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97章谋反

    晚上,孟仁毅来找李中易,请他帮忙联络赵老太公,共同对付权臣张业。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坚决反对孟仁毅帮着孟昶联合赵家,斗垮权臣张业。

    据李中易自己的观察,孟昶虽然治国无能,强军无方,抓权却是个高手。

    即位之初,孟昶基本上是个空架子皇帝,除了张廷圭忠心于他之外,举目望去,朝中几乎全是异姓元老的人马。

    上次战败,蜀国丢了北部的秦、凤二州后,孟昶、赵廷隐和张业这三方同时扩军,比例基本相当。

    如今,孟昶的实力,如果加上赵家的骁锐军,和张业手上掌握的军事力量相比,已经大致相仿。

    在李中易看来,目前蜀国的局势,其实是个非常平衡的三角关系,三方彼此之间都奈何不得对方。

    张业如果现在就败了,孟昶的实力必定会独大。接下来,孟昶肯定要兔死狗烹,先拿掉赵廷隐的兵权,再让孟仁毅回家去当个富贵的闲王。

    这却是李中易最不想看到的糟糕景象。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和赵匡胤搭上线,只是最后实在没了办法,留下的后路罢了。

    在李中易看来,最理想的状况是把孟昶拉下马,扶持孟仁毅当皇帝。然后,整个蜀国倾尽国力,支持李中易打造出一支五万人的精锐部队。

    如今的李中易,已经不是当初的军事菜鸟。如果在军中多历练几年,李中易有理由相信,凭借这股强大的精锐武力,又背靠着物产丰富的成都平原,统一整个中原,绝对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有些事情还是水到渠成为好,李中易暂时不想惊动孟仁毅,就安排王大虎私下里去联络赵老太公。

    赵老太公听了王大虎的转告,当即表态,明日是休沐日,他要出去郊游。

    得了王大虎的回信后,孟仁毅很高兴,喝了很多酒,当晚硬要和李中易挤在一床,抵足夜话。

    第二天一早,李中易的马车从北门出城,绕了一大圈后,转向城西。

    城西的菩提寺内,一直藏在李中易车内的孟仁毅,见到了赵老太公。

    赵老太公一见了孟仁毅,立即意识到,今天的会面,并不仅仅是所谓的踏青而已。

    李中易和赵老太公寒暄了几句后,就把孟仁毅的来意,简单的介绍了一番。

    “老太公,那张业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独揽朝纲,非除不可。”

    听了孟仁毅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赵老太公只是捻须不语,显然并不完全赞同孟仁毅的分析。

    赵老太公瞅了眼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中易,忽然笑着问他:“珍哥儿,你怎么看这事?”

    李中易心里暗暗骂道,你明明心里早有了答案,却偏要把我推出来陪斩,真是一头老狐狸。

    “夔王说的一点没错,张业此獠一日不除,我大蜀国内一日不得安宁。”李中易四平八稳地替孟仁毅帮腔,却被赵老太公看出了蹊跷。

    赵老太公心想,以李中易的政治大局观,不可能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一旦张业倒下了,紧跟着要倒霉的肯定是他赵家。

    “珍哥儿,张业其势非小,在京师驻有重兵。咱们稍有不慎,打虎不成,反要被虎咬啊。”赵老太公放出试探手,想摸清楚李中易的真实想法。

    “擒贼先擒王,只要找机会先拿下了张业本人,别的倒不足虑。”李中易则使出太极推手,不动声色的把赵老太公的试探,给挡了回去。

    小滑头,赵老太公瞥了眼老神在在的李中易,淡淡地说:“张业虽然每日都在政事堂,可是,他的几个儿子,却一直留下军中。以老夫的推测,张业必定和他的儿子们约好了私下的联络方法,若有不测,恐怕整个京师都要遭大灾呐。”

    这确实是个大难题啊,孟仁毅皱紧眉头,陷入到苦思冥想之中。

    李中易明明看见了赵老太公暗中使的眼色,却故作不见,反而端起茶盏,低头喝茶。

    赵老太公立马就明白了,李中易根本不是不懂大局,而是被孟仁毅逼来的。

    说句老实话,在赵老太公的心里,对李中易非常忌惮。

    一个能够仅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从绝地重获新生,并在战场上立下奇功的少年郎,无论怎么重视,都不过分。

    赵老太公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孟仁毅,又想起了他以前的那些荒唐事迹,心里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先帝共有七子,除了早夭的两个之外,剩下的五个儿子,全都爱好吃喝玩乐,包括眼前的这位在内,竟然没有一个具有英主之气象。

    赵老太公又瞅了瞅故作低头沉思的李中易,联想到李中易和孟仁毅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他的心里大致有些明白了。

    这小子恐怕是想把孟仁毅推上皇位吧?

    在赵老太公看来,和昏聩的孟昶比起来,一向仁义重情的孟仁毅,不仅心不狠手不黑,还特别天真,显然也不是当皇帝的好材料。

    事情是明摆着的嘛,张业完了,他们赵家垮了,以孟昶喜欢抓权的性格,还会在卧榻之旁,留着一个手里捏着重兵的亲弟弟么?

    不过,有李中易这个妖孽在孟仁毅的身旁,赵老太公倒觉得扳倒了张业和孟昶之后,赵家的权势不敢说扩大,维持现状的机会其实蛮大的。

    毕竟,赵老太公和李中易的关系也非同寻常。赵老太公不仅是李中易的加冠人,还是他的赠字、赠号的贵人。

    只是,李中易现在的态度,明着看似很支持孟昶,实际上却是模棱两可。这么一来,倒让赵老太公,很有些吃不透李中易的真实想法。

    和赵老太公的想法不谋而合,李中易对于怎么解决掉张业和孟昶的问题,早就有了盘算。

    目前,挡住李中易步伐的,既不是孟昶,更不是张业,却是孟仁毅这个一直忠心于孟昶的傻小子。

    皇帝不急,太监急,是最令李中易感觉到头疼的要命问题。

    赵匡胤搞陈桥兵变,那是他本人早有预谋,急迫的想篡周自立为帝。

    孟仁毅这个当事人,却压根就没有取孟昶而代之的念头,李中易觉得,真他娘的蛋横疼呐。

    赵老太公打定了主意,不摸清楚李中易的真实态度,就绝对不会向孟仁毅表明态度。

    “老太公,能不能这样,由陛下在宫里调动近卫擒下张业,你和夔王爷各率本部人马袭击张业几个儿子的军营?”李中易为了麻痹住“傻小子”孟仁毅,故意提出了看似非常合理的建议。

    孟仁毅仔细地琢磨了一番李中易的意见,他的眼前猛地一亮,十分紧张的盯在赵老太公的脸上。

    面对赵老太公这种成了精的千年老狐,以孟仁毅的游说能力,自然而然的也就败下阵来,无功而返。

    “唉,那张业如果只有两个儿子就好了。”赵老太公听了李中易的“馊主意”,心里越发明白,这小子一定别有所图。

    孟仁毅意识到,张业的数万兵马,分由三个儿子统帅,而且他们所驻扎的军营位置互为犄角之势。

    赵家和孟家的数万兵马,在城里调动,显然不可能不惊动警惕心一直很高的张家人。

    一旦偷袭失败,或是攻击受阻,孟赵两家的联军,倒是极有可能腹背受敌,反被张家人包了饺子。

    为了掩人耳目,孟仁毅趁四周无人的时机,提前躲进了李中易的马车。

    赵老太公赶紧逮住机会,问李中易:“珍哥儿,你这个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李中易故意叹了口气,说:“妄动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咱们必须从长计议。”

    “哼,你就不怕廷隐投向张家人那一边去?”赵老太公和李中易斗惯了心机,有心调侃一下这个异常狡猾的小子。

    “呵呵,张业当了皇帝,赵家也就覆亡在即了。”李中易谈笑间,轻而易举的破掉了赵老太公的虚言恫吓。

    李中易知道赵老太公心里对他有些不满,可是,他又不能告诉赵老太公,孟仁毅其实不想当皇帝,只得出此下策。

    见李中易点破了关键要害,赵老太公也懒得和他继续玩捉迷藏的游戏,就直截了当的发问:“你打算怎么做?”

    “您老觉得夔王如何?”李中易也很想知道,赵老太公对于孟仁毅的真实看法。

    “交夔王这个朋友,非常不错。”赵老太公知道李中易肯定听得懂他的话外音,这聪明人之间交锋,话根本不需要说满,彼此就都可以明白对方的意思。

    赵家果然不看好孟仁毅,李中易明知道是这个答案,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遗憾。

    “夔王若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必不忘赵家的恩德。”李中易这话的意思,已经挑得很明了,希望赵老太公支持孟仁毅做皇帝。

    赵老太公见李中易表明了态度,心下立时大安,这些年以来,赵老太公最担忧的就是赵家后续无人,撑不起偌大的家业。

    “呵呵,老夫以及全家人,一直把珍哥儿你,视作自家人。”赵老太公这话显然是在告诉李中易,他们老赵家信得过他。

    李中易却听出隐含在赵老太公话里的未尽之意,他当即一本正经的说:“廷隐相公怎么看?”

    赵家人的意见也许并不统一,至少,赵廷隐就不是完全听从赵老太公的安排,他羽翼已封,往往自有主张。

    赵老太公自信的一笑,说:“涉及到家族倾覆的大事,廷隐那边你就放心好了。”

    李中易何等精明,一听此话就知道,赵家最终拍板的实权,依然掌握在赵老太公的手上。

    和赵老太公私下里达成了共识之后,李中易心里有些高兴,赵家的态度显然是冲着他李中易看的,而不是掌握着至高无上皇权的孟家。

    有了赵家的配合,李中易驱除张业,架空孟昶这个昏君的计划,又多了很大的一颗砝码。

    从刚才赵老太公的说法来看,赵家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保住有限的权势和富贵,也就可以了,并无谋朝篡位的想法。

    话说回来,张业和赵家的矛盾日深,仇恨加剧,对立面与日俱增,已经势成水火,无法相容。

    这才是赵老太公愿意采取合作态度的根本原因,没谁会拿整个家族的兴亡去随便赌博。

    李中易心里有底,孟仁毅则是郁郁寡欢,在回城的路上,他一直紧闭着嘴巴,一声也不吭。

    没办法,李中易只能安慰他,说了很多赵家的顾虑,想让他释怀。

    可是,孟仁毅始终提不起劲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今晚24:00,逍遥侯就正式上架了。凌晨转点之后,肯定有至少两章以上的vi章节更新,请兄弟务必注意。另外,司空提前拜托下订阅和下月的保底月票,谢谢了!

    i1153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