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中易不动声色的说:“既然知道签了契约,就应该按照契约办事。等时候到了,李某二话不说,输了就交集市,赢了就接收你的全部家产。”语气斩钉截铁。

    “你要是跑了怎么办?”另一个见证人,又跳出来拉偏架。

    李中易冷冷一笑,说:“你怎么不担心梁某人跑了?”

    “这个……梁东主家产巨万……”

    “咳,我这个集市每天的交易额也是巨万。”李中易**的话,顶得这个趋炎附势的见证人,哑口无言。

    “好了,我要办公事了,来人,送客!”李中易在自家的地盘上,自然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一点面子也不给梁国宾以及一干吃里扒外的所谓见证人。

    梁国宾其实只是想确认一下李中易的状况,他也知道理亏,时候还没到呢,太过着急反而不好。

    “那好,到时候,一定要把好朋友都约到一起来,三头对六面,让大家一起做个见证。”梁国宾步步紧逼。

    李中易淡淡的说:“随便你请谁都可以,我没意见。诸位,失陪了。”他迈步出了公事厅,把梁国宾气得鼻孔直冒烟,却无可奈何。

    在梁国宾暗中让人的嚷嚷之下,已经失踪了三个多月李中易,眨个眼的工夫,成了整个开封城的焦点。

    所有知道内幕的人,也都议论纷纷,大家几乎一面倒的认为,李中易这一次输定了。

    就连范质都暗中派人来暗示李中易,如果实在买不到粮食,干脆直接向柴荣请罪得了,免得拖下去,脑袋难保。

    李中易只是淡淡的回复说:“到时候再说吧。”

    范质一头雾水,根本搞不清楚,李中易的葫芦里边,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第二天起,李中易开始派人到处去收购粮食,可是,市面上的大粮铺竟然不约而同的做了限定,一人一天只许买最多一斗十升粮食,再多只能找东主们去谈了。

    李中易亲自出马,找了好几家大粮商,洽谈购买粮食的事情。可是,这些东主们虽然话说得很好听,可是,粮食是一粒也不卖给李中易。

    消息传出去之后,开封府的士绅们,都一致认为,李中易输定了,距离脑袋搬家,已经为时不远。

    李中易和梁国宾的赌约到期前的第三天,柴荣一时兴起,召集群臣出城射猎,声势异常浩大。

    范质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居然把满城的近千大富商们也都请了来。鉴于商人们虽然很有钱,可是,并没有政治地位,所以他们的位置距离柴荣等人,非常之远。

    有眼尖的人发现,身穿青袍的李中易居然就在现场,他正在指挥着禁军士兵,在休息场外的不远处,搭建了上百个帐篷。

    中午开宴的时候,端上来的全是大鱼大肉,羹粥无数,以至于,很多大臣或是将军们,等柴荣离席小憩之后,纷纷出来找方便之所。

    范质被内侍领到一顶专用于方便的帐篷里边,就着马桶舒畅过后,却没发现帐内备有刮屁股用的竹筹。

    “来人。”范质不禁有些生气,这李中易搞的什么鬼名堂,他搭建的帐篷内,居然连刮屁股的竹筹都没有。

    这时,一个内侍手里捧着一个托盘,小心翼翼的走到范质的身前,战战兢兢的说:“请相公用草纸。”

    “草纸?”范质看着黄黄的草纸,不由一楞,纸张有多贵,别人不清楚,他这个管财务的宰相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说句心里话,用竹筹刮屁股,确实屡屡刮不干净,老觉得心里很腻味,惟恐屁沟内夹着一陀屎。

    但是,用纸张或是绢帛擦屁股,除了富有四海的皇帝柴荣,就连他这个算是很富裕的宰相也是用不起滴。

    范质小心谨慎的掂起一张黄草纸,擦屁股的时候,反复叠了又叠,楞是没舍得扔掉。

    那内侍忽然提醒说:“范相公,上头吩咐过,这些草纸尽管敞开来用,不必担心浪费了纸张。”

    “噫,怎么会这样呢?”范质心想,反正是皇帝的赏赐,也就多抓了几张草纸,奋力的擦拭干净屁股。

    当范质站起身时,只觉得神清气爽,舒畅的叹息出声,以后要是每天都能用这种草纸擦屁股,该多舒服啊?

    与此同时,和范质有多样想法的重臣们,也都不约而同的大发感慨:如此柔软如绢,不易被浸透、戳破的草纸,只要价格合适,务必要大量购买回府。

    重臣还算是比较含蓄,大豪商的营地那边,已经闹翻天了。商人就是重利,他们不仅自己擦屁股要爽,而且还要让大家都一起爽,这才能够赚到大钱。

    李中易则老神神在在的和慕容延钊坐在一起喝酒。慕容延钊刚才入厕的时候,也已经使用过这种绵软如绢帛,却不易被浸透的黄草纸,不由得赞不绝口。

    “先生,不知这黄草纸怎么卖?”慕容延钊只要一想起每天夹着屎,上朝或是办公,心里简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化龙兄,你觉得这种黄草纸,什么样的价位,你可以接受?”李中易喝了口酒,笑着问慕容延钊。

    “不可能只买给我自己用的,家父家母自然要每日使用,我,还有我的妻妾们,都必须用的。唉呀,算下来至少有几十号人吧。”慕容延钊挠着脑袋,很有些发愁,“如果不是太贵……我想的话,凡是有些身份的人家,都会买来自用。”

    “呵呵,这一斤黄草纸,换多少文钱,你才会觉得不算啥?”李中易夹了炙肉塞进嘴里,细嚼慢咽。

    “不知一斤黄草纸有多少张?”慕容延钊大瞪着两眼死死的盯着李中易。

    李中易笑嘻嘻的伸出一根手指头,说:“一百张。”

    “如今,一升米价为20文,十升一斗,那么,一斗米是200文钱,一石五斗,这就是一贯钱,合十文钱一张黄草纸。”慕容延钊算了很久,忽然怪叫一声,“奶奶的,便宜,简直是便宜得要死啊。”

    慕容延钊瞪着李中易说:“你知道,市面上的一张普通麻纸是多少钱一张么?”

    李中易笑嘻嘻的说:“一般情况下,两百五十文一张,最贵的时候,三百多文一张,也是有的,比羊肉还要贵得多。”他心想,如果不是纸张太贵,草民们读不起书,也不至于98以上的人都是文盲了。

    “是啊,十文钱一张黄草纸,富户和士绅都用得起。一般人家里年节的时候,咬咬牙,也可以买几十张,给读书的孩儿们练练字。

    客观的说,李中易采用先进“纸药”和造纸工艺,制造出来的纸张,质量都非常好,远超清代开始普及的只能擦屁股,却不可能写毛笔字的草纸。

    等商人营地那边已经闹得沸反盈天之际,李中易在慕容延钊的陪同下,飘然而至。

    梁国宾一眼就看见了李中易,他不由讥讽出声:“李东主,你的粮食凑齐了么?哈哈,依然是颗粒无收吧?”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梁东主,咱们拭目以待吧。”

    “哼,本东主倒要看看,你还能够耍什么花样,嘿嘿,等死吧。”梁国宾也够猖狂的,只可惜,他一直被蒙在鼓里,根本就搞不明白,李中易已经造出了啥?

    李中易忽然拱了拱手说:“梁东主,为免伤了和气,不如就此解除契约如何?”

    “什么?你说什么?解除契约?你就做梦吧。”梁国宾以为李中易怕了,顿时气焰高涨入了云宵,“只要你拿不出足够的粮食,你的集市,你的家产,你的美妾,梁某就都笑纳了哈。”

    “诸位,李某很想和气生财,可是,梁东主硬要继续赌约,大家的看法如何?”李中易拱了个罗圈揖,想请求大家的帮助。

    唉,这个李某怎么可能斗得过梁国宾呢,梁国宾是什么人?人家老梁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从来没有吃过亏,只听说他赚大钱。

    在座的商人们,即使有人和梁国宾不对付,鉴于李中易至今没有搞到粮食,有败无胜,也都不想自取其辱,没有站出来替李中易帮腔说话。

    范质看清楚形势后,发觉李中易处于绝对的劣势,梁国宾稳操胜券。

    “呵呵,梁东主,我倒要劝一劝你,先盘点清楚家产,还有美如天仙的娇妾。到时候,这些东西可就全归了在下了哦。”李中易的心情很棒,也有闲工夫逗逗梁国宾。

    “哈哈,老夫可不是吓大。”梁国宾越发觉得李中易心虚了,他不怒反笑,“嘿嘿,老夫虽然年纪大了,不过嘛,替你抚慰一下美妾的基本功,还是足够滴,哈哈……”

    一些已经被梁国宾所收买的商人,也跟着一起狂笑起来,李中易已经完了!

    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梁公,莫要逼太甚呐,做人做事还是留一线的好。”

    “哼,吾意已决,汝不必多言。”梁国宾铁了心要置李中易于死地,很多人都看着李中易,面露不忍之色。

    嗯,既然已经板上钉了钉,李中易再懒得理会梁国宾,随便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诸位,这种黄草纸,零卖价为十文一张,大量购买可以九五折优惠,独家专卖,可以到九折。”一个外地的商人走到众人的跟前,大声宣布了黄草纸的价格。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