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按照这个时代礼法伦理,别看仅仅少了一个姓,关系的远近却犹如天壤之别。

    李中易心里明白,赵家这是没和他见外,至少在表面上,拿他当自己人看待。

    所谓的世交,通家之好,也不过如此了,连不轻易见人的老婆、儿子都出来相见,热乎劲就别提了。

    李中易看着奶娃娃赵德昭,长得白里透红,十分可爱,忍不住将他抱到怀中,塞了一个小物件到他的手上。

    “使不得,使不得!”赵匡胤看清楚那个小物件,不由大吃了一惊,连忙出声阻止。

    赵普眼尖,一眼就看清楚,那是一块通洁白,没有一点瑕疵的玉佩。这玉佩的正中间,刻了一个醒目的十万两字。

    听赵匡胤说起过这个小物件的赵普,不由倒吸了口凉气,不管是谁,只要持了这块玉佩去逍遥津的集市,就可以换得十万贯钱,或是价值十万贯的各种货物。

    李中易的出手如此大方,即使是赵匡胤,也完全没有想到。

    “呵呵,我这个做叔父的,出门太急了,也没带啥好东西,德昭啊,平日里拿着耍子,摔坏了不要紧,叔父这里还有。”李中易哄住了赵德昭,这才扭头笑望着赵匡胤,“哪有长辈送出去的小物件,还要收回的道理?”

    “唉,先生,实在是太过贵重了,当不起啊。”赵匡胤也知道李中易的脾气,送出去的礼物。也确实没有再让人家收回的道理。

    赵普把眼前的一幕,全都看在眼里,他暗暗点头。这个李某人倒是很讲人情的一个人。

    李中易刚来开封的时候,慕容延钊送了一座大宅子,赵匡胤家大业大,手头紧,也凑了两三万贯钱,恭贺落户之喜。

    如今,李中易一出手。就是十万贯的回礼,显然是记得赵家及时出手相助的情谊。

    开席的时候,众人围着杜夫人坐了一圈。杜夫人硬拉着李中易坐到了她的身旁。

    赵家乃是武将之家,也没有儒门士大夫那么讲究,酒过一巡之后,原本安静的饭厅。响起了杜夫人爽朗的笑声:“无咎。老身这里的所谓美酒,还是廷宜从你那里弄来的,只能算是借花献佛了。”

    李中易拱着手,笑道:“不瞒伯母,小侄一向嘴馋,又是好酒之人,平日里也就贪图这些享受之物。”

    “钱这东西,没有可不成。太多了就更不成了。”杜夫人此话一出口,立即引起了李中易的高度重视。

    “多谢伯母提点。逍遥津那边的买卖,其实,皇家有入股。”李中易不可能泄露太多,这聪明人之间,只需要点到为止,对方就会心领神会。

    果然,杜夫人含笑点头,说:“如此处理甚好,老身也就放心了。”

    陪坐在一旁赵普,暗暗点头不已,非常佩服杜夫人的好手段,如此掏心窝子的体己话,有哪个外人会及时的提醒李中易呢?

    换做一般人,应该已经入了彀中,只是李中易有些特别,赵普也吃不准,姓李的究竟吃不吃这一套呢?

    酒宴散罢,杜夫人又领着李中易逛进了赵家的后花园,一边欣赏着奇花异草,一边关心着李中易的个人情况。

    赵普心想,以杜夫人在赵家的老祖宗地位,对李中易如此之重视,可谓是给足了面子,姓李的应该知道感恩吧?

    一行人逛进了花园深处,前方突然传来女子的笑闹声,李中易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他是外男,怎好惊扰到赵家的女眷?

    杜夫人却笑着说:“一定是二娘又淘气了,咱们过去看看。”

    既然杜夫人发了话,李中易也不好说啥,只得跟着继续往前走。

    走到近处一看,却见一名粉腮雪肤的红衣少女,正在坐在秋千之上,随风起舞,飘来荡去。

    “雪娘,别光顾着玩儿,快来拜见你无咎哥哥。”杜夫人含笑招手,叫过了那名红衣女子。

    李中易看得很清楚,这个叫雪娘的红衣女子,果然是名副其实,只见她粉面雪白娇嫩,露在外面的肌肤,莹白如玉。

    这雪娘的年纪,大约在十四五岁左右,看样子,应该是赵匡胤的妹妹。

    “小妹见过无咎哥哥。”这雪娘倒是不认生,听了杜夫人的吩咐,大大方方的朝李中易蹲身行礼。

    李中易赶紧侧身避过,拱手还礼说:“娘子莫要如此多礼。”

    杜夫人瞥了眼有些手忙脚乱的李中易,笑道:“无咎,和自家的妹妹,不必如此外道,都是一家人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李中易和赵匡胤的交情,杜夫人这么说,其实也不为过。

    这个时代,风气还算是开化,对于女子的禁锢,远不是程朱理学当道之后可比。

    女子死了丈夫,改嫁他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根本不足为奇。

    远的且不说,本朝太祖郭威的皇后柴氏,就是被遣散的后唐妃嫔。

    而且,刚刚崩殂不久的大符皇后,柴宗训的亲娘,以前也是别人的老婆。

    “无咎哥哥,可带了礼物来?”赵雪娘居然把手伸到了李中易的面前,一脸的天真烂漫,仿佛没长大的孩子一般,显然是被惯坏了。

    李中易显得很有些为难,他临来之前,特意在兜里装了不少小玩意,可是,这赵雪娘却是女子,不好送礼物啊!

    杜夫人也许是看出了李中易的为难,就笑着解围说:“这个死丫头,最喜欢作弄人,无咎你别理她。”

    “娘亲……”赵雪娘一头扎进杜夫人的怀抱,扭股糖似的撒娇,“咯咯,人家只是逗逗无咎哥哥嘛,嘻嘻,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谁知却是一只呆头鹅。”

    李中易只觉得脑袋涨成了八个大,这赵雪娘还真不是一般的精灵古怪,将来,无论谁娶了她,都得头疼得要死。

    “二娘,不得对先生如此无理。”赵匡胤忍不住出言教训赵雪娘,她确实闹的很不象话。

    “嘻嘻,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看也不过如此嘛!”赵雪娘显然不怕赵匡胤这个哥哥抖威风,将李中易在江南文会上的成名作,轻声吟了出来,末了,还大加鞭挞。

    杜夫人瞥了眼有些尴尬的李中易,沉声喝道:“雪娘……”声调拖得老长。

    “哼,不好玩儿,我去荡秋千了。”无法无天的赵雪娘,竟然当着老娘和哥哥的面,把李中易撂在了当场,转身跑开了。

    如果说,李中易此前还在怀疑赵家有意安排了这次相会,那么,他现在已经打消了仅存的疑虑。

    如此天真烂漫,被惯坏了的赵雪娘,实在不适合充当阴谋的主角。

    逛过园子之后,杜夫人回房歇息去了,赵匡胤兄弟和赵普则陪着李中易,坐到凉亭之中。

    众人刚坐稳,赵普就说:“先生,在下听闻符贵妃收了令妹妹做义女,此事可当真?”

    符贵妃收甜丫当义女的事,目前仅仅是口头的决定罢了,还没有正式举办仪式,所以知道这事的人,非常之少。

    消息居然泄露得如此之快,李中易心想,赵匡胤在暗中恐怕另有准确的消息来源。

    “确有其事。”李中易也没啥好隐瞒的,就把那日柴荣召见了薛夫人和一对双胞胎的事情,详细的解释了一番。

    赵普眯起两眼,想了一阵,忽然笑道:“先生,从此青云直上,无忧矣!”

    李中易淡淡一笑,说:“雷霆雨露,俱是天恩,咱们做臣子的,只需忠诚王事,可保一生富贵。”

    “先生,谬矣。”赵普摆着手说,“破虏新军显然要取代朝廷旧军的地位,先生荣登都监之高位,将来为一方节度,绝不是什么难事。”

    赵普此话,看似没什么,实际上,是把李中易这个新军的头面人物,和赵匡胤这个旧禁军的重将,分作了两方。

    李中易见赵匡胤没吭声,就笑着说:“在下不过是个监军的文臣罢了,符国舅才是新军的实权大将。”

    “嘿嘿,先生虽是文臣,却练出了精锐的河池强军,替朝廷储备了无数的粮食,造出了可供几次大战的弓箭,实乃国之干城。”赵普猛夸了一阵李中易,忽然话锋一转,“不过,先生身处风口浪尖,还须当心才是啊。”

    李中易心里很清楚,赵普的言外之意是,新军和旧军之间,因为物资供应、体制不同,待遇也很悬殊,肯定会有很深的矛盾。

    张永德和李重进这两个旧禁军的领袖人物,肯定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柴荣的嫡系势力坐大,必然会扯后腿。

    咳,李中易心想,赵普的真实意图,恐怕是要他多和赵匡胤亲近,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吧?

    按照赵普的想法,赵匡胤手握数万虎捷军,李中易如今监管着一万破虏新军,将来还可能是十万破虏新军的都都监,如果这两兄弟联起手来,咳,柴荣的天下危矣!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则平兄,你可知?这一万破虏新军练成之日,就是在下转任之时。”

    事情是明摆着的,以柴荣的政治智慧,怎么可能将如此重要的精锐新军,完全交到一个人的手上呢?

    ps:现在的月票是382张,如果今晚24点前,达到402张,司空一定吐血加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