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三司使衙门里边应酬了很久之后,李中易回到家中,刚进大门,却见赵匡胤兄弟和慕容延钊,正含笑望着他。

    “小的见过子爵先生大官人。”赵匡义抢先一步,和李中易开起了玩笑。

    李中易赶紧拉住赵匡义的手,含笑说:“三郎何其多礼也?”

    赵匡义笑嘻嘻的说:“先生,家母听说了您的大喜事,心里非常高兴,特命小的请您明日过府小宴。”

    李中易心里明白,随着他的地位升高,实权加大,赵家肯定会加大对他的笼络力度。

    别人也许不清楚,在场的三个人却都早早的见识过,河池乡军那剽悍的战斗力。

    手指已经摸到了兵权的李中易,而且监管的还是精锐中的精锐破虏新军,其地位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一旦,大周的十万新军,按照计划编练完成,身为练兵总设计者的李中易,对朝廷新军的影响力,会有多大?

    慕容延钊抬手照着李中易的胸口,就是一拳,他哈哈一笑,说:“恭喜先生获得陛下的赏识。”

    “是啊,天恩浩荡。”李中易笑着点头,慕容延钊这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没有简在帝心,就不可能有他今日的飞黄腾达。

    “先生终于可以一展抱负了。”赵匡胤的话说得比较含蓄,不过,内涵却很丰富。

    李中易心想,赵匡胤应该是后悔了,没有在他还是小吏的时候,将他彻底绑上赵家的战车。

    如今的李中易。撇开开国子爵位不谈,仅仅是从五品的卫州团练使这个官职,就已经只比正五品的赵老二低了半级而已。

    换句话说,侍卫亲军司的马步军副都指挥使赵匡胤为帅的话,李中易已经有资格当监军。地位也相差无几,足以分庭抗礼。

    在场的四个人,也都是老兄弟了,李中易含笑把赵家兄弟和慕容延钊,请进了花厅。

    这一顿酒,足足喝了两个多时辰。直到快宵禁之前,才结束。

    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时候,李中易打着哈欠起了床。他站到院子里,活动手脚的时候。却听见院墙外面,传来一阵喝彩声,“小七,神箭手的名头,已经非你莫属了。”

    李中易微微一笑,昨天,随从们知道又要重新进入练兵场,将来还要上战场。一个个兴奋得脸色发红。

    功名,但在马上取!

    此话,一直是李中易用来激励河池乡军将士们的口头禅。早已深入人心。

    功名之心,人皆有之,根本不足为奇,郭怀等人的崛起,就是鲜明的例子。

    李中易身为都监,他的随从们战时自然就是牙兵。很有机会上战场立功升官。

    在李家大门口值守的残废孤苦老兵们,从另一个角度。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李香帅绝对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与血汗。

    李中易缓步走到后院的操练场。就站在门前,笑眯眯的望着几十个一直跟着他出生入死的随从。

    “哥哥们,上战场没有好马可不成啊,小弟琢磨着,等不当值的时候,就去城里的马市逛逛,没有宝马,也要买一匹良马回来。”

    “唉,我早就去逛过不止一遍了,这开封府哪有什么好马可买?”

    “是啊,城里边驴子和牛倒是挺多的,马,尤其是战马,不仅少,而且贵得吓死人。”

    听见随从们的窃窃私语,李中易暗暗一叹,由于契丹人的有意控制,大周国的马匹,甚至比后蜀国还要少。

    物以稀为贵,在开封城内,一些低级权贵之家,也只能用牛车代步,而没办法承受马车的巨大负担。

    后蜀国虽然也缺战马,好歹还可以从大理国那边,买一些擅长驮东西的大理马回来配种,渐渐演变成后世的川马。

    和第一次掌军不同,李中易已经有了领兵作战的实际经验,虽然打的是游击战和偷袭战,却也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和往日的军事菜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超过万人的破虏新军,柴荣不可能舍不得给高级将领配备马匹,只是,李中易这个都监的随从们,就很难做到人人有马了。

    李中易略微思索了一下,招手唤过李小七,让他去找瓶儿领钱买马。

    由于马政的弊端,即使是宝马的后代,也很容易被养成废柴。大周国的带兵将领们,一般都选择自家备好的骏马,而放弃了朝廷配备的军马。

    李中易的随从们,都有马,平日里骑乘没啥问题,却无法上战场疾速的冲锋陷阵。

    吃罢早饭后,李中易逗了会子宝哥和甜丫,带着礼物登上马车,直奔赵家。

    赵家的家主赵弘殷,去世还不到三年,如今,赵家的当家主母乃是未亡人杜夫人,也就是赵家四兄弟的亲娘,未来的北宋杜太后。

    赵家的好色是有传统的,赵弘殷纳妾数十名,居然没有一个妾室能够产下一男半女。

    妾室不生孩子也就罢了,赵家的后宅一直风平浪静,水波不惊,从来都没有闹出过丑闻。

    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可以从中看出,杜夫人的厉害之处。

    李中易的马车刚到赵家门口,就见赵匡义从门口走了出来,笑嘻嘻迎了上来。

    “廷宜,这么闲啊?”李中易含笑拱手,心里却明白,赵匡义一定是早就等在了门前。

    “先生,家母说先生您第一次登门,理应正式一些,以后啊,就没有这么多规矩了,你随时来,随时进,大家都是一家人嘛。”赵匡义的城府越练越深,个性也越来越成熟。

    李中易笑着点头,他和赵家还真算是通家之好。只是前些日子,杜夫人身体有恙。按照道理,李中易的正室老婆,应该请来问安。

    可是,李中易尚未大婚,派妾室瓶儿来问安。又显得不尊重,所以,只是送了几株百年的老山参,略表心意罢了。

    还没进二门,就见赵匡胤领着赵普,笑吟吟地迎了上来。

    李中易心里略微有些讶异。以他和赵家兄弟的交情,到目前为止,赵家摆出了迎接阵势,很有些隆重和多余。

    “无咎先生,好久不见尊颜。普怪想念的。”赵普笑着拱手行礼,话里藏着话,弦外更有音。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自从上次争论过先南还是先北的基本国策之后,赵普还想找机会,继续争辩。

    咳,此一时彼一时也,李中易如今虽然没有掌握兵权。可是,无论身份还是地位,或是手里的实权。都不弱于赵老二。

    在李中易看来,继续和赵普争论南北之辩,纯属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柴荣早就定好了,先北后南的基本国策,并正在逐步推进。

    李中易没看见慕容延钊。就问赵匡胤,赵匡胤笑着回答说:“化龙兄被临时派去巡河。今儿个恐怕很难赶得回来了。”

    随着身穿绫罗的丫环们,沿途声声通禀。李中易被领进了赵家主宅的正房。

    “小侄拜见伯母。”李中易和赵家兄弟平辈论交,对杜夫人以伯母相称,乃是题中应有之义。

    “呵呵,无咎贤侄来了,老身真真是心里高兴,快别多礼了。”杜夫人笑得很慈祥,频频冲李中易招手,把他叫到了身前,拉着他的手说,“往后啊,一定要常来走动,老身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热闹。”

    李中易赶紧解释说:“小侄即将常驻陈桥驿,回开封的时间,恐怕会很少了。”

    杜夫人亲热的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嘛!老身知道你军务肯定会异常繁忙,有空的时候常来坐一坐,瞥着老身说会子话,喝几杯酒,也就行了。”

    嘿,这杜夫人非常会说话,三言两语之间,就拉近了和李中易的关系,而且不带丝毫做作的烟火气。

    真不愧是让老赵家没有庶子的杜夫人啊!

    “只要伯母不嫌弃小侄呱噪,一定经常来讨几杯水酒喝。”李中易欣然接受了杜夫人的邀请,可谓是从善入流。

    站在一旁的赵普,一直冷眼旁观,他发觉,李中易比初见的时候,更多了几分圆滑,少了几许指点江山的书生意气。

    就冲李中易刚才的回答,赵普就觉得,极富人情味,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共鸣。

    “呵呵,只要你肯常来,老身这里的酒,不怕被你喝空。”杜夫人虽是女流,说话却颇有男儿的爽朗气概,令人很难不生出好感。

    “多谢伯母。”李中易含笑接受了杜夫人的一番好意,两家的关系是明摆着的亲近,互通来往也是应有之义。

    杜夫人命人唤来赵匡胤的媳妇贺氏,以及赵匡胤的次子赵德昭。

    “妾见过叔叔。”贺氏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温文尔雅的和李中易见了礼。

    李中易赶紧侧身还礼,客气的说:“嫂嫂不必如此客气,小弟和元朗兄相交莫逆。”

    这贺氏的长相很普通,难怪赵匡胤总是喜欢纳妾回家,敢情,这贺氏根本就笼不住赵老二的心。

    刚刚六岁的赵德昭,引起了李中易极大的兴趣,这就是那个未来的“八贤王”的亲哥哥?

    “昭儿拜见叔父。”赵德昭在贺氏的教导下,规规矩矩地向李中易的行了大礼。

    一般情况下,非嫡亲的异姓长辈,在叔父的前头,都要加上姓,比如说,李叔父。

    可是,不知道是赵德昭早慧,还是事先有人教过他,他居然对李中易直接以叔父相称。

    ps:兄弟们加油砸票哈,还差区区12票,就要在凌晨之前,达到384张月票,司空一定加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