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众人跟在柴荣的身后,又转进了都监大帐隔壁的小帐,灯光通明之下,一座巨大的军事沙盘,跃然眼前。

    柴荣顺手提起搁在沙盘上的一根长木棍,指着用黄泥标注的黄河,淡淡地说:“开封以北,全依仗这道天堑,何以守御之?”

    李中易一听此话,心下一片透亮,他此前关于黄河水师的高论,肯定已经传入柴荣的耳内。

    “河北须立坚固之寨,河南则须仰赖水师的保护,水陆并御,互为犄角之势,则京师乃安。”李中易十分知机的给出了答案,然后,等着柴荣进一步训示。

    柴荣淡淡的一笑,又问王溥:“王齐物,我大周现有战船几何?”

    王溥心头猛的一惊,赶忙回答说:“回陛下,现有五百料的战船一艘,三百料的战船十艘,其余的百料以下的战船大约百余艘。”

    ‘嗯,必须加紧筹备了。”柴荣手里的长木棍,忽然指向西北方向,“党项人有好马。”

    李谷心想,柴荣一边要求加强水师,一边又惦记着定难军的好马,难道是想再次对窝在太原的刘家下手?

    范质瞥了眼心情很好的李中易,他心里明白,这家伙关于先取河套,再下幽燕的战略方略,不仅提醒了柴荣,更获得了柴荣的认可。

    契丹人疆域辽阔,带甲二十万,双方的战争一旦全面开打,就是战略性的决战。必定会迁延时日。大周禁军的物资消耗,就是个天文数字。

    如果,按照李中易所提议的。先拿下定难军党项人的地盘,大周转眼间,就获得了几万匹河曲好战马。

    河曲马,长途跋涉的耐力或许不足,冲锋的突击速度却远胜于矮小的契丹马。

    有了骑兵部队的协助,哪怕是骑马的步军,大周禁军的机动力。必定会大为加强。

    这么一来,柴荣的北伐大计,也就多出无数种选择。至少。可以牵制住契丹人,不敢集兵一处,倾国之力全面对抗大周。

    当晚,柴荣不顾重臣们的反对。楞是留宿于破虏军中。

    清晨时分。柴荣早早的起了床,更衣之后,他缓步踱出大帐。

    迎面就见,一队队赤着双手,身穿短褂的破虏军士兵,正在军官的带领下,鱼贯回营。

    近万人参加晨练,却没有多少脚步声。显然,李中易事先吩咐过了。不能惊扰了陛下的好梦。

    柴荣见自己身边的御前亲卫官兵,一个个面露紧张之色,他不由微微一笑。

    太阿倒持的悲剧,国之利刃,岂可操于一人之手,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就只有王溥一个人知道么?

    李中易和符昭信得了柴荣的召唤,急忙并肩赶过来陪着,范质也早早的起了床,已经在军营里转了一大圈,此时恰好返回。

    晨练完毕后,整个破虏军中,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柴荣仔细的听了一阵,忽然笑问李中易:“不打算传授四书五经?”

    李中易赶紧躬身回答说:“四书五经,精妙无比,连微臣都难以学其万一,何况这些粗汉们读书的底子太薄,学起来难免太过艰涩。”

    柴荣深深的看了眼李中易,老子的道德经,就不艰涩了?

    显然,李中易对于儒门的经典,存在着许多“偏见”。

    不过,军汉们读书,只需要知道忠君爱国的基本道理也就足够了,又不是参加科举考进士,柴荣也懒得深究。

    范质皱紧了眉头,心下颇为不悦,李无咎搞什么鬼名堂?

    身为久历宦海的首相,范质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李中易一点点蛀空儒门独尊基础的小心思。

    吃早饭的时候,柴荣做了一件令李中易万没想到的事情,他居然也拿着碗筷,和士兵们一起排队,等着打饭吃。

    好家伙,把正在排队的士兵们唬得不轻,柴荣前后左右的士兵,嘴笨且不说了,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

    宰相们和张永德、李重进,一个个面面相觑,刚才他们都苦劝过了,柴荣执意要这么干,如之奈何?

    李中易心里也暗暗一叹,柴荣这么大的秀做了出来,至少抢了他李某人一半的风头。

    古人还真不能小瞧了,人家柴荣无师自通,居然把做秀的效果,发挥到了极致。

    真不愧是一代雄主!

    柴荣打了饭菜后,和一群士兵蹲到了一块,他咽下嘴里的羊肉,温和的问一个士兵:“平日里的伙食,都和今儿个一样?”

    那士兵懵了一阵子,根本不敢抬头,小声回答说:“吃得挺好,顿顿都有肉汤,都监没有慢待了弟兄们。”

    柴荣点点头,见这士兵口齿还算是利落,就又问他:“你为什么来当兵?”

    那士兵想了很久,小声说:“起初是因为家里穷,活不下去了,想在大军里混口饭吃。现在,小人跟着都监读了点书,想通了一个道理,没有国,哪有家?都监尝言,功名但在马上取,匈奴未破,何以家为?小人自愿跟着陛下誓死北伐!”

    柴荣一时无语,过了半晌,才又问另外一位士兵:“怕不怕契丹蛮子?”

    “以前很怕,现在倒不怕了。都监经常给大家说,高平之战,陛下身先士卒,力破契丹的壮举。”那士兵大着胆子,望着柴荣,满眼满眼的崇拜之色。

    柴荣是何等的雄主,一看就明白,这士兵对他的崇拜,完全发自内心!

    王溥暗暗叹息,李无咎啊,李无咎,你真是带的好兵啊。

    范质瞟了眼一本正经的李中易,心里原本对李中易的浓浓疑心,消散了一多半。

    撇开李中易不尊重独尊儒门的“恶习”,一个言传身教,亲自教导最底层士兵,牢记忠君爱国道理的帅臣,的确值得信赖!

    这种人都不忠诚,难道说,手握重兵,时刻觊觎着至高皇权的藩镇,如李重进者,反而更值得信任么?

    那岂不是荒谬之极?

    吃罢早饭,柴荣亲自打饭的故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军营!

    李中易本想送走了柴荣,再骑马回家,却被柴荣直接叫到了御用马车之上,“李无咎,你陪朕回开封。”

    李中易迟疑了一下,最终拗不过柴荣冷冷的视线,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了柴荣的御辇,小心翼翼的坐到车厢的门边。

    “朕没有看错你。”柴荣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从袖子里拿出三字经,聚精会神的读了起来。

    李中易坐在车门边,脑子里不可避免的胡思乱想,老柴同志把他叫上车,却晾在了一旁,这是个啥意思呢?

    从离开陈桥驿,一直到进入封丘门,柴荣始终独自读书,根本没搭理李中易。

    老虎就在身侧,李中易只得眼观鼻,鼻观心,仿佛老僧参禅一般,始终坐得笔直。

    柴荣突然放下手里的书卷,笑眯眯的望着李中易,说:“你且家去。”

    “臣告退。”李中易行了礼,从御辇上下来,等送走了柴荣的大队人马之后,赶紧上马回家。

    李中易在薛夫人的房中,见到了李达和,李达和抚着胡须,笑道:“为父就知道你肯定不放心,一定会请假回家的。”

    “阿爷,毕竟是孩儿的第一个后代,肯定很有些紧张了。”李中易左手抱着甜丫,右手揽着宝哥儿,两个小娃儿今天出奇的乖,都没有哭闹。

    薛夫人一边叹气,一边说:“这两个鬼东西,你这个长兄一回来,就不闹了,平日里折腾为娘的劲头,可是不小啊。”

    李中易笑道:“他们啊,知道我这个大兄为了家业忙活,不忍心闹我呢。”

    可是,李中易话音未落,弟弟宝哥儿居然直接尿到了他的手上。

    薛夫人笑得快要岔过气去,喜儿不等主人吩咐,就伸出双手,从李中易的手上,接过了宝哥儿。

    享受了天伦之乐后,李中易迈着轻快的步子,回了自己的院子。

    李中易直接去了瓶儿那里,在院门口打扫的小丫头,一见了李中易,马上扔下手里的扫帚,象燕子一样飘向正屋。

    这小丫头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娘子,娘子,爷回来了。”

    真不懂事,里边躺着的是孕妇,不能乱动的,李中易担心瓶儿出事,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跟着那个小丫头进了屋。

    幸好李中易脚程快,原本躺在床上的瓶儿,刚要起身迎接,就被他一把拦住。

    “怎么样?还好吧?”李中易揽住瓶儿的双肩,笑吟吟的问她。

    瓶儿抚摸着浑圆的肚子,略显羞涩的说:“肚子的小家伙坏得很,每天晚上都踢得人家睡不着觉。”

    李中易深吸了口气,替瓶儿拿了脉,又抚摸了一阵子瓶儿的肚子,嗯,临盆在即,这小家伙已是头下脚上,就等着瓜熟蒂落的那一天了。

    “爷,您别担心,老太爷每天都要来替奴家把三次脉。有一日,天上打雷下着大暴雨,老太爷还撑着伞过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瓶儿靠在李中易的怀中,喃喃诉说着家里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

    李中易微微一笑,父亲李达和已经有了三子一女,却还没有一个孙辈,心里自然是很紧张的哈!

    抱孙不抱子,李达和应该是急着抱长孙了吧?

    ps:兄弟们今天好猛,一个下午就已经到了502张月票了,还差了区区几张月票而已,继续加油支持司空来个总爆发哈!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