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则找来辎重营的指挥龙向高,嘱咐说:“每天至少一头羊,面食不能发黄,佐餐的菜必须丰富,五天之内不能重样。”

    龙向高暗暗松了口气,他原本以为李中易上任之后,就会盯着要查帐。可是,李中易根本没提及这些,只是针对监军营的伙食做了具体的交待。

    “都监请放心,小人一定办得妥妥当当。”龙向高拍着胸膛,打了包票。

    李中易点点头,说:“军器的配置,必须要上品;军袍一月两套,不能再少。”

    “喏。”龙向高刚刚高兴了几秒钟,忽然听李中易随口又说,“以前的帐目,本都监不想多问,从今日起的各项用度,必须每天报于我知。”

    龙向高心里哀叹一声,大把捞钱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啊。

    李中易统领过数千兵马,心里早就有了一本明帐,就以河池乡军的超常消耗水平,顶多到什么水准?

    “另外,你命人制作两百个木制的浅盘,上面必须铺满薄沙。”李中易见龙向高的脸色比苦瓜还要苦,也懒理他,顺着自己的思路,又吩咐了一件大事。

    “喏。”龙向高虽然不知道李中易想干什么,却也不敢违拗,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一天的训练下来,监军营的旧军官们累的够呛,身子快散架不说,每个人的屁股上面,最少挨了三军棍。

    吃晚饭的时候,廖山河惊讶的发现,菜谱居然是两荤两素,外加羊肉面片儿汤管够。

    大周的士兵,基本都是北方人,主食以面食为主,所以李中易取消了米饭的供应,改成了面条或是刀削面。

    廖山河大口大口的嚼着羊肉,心里却在想,别看他是个指挥,也只能是每十天左右,偶尔打一次牙祭罢了。

    吃完饭后,休息了一个时辰,李中易把大家召集到了监军大帐之中。

    廖山河刚进帐门,就看见大帐的正中央,摆了一块很大的,漆得乌黑的木板。

    由于地上铺满了毡毯,在李中易的招呼下,众人纷纷坐到了地面上。

    李中易等大家都坐好了之后,手里拿着一支特制的白色粉笔,走到黑板前,写下了一个大字,天。

    “有谁认识,这是什么字?”李中易见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敢主动回答,就笑着鼓励说,“认识的就举手,赏糖果一粒。”

    在这个物资异常匮乏的年月,尤其是在与世隔绝的军营里边,糖果对于下级军官来说,也是极难吃到的零嘴,颇具有诱*惑力。

    “回都监,小人念过几年私塾,这是个天字。”一个胆子大的丘八,终于举手发了言。

    “没错,这就是天字。请问诸位,何为天?”李中易含笑走到那个丘八的面前,顺手塞过去一粒糖果。

    李中易也没指望在座的人回答天为何物,就直接解释说:“天者,天理也!”

    “天地君亲师,天理最大。”李中易微微一笑,“何为天理?民族大义是为天理!”

    李中易心想,俺不是民粹主义者,不过,任何一个强国都需要有一个强大的主体民族,否则,必定是国无宁日,战乱纷飞!

    近代以来,饱经沧桑和磨难的中华民族,虽然边疆的疆域比满清时代缩小了一些,可是,主体领土依然保留了下来。

    之所以没有四分五裂,在李中易看来,超过总人口90以上的汉民族,作为国家的主体民族,其大一统的全民意志,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诸位,请牢记下面的这句至理名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中易侃侃而谈,“泱泱盛唐,毁于谁人之手?”

    “蛮子……”

    “安禄山……”

    “鞑虏……”

    “奸贼……”

    “小人……”

    “昏君……”

    在李中易的鼓动下,旧军官们众说纷纭,讨论得异常热烈。

    “蛮夷可不可以用?当然可以用。不过,必须习我华夏文化,服我华夏衣冠,守我华夏之天理。”李中易看了眼,直勾勾望着他的一众军官们,淡淡的说,“只是有一条,绝不可使蛮夷,掌握太大的兵权。”

    “本属于我华夏的燕云十六州,为谁所卖?”李中易循循善诱,逐步引导着旧军官们,深入思考与探索民族大义,这个最关键的核心问题。

    “回都监,小人知道,这燕云十六州乃是恶贼石敬塘所卖。”廖山河忽然站起身子,义愤填膺的直斥石敬塘的罪孽。

    廖山河原本就是幽州人士,石敬塘卖了十六州之后,他们举家被迫背井离乡,结果,家破人亡,财富瞬间灰飞烟灭,岂能不恨?

    “没错,这石敬塘就是我华夏民族不共戴天之奸贼,实乃汉奸也。”李中易抓住群情激愤的时机,果断的抛出了汉奸的名目。

    “都监说的很有道理,出卖我汉家江山的恶贼,就是汉奸。”

    “狗汉奸……”

    “鸟汉奸……”

    “洒家一定要亲手宰了那个贼汉奸……”

    “契丹蛮子到处‘打草谷’,屠杀我大好的汉儿,抢掠我汉家的财产,jy我汉家的女子,把我汉家儿郎视为猪狗,如何能忍?又怎么可以忍得下去呢?”李中易忽然转过身子,在黑板上写下了八个大字:驱除鞑虏,还我河山!

    “试问,你能坐视父兄被鞑虏肆意屠杀?你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妻女被鞑虏yin辱?”李中易忽然大吼了一声,振臂高呼,“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汉家好男儿?”

    “驱除鞑虏,还我河山!”

    汉家儿郎那原本凝固的热血,被李中易一步步的激发出来,军官们不约而同的纷纷站起身子,挥舞着双拳,跟着李中易一遍又一遍的怒吼声声,“驱除鞑虏,还我河山。”

    成了!李中易看着激动难抑的军官们,不由暗暗点头,民族大义果然是凝聚民心军心的利器,军心可用啊!

    凡事都有两面性,只要不走极端,堕入民粹主义的旋涡,就是好东西!

    上一次,李中易训练河池乡军的时候,只做了治标的工作,训练出了战士们的杀敌本领,却疏忽了思想和文化教育。

    如今,李中易有权又有闲,可以专心致志的培养出大周朝,第一批既有民族主义思想,又有初级文化,还具备近代军队作战技能的军官团。

    从今晚起,李中易一手打造的军官团,白天训练队列,培养高度守纪律的军事素养,晚上就跟着李中易学习文化知识,理解民族大义。

    第一天晚上,李中易按照千字文的顺序,教了二十个字,要求所有人都必须背下,至于理解其中的含义,则暂时放到一边。

    准确的说,这些已经成年的丘八们,已经过了读书习文的黄金时期,李中易对他们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等这些旧军官从训练班结业的时候,识得几千个常用字,看得懂白话公文,写得出白话报告,基本了解地图、沙盘、等高线等军事地理常识,也就基本足够了。

    李中易带过兵打过仗,知道这个时代军官,基本上都是靠着自己的个人努力,慢慢积累出的实战经验。

    由于敝帚自珍的古怪逻辑,很多专业的军事作战知识,都被少数绵延几代的将门所掌握。

    非常有名的党项人拓拔家,就是将门世家,慢慢的培养出了军事天才李继迁。结果,李继迁连续数次击败北宋军队,占了十余州的地盘,建立起了拖垮北宋财政的西夏政权。

    嘿嘿,蒋光头靠黄埔军校的枪杆子起家,毛太祖依靠抗日军政大学打下扎实的红太阳基础。

    他李某人,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陈桥驿步军军官学校,已经正式开张!

    清晨,整个新军还在酣睡之际,李中易已经领着监军营,悄悄的出营晨跑。

    在军队的各项技能之中,李中易最重视的有两项,一是铁的纪律,另一个则是超强的机动作战能力。

    快速行军,快速集结,快速参战的军事理论,无论放到哪个时代,都不可能落伍。

    唯快不破!

    李小七一边跑步,一边大声喊着口令:“1,1,121……”

    李小八带着教官们,手里捏着一根军棍,看谁跑出了队列,顺手就是一棍!

    李中易的体力,已经远胜当初,他不紧不慢的跑在队列的一侧,时不时的停下来,仔细的观察一下,大家跑步的情况。

    客观的说,即使这些被挑剩下的军汉,基本的身体素质也高于当初的河池乡军。

    区别在于,河池乡军的基础力量,几乎全是个头不高的山民和猎人,脚力强悍,射术不错。

    如果是列阵撕杀,人高马大的监军营官兵们,从身材和力量上,就占了很大的便宜。

    尽管跑得很慢,掉队的还是不老少,李小九带着骑马的教官们,用棍棒驱赶着沿途落下的散兵,将他们收拢了到一块。

    符昭信听说了监军营的事,晒然一笑,文官监军,他懂个屁的行军打仗!

    由于,李中易并没有干预军务,符昭信也不想惹恼了李某人,由着他去折腾。

    主帅和持节的监军,真闹开了,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何苦呢?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监军营的情况,也一天天变好。

    鉴于夜盲症的普遍存在,李中易早早的在汤里添加了猪肝等物,做了提前的预防。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