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致看了所管辖的铁案和胄案之后,李中易发觉,他面对的是很大的难题。

    工匠的待遇一团糟,管理极其混乱,工艺杂乱无章,这些都是缺点。

    优势只有一个,朝廷的拨款好象非常充足,按照柴荣的意思,翻译成白话,就是再穷不能穷军器。

    只可惜,柴荣虽有雄心壮志,却是个科学技术的门外汉。老柴同志只知道傻砸钱,却搞不明白,他投资的大部分银钱,都落入到了贪官污吏,以及商人之手。

    对炼铁,李中易暂时没有多少有价值的头绪。他只知道,杂质越少,鼓风越大,温度越高,炼出来的铁就越好。

    尤其是,使用焦炭炼铁,炼出来的铁,质量比用木炭作为燃烧料的铁,高得多。

    李中易回家后,想了一晚上,最终决定,先以神臂弓作为突破口。

    对于神臂弓,李中易至少知道,大致的形状,反复加以实验,几个月内,倒是可以出一定的成绩。

    改进炼铁的技术,难度大得惊人,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绝对算是顶尖的高科技。

    李中易在胄案的公事厅内,一边看往来的公文,一边用黑炭笔,在纸上画了好几张想象中的神臂弓设计草图。

    磨刀不误砍柴工,既然大周朝的军器作坊都已经是这个烂相了,李中易就琢磨着,先做出亮眼的政绩,将远程克敌的神器神臂弓,先捣腾出来,再说其他。

    周冲见李中易一直待在公事厅内,心里渐渐的踏实了下来,很多供货商都在私下里向他打听,新来的盐铁副使喜欢什么。

    这帮子奸商,周冲心里明白这些商人问这个目的,不就是想用银钱、美女或是古董之类的东西,暗中想拉李中易下水么?

    其实,周冲也很想把李中易拉下浑水,只是,李中易刚上任不久,还摸不清楚脾气秉性,不敢妄动罢了。

    等李中易估摸着他手下的工匠们的住处,以及用于实验的场地都准备好了,就改变了作息时间,每天只是到三司衙门报个到,转一圈,就一头扎进了弓弩坊。

    李中易也不知道手下的工匠,谁的技术更强,他索性采取轮流当班头的制度。先让几个年纪最大的工匠,分别带领弓、弩和箭这三组,共十五个人。

    “照这个样子做出来,需要几天?”李中易拿出第一副草图,问弓班的班头蒋小三。

    蒋小三左看右看,却没看懂李中易画的图,他有些心虚的拱手说:“回副使的话,请恕小人愚钝……”

    李中易毕竟是个门外汉,就把他的构想,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一遍不够,李中易又解释了一遍,蒋小三这才明白李中易的真正意图,他回答说:“回副使,这个倒是不难。小人只需要用麻绳将这个……这铁环固定在弓臂上,一刻钟内就可以做完。”

    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当即吩咐人,给蒋小三一把制造完工的弩,让他把脚踏的铁环绑到弓臂之上。

    与此同时,李中易命随从竖起几个箭靶,等会要实验一下,大周朝第一张神臂弓的威力。

    蒋小三别看年纪超过了五十岁,手脚却不慢,不到一刻钟,就做出了李中易想象中的神臂弓。

    李中易让以前是老猎人的李小七,用脚踩着刚绑上弓臂的铁环,缓缓上弦。

    谁知,弓弦刚刚挨上弩机,弓臂发出咔的声响,居然出现裂纹。

    渣弓,李中易暗骂了一声,只得又让人拿来了十张制作好的弩,让蒋小三的这班人仔细的挑选。

    经过筛选后,蒋小三的这班一共五个工匠,又同时制作了五张类似的脚踏上弦的弩。

    这一次,李小七倒是顺利的上了弦,只是在大约一百米外射击的时候,没羽毛的弩箭居然偏离了箭靶三尺以上。

    李小七连续射击了三箭,别说靶心了,连标靶的边缘都没挨着。

    李中易就问李小七:“为何会射不中?”

    李小七摸着脑袋想了一阵子,解释说:“今日无风,小人以为,很可能是弩箭不对。”

    李中易把造箭班的黄小乙叫到身旁,笑着问他:“影响弩箭射出准确性的有哪些?”摆手示意他不要惊慌。

    谁知,这黄小乙却说:“回副使,小人以为应该和望山的调节有关系。”

    哦,望山?李中易当即来兴趣,追问黄小乙:“据你的估计,望山应该怎么调整?”

    黄小乙却低下头,小声说:“小人也不是很清楚。”

    得了,白问了,李中易心里有些郁闷,原本很高的兴致,瞬间低落了不少。

    也许是发觉李中易的情绪不佳,黄小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小声提醒说:“回副使,这弓弩坊中原本有一个最会做弓和弩的老工匠,只是……”

    “只是出了事?”李中易大致猜得到原由,索性替黄小乙说出了口。

    黄小乙低着头,小声说:“那老工匠名叫郭六,都押衙杨正看上他的标致女儿,想纳为妾,他不肯。结果,工棚里丢了工具,杨正硬说是郭六偷的,给关进了柴房。”

    李中易暗暗一叹,这是典型的狗血剧情了,居然让他给遇上了。

    “本官知道了。”李中易没问黄小乙为什么要替郭六出头,理由不外乎就是那么几种,徒弟,婚约,或是有恩。

    李中易命人找来都押衙杨正,当面嘱咐他,由于机密军器的研制需要,需要调郭六帮忙。

    见杨正有些迟疑,李中易知道他的担心,就冷冷地说:“如果交出来的是死的郭六,后果你懂的。另外,有些不该有的念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

    李中易独身一人搞到了几十万石粮,斗垮了背景异常雄厚的梁国宾的光辉事迹,早就传遍了整个东京开封城。

    杨正自知理亏,只得赶紧派人去把郭六放了出来,李中易亲自替郭六诊了脉,发觉除了体虚之外,倒没有太大的问题,也就放了心,随手开了个方子,命人去取药来。

    黄小乙见郭六被人扶来,心里由衷的高兴,赶紧跑过去嘘寒问暖,显得好不亲热。

    李中易叮嘱蒋小三好好的照料郭六,转身离开了弓弩坊。杨正见李中易并没有拿他开刀的意思,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这个人吃人的时代,类似郭六的遭遇,简直多如牛毛,李中易根本都管不过来。

    据李中易估计,柴荣再次讨伐北汉的战争已经拉开了序幕,从粮食的囤积量来看,至少足够十万周军将士,八个月以上的军粮。

    历史上,由于大周这几年的天灾**颇多,黄河又总是决堤,缺粮也就成了必然。

    从而,拖累了柴荣北伐的进度,导致他屡次拖延北进的时间,含恨死在了半道上。

    如今,有了李中易这个“天外客”的帮忙,柴荣筹备粮草的工作,比历史上至少快了两年以上。

    柴荣的手上有了粮食,又安排李中易来整顿军备,不是想打仗,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中易回到三司使衙门,喝了两口茶,又翻看了一些胄案和铁案的往来公文。

    研究神臂弓的事情,李中易是个门外汉,必须靠着工匠们去慢慢的摸索。

    一旦这种远程的打击利器发明成功,周军的机动性固然还远远弱于契丹人,可是,列阵防御的能力,必将大大的加强。

    李中易只知道火药的配方,却搞不懂火绳枪怎么制造,就更别提燧发枪了。

    不过,李中易认为,这神臂弓,无论是射击速度还是有效射程,应该远在装填步骤繁琐,射程很近的火绳枪之上。

    而且,弓弩坊内,已经制成的弩,数量惊人,李中易现在缺的只是实验和改造的时间而已。

    经过半个月的悉心调养,郭六的身体逐渐恢复了的健康,只是体力还比较虚罢了。

    李中易去看望郭六的时候,郭六正靠在床上喝药,郭六唬得不行,挣扎着想下地行礼。

    “不必多礼。”李中易快步走过去,抬手拦住了郭六,温和的安抚说,“你是病人,事急从权,不必讲究那么多虚礼。”

    “多谢上官搭救,不然的话,小人……”郭六老泪纵横,感激涕零。

    李中易笑着说:“你的家里不会有事了,我已经吩咐了下去。”

    得了李中易的承诺,郭六拱着手,胡乱说了一些感激的客套话。

    郭六本以为李中易会问他有关制弓弩的问题,可是,李中易除了留下五十贯钱之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郭六张开嘴巴,本想叫住李中易,却最终还是没叫出声,眼睁睁的看着李中易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李小七有些好奇的问李中易:“公子,您怎么不把杨正直接拿下?”

    李中易扭头看了眼李小七,淡淡的说:“我是管着军器的盐铁副使,不是开封府尹或是祥符县令。天下间,类似的事情多如牛毛,我即使想管,也是管不过来的。

    李中易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是圣人,对于郭六的遭遇,他确实很同情。

    不过,郭六虽然吃了些苦头,毕竟没有出现无可挽回的“大事”。

    买粮食的事情,李中易已经狠狠的得罪了张永德和李重进。开封府尹昝居润,也是李中易顺水推舟,给搞下台的。

    在这种背景之下,李中易即使把杨正送进开封府,也不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出现。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