞成了无人区,倭军没有就地取粮的便利,就只能从海路来偷袭开京吧?”杨烈故意忽略了汉城,那是因为,汉城也已经被李中易给搬空了,即使倭军拿下了汉城,照样筹集不到足够的粮食。

    “嗯,咱们之所以要待在这江华岛的东部,就是要等倭军从海路北上的部队。”李中易淡淡的揭开谜底。

    据哨探的报告,倭军野战的能力确实不错,经常打得高丽军丢盔卸甲,找不着北。

    可是,倭军攻城的手段,却异常之贫瘠。连全一准那种堆土填墙的土办法都想不出来,只知道架上木梯,往城墙上硬攻。

    对于倭军攻城的无能,李中易丝毫也不奇怪。别说是现在的倭国平安时代了,就算是几百年以后的倭人战国时代。大名们之间的互相攻伐,往往也只能采取围城的办法,坐等城中粮尽,才能破城。

    李中易的水师在江华湾里,躲了四天,却始终没有见到倭军船队的影子。

    “白行啊。倭军之中有高人呐,看来,咱们只能采取方略二喽。”李中易喝了口茶,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杨烈心中有数,按照李中易的计划。能够在海上歼灭倭军的有生力量,才是最好,也是伤亡最小的办法。

    可是,倭军居然没有上勾,由此可见,倭军也许已经知道,大周的水师未走,不敢在海上冒险。

    或是。倭军提前从别的地方登了岸,绕开了江华岛。

    杨烈的这个念头,还没转完。就见水面上驶来一艘十人划桨的小快船。

    小快船停靠到了大船边上,一名哨探沿着绳梯,爬到甲板上,小声禀报说:“李帅,倭军大约四万人马,已经从外海绕到礼成江北边的盐田县登陆。正沿着白川一线,快速向开京的北边前进。”

    杨烈摇着小扇子说:“倭军的总大将很聪明呐。他没去汉城,也没来江华岛。居然知道从外海绕去了开京的北边。”

    李中易摸着下巴说:“恐怕,倭军早就和全一准勾结上了,也许他们商量的结果,应该是平分高丽吧?”

    刘贺扬有些迟疑的说:“不至于吧,那全一准毕竟是高丽人呀?”

    杨烈冷冷一笑,说:“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总有些贼子想勾结外人,引狼入室。”

    李中易仔细的想了一遍,总觉得倭军的突然行动,很有些蹊跷。

    按照全一准的私心,即使和倭军有勾结,也肯定不会让倭军来开京趁火打劫。

    说句心里话,开京的这块肉,比汉城肥得多。用叫趾头去想也知道,高丽的历代大王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开京,会有多富庶?全一准肯定是想独吞了开京,势力壮大之后,在逐渐统一整个高丽。

    可是,倭军突然出现在开京的附近,事态的发展,很可能已经脱离了全一准的计划范围。

    “有趣,真的是有趣得紧。”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杯,嘴角微微的一翘,“这可真的是一场好戏啊,全一准盯着开京,倭军又暗中盯上了全一准。嘿嘿,那么我军就盯上倭军好了。螳螂捕蝉,安知黄雀在其后?”

    当下,李中易找来水师都指挥使钱怀安,嘱咐他说:“等大军登岸之后,倭军的水师就交给你了。”

    钱怀安咧嘴一笑,说:“李帅,您就放心好了,有了您命人制作的投火拍杆,末将保证将倭军的大小船只,烧得半条不剩。”

    李中易微微一笑,窝在汉城的时候,他就预谋着要和倭军来一场海上决战,所以,他就设计了一整套仿回回炮的投火拍杆,安装固定到了大周的水师战船之上。

    回回炮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主要是,抛出去用于攻击敌船的火器,必须好好的动上一番脑筋。

    最终,李中易选择了用瓦罐作为容器,里边装了精馏到90度的高浓度酒精、高黏度细面粉、稀释过的液态浆糊以及白糖等非常易燃之物。

    水师作战的时候,在瓦罐的泥封外面,用布条绑上几支点燃的线香,只要抛射到倭军的海船之上,嘿嘿,不烧干净绝不可能熄灭。

    没错,这就是著名的巷战法宝,莫洛托夫鸡尾酒。

    别说倭军的木制战船,就算是二战的德军虎式坦克,在巷战中被这种燃烧弹点燃,坦克手们大多都会丢掉小命。

    由于瓦罐很轻,回回炮的吊石却重达百余斤,经过实地实验,攻击的范围至少在三百米开外。

    在这个距离之上,仅仅只配备了竹弓的倭军水师,根本只有硬挺着挨烧的份。

    李中易仔细交代了钱怀安一番,这才率领大军抢在倭军的前头,摸黑沿着礼成江的东岸一路北行。

    李中易率领高丽行营的主力步军,一路急行军,隐蔽进了开京以北的低矮丘陵地带,三巨里。

    三巨里,距离开京北门,大约二十里地,距离开京的西门,大约三十里地。

    以高丽行营如今的白天行军速度,顶多一个半时辰,就可以急行军赶到开京的西门。

    之所以要躲远一些,李中易主要是担心打草惊了蛇,让已经离开了老巢的倭军溜掉。

    大军偃旗息鼓,将士们鸦雀无声的坐在地面上休息,或擦拭着手里的钢刀,或检查身上的作战装备,默默的等待着出击时间的到来,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李中易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左手抓着一张密州的烙饼,右手举着水囊,一口饼一口水,很快就填饱了肚子。

    杨烈带领的参议司成员,正在紧锣密鼓的制订,最新的战时计划。

    由于倭军的狡诈,李中易错过了在海上歼灭其有生力量的时机,现在只得改变计划,谋划着即将到来的陆上决战。

    “杨参军,香帅为何认准了倭军必定会进攻开京的北门呢?”参议司的一个小参议,十分好奇的询问杨烈。

    杨烈笑了笑,说:“倭军在全一准的叛军之中,一定藏有细作,所以,开京北门一直没有被强攻的事,倭军的总大将一定知情。当然了,这仅仅是老师和我的推测罢了。”

    “问题在于,开京的东、西、拿三面,都有全一准的叛军驻扎,倭军如果是想趁机捡便宜,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杨烈有心考较一下小参议,故意提了个问题。

    那小参议仔细的琢磨了一阵,有些迟疑的答道:“一旦开京城破,包括高丽小王在内,多半会从北门逃出城外。因为,其余的三面,敌军太多,风险太大了大。”

    杨烈点点头,这段时间,他没白教手下的这些参议们,他笑着小声解释说:“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懂,不仅咱们大帅明白,全一准和倭军的总大将也肯定明白。”

    喝了口清水,杨烈接着解释说:“全一准留下开京北门的缺口,就是不想和高丽京军死拼,故意设下的陷阱。要知道,全一准手上有超过三万的精锐,如果到时候,从高丽小王的背边追杀上去,岂不是比在城墙下边火拼,要强得多么?收获也肯定大得多吧?”

    那小参议直到这时,才恍然大悟,他有些羞涩的说:“全一准想瞄着高丽小王,这倭军的总大将也看上了高丽的小王,嘿嘿,咱们大帅自然也有想法了。”

    “嘿嘿,赶紧去干活吧,事情还多着呢。”杨烈咧嘴一笑,如今可是极其难得一见的连环戏呐。

    全一准,倭军总大将藤原师辅,李香帅,都看上了高丽小王的价值。

    当然了,三个大帅,在对待王昭的问题上,目的各不相同。

    在杨烈看来,全一准应该是想杀了高丽国主王昭,彻底毁灭高丽京军的斗志,以便趁乱夺取江山。

    倭军总大将藤原师辅,因为是异族入侵,倒很有可能暂时不杀王昭,把他变成倭国人的傀儡,儿王。

    以杨烈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李香帅很有可能将早已成年的王昭带回开封,然后随便立王昭的某个儿子,或是在高丽王族之中挑选容易操纵的傀儡,拥立为高丽的新王。

    这么一来,大周朝就完全可以在开京长期驻军,控制住高丽的国政,从而达到驱使高丽国,在东北给契丹人添麻烦的战略目的。

    归根到底,正因为如此,所以,李中易才一直没有和高丽人彻底撕破脸皮,只是玩着“黑吃黑”的游戏罢了。

    ps:应酬晚了,也更晚了,抱歉哈!月票还是给司空吧,月底了,留着也没啥用的!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