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爷,您回来了?”蕊娇带着三姊妹,恭迎李中易归来。

    “姐夫,娇娇今儿个又学了几个汉字。”彩娇没有叫爷,而是按照李中易的吩咐,以姐夫相称。

    李中易看着眼前站成一排,长得一模一样的三姊妹,心情不由一片大好。

    尤其是,彩娇那与众不同的一声“姐夫”,李中易的心情更是好到要爆棚。

    李中易亲昵的拉过彩娇那只若无骨的小手,邪魅的一笑,问她:“告诉姐夫,你学的是昨晚的那几个字么?”

    彩娇吐了吐小舌头,将小脑袋靠在他的胸前,略显生涩的说:“姐夫,人家要嘛……”尽管还有些生涩,却也字正腔圆,清晰可辨。

    李中易哈哈大笑,将彩娇拦腰抱进怀中,恶狠狠的亲了好几口,嘿嘿,他教的可不就是这几个字么?

    在蕊娇和花娇的伺候下,李中易换上清爽的绸袍,然后把彩娇抱到腿上,笑眯眯的问她:“今儿个,你和姊姊们,都做了些什么?”

    “姐夫,奴家吃了许多的糖果和糕糕,大姊姊说,她的腰很酸,今晚恐怕很难经得起姐夫您的挞伐。二姊姊却说,她也没办法顶上,您说的那个什么亲戚来了。”彩娇天真烂漫的问李中易,“姐夫,什么叫挞伐?”

    李中易差点笑喷了,他瞥了眼面红耳赤、羞不可抑的蕊娇和花娇,笑嘻嘻的教导彩娇:“挞伐就是姐夫在床上,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做你姊姊最喜欢,但又最害怕的事情。”

    彩娇虽然年幼,可是。三姊妹都是同一日出生,而且她也已经在床上,暗中观摩过好多次,姐夫同时欺负两个姊姊的火热场景。

    见识过房事和一无所知,终究存在着巨大的不同,彩娇也许意识到了什么,羞得把小脑袋直往李中易的肩窝里面钻。

    李中易乐滋滋的搂着彩娇。心想,如此娇憨可爱的“小姨子”,暂时先留着。慢慢的再吃吧。

    晚上,彩娇先留着,花娇的亲戚来了,蕊娇只得含羞带怯的承担起大姊姊的义务。被李中易吃了够。

    换过床单之后。李中易将脑袋枕在蕊娇的酥胸之上,将彩娇抱进怀中,笑嘻嘻的问她:“知道什么叫挞伐了吧?”

    彩娇瞟了眼瘫软如泥的蕊娇,嘟起小嘴,不满的说:“姐夫咬牙切齿的样儿,实在吓人,大姊姊明明说不要了,你还偏偏的可着劲的欺负人。”

    李中易乐得直打跌。嘿嘿,这才是大老爷们过的滋润日子呐!

    当汉城的官僚们确定了继任替罪羊的人选之后。金子南在李中易的鼓励下,昂首挺胸的又回到了汉城府衙“上班”。

    金家三姊妹都成了李中易宠爱的禁脔,金子南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那些昔日的同僚,都视金子南为李香帅的老泰山,金子南也以此为荣,觉得倍有面子。

    按照高丽的礼法,金子南以李中易的老泰山自居,其实也不为大过。高丽的官宦之家,其侧室和正室之间的地位差距,远不如中国这么明显。

    在高丽国中,家里的男主人去世之后,甚至,就连侧室都有资格,参与分割家产。

    李中易得知金子南的作为之后,只是淡淡的一笑,就没了下文。反正是在异国他乡,金子南想显摆一下老泰山的威风,就让他高兴高兴,由着他去吧。

    李中易的家中,妾的实际地位并不低。甚至,妾室身份的瓶儿,还是管家管帐的主事娘子。

    如今的瓶儿,又因为产下了李中易的长子,李继易,在李家的地位可谓是异常之稳固。就算是,周嘉敏正式嫁入李家,恐怕也难以耍出正房大老婆的威风。

    这天,金子南乘坐牛车去府衙上值,他刚坐到公事厅内,连水都没喝上一口,就见汉阳大都护府的副使印昌,满面堆笑的走了进来。

    “金公如今有了硬靠山,连喝的茶都是大周国的上品啊。”印昌刚见面,就大拍金子南的马屁。

    金子南心里异常得意,要知道,这印昌本是他的上司,也是总欺负他的死对头。这印昌仗着朝中有大员撑腰,一向瞧不起金子南这个小小的判官,私下里都以金矮子称呼他,可谓是极度的蔑视。

    金公?嘿嘿,老子居然变成了印昌嘴里的金公了,狗入的印昌,你也有低三下四的今天呀?

    金子南心里很清楚,这印昌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必定有大事相求。

    哦,不对,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印昌有事必须求着他的“准女婿”李中易才对。

    “呵呵,印副使,您这金公的称呼,下官可真的是不敢消受啊。”金子南嘴上说得很客气,却当着印昌的面,翘起了二郎腿。

    金子南不仅轻轻的摆动着支起来的那条腿,而且,脚上的官靴也跟着左右摇摆不停,显见得心情不是一般的爽。

    见印昌的笑容逐渐收敛,脸色开始发白,金子南故意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他手里捧着茶盏,轻轻的,缓缓的,吹拂着浮在液面的茶叶,吹得没完没了,茶都快凉了,偏就不喝。

    姓印的,有种你就拍桌子啊,你倒是拍啊,你不拍,老子还不依你呢!

    这种新式的喝茶方法,金子南是从李中易那里学来的。金子南琢磨着,连李香帅如此身份的高官都这么喝茶,可想而知,大周国应该很十分流行喝清茶才对吧?

    本着抬高自己身份的想法,金子南有样学样,跟在李中易的后头爱上了喝清茶,倒也学得蛮像那么一回事。

    印昌明知道金子南有意要折辱他,心里的那口气。简直咽不下去,气得浑身直发抖。

    可是,印昌一想起所求的大事。心里陡然一凉,那事如果没有李中易的点头,还真就是谁都办不了!

    “唉呀呀,金公呀,李香帅的老泰山可不是一般人有资格当滴。别说在这汉阳府内,就算是在整个高丽国,谁敢不给您面子?”印昌忍住心头的恶气。厚颜无耻的大拍金子南的马屁。

    “哦,印副使,下官怎么不知道我那贤婿。竟有如此高的威望呢?”金子南阴阳怪气的作派,简直是把印昌的脸面打到了尘土之中,还要踩上好几脚。

    “金公,在下也知道以前多有得罪。不过。还请您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高抬贵手啊。”

    印昌忍住心头的怒火,主动凑到金子南的身前,刻意压低声音说:“不瞒金公,我确实有原因的。”话音未落,他悄悄的将一个物件塞进了金子南的大袖之中。

    金子南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他察觉到袖口猛的一沉,心里就明白,印昌肯定在私下里送了礼物。

    不得不说。金子南一直有个很好的习惯,他向来都是把捞来的不义之财。藏到挖得很深,也很机密的地窖里。

    这一次,汉城被贼子攻破,金子南家里虽然损失了一些浮财。可是,由于金子南的浑家见机早,及时的带着儿女们躲进了密室之中。

    再加上李中易趁火打劫来得非常及时,所以,金家不仅逃过了一劫,就连绝大部分家财,也都保住了。

    嘿嘿,没人会嫌弃宝贝多,金子南有李中易这个大靠山撑腰,早就希望有个扬眉吐气的好机会,发泄一下往日异常憋屈的不满。

    于是,金子南把礼节全都抛到了脑后,居然当着印昌的面,从袖口掏出他所送的那个物件,走到窗边,就着明亮光线,仔细的欣赏了一番。

    印昌气得差点要吐血,金小狗,你也太欺负人了,居然如此羞辱于我。

    可是,印昌有大把柄捏在李中易的手上,除了眼前的这个小人金子南之外,他根本就找不到和李中易搭上线的合适人选。

    “哦,我说是什么宝贝呢,原来是印公家传的血石啊。”金子南暗暗有些得意,这枚血石可是拿钱都买不到手的好宝贝。

    金子南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印昌曾经当众炫耀他的这块血石。金子南当时也想凑过去看个稀罕,却被印昌含沙射影的作践了一场,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嘿嘿,姓印的,我的印公啊,您也有今天呐?

    金子南心里暗爽,把三个女儿一齐送给李中易,虽然有刘贺扬的暗示,他却丝毫也不后悔!

    “既然印公的诚意如此之大,那下官也就没啥可说的了。”金子南当着引昌的面,将那块弥足珍贵的血石,在手心里掂上掂下,肆意把玩着。

    印昌惟恐金子南一个失手,摔碎了血石,可是,话到嘴边,他已经意识到,血石已经正式换了主人。

    见金子南只是把玩着那块血石,却始终不问究竟所为何事,印昌心中不由大恨,姓金的,你也太过于贪得无厌了吧,居然还想要东西?

    印昌险些一口气没喘过来,翻了一阵白眼后,他陪着笑脸说:“金公,在下家中遭灾异常严重,可狠的贼子把家底都翻空了啊。”

    金子南冷冷一笑,反问印昌:“你家的闺女听说已经被放回家不少日子了吧?”

    印昌气得七窍生烟,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金子南居然把鬼主意打到了他那位漂亮闺女的身上。

    “唉,印公啊,这块血石也不怎么好看,下官看你也不怎么舍得,就还于你吧。”金子南阴狠的使出绝招,居然把已经到了手心里的血石,又递回到了印昌的手边。

    ps:汗死,司空居然忘记了明天开始月票双倍,还一个劲的叫票,真是悲剧!大家的月票都留到明天再砸吧,多谢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