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李中易的示意下,李小七捧来一只托盘,托盘上整整齐齐的摆了一叠空白的敕牒。

    李小七很会做怪,故意脚下一崴,有几份空白的敕牒掉到了地面上。

    有几个手快的都押衙,捡起敕牒定神一看,上面一应的手续全部齐全,不仅有几位相公的签名,还盖有政事堂和尚书吏部的朱红大印。

    千真万确的合法空白敕牒,这个讯息在都押衙和班头们的眼神交流之中,很快传遍了整个会场。

    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李小七,他心想,这小子跟在身边,越学越坏,胆子也越来越大。

    “大家都知道,按照以前的老章程,别说半年造出两百万支箭,就算是一年,也绝无可能造得出来。”李中易铿锵有力的给出了定性的结论。

    都押衙和班头们纷纷点头,自家知道自家的烂事,以目前造箭的速度,和效率,以及废品率来看,800名工匠,每人每天能够造出三支合格的箭支,就已经非常令人满意了。

    这是因为,熟练的好工匠毕竟是少数,而且大家吃的都是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鸟样,积极性完全没有调动起来。

    李中易看了看众人的脸色,淡淡的说:“既然按照老规矩,已经不行了,那么,本官只能选择有所变革。”

    造出合格的箭支,一共有锯木,拉杆、磨杆、铁矢箭头等十道工序,李中易当众放出重磅炸弹。“在座的诸位,可以选择负责这十道工序中的某一项,只要带领着工匠干出成果。空白的敕牒就是你的了。”

    在场的都押衙、班头等管理人员,至少超过三十个人,李中易只选择了十个出来,这就意味着剩下的人将失去获得官诰的机会。

    “李公,小人请求负责铁矢这道工序。”李中易话音未落,有人已经喊出了声。

    “小人擅长锯木……”

    “小人懂磨杆……”

    一时间,在场的吏员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叫嚷着要报名。

    李小七看着群情激动的吏员们,心想,公子可真是厉害啊。三十个吏员多少有几个懂行的,通过敕牒的重赏,把这些内行的吏员拢到身边来,剩下的门外汉们。就好收拾了。

    不管是谁。只要是报名的,李中易都点头答应了下来。结果,报名人数远远超过十个名额。

    吏员们都紧张的望着李中易,惟恐他自己在竞争中,失去了做官的机会。

    面对眼巴巴的吏员们,李中易的心里却暗暗一叹,此情此景,和后世的公务员考试。有何不同?

    万般皆下品,惟有做官高的官本位思想。可不是一夜之间就形成的,而是有着深厚的历史和社会基础。

    见李中易没有做仔细的清查,起初有些犹豫的几个都押衙,也跟着混进了报名的队伍之中。

    “诸位,你们每个人都挑出五个能干的工匠,作为你们的直接下属。”李中易明明看见混进来的吏员,去故意视若不见,而是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见众人一哄而散,跑去挑选本工序的熟练工匠,李小七暗暗挑起大拇指,公子这一招妙得很。

    在李小七看来,既然这些吏员都想做官,那么,他们挑选出来的工匠绝对不可能是酒囊饭袋,或是只可能溜须拍马的小人。

    这么一来,熟练工匠的基本目标,就被锁定了。即使这些吏员最终不堪重用,工匠们却可以继续为李中易所用。

    不大的工夫,吏员们从工棚里,分别挑出了五名熟练的工匠。有人甚至为了抢工匠,居然吵了起来。

    好在,李中易就在现场,没人敢把事情闹大,所以,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嗯,很好,你们带着本组的工匠,各自选好材料和工具,本官倒要看看,在两个时辰之内,谁造出合格品最多最快。”李中易瞥见几个吏员的脸色有些发白,却也懒得理会他们。

    有了柴荣给的尚方宝剑,李中易就算是把造箭坊闹得天翻地覆,也没人会管他。

    “小八,你带上钱,然后吩咐灶上,按照咱们以前练兵的规矩,把伙食分成荤和素,好和差。”李中易招手把李小八叫到跟前,笑眯眯的做了交待。

    李小八含笑去了灶上,李中易背着手,领着李小七,站在专门开辟出来的空地上,看着各个工序的“同志们”热火朝天的工作着。

    有些吏员一看就是个行家,领着他的那组人,紧张有序的展开了加工。

    另一些吏员,明显就是个门外汉,只知道催促下边的工匠,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

    还有几个吏员,拉着工匠的手,好言好语,求他们帮帮忙,又快又好的造出合格品来。

    总之,高压和利诱,双管齐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一溜,见见真章,很快就会显出原形。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有真工夫的,就是嘴皮子。

    在可以量化的标准之前,所有人都没办法造假,李中易一直坐在现场,就是想堵死舞弊的空间,看看这些吏员里边,有谁真的顶用。

    两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李中易挨个验收工作的成效。当李中易发现,大家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都远远超过往日数倍,甚至是十数倍的的时候,嘴角不由微微一翘。

    只有充分的竞争,才有可能逼迫国营企业的“干部们”认真的干活呐。

    李中易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造出来的半成品,发现,磨出来的箭杆,比起以前,要光滑得多。

    铁矢也打磨得锃明瓦亮,晃得人眼花。李中易点点头,国有企业也不是干不出成绩来,关键是激励机制和制度创新。

    开午饭的时候。工匠们分为了两堆吃饭,一堆是参加了吏员工序的熟练工匠,另一堆则是按照老办法搞生产的一般工匠。

    左边这群工匠,碗里都有肉,吃的是精米白面。右边更大的一群工匠,碗里只有泛黄的糙米和区区几根咸萝卜佐餐。

    有比较才有压力,有竞争才有动力!

    下午。李中易午休完毕后,就听李小七汇报说,找他打听总装工序怎么弄的吏员。足有十几个人。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不急,时间还多的是,饭总要一口一口的吃。”

    经过上午的现场比拼。有十个吏员带领的工序小组。获得了胜利。

    剩下的二十几个吏员落了选,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李中易,惟恐被李中易找到了借口,立马要“下岗”。

    安排好了总装的工序后,李中易含笑问落选的吏员:“谁和供料的商人最熟?可以保证他们不断原料?”

    有两个吏员抢着报了名,李中易点点头,就安排他们负责催料,并给出承诺:只要在生产期间保证不断料。空白的敕牒,他们每人就有一份。

    三十几名吏员。算上催料的和另外十一道工序的负责人,已经安置了十三名。

    剩下的人,李中易又选出十一个人作为替补人选,专门负责每道工序的监督和检验。

    李中易有言在先,只要他们查出的不合格率,超过了一定的比例,就由他们顶上去,负责接管该道工序。

    李小七差点笑出声,公子简直是太坏了,这么一来,谁还敢偷奸耍滑?

    剩下的十个吏员,李中易全都带在身边,让他们随时随地听候使唤。

    李小七暗暗好笑,公子这一招看似没啥,实际是就近把这些可能捣乱的家伙,看管了起来。

    在李中易的眼皮子底下,这些人即使想干坏事,也得掂量掂量他们的胆子有多粗?

    下午,试点性的全工序开工造箭之前,李中易又宣布了一个新招:十道工序的所有吏员和工匠,其中完成任务最快,用料最省的一大组人,不仅可以吃到肉菜和精米,还有每天一百十文的赏钱可拿。

    这么一来,大家的积极性,全都被调动了起来。一天一百文钱,一个月三十天,就是三贯钱呐。

    在这物价很高的开封城内,家里每个月多出三贯钱的收入,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官身、饮食、钱财,都备齐了,接下来,李中易倒要看看,谁是英雄,谁好孬种。

    流水线刚开始,并不顺畅,主要是负责锯木杆的工匠,技术含量最高,人数也最少,很有些忙不过来。

    就在现场的李中易当即下令,从没有被选中的工匠中,挑出几十个木匠出来,帮着锯木。

    只要进入流水线的工匠队伍,就可以每餐享受一荤一素的待遇,干得好了,还不仅有赏钱,甚至还有机会做官。

    尤其是做官,对于这些身陷奴籍,儿孙不让参加科举的工匠来说,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好多工匠抢着报名参加流水线作业。

    参加流水线作业的工匠一多,负责监督的吏员数量,就明显偏少了。

    李中易大手一挥,让他们各自挑几个能干的工匠,帮着打下手。

    讲到检验质量的时候,李中易特意祭出了一个法宝,即监督人员必须在每支箭杆上,标注出工匠的名字。

    李中易有言在先,如果出现无名的箭矢,则由监督检验人员承担相应的严厉惩罚。

    下一道工序的检验人员没有查出毛病,则要负起连带的责任,一起被撵出流水线工厂。

    奖惩分明,职责清晰,可以追究到人,这么一来,李中易一手建起的流水线,初具规模。

    ps:现在是364张月票,如果凌晨之前,超过了384张,司空一定加第四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