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因为最近老出祸事,李太后静极思动,非常想去天台山还愿,祈求三清上仙的保佑。

    孟昶也觉得前段时间有很多令人感到晦气的憋屈事,一时兴起,索性带上了费贵妃和高等级的妃嫔们,一起去天台山祈佛。

    李中易身为殿中少监,自然要参与御驾出行的筹备工作。除了羽林卫、监门卫的禁军之外,按照殿中监魏庭岳的分工,李中易把消息通知了孟仁毅,要求金吾卫派兵前来护驾。

    事也凑巧,孟仁毅派来的队伍,居然是郭怀统帅的金吾卫第三军。

    临出发的时候,李中易赫然看见花蕊夫人的车驾,就在队伍之中,紧跟在孟昶的御驾后面。

    李中易知道,孟昶已经有大约一年的时间,没进过花蕊夫人的寝宫了。

    难道是孟昶突然回心转意了?

    大队伍上路之后,李中易带着元随就跟在御驾附近,准备随时随地听候孟昶的召唤。

    车驾离开成都不久,从孟昶的车仗内,不时的传出吟声**,显然这个昏君正在白昼宣淫。

    李中易下意识地看了眼花蕊夫人的仪仗,却见整个贵妃的车驾队伍,不管是车夫、内侍还是宫女们,人人紧绷着脸,表情异常之严肃。

    是了,孟昶也太不给贵妃面子了,就不能暂时忍一忍**,到了行宫之后再y?

    天台山距离成都大约两百二十多里,整个车驾一共走了七天,这才抵达天台山上。

    当晚就住在山下的行宫里,按照魏庭岳的分工,李中易负责行宫的警戒事宜。

    李中易心里自然有数,姓魏的又在私下里搞小动作,这皇帝出门在外,最大的问题就是人身安全必须有绝对的保障。

    一旦在行宫里边出现了“刺客”这种令人惊恐的生物,具体负责安全保卫的李中易,必定是责无旁贷,会被魏庭岳推出去当替罪羊。

    正因为看透了其中的严重性,李中易哪敢有丝毫马虎,他调动着自己的老部下,严格采取分区管理的口令制度。

    不管是内侍还是宫女,没有口令却到处乱窜者,一律拿下。

    行宫的外面,斥候暗哨,被李中易布出去老远。一旦有警,李中易也可从容调动兵马予以应对。

    第二天一早,天光大亮之后,一切平安无事,李中易这才长吁了一口气,运气还不错哈。

    鉴于孟昶的一家子,今天就要上山,李中易昨天还没到天台山脚下的时候,就按照斥候预先画出的山里地形图,提前吩咐郭怀,做好了警戒线的布控工作。

    在沿途的各个要道,布下驻守的官兵,严禁任何外人靠近天台山主峰十里以内。

    孟昶陪着李太后,乘坐木椅车滑杆上山,先拜了三清祖师,又在道观内吃了素斋。

    歇过晌后,孟昶想讨李太后的欢心,就领着老娘和新宠碧眼舞姬,去玉宵峰的后山,观赏此地的特产动物:毛冠鹿、林麝、红腹雉、绿尾虹雉以及鲵鱼娃娃鱼。

    这时,魏庭岳发觉李中易将安全保卫工作,安排得密不透风,就又耍了个小手段,让李中易留下来,保护没有跟着出游的一干宫妃们。

    李中易知道魏庭岳的小心思,不就是有功想捞,有过就推嘛,老子还真不想跟着去伺候呢,留在道观内,休息一下,其实也挺好。

    为了安全起见,李中易还是安排郭怀亲自保护着孟昶去了后山,他自己则领着几百老部下,把道观围成了铁桶阵。

    李中易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元随来报,贵妃驾前的颦儿求见。

    颦儿见了李中易,行礼过后,笑嘻嘻地说:“禀少监,我家娘子静极思动,想出去走走。”

    李中易知道花蕊夫人的身上有各种毛病,其中,最主要的是心病。

    在山上转一转,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花蕊夫人的心情,也许会好很多。

    李中易虽然对花蕊夫人心里有些怨念,怪她很不懂事,把他的好心当作了驴肝肺。

    但是,花蕊夫人毕竟是李中易冒着生命危险,从火海之中,救出来的,他也不想故意去难为她。

    “嗯,只要不走出太远,没事的。”李中易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颦儿的请求。

    颦儿欢天喜地的走了,李中易心想,那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应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吧?

    花蕊夫人即使再不受宠,毕竟还是宫里除了李太后之外,身份最尊贵的贵妃,李中易不敢马虎大意。

    除了留下姚洪带兵守住道观,李中易亲自出马,带领三队士兵,随行护卫。

    为了避免尴尬,李中易有意远远的跟着,和花蕊夫人的滑杆之间,隔开了一段距离。

    也许,花蕊夫人已经知道了孟昶在游玉宵峰的后山,她却偏偏选择了另一座偏峰,而且不走主山路,专寻小道。

    李中易本想上前阻止,可是,考虑到花蕊夫人此前对他的恶劣态度,说实话,他也懒得凑到她的跟前去自找没趣。

    反正,只要安全上没有问题,李中易也不想插手太多。

    说实话,在这山林里边,跟在李中易身边的又是他的乡军老部下,他根本不担心花蕊夫人有何危险。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势渐高,前面出现了一座横跨两山的索桥。

    索桥的那边是一座小小的山神庙,花蕊夫人从滑杆上下来,缓步走到索桥之上。

    在山风的吹拂下,花蕊夫人的一袭白色衣裙,随风起舞,翩翩风姿,宛若仙子。

    李中易不由眯起两眼,花蕊夫人那迷死人不赔命的绝妙美胴,他不仅见识过,甚至还摸过还几次。

    花蕊夫人沿着索桥径直往前走,颦儿忽然停下脚步,示意众人不许跟上。

    李中易因为保护安全的职责所在,不敢马虎大意,就顺手由随从的手上,接过一把军刀,挂在腰间,然后迈步踏上索桥。

    一直缀在花蕊夫人身后的颦儿,倒没拦阻李中易的去路,任由他跟上了花蕊夫人的脚步。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跟在花蕊夫人身后李中易,断断续续的听见,前边的她,一直漫声吟着他抄来的名句。

    名句就是名句,不管是千年之后,还是如今,都脍炙人口。

    花蕊夫人并没有走进山神庙,而是在峭壁边上默默的伫立着,她的一双妙目,始终凝视着远方的天空上,变幻莫测的白云。

    也许是花蕊夫人站的时间过久,李中易甚至一度产生了错觉,认为她很可能想跳崖自尽。

    就在李中易悄悄的挪动脚步,逐渐靠近花蕊夫人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子,冲着李中易露出了凄惋的笑容。

    “李无咎,我听说你至今尚未大婚?”花蕊夫人突如其来的问话,李中易的脑子转得再快,还是慢了半拍。

    李中易犹豫了一下,拱手说:“据家父提起过,臣自小的时候,订过一门亲事。”

    “好好的珍惜人家。”花蕊夫人扔下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掉头就往回走。

    李中易晃了晃有些僵硬的脖子,心里始终没想明白,花蕊夫人为何会突然提及他的婚事?

    女人的心,海底针,看不见,摸不着,只能靠猜!

    回程的时候,花蕊夫人在前边走得很慢,李中易也缓缓地跟在她的身后。

    由于刚才的自杀猜想,李中易多长了个心眼,不敢离得太远。

    花蕊夫人如果成心想死,回宫里上吊、服毒或是投井都可以,这个时候出了事,李中易肯定难脱干系。

    下山的时候,花蕊夫人让滑杆走走停停,仿佛不舍得离开山清水秀的天台侧山。

    只要花蕊夫人不出事,李中易也没啥意见,就由着她任意游玩。

    说实话,这个被关在深宫之中,如同金丝雀一般的女人,确实也很可怜。

    一路游山玩水,花蕊夫人的心情,显得好得多了。

    趁着花蕊夫人欣赏一株奇花的时候,颦儿凑近李中易,小声说:“多谢您的宽容,我家娘子的心情,比往日要舒畅得多。”

    李中易明白颦儿指的是什么,微笑着摇头说:“让贵妃玩得舒心,乃是人臣的本分。”

    宫里的人们,素有趋炎附势的陋习,变色龙多如牛毛。

    这失了宠的宫妃,就如同脱了毛的凤凰,人人都争抢着要踩上一脚。

    李中易虽然受了花蕊夫人的冷遇,也不过是平日里躲远了一些罢了,并没有象黄清那样,想拍别的宫妃的马屁,暗中欺负她。

    按照规矩,该给花蕊夫人的供应,只要李中易经手的,绝对没有短斤少两,甚至是直接克扣的现象出现。

    回到道观,李中易就听说了,孟昶由于玩得兴起,索性就在山中扎下了大帐,已经传下口诏,要连住三天。

    令李中易没想到的是,原本被花蕊夫人留在道观里的凤仪殿的宫女和内侍,居然有大半溜去别的宫妃那里拉关系串门子。

    以至于,花蕊夫人回来之后,连沐浴的热水,都没人准备。

    咳,这墙还没倒呢,众人就开始推了。

    李中易暗暗摇头,赶紧派人,把这些已经离心离德的家伙们,都给找了回来。

    据姚洪的禀报,这些人回去之后,花蕊夫人并没有大发脾气,只是没怎么搭理他们罢了。

    花蕊夫人自己身边人的事情,李中易不好管,也不能插手去管,只能任其自理了。

    第二天,颦儿又来找李中易,说是花蕊夫人昨天玩得很开心,今天还要出去游山玩水。

    由于孟昶和太后都没在道观,花蕊夫人的身份最为尊贵,李中易懒得扫了她的兴致,就只得继续带兵跟着。

    出行的时候,李中易注意到,花蕊夫人的身旁,只跟了一个颦儿,其余的内侍和宫女,都被她强行留在了道观里。

    李中易略微一琢磨,立时明白,花蕊夫人毕竟是个女人,身边人暗中背叛的事,她不可能不介意。

    吃晚饭的时候,李中易安排厨子炒了几个小菜,准备犒劳一下自己,却被碰巧来找他的颦儿看见。

    颦儿硬是拦截了好几道菜回去,只给李中易留了一碗羊肉面片汤。

    虽然花蕊夫人对李中易很冷淡,可是,一直知道感恩的颦儿,对李中易却是越来越熟不拘礼,仿佛他根本就不是堂堂的四品殿中少监,而是她的儿时玩伴一般。

    李中易望着面前孤零零的面片儿汤,摇了摇头,暗暗叹息,难怪孔老夫子曾经说过: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吃***后,李中易踱到一处悬崖绝壁之前,如画的大好河山,美丽的锦绣风光,尽在眼前。

    忽然,李中易想起了天人远隔的美*妻和爱子,不由黯然神伤。

    李中易豪兴大发,想到了一首十分应景的名篇,当即吟道:“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宴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好……好一个不如怜取眼前人……”突然从李中易身后传来叫好声,他转过身子一看,花蕊夫人竟然就立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一双黑得发亮的妙目,正炯炯有神的盯在他的身上。

    “让贵妃见笑了。”李中易很守规矩的拱手行礼,却没获得花蕊夫人的任何回应,她转身缓缓离开,空气中隐约飘荡着一声长叹。

    李中易感觉花蕊夫人有些怪怪的,不过,他并没有追上她的步伐。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虽然性格随和,却有一股子傲气,绝不是天生的受虐狂。

    既然,花蕊夫人对李中易很冷淡,他又何必主动跑去跪舔一个曾经羞辱过他的女人呢?

    能够做到以平常心对待花蕊夫人,李中易觉得,他自己的心胸已经算是很开阔了。

    天色渐暗,李中易让人通知颦儿,必须暗中提醒下花蕊夫人,不能太晚下山。

    可是,花蕊夫人仿佛没听见颦儿的提醒一般,依然慢慢腾腾的游山玩水。

    李中易担心出大事,赶紧派人去禀报孟昶,李中易交待的话很活,说的是贵妃也许想在山里宿营。

    可是,派去找孟昶的人,回来禀报说,陛下已经喝多了。

    李中易琢磨了一下,反正他的老部下,都擅长走夜路。这里又是蜀国的腹地,四周还有重兵保护着,到时候为了安全起见,即使点燃了火把赶路回去,也不碍事。

    也许是李中易并未直接催促花蕊夫人,起了反效果,她在看过一处小瀑布后,却让滑杆加快了下山的速度。

    咳,这个女人呐,真是搞不懂她的心思,李中易暗暗摇了摇头,管他呢,只要安全的回到道观,就是胜利。

    回到道观后,花蕊夫人照常沐浴更衣之后,居然又出了门。

    李中易得到消息后,只得放下手头的事情,又跟了过去。

    好在,花蕊夫人并没有要求离开道观,这让李中易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

    花蕊夫人换了一袭粉色的衣裙,径直走到了道观的正殿,跪在三清祖师的面前,小嘴里念念有词。

    李中易不想靠花蕊夫人太近,又不敢隔得太远,就始终缀在她身旁,保持大约十米左右的距离。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蕊夫人许过愿后,居然又绕到了三清祖师的背后。

    李中易暗暗摇了摇头,只得和颦儿一起,又跟了过去。

    相比前殿通明的灯火,后殿的光线要昏暗得多,李中易就站在廊柱的后边,默默地守着花蕊夫人。

    “颦儿,口渴了。”花蕊夫人抚摸了一阵摆放着三清祖师塑雕的神磬,忽然吩咐颦儿去取水来。

    李中易觉得他和花蕊夫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妥当,就想退出殿外。

    可是,花蕊夫人忽然问李中易:“不如怜取眼前人,此人是谁?”

    没法子,贵妃问话,李中易不得不答,也不能距离太远,他只得走近花蕊夫人,回答说:“一个心很近,却距离很远的女人。”

    是啊,都这么长的时间了,李中易也不知道他的那位国色天香的校花老婆,如今过得怎样了?

    “你……”花蕊夫人沉默了一会儿,刚想说话,这时,正殿门口突然传来了孟昶放肆的大笑声,“朕说到做到,此地可够宽敞?”

    “五郎,在这里行乐,不太好吧?”李中易听得出来,说话的这人就是那位碧眼舞姬。

    大事不好!李中易脑子里立即拉响了警报:万一孟昶转到殿后,发觉他李中易和费贵妃竟然独处一室,还站得这么近,肯定会产生极坏的联想,搞不好要出大事!

    真到那个时候,李中易只有两种选择,他要么直接杀了孟昶,要么就是他的脑袋被孟昶砍下来当尿壶,然后灭他全族。

    李中易在私下里的造反准备工作,远远没有完成,现在他如果杀了孟昶,滞留在成都的一家老小,绝对都要死光光。

    可是,要让孟昶砍了他的脑袋,那就更不可能了。

    李中易屏住了呼吸,下意识看向近在咫尺的花蕊夫人,却发觉她的身子在微微发抖。

    显然,身为皇妃的花蕊夫人,也已经想到了那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

    “碧娘,咱们去后边看看。”孟昶的声音再次传来。

    李中易急的脑门子上,直冒冷汗,花蕊夫人也已经吓得浑身僵硬,反复被人点了穴道,再也动弹不得。

    :为了感谢兄弟们一个多月来的鼎力支持,在即将上架之前,司空码出这一大章,慰劳下兄弟们。今晚24:00点,逍遥侯正式上架后,会有连续的两个vi章节更新,异常精彩的故事,请兄弟们不要错过了!另外,拜托兄弟们多多订阅,12月的保底月票砸给司空,逍遥侯军团需要每一张宝贵的月票支持。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