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果然,刚下船的一个行人,在女厨师的热情邀请下,略有些犹豫的坐进了饭棚,点了一份盒饭。

    黄景胜毕竟是个聪明人,他摸着下巴,嘿嘿一笑,说:“公人的名声太臭了啊,老百姓心里都发虚,担心会遇上讹钱的圈套。”

    李中易也总结了教训,让一部分皂役换上便服,提前吃午饭。

    按照李中易的规矩,皂役们每个人只需要花四文钱,就可以吃上可口的饭菜。

    得了实惠的皂役们,一个个喜笑颜开,三五成群的拥进了饭棚。

    要知道,他们走远路,去镇上吃清汤寡水的面片儿汤,也要五文钱一碗呐。

    人都有从众的心理,见饭棚里有很多吃客,有些想省钱的行人,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李中易发觉,有人担心受骗,一个劲的问,是不是真的五文钱管饱?得到了准确的答复后,那人才交了五文钱,打了一份饭菜。

    饭棚里没菜碟,菜都装在面盆里边,吃饭的碗也是一文钱一只的粗瓷大碗,不怕即使吃客失手摔了碗,也赔偿得起。

    这时,一艘客船突然靠了岸,从船上下来一个梢工,小心翼翼的走到木栅栏门前,询问看门的皂役:“这位端公请了,船上有几个客人想买点饭菜回船上吃,他们不过津卡,不知可否不收‘过津税’?”

    那皂役不敢做主,赶紧跑来禀报李中易,李中易轻声笑道:“告诉他们,不需要买到船上去吃的,只要不过二门,就不收过津税。”

    客船上的客人得了消息后,依然不敢上岸,最终还是让梢工连续跑了几趟,买走了八份“盒饭”。

    陆陆续续有一些行人,加入到了卖盒饭的队伍之中,

    眨个眼的工夫,李中易原本拿来试点的四十份“盒饭”,就被一扫而空。因为没有货船靠岸,当力夫的闲汉们还没赚到钱,没敢买饭吃。

    李中易站在津卡二楼的公事厅窗户边,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微微一笑,一个便宜八个爱,不爱的那两个,不是土豪,就是没钱。

    见排队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八个女厨师,只得把准备好的晚饭材料,也拿来做了。

    黄景胜将茶杯递到李中易的手上,笑道:“小人想明白了。镇上一碗面片儿汤就是五文钱,还没有多少荤腥,咱们这饭棚的菜却是油水十足。”

    “嗯,还有呢?”李中易喝了口茶,笑嘻嘻地问黄景胜。

    “除了牛骨头、羊骨头、羊油、牛油之外,其余的蔬菜或是大米,咱们都是大批量的直接从农民手上买来,比开封城内至少便宜三分之二。”黄景胜越说越兴奋,“按照您的吩咐,牛羊肉和骨头可以用芒硝冷冻起来,储藏在津卡的地窖里,至少可保五日不坏,成本自然也就省了下来。”

    黄景胜佩服的望着李中易说:“我想的话,只要把名气做出去了,凡是在中午或是天黑前,经过咱们津卡的客船或是货船,都很有可能上岸来吃饭,反正不出二门不交过津税。”

    李中易嘴角微微一翘,说:“那就用你的名义,把津卡附近的近千亩荒地都买下来。注意了,我只要公认的不能种粮食种菜的荒地,而不是上好的水田。”

    “您莫非是想建仓库?”黄景胜跟在李中易身边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倒也学到了一些商业知识。

    “呵呵,仓库算什么?”李中易哈哈一笑,“本公子要建一座大型的集贸市场和各类商品的批发市场。”

    “集贸市场?批发市场?”黄景胜摸了摸脑袋,跟在李中易身边的时间一久,他经常可以听见一些莫名其妙的新鲜词汇。

    等过了中午的饭点,王有德统计过销售的盒饭数量后,笑嘻嘻地向李中易禀报说:“回李公,晌午一共买出了两百份饭菜,大多数都是过路的客船上的客人所买。”

    李中易点点头,客船上因为旅客多,梢工的浑家做饭不方便,所以大多选择上岸吃饭。

    这些旅客,也就是李中易的保本客户,只要买过两百份,多余的就是利润了。

    仅仅昨日一天,据随从统计,汴河上,从逍遥津经过的各类船只,就已经超过了四千多艘。

    其中有从江淮地区来的运粮船,也有从南唐来的货船,同时还有各地来商船、客船和货船,这些人都是要吃饭的。

    撇开一批在开封有房子有饭吃的人,李中易相信,很多外地人只要知道了这里的盒饭的厉害之处,肯定会聚集过来。

    晚饭前,李中易故意安排几条渔船,将硕大的“五文钱管饱”的招幌挂到船帆上,就在不算很宽的汴河上,来回晃荡,着实吸引了不少过路船的注意力。

    几个精通水性的皂役,就坐在渔船上,一遍又一遍的吆喝着“五文钱管饱”的口号。

    结果令李中易大跌眼镜,路过的客船一下子就来了十条之多。船上的乘客们,看了饭棚的饭菜,二话不说,纷纷掏钱,准备吃饭。

    看见帮着洗碗烫碗的皂役们,忙得团团乱转,李中易不由暗暗懊恼不已。

    他还是算漏了一点,居然没有准备足够的碗筷,以及洗碗用的木盆。另外,由于同一时间涌过来的旅客太多了,大米也不够了。

    以至于,大量付了钱的旅客,都在等碗筷洗好,才能开吃。

    这个时候,黄景胜随机应变的素质,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他一边安排手下人乘马车,去镇上或借或买碗筷来,一边让人紧急去田间采买急缺的物资。

    李中易暗暗点头,在他的身边,本就应该看事做事,而不是和算盘珠子一样,拨一下,才动一下。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在天色全黑之后,总算是送走了最后一批吃客。

    负责管帐的王有德,算了很久,终于把今天的进销帐,搞清楚了。

    李中易看见密密麻麻的记录帐本,就觉得头疼,他索性懒得看了,让王有德总结给他听。

    “回李公,今日的两顿饭,一共卖出了五百八十份。每份的成本为三文钱,除开弟兄们的优惠一文钱,以及雇渔船的费用,一共赢利五百五十四文。”王有德的算术还可以,口齿也清楚,“李公,您的妙招实在是厉害之极,小人佩服得紧。”

    “嗯,弟兄们也都辛苦了,每人分十文钱吧。”李中易心里很明白,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

    今天的生意如此火爆,众皂役也都换班参与到了其中,没有功劳有苦劳嘛。

    “你自己也拿五十文吧。剩下的钱,由你保管好,明日安排大家去采办各类物资回来。”

    这才多大点的钱财?李中易自然不会放在眼里,索**给王有德去折腾,顺便还可以看清楚他的本性。

    “啊!”王有德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中易竟然会把最有油水的采买事宜交到他的手上,“多谢李公信任。”

    李中易心里很清楚,王有德作为逍遥津的最高副职,也应该给一些空间让他自己去操作。

    其实,李中易今天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王有德是个有心人,他一直默默的关注着整个饭棚的运作情况。

    把饭棚的细务交给王有德去处理,李中易正好腾出手来,办大事。

    商品批发市场,肯定是先有了经营的场地,宣传好了,才会有商家进来入驻。

    按照后世的保税区概念,只要商品在逍遥津的辖区内部流通,就可以不纳税。

    这个时代,无论是后周,还是后蜀,商税普遍偏低,一般都是二十税一,也就是说,5的税率而已。

    税率的问题,不是李中易这个九品小官可以控制的,但是,他却可以通过扩大税源,来增加税收。

    来往的客船也好,货船也罢,在吃便宜饭的时候,让小商人们顺便有个合适的场合,可以交流彼此之间的生意,这个才是李中易目前想做到的事情。

    这个时代的大商人,一般都富得流油,不可能停船跑来逍遥津这种小地方吃便宜饭。

    李中易的目标,实际是,开封城内外,各家做中小生意的东主们。

    这些人本小利薄,从大豪商手上拿货,往往都要被盘剥很大一块的利润出去,很不划算。

    正是这些商人,就和刘东明一样,为了从牙齿缝里省下一些利润,不怕多走一点远路跑来进货。

    至于大豪商,大多都有硬扎的靠山,李中易目前根本惹不起,不可能直接从这些大豪商的嘴巴里抢食。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不能着急,更不能妄动,李中易必须有耐心。

    有了第一天的生意垫底,王有德干劲十足,转天的一大早就带着几个皂役,去田间地头买新鲜的东西回来。

    李中易只仔细的叮嘱过一件事情,没有经过官府认可的私宰牛,绝对不能买。而且,买牛的时候,必须要找里正、乡邻啥的,做个见证。

    耕牛,这种重要的生产资料,不管是在后蜀还是后周,都严禁私屠滥宰。胆敢犯禁的人,只要捉住了就是重罪。

    李中易目前的身份比较尴尬,凡事都必须小心谨慎,不能让昝居润抓住把柄。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