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李中易的坐骑经过众人身前的时候,“敬礼!”老破虏军的将士们,在军官的口令声中,两腿迅速并拢,脚后跟狠狠的一碰,“轰!”捶胸向自己的统帅行注目礼。

    李中易从容的捶胸回了礼,笑着说:“大家都辛苦了。”

    “不辛苦。”按照破虏军的老传统,将士们依然保持着沉默,由在场的全体军官代为回答。

    结果,李中易沿途的行进,倒变成了变相的检阅士兵。以至于,他进驻汉城府衙的时间,也被拖慢了半个多时辰。

    李中易刚刚坐下不久,热水还没烧开,茶都没喝上半口,有亲卫来报,“禀香帅,徐逢来在城门处闹着要进城,让弟兄们给拦了下来。”

    “小烈,你怎么看?”李中易轻轻的掸去沾染在袍袖上的灰尘,含笑询问坐在对面的杨烈。

    “嘿嘿,这位徐侍郎只怕是想要和咱们抢夺胜利的果实呐。”杨烈冷冷的一笑,“咱们流血流汗打下来的汉城,东西还没捞够呢,老师您怎么可能拱手送于他人呢?”

    “哈哈,小烈呀,你是越来越象我了。”李中易笑得很贼,“徐逢来就交给你了。不过有一条,不许动粗,将来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杨烈站起身子,笑嘻嘻的说:“老师,您的学生做诗吟词的水平,也是不差的哦。”

    望着杨烈大袖飘飘的身影,李中易不由微微一笑,这小子不仅脑子异常灵活,而且满肚子的坏水。

    杨烈的一言一行都学着李中易的风范。将来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怪胎呢,李中易的心里还是蛮期待的。

    这时,刘贺扬布置好府衙的防卫措施,快步走进正堂。

    “洪光,你来得正好。尝尝此茶的味道,看看爽口不?”李中易含笑招呼着刘贺扬在对面坐下。

    刘贺扬的心思根本不在茶上,他品了几口茶水后,放下茶杯,拱着手说:“香帅,后院关了近百个漂亮女子。下官已经命人严加看管,听候您的发落。”

    “嗯,现在城中尚不平静,先让她们待在后院里,吃喝方面不要慢待了。”李中易想了想。叮嘱说,“命人登记造好册,等城中彻底安定下来,就通知她们的家人,派人来接回去算了。”

    刘贺扬有些犹豫,欲言又止,李中易自然看在眼里,就问他:“怎么了?”

    “香帅。末将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自从出兵高丽以来,您殚精竭虑,宵衣旰食。忙碌着军务,身边一直没人伺候着。身边的牙兵虽然得力,毕竟都是粗汉子,没有女子那么心细。”刘贺扬异常诚恳的说,“您还是留几个在身边吧。”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洪光啊。感谢你的一片美意。不过,我这人欣赏女人的角度。与常人颇有不同。说句不怕丑的话,一般的女子。就算是脱光了,我也难有兴致啊。”

    绝代尤物费媚娘,就在李中易的宅子旁边,随时随地都可以摸过去偷欢。

    正牌子的老婆又是更尤物的周嘉敏,李中易的审美观,陡然被抬高了许多的层次。

    说句心里话,一般的庸姿俗粉,还真心入不了他的法眼。

    刘贺扬心里异常感动,李中易的话看似粗俗,却是极为难得的贴心话。显然,李中易确实把他当作自己人来看待,才没有假作正经,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套话,敷衍了事。

    “末将明白了。”刘贺扬郑重其事的拱着手,暗暗下定决心,等会就亲自去后院瞅一瞅,争取挑出几个极其标致的高丽小妞,替香帅松泛一下身心。

    刘贺扬心里藏着事,汇报了军情之后,陪着李中易闲聊了一阵,就告辞离开,直接去了后院。

    第二天一早,李中易一大早就起了床,在汉城的府衙内后院内,踢腿伸脚,活动身子。

    这时,两眼爬满血丝的马光达,跑来找他。

    “香帅,收获大得惊人啊,粮草堆积如山,财宝满仓满谷,铜钱多得数不过来。”马光达抹了把额头上的热汗,兴奋得满脸发红。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这才多少东西?值如此的兴奋?”

    马光达嘿嘿一笑说:“已经不少了,粮食足够咱们大军吃几年的,铜钱和绢帛至少可抵十年的薪俸,只可惜,好马都被贼子逃跑的时候带跑了。”

    李中易轻声笑道:“眼界要放得更加开阔一些,别被眼皮子底下的这么一点点东西,蒙蔽了双眼。”

    马光达摸着脑袋,露出憨厚的笑容,说:“香帅,末将的眼皮子一向很浅的,跟着您以后,这才慢慢的知道世界之大。”

    李中易心里明白,马光达这是在暗示,以后就跟着他混了。

    对于部下们的靠拢,李中易向来是不会拒绝的,只是,真正的站队,绝不是嘴巴上面说说而已,需要用实际行动来表明立场。

    三天后,大周的水师溯江而上,靠到了汉城的岸边。厢军的弟兄们,整整忙碌了四天,才把缴获的金银珠宝、药材、绢帛,以及三十万石粮食一股脑的搬到了船上。

    如果不是周军的水师战船,已经装不下了,马光达根本不可能放过粮仓里依然留存的几十万石粮食。

    满城百姓的粮食,此前都被叛匪们抢劫一空,李中易也不想落下饿死十几万人的话柄,于是采取定量供应的办法,无论男女平等,一律每人每天,提供两升粮食。

    至少生火做饭的柴禾,对不起,破虏军恕不提供,只能靠高丽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这汉城被叛匪攻破,李中易冒着巨大的风险,从十余万叛匪的手上,重新夺回了汉城,仅此一项,就已经替高丽朝廷立下了奇功一件。

    不仅如此,李中易还主动开了仓,放了粮,拯救汉城的万民于死亡的边缘。

    这还有啥可说的,李中易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就算是他几乎搬空了整个汉城的所有财富,旁人也无法埋怨他太过贪婪。

    足足等了七天,徐逢来才被杨烈放进了几成废墟的汉城,此时,汉城的府库里边,已经空得连老鼠不愿意去了。

    得知徐逢来进城的消息后,汉城内侥幸活下来的官绅们,纷纷跑来找他诉苦。

    这些人不敢对李中易说啥的,却把满腹的怒气撒到了徐逢来的身上,他们不是要钱,就是要衣服,要么就是要求徐逢来务必帮着找回失散的家人。

    更多的人则主要是想拿回被叛匪们抢走的金银细软,徐逢来一听说要钱,心里就火大。

    李中易把徐逢来挡在城外,达七天之久,可想而知,一定是在抓紧时间,搬空汉城的府库。

    徐逢来也不是傻子,这几日,他在江岸边,亲眼看见,大周的水师和厢军的官兵们,那叫忙得一个热火朝天啊!

    知道归知道,徐逢来却是有苦难言,这已经落到李中易口袋内的好东西,还有可能拿得回来么?

    以徐逢来对李中易的了解,他根本不须去问贪婪成性的李中易,心里就已经有有了答案,那些好东西已经不再是高丽人民的财产了。

    徐逢来进城之后,李中易就当了甩手的掌柜,命令破虏军全军将士,不得干预高丽人的事务。

    不仅如此,李中易还非常配合徐逢来的善后处理工作,他甚至主动搬离汉城府衙,将行营安置到了一个全家都死光了的富户家中。

    李小七心里非常疑惑,就私下去问杨烈,杨烈轻摇折扇,抿唇一笑,说:“咱们帮着高丽人夺回了汉城,已经立下了大功,该得的东西,也都已经搬上了船,便宜是不是已经占足了?至于,汉城的十几万张嗷嗷待哺的嘴巴,嘿嘿,就交给高丽人自己的官员去处理吧,咱们是带兵之人,绝不干涉高丽的地方政务,连理由都是现成的!”

    见杨烈笑得很贼,李小七仔细的琢磨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说:“咱们是便宜占尽,把包袱都甩给了高丽人,嘿嘿,就该如此。”

    “小七啊,你一直跟着老师的身边,跟着多学学吧。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仅仅用蛮力,是无法解决的。”杨烈抬起手臂,在李小七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心情愉快的扬长而去。

    李中易得到哨探来报,全一准在逃出汉城之后,一路狂奔了好几十里,才刹住溃败之势,然后收拢了几万残兵。

    嗯,全一准大军新败,整顿败军,恢复元气,还需要一段的时间,李中易的注意力也就跟着转移到高丽国的东部,朴金健率领的叛军身上。

    由于,朴金健的人马,一直被阻挡在太白山以东的狭长地段,李中易对这个家伙的情况所知甚少。

    不过,情况虽少,李中易心里却明白,高丽人的开京,和南部地区的联系,已经被全一准的叛军所截断。

    南部的全州已经落入倭军之手,汉城又已经在李中易的手上,实际上,高丽人实际有效管辖的国土,已经从南北和东西两线分割了开来。

    “小烈,你认为全一准会怎么做?”李中易含笑望着杨烈,有意想考一考他的政略。

    ps:兄弟们,月票有点少啊,司空年底这么忙,都坚持每天三更,不容易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