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根据高丽军的战报,倭军已经拿下了全州,正在快速北进,迟早会打到杨广道。

    如果真让倭人得了逞,占下了整个高丽南部,李中易就白来了一场高丽。可是,如果就这么和倭军死磕,却又会白白的便宜了高丽棒子们。

    李中易虽然不知道此战的具体情况如何,却可以从后来的羽柴秀吉侵略朝鲜,被明军打得大败一事反推回来,这一仗倭人最终还是失败了。

    棒子国真心不要脸,一直吹嘘什么露梁海战役,是棒子国自己打胜的!

    当时,李舜臣的水师基地都被羽柴秀吉的军队给烧光了,他只带了十几条所谓的龟船,在海上对倭军只是起了一点点骚扰作用罢了。

    真正的灭倭主帅,乃是大明水师提督陈璘,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牢牢的记住这位民族英雄的名字!

    李中易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过比棒子国还无耻的家伙,可谓是人至贱,则无敌!

    要想榨取更多的好东西,破虏军既不能替棒子们当炮灰,也不能无所作为,就看怎么拿捏了。

    李中易冲着徐逢来重重的一叹,说:“我军初来乍到,连地图都没有一张,万一在途中迷了路,可就麻烦了啊。”

    徐逢来一时气结,他明知道李中易是想拿到绝密的高丽国舆图,可是,李中易的要求光明正大,没有丝毫不妥之处。

    于是,徐逢来又返回了开京,虽然被王昭骂得狗血喷头,但他还是带回了绝密的舆图。

    李中易从徐逢来的手上接过舆图。定神一看,差点笑出了声,这也配叫军用地图么?

    众将轮流看图,转到杨烈手上的时候,他不由暗暗摇头。这么落后的舆图,比老师教过的拥有等高线的立体地图,差出去不止十条街啊。

    不过,舆图虽然简略,却也大致标明了,从贞州南下。杨广道沿线各个城市的大致方位。

    众将一齐看向李中易,李中易微微一笑,说:“诸位都去按照方略三做准备吧,两个时辰之后,准时登船南下。”

    徐逢来本以为李中易会走陆路。却不料,李中易一直扣着大周的水师,没让回国,等的就是出兵的这一天。

    高丽国多山,而且东西向非常狭窄,有水师的帮忙,整个高丽行营大军的机动作战能力,将发挥到极致。

    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整个大营都跟着动员了起来,紧锣密鼓的做着出征前的最后准备。

    李中易背着手,走到战马的营地的旁边。看着木栏杆里边,活蹦乱跳的所谓黑水马。

    李中易发觉,这些黑水马个头都非常矮,背高大约在四尺左右,相当于1米2至1米3的样子。

    徐逢来这一次没敢耍花样,马蹬和高桥马鞍。甚至包括马鞭都配备齐全。

    和这一千匹黑水马一起来的,还有五十名马夫。其中有十名是女真人。

    见李中易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这些马,李小七忽然叹了口气。说:“公子,咱们军中,会骑马的少得可怜啊。”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暂时不会骑马,不要紧的,把身子绑在马背上,知道冲锋也就可以了。”

    李小八想了想,说:“咱们大军登船,这些马不好带走啊。”

    李中易点点头,说:“贞州这里是个要地,咱们好容易占了这片大营,肯定不可能就这么丢掉,所以,才要留下五千厢军守营。”

    “唉,主要还是水师的船,不仅小,而且数量太少了。”李中易很有些遗憾,柴荣办水师时间太晚,五百料的船也没有多少。

    主力大军已经开始出营登船,后勤辎重营才刚刚收拾妥当。按照事先编列的计划,刘贺扬充当现场的总调度官,安排战斗兵和辎重兵,分开上船,以免耽误工夫。

    被李中易留下来守营的周道中前来送行,李中易的仔细叮嘱他说:“没有我的将令,高丽国的人,无论是谁调你出营,都不须理会。”

    “李帅,您就放心好了,我的任务就一个,看好大营,保住得之不易的战马。”周道中很清楚,李中易留他下来的任务,表情显得异常之凝重。

    李中易点点头,说:“大营对面的小岛,也要加快建寨的速度,民夫不够,就抓……”

    听了李中易的暗授机谊,周道中差点笑出声,高丽人居然请来了李大帅,活该他们要倒霉啊!

    徐逢来毕竟老辣,临来的时候,从开京带来了几个走惯了海路的老水手,作为此行的向导。

    大军登船之后,一路贴着海岸线,一路向南,没几日,就驶到了泥河汉江口附近的江华湾。

    徐逢来原本指引着李中易,想溯江直上,直接去汉阳府今汉城。

    谁知,李中易却在江华湾的停留了整整一天,把小船都撒了出去,很快就找到了距离陆地仅隔一公里的江华岛。

    杨烈在海图上标明了江华岛的方位之后,李中易这才心满意足的率领大军,沿着海岸线,顺流直下。

    徐逢来发觉李中易没有直接去增援汉阳府,立时大惊失色,他赶紧跑来找李中易。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反贼刚刚起事,士气正盛,我军不可冒然与之争锋,而应该从他们异想天开的地方,突然登陆,袭而击之,一举可破反贼大部。”

    徐逢来粗粗一想,李中易说得有些道理,可是,徐逢来始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李中易很可能没安好心。

    没办法,谁叫自家的军队被倭军打得丢盔卸甲,国有几无可用之兵呢?徐逢来只得怀着忐忑不安不的心理,跟着李中易的船队,又继续往南行驶了四天。炸才弃舟登岸。

    临下船的时候,李中易特意叮嘱大周水师的都指挥使,让他就待在海岸边,随时随地等候他的指令。

    安排妥当一切之后,李中易带着身边的参谋人员。大摇大摆的踏上了杨广道的陆地。

    大军浩浩荡荡的朝着内陆开进,按照高丽国提供的地图,破虏军应该是在水州的平泽县境内。

    廖山河有些奇怪的问李中易:“老师,大军为何要舍近求远呢?”

    李中易笑了笑,看着杨烈,问道:“你是何看法?”

    杨烈笑嘻嘻的说:“若是在我大周国内。正常用兵平叛,自然是从北向南,以堵住并剿灭叛匪为第一要务。只可惜,这里是高丽,咱们从南边打过去。你倒是说说看,高丽的叛匪们会往哪里逃?”

    廖山河也没多想,随口答道:“自然是向北边逃了。”

    杨烈听了此话,就住嘴不说了,笑而不语。

    廖山河转动着眼珠子,忽然惊叫出声:“我明白了,把広州的叛匪逼向汉阳府和开京,局面越混乱。咱们才越容易浑水摸鱼。”

    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笑着问杨烈:“还有呢?”

    杨烈装风作雅的摇了摇折扇,轻声笑道:“老师。想考我?嘿嘿,沿途的人烟,被叛匪们一扫而空。那么,随着倭军一路北上,这后勤补给线可就要越来越长了哦。”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个杨烈呀。脑子就是灵活,鬼主意也特别的多。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真实心意。

    简而言之,一个统一的。强大的高丽王朝,并不符合大周的根本利益。

    在李中易看来,驱除了倭寇之后,一个南北分治的朝鲜半岛,将十分有利于他将来的战略构想。

    李中易骑在马上,却见沿途的村庄处处冒烟,到处都是死尸。一些赤着身子的女子,裸死在了路边,屋子里,或是菜地里。

    他不由暗暗一叹,这就是内乱导致的恶果,往往,一次规模宏大的农民起义,就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无法弥补的深刻创伤。

    大军正在行军之中,前边的哨探突然带回来一个满面是血的人,那人被扶到李中易的近前,突然惊叫出声,“李……李公……”

    李中易心里非常奇怪,在这异国他乡,竟然还有人认识他?

    “李公,我是吴越国的马大勇啊,我是马大勇啊……”那人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并撩起衣襟,奋力的抹去了脸上的血污。

    李中易定神一看,果然是他在吴越国最大的纸品总代理商,和阿拉伯胡商极熟的马大勇,马东主。

    “马东主,你怎么在这里呢?”李中易很有些奇怪,这马大勇不是一向只做吴唐或是周之间的贸易么,怎么忽然跑到高丽国来了?

    “李公,一言难尽呐,快,快去救人……”马大勇急得直想跳脚,哭道,“我和唐国、周国的一些大商人,本想到高丽来看看人参的行情。不成想,今天早上突然来了一大群暴民,叫嚣着高丽是高丽人的高丽,要杀光我们这些外来的所有汉人。”

    李中易皱紧眉头,他心想,这高丽棒子还真的是野蛮,杀光汉人?口气不小啊!

    廖山河有些担心的凑到李中易跟前,小声说:“老师,吴越的商人倒没啥,这南边唐国,可是我大周之敌啊。”

    李中易没理会廖山河,扭头问杨烈:“你怎么看?”

    杨烈也没多想,脱口而出:“我汉家儿郎的内部事务,乃是家务事,这个毋须外人多言。眼下,高丽的叛匪胆敢屠杀我大汉的子民,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说的好!”李中易异常欣慰的望着杨烈,随即厉声喝道,“以血还血!”

    于是,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在马大勇的指引下,掉转方向,向海边急行军。

    ps:汗死,今天居然没几张月票,实在是太惨淡了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