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瓶儿,这次咱可说好了啊,不许乱抢,到下一次爷休沐之前,都归我伺候着。”

    “嘻嘻,你呀,是想儿子都快想疯了吧?”

    “哼,我就想了怎么着?只要替爷生个大胖小子,我这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哦。”

    “你呀,你现在吃香的喝辣的,穿的是绫罗绸缎,这刚一到开封,你的月例钱就涨到了十贯钱,爷哪一点亏待过你?有什么可愁的?”

    瓶儿这话,简直说到了李中易的心坎上,就是嘛,老子哪一点对不住你芍药了?

    “唉,我前儿个出去逛街的时候,听人说,隔壁鹿判官家的宠妾,先一天刚得了重赏,转过日头就给卖了出去。如果她生养过一男半女的,我琢磨着啊,那鹿判官看在孩儿的面子上,也不至于做得这么绝。我啊,只要一想这事,就觉得心里渗得慌。”

    “你呀,简直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白长一副漂亮的脸蛋,就是不长心眼。爷是什么人,你伺候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么?”

    “人家不管了啦,只有生了儿子,才稳妥。”

    芍药的话,倒让李中易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如果不是无意中,听到了两个小妾的私房话,他还真没意识到,母以子贵的伦理逻辑,竟已深入这个时代所有女人的骨髓之中。

    芍药年纪还小,不到适产的时机,且不提她。

    李中易对于瓶儿的情况,倒是有些奇怪。瓶儿各个方面的身体条件。均已完全发育,无论从例假,还是从脉相上看。都没有丝毫不适孕的迹象。

    李中易也在瓶儿的身上,耕耘了许久,尽量创造机会让她怀上他的第一个亲骨肉。

    可是,瓶儿的肚子,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

    瓶儿是管家的小妾,如果产下李中易的长子,且不论嫡庶吧。她在家中说话办事的底气就要足上不少,和此前不可同日而语。

    吃罢晚饭,李中易在书房里嘱咐黄景胜。明日正式去逍遥津当差的一些注意事项。

    等黄景胜走后,李中易回到卧房,就见芍药美滋滋的迎了上来,“爷。奴奴伺候您沐浴吧?”

    “嗯。瓶儿也来伺候着。”被自家的小妾在背后算计,李中易的心气多少有些不顺,他故意逆着芍药的意思,把瓶儿也领进了净房之中。

    李中易泡进温水之中,芍药谄媚的大献殷勤,帮着他捏腰掐背,忙得不亦乐乎。

    你还真别说,经过深度开发的芍药。伺候李中易的手法,越来越娴熟。穴位也都拿捏得很准。

    李中易让芍药搓揉得大火雄雄燃起,本想把她就地正法,可一想起她刚才的恶劣表现,他硬憋住了念想,就是不去碰芍药。

    清洗干净之后,李中易换了个搞法,不顾芍药的哀怨的眼神,楞是把瓶儿也一起摁趴在床上。

    芍药深深伏进床中,一直期盼着李中易的怜爱,可是,李中易始终只在瓶儿的身后用劲,根本没有碰她。

    李中易当了“宋江”,惬意的闭眼躺下休息,芍药居然连一点雨露都没分到,全被瓶儿吸收得一干二净。

    一种莫名其妙的惶恐,笼罩住芍药的心房,她欲哭无泪,哀怨之极,小心肝,怕怕,颤颤,抖抖。

    李中易搂着瓶儿呼呼大睡,把爱折腾的芍药,完全晾在了一边。李中易传达出不高兴的态度,就是要让芍药好好的想一想,为什么?

    如果芍药想不明白,李中易就打算晾她十天半个月,让她的脑子清醒清醒,不要整天胡思乱想。

    第二日,钟鼓楼刚敲过五更,李中易就起了床。他草草的吃过早饭后,登上马车,领着黄景胜等一干随从,抄小路绕去东城。

    逍遥津位于开封东门外的宜春苑附近,距离城内大约十五里左右的路程,是汴河上的一个不太起眼的渡口码头。

    赵匡胤所送的几匹挽马,是标准的大理马,虽然跑起来不快,却胜在可以持久的奔跑,赶远路正好合适。

    辰时七刻的样子,李中易带着随从赶到了逍遥津。

    李中易站到汴河岸边,借着渐渐大亮的天色,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他发觉,这里的情况,比想象之中样子,还要糟糕十倍。

    黄土夯平的渡口税关,长不到十丈,宽不过六丈的样子。

    从河岸下,由青石板铺成的几十级台阶,一直延伸到第一座木栅栏门前。

    这座木栅栏门边,站了一个耷拉着脑袋,一直在打哈欠的皂役。

    皂役的身后,是一栋两层的简易木屋,一直延伸到第二座木栅栏边。

    李中易注意到,绕着二楼,修了一圈的箭垛。他心里明白,这栋小木楼,或恐怕就是他今后要办公的地方了。

    李中易缓步走过去,站到挂着大铜锁的临街的这道木栅栏门前。黄景胜见李中易点了头,这才扯起喉咙大喊了一嗓子,“兀那公人,李津令在此,还不速来开门迎接?”

    那个皂役身子猛的一抖,缓缓的四处张望了一会,他的视线这才聚焦到了头戴乌纱,身穿官服的李中易的身上。

    “唉哟,我的娘哎……”那皂役撒开两腿,跑过来开门。

    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小的们,津令已到门前,速速出来迎接。”

    李中易微微一笑,这个皂役倒还有几分小聪明,居然知道给小楼里的“同事”们通风报信。

    以李中易的官场经验,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虽然已经过了上值的时间,小楼里的一众杂役和小吏们,肯定还在蒙头睡着大觉。

    那皂役跑到门边。隔着紧锁着的木门,十分恭敬地冲李中易行礼,“小人钱小乙。见过津令。”

    李中易点点头,掩饰住笑意,说:“速速开门。”他早就发觉,这个钱小乙行礼的动作慢慢腾腾,显然是在拖时间。

    钱小乙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腰间,忽然一声怪叫,猛地抬手扇了他自己一耳光。“请津令恕罪,小人竟然忘了带开门的钥匙。”

    李中易的嘴角微微翘起,嘿嘿。真没想到啊,如此小小的一个低级渡口,竟有这种说唱俱全,演技上佳的艺术表演天才。这人呐。还真是不可貌相呀!

    “限你一刻钟内,速去取来。”李中易也不想刚上任,就拿部下们太过刻薄的坏印象,就故意书包网.bookbao2开了一面,留出时间让手下人赶紧起床。

    那钱小乙点头哈腰的答应得很麻溜,转过身子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到近在咫尺的屋子里取钥匙。哪里需要一刻钟这么久?

    不好,让上官发觉了。搞不好今儿个就要屁股开花啊!

    不管是后周,还是未来的北宋,入流的官员和吏员、皂役之间的待遇,简直有如天壤之别。

    入了流的官员们,除了要遵守朝廷的律例之外,手上的自由裁量权,大得惊人。

    如果,李中易刚才想借机立威,完全可以直接命人拿大棍子,揍烂钱小乙的屁股。

    “公子,这钱小乙如此刁滑,为何轻饶了他?”黄景胜可是混老了底层的黑心官,对于钱小乙玩耍的小伎俩,简直再熟悉不过。

    “呵呵,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需要立威。”李中易背着手,笑吟吟的望着黄景胜,“当然需要立威,不过,是在我定好了规矩之后罢了。”

    黄景胜的眼珠子滴溜一转,立时领悟到了李中易的意思,他嘿嘿一笑,说:“公子说的没错,定好了规矩,再揍屁股,谁都没话说。”

    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淡淡的说:“恩威并施,刚柔相济,才是驭下之道。一味的宽仁或是严苛,都不可取。”

    说白了,李中易来这逍遥津,并不是来当太平官的,肯定会有一番作为。

    总不能上任的第一天,就把所有的手下,都推到对立面上去吧?

    毛太祖的某些过激的作为,李中易不见得特别赞同。不过,被毛太祖玩得出神入化的“统一战线原则”,李中易一直牢记于心。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一起向共同的目标前进!

    钱小乙跑进小楼后,就听见里面鸡飞狗跳,呼喊声,叫嚷声,甚至,还传出年轻女子的尖叫声。

    黄景胜暗暗摇头,不论哪国都有严格的规定:津卡内部或是公事房里不许有女子出现。

    李中易一脸的平静,看不出有丝毫动怒的迹象,仿佛压根就没听见各种怪异的声响。

    黄景胜心想,如果换成他是津令,一定要捉住带女子入内的家伙,狠狠的揍屁股,再撵出逍遥津。

    半刻钟内,李中易手下的二十几个手下,终于姗姗来迟,在栅栏门内的空地上,七弯八扭的排成了三行。

    “不知尊官驾临,小人有失远迎,请您重重的责罚。”

    李中易在逍遥津的主要副手,流外七等的津史王有德,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惟恐李中易气不顺,要拿他立威。

    黄景胜斜睨着这王有德,心说,这小子表面上看上去显得很恭顺,实际上,并没把李中易这个顶头上司放在眼里。

    如果,王有德有心,他就应该知道,这几日内,李中易这个新官即将上任。

    稍微懂点官场常识的人,在这个时候,惟恐保不住现有的位置,谁敢如此懈怠呢?

    黄景胜记得很清楚,他当初还没在大理狱正式上任的时候,就已经有手下人,主动跑他家里去送礼了。

    ps:不管月票有多少张,司空坚持三更,俺要对得住已经砸了月票支持的兄弟们,第三更将在22:00左右送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