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ps:今天,不管兄弟们给多少张月票,司空都决定史无前例的大爆发一下,四更,说话算数!

    李中易心里非常有数,以赵匡胤目前的身份,显然指挥不动,身兼知制诰之职的翰林学士陶谷。

    这个陶谷,陶秀实非常有才,一直深得柴荣信任。

    可是,陶谷后来在出使南唐的时候,因为色心荡漾,被韩熙载所算计,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此后,与宰相范质严重不和,受到了柴荣冷落的陶谷,彻底的被排挤出权力的核心。

    于是,等柴荣死后,这个陶秀实才在暗中帮着赵老二篡位成功,成了北宋建立的大功臣之一。

    唉,李中易暗暗一叹,眼见得造反就要成功,却被柴荣这个“二货”横插了一杠,功亏一篑,心里满是遗憾。

    如果李中易没有记错的话,柴荣也没几年的活头了,他的儿子柴宗训七岁登基,转眼间就被赵老二篡了位。

    枪杆子里出政权!

    李中易非常遗憾,一直以来,他缺的就是大兵权。李中易手头的乡军虽然精锐,数量却实在太少了,起不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哼,柴荣,你等着瞧好了,今天你坏了老子的大事。来日,老子一定要十倍的奉还。

    陈桥驿兵变,也没几年了!

    李中易决心已定,先把身段放软,找机会骗取柴荣的信任,想方设法的捞到兵权再说。

    然后。在陈桥兵变中,李中易完全可以利用先知的优势,在关键时刻出手。左手坑柴荣,右手坑赵老二。

    就在这时,馆驿门口忽然传来了喧嚣声,有卫士进来禀报说:“李中易的爹娘和二弟,都已经带到,只是……”

    陶谷觉得奇怪,就问那个卫士:“只是什么?”

    “只是。刚才出了点变故。小人赶过去的时候,李家的老老小小刚刚出门,显然是有人暗中监视着。通风报了信。另外,包围李某的子爵府时,李家的随从们原本想要反抗,可是被府里的小妾给制止了。”

    陶谷深深的看了眼李中易。笑道:“还真没想到啊。你的小妾居然有此等见识,实在是难得呢。”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这种事情只可能是瓶儿干的,绝对和芍药无关。

    陶谷笑着吩咐说:“好生款待着,别吓着他们。”卫士答应着退了下去。

    面对陶谷的好意,李中易拱着手说:“多谢陶公周全。”

    “李无咎,此去开封是福是祸,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只要你不节外生枝。老夫也不会特意为难于你,自会带你的全家老小。平安的抵达开封。”这陶谷看似态度和蔼,实际上,是在暗中警告李中易,不要耍花样,否则全家人都要跟着遭殃。

    李中易既然已经身陷囹圄,那就只能暂时隐忍,待机而动了。

    李中易的亲娘薛夫人,已经身怀重孕,即使李中易有能力劫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免得反而害了他自己的亲娘。

    薛夫人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见识,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私疼爱李中易的人,他最缺的就是真诚无私的亲情。

    “一切都听秀实公的安置。”李中易也很光棍,为了长远的夺权计划,必须先麻痹住陶谷,再忽悠住柴荣。

    “好,很好。”陶谷当即吩咐说,“那咱们明日就上路。”

    陶谷和李中易都是聪明人,这聪明人之间,只需要一点就透,根本不需要说太多的废话。

    所以,两个人都很干脆,陶谷急着回去复命,李中易也不想在成都府多待,一拍即合。

    在陶谷的陪同下,李中易顺利的见到了李达和与薛夫人,还有他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李中昊。

    还没等李中易行礼,薛夫人突然拉住他的手,焦急的问他:“珍哥儿,你没事吧?”

    李中易不想让薛夫人担心,就笑着说:“娘亲,您就放心吧,这位陶公是请我们去开封府享福的。”他顺手指了指,丝毫不觉得尴尬的陶谷。

    “唉,不管去哪里,只要和你在一起,大家平安就好……”薛夫人一看见李中易,就有说不完的话。

    等李中易好不容易才安抚住薛夫人后,扭头对李达和说:“阿爷,孩儿以后会解释清楚的,请您务必信孩儿这一遭。”

    陶谷就在身旁,李中易一时间也不好细说,只得含糊其词的先敷衍过去再说。

    第二天清晨,李中易的全家老小,混在车队里边,跟着陶谷的人马离开了成都。

    路上,李中易赫然看见了王大虎的身影,出现在一间酒肆的二楼。

    王大虎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迅速的掏出一张纸,纸上就一个字,随。

    李中易当即点了点头,暗示王大虎,派人悄悄跟在身后,等到了开封之后,再找机会联络。

    费媚娘还在郊外呢,李中易差点丢了命,才得到了这个绝代的尤*物,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弃呢。

    而且,李中易一手训练的精锐乡军,也在剑门关的前线,跟着孟仁毅抵御赵匡胤的进攻。

    这一股忠心耿耿的军队,对于李中易未来在陈桥兵变中,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必须暗中安排好。

    整个车队,除了陶谷带来的五百大周的卫士之外,还有张业主动派出的五千人马,随行护卫。

    李中易心里明白,陶谷这是留下了后手,担心李中易的人,会搞出半路劫道的戏码。

    对于决心算计柴荣的李中易来说,在路上搞这种无聊的把戏,纯属毫无意义的牺牲,非但起不到任何效果。反而会把事情搞到最糟。

    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不暴露野心,才是李中易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

    仅仅从陶谷这么高的身份,却故意伪装成小官来看,其中的内幕,肯定不简单。

    李中易悠闲的躺在马车上,既然陶谷不想透露内情,他索性懒得问。

    实际上。柴荣如果想杀了李中易,陶谷随时随地都可以动手,又何必带上他的全家人。去开封就死呢?

    李中易想得很清楚,这就说明,柴荣的确有非常用得着他的地方,只要小心应付。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离开成都之后。陶谷决定让薛夫人、李达和以及李中昊,以及李中易的两个小妾,乘第一条船先走,他自己则带着李中易坐第二条船,慢慢的跟上去。

    李中易早就看破了陶谷的牵制用心,却也懒得说穿,只要全家都平安就好。

    就算是李中易成功脱逃了,李煜那个只会做词泡妞的草包。也值得他李某人去投吗?

    至于,做官要先当太监的南汉。以及不战而降了北宋的吴越钱家,就更不需要提了!

    这些腐朽的家族,完全不在李中易的考虑范围之中。

    只要这一次逃过一劫,大难不死,李中易一定要在势力最强大的后周政权内部,卷起千堆雪,激发万重浪。

    船行非常快,不几日就过了峡州今宜昌,弃舟登岸后,从襄州北上,在邓州今邓县和赵匡胤碰上了头。

    陶谷把李中易的一家子交给赵匡胤后,转道南下,出使南唐。

    李中易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暗好笑,姓陶的,此去南唐,你必吃韩熙载的大亏,嘿嘿,身败名裂就在前方等着你呢!

    “某家在主上的面前多言了几句,却不料惊扰了先生,某之过也,还望先生勿怪。”赵匡胤诚挚的深深一揖,然后笑眯眯的望着略显狼狈的李中易。

    赵匡胤忽然面色一整,肃容说,“我主久闻先生的大名,特命某家便宜行事。”

    李中易何等聪明,一听就明白了,柴荣所谓的便宜行事,也就是活的李中易固然好,死的李中易其实也可以,总之不能让他溜走。

    既然后周有数的大将赵匡胤都亲自来了,这就从侧面证明了,柴荣对李中易的重视程度。

    “先生,你就不问一问,为啥会被陶谷所算计?”赵匡胤笑眯眯地望着李中易。

    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柴荣亲自设下圈套,赵匡胤还真想不到,李中易会被捉了来。

    “呵呵,元朗兄统帅大军压上剑门关,日夜攻城,王昭远上次就被你给打破了胆。唐国又一败涂地,连江淮十余州都丢光了。”李中易忽然微微一笑,“如果我是孟昶,也会怕得要死,任由陶谷为所欲为。”

    “先生果然明睿,一语中的,妙啊!”赵匡胤摇头感叹了一阵子,忽然提起了一个李中易非常熟悉的人,“只可惜,赵普此番在许州办事,不然的话,倒可以陪着先生好好的畅谈一番。”

    赵普?李中易微微一笑,这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可谓是赵家两兄弟身边的首席智囊。

    这赵普,不仅是陈桥兵变和杯酒释兵权的主谋,还是烛光斧影后,赵光义能够坐稳皇位的幕后重要推手。

    这赵普,身前为宰相,手握重权,死后被封为韩王,倍极哀荣。

    客观的说,赵普的一生,既是辉煌的一生,也是搞阴谋的一生!

    一言以蔽之:大宋官场的第一个不倒翁!

    更重要的是,赵普还是强干弱枝、重文抑武这个基本国策的始作俑者,被两宋的士大夫们坚定的执行了三百多年,直到南宋亡国。

    “先生可知,我主为何必欲将你弄到手?”赵匡胤明显来了兴趣,想考较一下李中易的精明程度。

    ps:今天,不管兄弟们给多少张月票,司空都决定史无前例的大爆发一下,四更,说话算数!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