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foncolor=red>

    “颦儿,你说这些做什么?”费媚娘扭头,没好气的横了颦儿一眼,“易郎命人千里迢迢接我来开封,路上还死了好几个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娘子,路上咱们不是商量好的,要骂死他么?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啊?”颦儿跺着脚,气得跑开了。

    李中易紧紧的搂着费媚娘,心头涌上阵阵暖流,还是娇娘子知我李中易的心啊!

    久别胜新婚,李中易横抱着绝代的尤*物,大踏步回了她的卧房。

    干柴遇烈火,此中旖旎风光,完全不足为外人道也!

    云收雨散之后,李中易将费媚娘搂在怀中,两人交股叠缠在一块儿,窃窃私欲,互诉衷肠。

    李中易把他目前的处境,合盘托出,费媚娘毕竟是当过贵妃,很是理解李中易带兵的难处。

    “易郎,妾不急,只要能够长伴在你的身边,妾就心满意足了。”费媚娘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李中易的臂弯之中,“妾以前的身份异常敏感,恐怕此生都难以公开见人。易郎,妾也不求名分,只望在你的心里,有妾一个位置,便好。”

    李中易抱紧了费媚娘,异常感动的说:“娇娘子,都是我不好,委屈你了。”

    “易郎,说什么傻话呢,如果不是你,妾此刻恐怕已经孤独的死在了冷宫里。”费媚娘呢喃道,“抱我,抱紧点……”

    一夜**,花开花落知多少?

    李中易销假回营不久,忽然和符昭信一起,接到了柴荣的密令。让他们俩一起回开封面君。

    符昭信和李中易不敢怠慢,飞马一起进宫,被内侍领到了垂拱殿。

    垂拱殿内,在京的宰相、使相和枢使们全都到齐了,李中易和符昭信给柴荣见了礼。然后退到一旁。

    “陛下,岂可因后宫女子之言,擅动刀兵,还请三思。”王溥看见李中易和符昭信后,把心一横,突然出列。对柴荣苦苦相劝。

    李中易和符昭信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殿中的诸臣之中,他们俩的地位最低,只有洗耳恭听的份。

    “李无咎。朕问你,属国有难,上邦应帮否?”柴荣根本没搭理王溥,忽然扭头向李中易发问。

    李中易一头雾水,上邦自然是大周国了,这属国又是哪国?

    “回陛下,若是那属国称臣纳贡,献上钱粮若干。又愿意承担大军出征的所有费用,包括抚恤等项,臣倒以为。可以小小的助上一臂之力。”李中易是典型的务实派,没有好处的事情,绝对不能干。

    “李无咎,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怎可满嘴铜臭?”次相李谷忍不住对李中易发难。

    李谷这边起了个头,张永德、李重进以及几个枢密副使。纷纷出头,指责李中易。不该以利益作为考虑。

    李中易倒没生气,他心里明白。这属于躺着中枪。这些重臣不敢当面指责柴荣的不是,只不过拿他李中易当作是跳板,指桑骂槐罢了。

    切,一帮子腐儒,李中易虽然没有吱声,心里却在想,打仗打的就是后勤。

    不管是哪个属国,对方只要不肯出钱出粮出抚恤钱,只有脑残才会拿自家儿郎的鲜血,白白的替他人做嫁衣裳。

    在场的这些儒门圣徒,哪一家没有和商人做生意,捞黑钱?切,全他娘的,一帮子伪君子!

    “陛下,依臣之见,那高丽国广评侍郎徐逢来所言,不尽不实,大有可疑之处。”王溥继续苦劝柴荣回心转意,“据徐某所言,高丽国内竟然出现了十余万乱贼,这怎么可能呢?区区高丽国,才有多少人口?”

    高丽?李中易的耳朵,立时高高竖起,仔细的倾听此事的原委。

    “再说,我大周北有契丹、刘汉的威胁,南有唐、蜀等国的牵制,哪里抽调得出那么许多兵马,去帮助高丽平叛?那高丽国主早不称臣,晚不臣,偏偏在内乱四起的时候向我大周称臣,其中必定有诈。”王溥不愧是一代名相,说得条理分明,言简意赅。

    李谷暗暗点头,姜不愧是老的辣,李谷没有把矛头对准后宫里,那位高丽国献上的丽妃,而是瞄准了高丽国的使者,广评侍郎徐逢来。

    李中易听懂了,敢情是高丽棒子国内,发生了内乱,高丽国主王昭派使者来向大周求援。

    嘿嘿,棒子国呀,棒子国,你也有今天呐?

    “李中易,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柴荣偏偏没理会王溥,直接朝着李中易开了骂。

    李中易心想,老子招谁惹谁了,啥都不知道,就赶来了这里,躺枪就算了,还要被两边同时夹击?

    “陛下,如果这高丽举国来投,让我大周开疆拓土,臣以为不妨为了大义,可以全力助之。”李中易耍了一手小太极,故意端出前提条件,实际上,说了等于啥都没说。

    李中易和柴荣周旋过许久,已经初步掌握到老柴同志的脾气,老柴开骂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如果,柴荣笑得很灿烂,那就要格外小心了。

    儒家不言利,只谈义和理。李中易这个怪胎,先谈利,再言义,令在场的儒门大佬们,纷纷对他侧目而视。

    范质神色古怪的盯着李中易,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李中易所言的前半部分,颇合他的胃口。

    只是,对于李中易张嘴就是钱粮啊,纳贡啊,这种太过市侩的说法,范质多少有些不满。

    泱泱天朝上国,对于属国,具有道义上的责任。如今,属国有难,只要力所能及,该帮还是要帮滴,岂能开口闭口。就是利益呢?

    李中易虽然赞同出援,却有个很大的前提,说白了,就是无利不起早。

    满殿的重臣,几乎全都成了反对派。柴荣真成了孤家寡人。

    “信诚,你意下如何?”柴荣不动声色的询问符昭信。

    符昭信不敢看宰相和枢使们要吃人的目光,他低着头,说:“陛下,臣愚钝,只想到了一个问题。此次远征求高丽,如果出兵太多,耽误了北伐的粮草和军器供应,很可能会影响大局,得不偿失。”

    李中易心里暗乐。这符昭信和他相处的时间久了,近墨者黑,居然也变成了无利不肯起早的铜臭之徒,哈哈!

    不过,这些说法都是徒劳的。李中易自从搞懂了事情的来由,心里就明白,柴荣派军去救援高丽国,已成定局。而且派的援军多半就是破虏新军。

    否则,柴荣大老远的把李中易和符昭信一起叫来,难道是请他们进宫喝酒的?

    果然。等符昭信表态之后,柴荣也没生气,只是淡淡的说:“朕意已决,以破虏军为主力,征调厢军五千,民夫五千。从水路增援高丽。”

    “李中易,朕命你为高丽行营都部署。符昭信为副都部署。此行渡海去高丽,一定要打出国威和军威。不许替朕丢脸,都明白么?”柴荣显然一意孤行,铁了心要出兵高丽,彰显上国的天威。

    柴荣下了决心的事情,九牛不回头,即使是大符皇后在世的时候都拦不住,符昭信赶紧躬身领命。

    李中易在领命的同时,顺带提了个“小小”的要求,“陛下,海路运粮草军器,难免会出现延误的情况。大军在外,如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能打出国威和军威?臣请陛下给高丽小王下一道诏书,如果大军的粮草军器,吾国无法及时供给,允许微臣和高丽国的地方官员们,协商着自筹。”

    这个要求丝毫也不过分,柴荣也没多想,也就点头答应了。

    李中易怀里揣着诏书,又去枢密院领取大军出征的信符,和符昭信一起回了军营。

    大军出征在即,需要准备的工作,非常之多。不仅甲胄、军器需要备齐,而且粮草也需要安顿妥当。

    李中易已是高丽行营的都部署,也就名正言顺的接管了破虏军,成了李大帅。

    刘贺扬和马光达顺势改了口,躬身叉手,恭敬的说:“请香帅示下。”

    “洪光,整顿兵马,检查各项器具,不能出丝毫的纰漏。”李中易仔细的吩咐说,“高丽国多山,铁甲太过沉重,不利于快速追踪其国内的乱党。你安排下去,把弟兄们领的皮甲拆开,后甲叠为前甲,中间缀着铁片。”

    “喏。”刘贺扬在李中易那里早就听说过河池乡军的旧事,他也是带兵多年的宿将,当然知道,大军进攻或是冲锋,主要的威胁来自于身前,而不是身后。

    “耀明,驴车和牛车在高丽国中,很难快速机动,你带人多备独轮车,越多越好……”李中易又叮嘱了马光达一番,交待得异常之详细。

    符昭信闲着没事干,忍不住问李中易:“无咎公,在下做什么?”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我军的弓弩必定和高丽国不同,你去三司胄案,筹集战弓、羽箭和强弩等物,有关的物件,越多越好。如果能够带回一些工匠,那就更好了。”

    符昭信琢磨了一下,不由笑出了声,说:“无咎公真是好算计,莫非是要在下去那三司胄案,抖国舅的威风?”

    李中易含笑道:“我的国舅爷呀,此事非你莫属。”

    “无咎公,你若是让我去政事堂闹,我还真没那个胆子。至于,三司胄案嘛,嘿嘿,看我的好了。”符昭信笑嘻嘻的接受了任务。

    ps:兄弟们,华丽的篇章,已经揭幕。试看李无咎如何蹂躏高丽棒子国,月票砸来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