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据徐逢来的暗中奏报,汉阳府虽然已经被李中易重新夺回,可是,原本极为富庶的汉阳府,已经变成了一座穷鬼之城,大量的库存粮食,以及无数金银财宝,都被李中易给得了去。

    一想起奸诈至极的李中易,王昭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家伙带领的兵马,究竟是友军呢,还是一伙黑吃黑的强盗?

    和徐逢来一样,王昭对李中易那种黑吃黑,大捞特捞的行为,亦是有苦难言。

    李中易如果直接抢劫高丽手上的汉阳府,王昭倒可以直接向柴荣上奏章,弹劾李中易肆无忌惮的抢劫行径。

    可惜的是,李中易击败的是一仙门的叛军,又帮着高丽人重新拿回了汉阳府,即使李中易得了无数的好东西,王昭也只得干瞪眼。

    而且,开京附近的防御力量极其空虚,王昭即使异常之窝火,也只得捏着鼻子默认了李中易“无耻”的黑吃黑。

    王昭找来翰林学士双冀,愁眉苦脸的问他:“如之奈何?”

    双冀是正儿八经的汉人,王昭眼巴巴的望着他,指望从双冀那里找到对付李中易的良方。

    “大王,那李某确实异常可恨。他毕竟是大周的臣子,咱们虽然制约不了他,可是,大周皇帝的旨意,他是不敢不听的。不如这么着,大王派使者速去开封,请求大周朝廷派来全权的天使,统管军政大权。只要那李某人无法只手遮天,就好办多了。”双冀感念于王昭对他的提拔之恩,果断忘却了他本是汉人,居然帮着高丽人出谋划策,暗中对付李中易。

    王昭闻言后,一阵大喜,他虽然制约不了李中易,可是,大周的皇帝柴荣却可以!

    于是,双冀当场写了一份声情宾茂的奏章,王昭用过印之后,立即派选官吏部尚书白正息乘快船,连夜渡海,赶赴开封,去向柴荣告刁状。

    告李中易的状是一回事,王昭要想解决高丽朝廷面对的两面皆敌的艰难处境,却是难上加难。

    归根到底,如果高丽的精锐在南方将倭军赶下了海,一切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谁叫高丽军比豆腐渣还不如呢?

    李中易听说全一准开始向北方进军,他笑着问杨烈:“小烈,如果你是朴金健,现在会怎么做?”

    杨烈轻摇折扇,轻声笑道:“如此的大好时机,那朴金健如果不知道猛力向西进攻,可想而知,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的无能之辈。”

    “嘿嘿,朴金健都这么长时间了,既攻不破马转里城,又不知道转兵北进或是南下,实在是太过愚蠢了。”李中易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不能继续等朴金金健变聪明了,所以,我决定,等时机成熟了,就私下里帮帮全一准。”

    杨烈一听此话,顿时来了兴趣,小声问李中易:“老师,你打算怎么做?”

    李中易拿手指着桌面上的一小包硝石,嘿嘿一笑,说:“开京城太过坚固,不如就由我来弄塌城墙,让全一准快点杀向开京。”

    杨烈看着桌上极富有刺激性的硝石,心中颇有些疑惑,就凭此物难道就可以搞塌马转里城的城墙?”

    这开京城乃是高丽的国都,自高丽建国以来,历代大王一直苦心经营,逐年加高加厚,城防可谓坚固之极。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我有一**宝,可以搞塌开京的城墙,你等着瞧好了。”

    占领了汉城之后,李中易发觉府库里边,藏有大量的硫磺,和少量的硝石,木炭更是堆积如山。

    高丽国本身的硫磺极少,倭国却盛产硫磺,汉城府库里的硫磺应该是和倭国的贸易所得。

    李中易命人仔细的称量了搜刮来的硝石,足有千斤之多,硫磺更是超过了万斤。

    当初在后蜀的时候,李中易就利用黑火药,忽悠过孟昶。如今,李中易自然不会错过,拿高丽人的厚城墙,做实验的大好机会。

    李中易命人把硝石、硫磺以及木炭,按照记忆的配方,混合到了一块。

    由于,李中易担心运输途中,剧烈的颠簸会产生沉淀,影响爆炸的效果。

    李中易索性命人熬了一大锅米汤,将完全混合在一起的黑火药,做成了颗粒状。

    自从高丽的太祖王建定都开京之后,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开京已经成了当之无愧的半岛第一大城。

    如果,富甲整个半岛的开京被攻破,嘿嘿,高丽人的元气必定大伤,至少五十年内,再也难以翻身。

    拿下汉城的收获,已经让李中易比较满意,战费以及物资的消耗,都得到了充分的补充。

    说白了,李中易现在就是拿着高丽人自己的钱粮,进行着搞垮高丽朝廷的阴谋。

    如果,顺手再搞定开京,嘿嘿,此次出兵高丽必将功德圆满,善莫大焉。

    “倭人现在到了哪里?”李中易始终高度重视倭军的动向,他放下手里的茶盏,含笑问杨烈。

    杨烈走到巨大的军事沙盘前,提起靠在一旁的长木棍,指着全州以北的一座大城市,笑着介绍说:“据哨探的报告,倭军拿下全州之后,如今正在围攻高丽中部的清州。”

    “嗯,倭军的装备如何?”李中易还没亲眼见过倭军,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

    杨烈笑道:“倭军少有马军,几乎全是步军,据哨探的暗中仔细观察,倭军的武士主要是以长竹枪、太刀和长的打刀为主,他们所用的弓很长,却是竹制。据哨探观察,倭军的这种竹弓杀伤力极小,很难射穿高丽人的铠甲。另外,倭军的竹枪和我军”

    李中易点点头,倭军的太刀和长打刀,由于是私人所制,又继承了唐代传过去的百炼钢的冶金技术,所以,客观的说,刀还算是锋利的。

    只是,倭军的竹弓,确实是个神奇的存在。著名的倭人战国时期,许多武将即使被弓箭射成了刺猬,照样可以活蹦乱跳。

    换句话说,倭人的竹弓,在李中易的眼里,就是个渣渣。

    “高丽人的弓怎么样?”李中易心中有数,高丽人根本不会玩弩,所以只问了弓的情况。

    “老师,高丽人最强的弓,也就相当于咱们大周的一石弓。”杨烈摇了摇手里的小扇子,“自从查抄了汉城军器库之后,学生已经命人从中挑选出五千张可用之弓,打算配备给厢军的士兵们。”

    “厢军的士兵,大多数不会射箭呢,我的小烈啊。”李中易故意想为难一下的杨烈。

    杨烈笑嘻嘻的说:“我的老师啊,这么简单的问题,我破虏军中的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哦。嘿嘿,老师您不是曾经教导过,利用弓箭攻击敌军,其实最重要的是射击密度的问题么?学生不才,也不要求厢军士兵的准头,临战的时候,只要能够听从号令,把弓箭射到指定的方位,只要不是南辕北辙,也就足够了。”

    “嗯,那为何不给破掳军的将士们都配上弓呢?”李中易又给杨烈出了个难题。

    杨烈贼贼的一笑,说:“老师啊,您以前讲过的哦,将士们的体力非常有限,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比如说,弓弩队专门负责远距离射击,刀盾队就负责掩护长枪兵,长枪兵则主要是提防敌军的骑兵突然冲击我军的方阵。”

    杨烈的解释,可谓头头是道,而且,字字句句都是李中易曾经传授过的作战知识。

    “嗯,你说的的确没错。不过,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尽可能的扬长避短,发挥我军之所长。”李中易喝了口茶,侃侃而谈,“倭军除了太刀之外,几乎人人都有长柄的打刀,这么一来,如果不能把倭军的队形击散,那么,短兵相接的时候,我军势必会吃亏。”

    “嘿嘿,吃亏的买卖,可不能干啊!”李中易笑望着杨烈,继续补充说,“既然倭军已经拿下了高丽南部的全州,想必已经获得了比竹弓更强的高丽弓。”

    杨烈心头猛的一震,李中易的提醒,来得非常及时。否则的话,他主管下的参议司,很可能犯了刻舟求剑的主观错误。

    “多谢老师教诲,学生知错了。”杨烈恭恭敬敬的冲着李中易一揖到地,态度异常之诚恳。

    “嗯,知道该怎么干了吧?”李中易欣慰的望着杨烈,这是他最好的学生,心血可是花了不少啊。

    “学生这就安排下去,让全体将士,无论破虏军还是厢军,每个都要背上一张弓和两壶箭。”杨烈这一次可不敢疏忽大意了,仔细的琢磨了一阵,这才提出了解决的方案。

    “为将之人,必须因地制宜,不能太过拘泥于常规。”李中易抄起一支长木棍,指挥着漫长的高丽海岸线,“作为参议司的职责,就是要在作战之前,把所有可能性都考虑进去,尤其要推敲不可能的各种情况。比如说,万一倭军不走陆路,反而利用水军偷袭汉城,咱们该怎么办?”

    杨烈的身子陡然一僵,如果不是李中易及时提醒,他还真就没往这个方向去想。

    老师,学生这段日子,过于狂妄了。“杨烈心悦诚服的认真下拜,感谢李中易的无私指点。

    李中易摸着下巴,眨了眨眼,说:“高丽国的中部地区,已经被各地的叛军搞得乌烟瘴气,遍地哀鸿,难于就地取粮。如果你是倭军的总大将,你会怎么做?”

    杨烈凝神细细一想,突然惊叫出声:“老师,学生明白了,您布了个天大的局……”

    李中易忽然哈哈一笑,说:“佛曰不可说,天机不能泄露也!”说罢,转身去了后堂。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