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清醒的认识到,如果按照原来历史的趋势发展下去,严重崇文抑武的北宋登上历史舞台,崖山之后无中国的悲剧,依然会上演。

    在北宋那种严重束缚个人权力和威望,统治权力过度制衡的体制基础之上,即使是李中易,也完全没有把握可以斗赢整个士大夫官僚阶层。

    不改革就下台,此话多么的霸道?

    可见,政治强人一旦准确的抓住了时代进步的脉搏,对于整个国家和社会的进步,将起到不可估量的巨大推动作用。

    真理永远都只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上,李中易坚信这一点!

    造箭杆的工作虽然繁琐,可是,毕竟不是特别高精尖的技术活。在李中易的亲自安排下,年轻的工匠负责劈木,王小乙负责现场指导,其余的老木匠则负责切削出箭杆的雏形。

    然后,再由年轻的工匠对箭杆的雏形,进行精削和打磨。实际上,这也属于流水线作业的范畴,只不过,相对于整个造箭的工序而言,规模略小一些罢了。

    面对造箭的任务压力,李中易目前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他还来不及细想,其中规律性的东西。

    箭头的问题解决了,箭杆也正在解决之中,两个最难的关节,已经出现了突破,李中易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随着工作时间的推移,工匠们渐渐熟悉了一专多能的集中生产方式,工作效率立时大大的提高。

    尤其是。当平刨大量出现之后,伐木造箭杆的工作效率,获得了长足的进展。

    二十天过去。李中易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任务,正在暗中向十万支羽箭推进。

    “孙公,下官那里缺少铁匠、木匠、胶匠……”李中易为了麻痹住孙大清,故意每天都要去找他诉苦,要钱要物要东西。

    孙大清喝了口茶,叹息着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我这里的原料也快见底了呀。”

    “孙公,假如原料供应不足,那下官只能去找高公说理了。”李中易一点也不着急。步步为营,挤压孙大清的躲闪空间。

    由于李中易采用的是新工艺,铁料和木料的浪费情况,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已经领到手的原料。经过仔细的计算。其实足够造出十万多支箭。

    嘿嘿,李中易秉承着有备无患的原则,只要撞见孙大清,就要大大的诉苦一番,让孙大清误以为他是故意找碴,想将来推卸责任。

    孙大清比周冲聪明得多,只要李中易去他要东西,他或多或少。都会给一点点,可是。又不一次性给足。

    而且,孙大清也被李中易给缠怕了,很多时候都不敢在公事厅里待着。

    今天是休沐日后的第一天到岗,孙大清避无可避,又让李中易逮了个正着。

    “无咎啊,要多多体谅在下的难处啊。”孙大清知道躲不过去了,真要让李中易闹到了高洪泰跟前,吃排头的只会是他孙某人,“这样吧,铁料再给你一千斤,柳木、杉木各一百根。”

    到了嘴里的肥肉,李中易自然不会放过,他毫不客气的一口吞下,末了又叫苦说:“孙公啊,现在别说五万支箭,就算是两万支,下官也没有造出来啊。”

    孙大清虽然觉得李中易的态度有些许奇怪,可是,李中易所掌握的条件,确实有限。他一直坚信,到了日子,李某人肯定交不出五万支箭来。

    ‘无咎啊,这个就只能去问高公了。”孙大清又不是傻子,直接把这事推到了高洪泰的身上。

    李中易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他索性起身告辞,去找高洪泰。

    “不巧”的是,高洪泰刚刚离开三司使衙门,小吏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人说,高洪泰可能去面君了,又有人说,高洪泰可能去了政事堂。一时间,众说纷芸,就是没个准确的话。

    李中易来找高洪泰,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为的是迷惑着高、孙等人。

    等李中易回到造箭坊后,李小七兴奋的跑来禀报说:“公子,咱们造出来的箭,传透力极强,小人用两石弓,一百三十步1。5米以外,可以射穿普通铁甲三寸左右。”

    李中易赶到现场,命李小七再次实验了一遍,“嗖。”弓弦轻响,一支羽箭风驰电掣般钻进挂在箭靶上的一副铁甲,尾羽晃动不停。

    李小七得意的一笑,说:“小人不敢胡吹,要射肚子,绝不射胸口。”

    李中易含笑看了眼李小七,他心想,这家伙都是老猎人了,这么点工夫都没有,早就饿死了。

    走到铁甲旁边,李中易仔细的看了看,发觉,确实如李小七所说,铁箭头狠狠的扎入铁甲内,至少三寸。

    如今的李中易已经不是军事菜鸟,据他训练河池乡军的时候总结的经验,后蜀军的弓箭,在不到一百步的距离,也就是相距一百三十米左右,用一石半的硬弓射击,只能穿透两层皮甲。

    李中易不懂弓好坏,只能采取排除法,他扭头命人取来老式方法生产的羽箭,想看看是不是箭的问题。

    结果,同样的距离,李小七发箭之后,羽箭明明射到了铁甲之上,却没有扎穿,反而掉到了地面上。

    李中易走过去,捡起两种羽箭,经过仔细的比对,他发觉,老式羽箭的箭头,居然折断了,然而新式箭头却仅仅是略微钝了一点。

    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李中易又让李小七分别用两种羽箭,连续射击了三次,结果却都一样。

    李中易凝神仔细琢磨了一番,他猛然间意识到。应该是新的炒钢法起了作用。

    有了这个认识之后,李中易暗暗留了心,将来有机会的时候。一定用心改进炼钢的技术。

    如今的大周朝,看似强大,实际上危机四伏。北有契丹的铁骑威胁,南方还没有纳入疆域版图,中原地区的力量远未整合进来,力量还很薄弱。

    柴荣在世的时候,可以镇得住场子。一旦他死了,王溥和李谷等人就会协助赵老二展开阴谋篡位的活动。

    另外,张永德和李重进也不是省油的灯。各自都有地盘,是实打实的军阀,土皇帝。

    李中易举目望去,手头竟然没有多大的本钱。去参与未来的国运争夺战。

    即将和高洪泰摊牌的前两天。李中易去三司衙门“上班”,批了几份公文后,门前忽然来了一个内侍,宣李中易去垂拱殿。

    垂拱殿一直是柴荣召集重臣们议事的主要场所,其政治意义非同小可。

    李中易的嘴角微微一翘,心说,老子终于有资格进入垂拱殿,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能够在皇帝和宰相的面前说话。对于李中易来说,意味着他的理财能力。已经获得了柴荣的高度认可。

    李中易进殿之后,却见柴荣身穿着便服,独自坐在御榻之上,他的身前站了范质、王溥和李谷,这三个宰相。

    “臣李中易拜见陛下。”李中易给柴荣行了礼,柴荣淡淡的摆了摆手,“罢了。”

    范质得了柴荣的暗示,就问李中易:“我听说你家里有一种快速计算帐目的物件,叫算盘?”

    李中易心想,柴荣对他盯得可真够紧的,搞不好,连他晚上抱着那个小妾酣睡,都知道?

    瓶儿那日抱怨用“算筹”算帐,太过缓慢,也很容易算错。李中易出于减轻枕边人工作压力的考虑,就根据以往的记忆,琢磨着造了一架算盘出来,教会了瓶儿用法。

    “回范相公的话,那不过是家宅之中算小帐的工具罢了。”李中易也没啥好隐瞒的,只是故意降低了算盘的威力。

    “老范,甭和他多说废话。”柴荣忽然抬手指着一堆帐册,笑眯眯的望着李中易说,“算不清楚,不许离开。”

    李中易心想,柴荣叫他来,难道只是想考较一下的他算术能力?

    “喏。”算帐一向是李中易的拿手好戏,不管柴荣是个啥想法,他若能展示出快速而又精准的算帐能力,绝对不是坏事。

    可是,当李中易拿起一本帐册,定神一看,当即傻了眼。

    这哪里是帐册啊,简直是一本流水帐啊,而且写得密密麻麻的,很难看清楚细目。

    李中易连看了两本帐册,都是一样的流水帐,想找个数据,都难得要死。

    “陛下,如果不给臣派几个识字的人配合着,臣恐怕很难在一天之内算完这些帐册。”李中易也不是吃素的,该提条件的时候,必然要趁机提出来。

    三个宰相,面面相觑,眼神乱晃,最终,范质试探着问李中易:“你是说一天之内可以独自算完这么多的帐册?”

    李中易有些诧异的望着范质,说:“回范相公,只要有人配合着,下官一定可以在一天之内算完。”

    令李中易头疼的,不是帐目上的数字,而是帐目非常混乱的大问题。

    柴荣冷冷的看了李中易一眼,冲范质点了点头,吩咐说:“调五个堂吏过来,朕倒要看看他是怎么样在一天之内,算完这么多的帐目?”

    等五个堂吏被调来之后,李中易让内侍拿来了几大张作画用的长卷,裁成几段。

    接着,李中易利用柴荣桌上的镇纸,当作米尺,画出了借贷记帐法的表格。

    五个堂吏,其中的三人,每人手捧一本帐册,开始念帐目上的事由。

    李中易则领着剩下的两个堂吏,一一在表格上做了记录,只是需要写阿拉伯数字的时候,才由李中易去做标注罢了。

    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更旺。不到一个时辰,十多本杂乱无章的帐册,渐渐的被李中易梳理得一清二楚。

    ps:  兄弟们,还差区区七张月票了,大家再加把力,司空接着狂码字,等着四更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