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常参的朝会继续在扯皮吵架,最终,勉强达成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允许李廷圭招兵买马的同时,赵廷隐的骁锐军和张业的部队,都可以扩充相应人数的兵马。。。

    李中易注意到,张业很狡猾,也很有警惕心,他来上朝的时候,他的几个儿子都在军中坐镇。

    可想而知,一旦宫里有个风吹草动,张业的几个儿子就会带兵杀进宫。

    张业虽然喜欢专权,却比三国演义的董卓要聪明得多。李中易有了这个认识后,越发觉得要谨慎从事,不能妄动。

    由于今天解决了部分的问题,李中易比平日里更早来到含元殿办公。

    李中易走到官厅的门口,却见一个贵妃宫里见过几面的小内侍,正在殿外等他。

    那小内侍倒是伶俐,一见到李中易,赶忙跑过来行礼,“小的拜见李少监。颦儿小娘子命小的来禀报您,贵妃昨儿个睡得非常香,直到今儿个五更天才醒,已经用过了鱼片粥,腰也不怎么疼了……”

    “贵妃的情绪可好?”李中易摸过贵妃的身子,毕竟有些心虚,就想套话探一下底细。

    “回少监,贵妃今儿个没发脾气,还抽空接见了几个过去请安的宫妃。”小内侍可能是得了颦儿的叮嘱,介绍得非常详细。

    “贵妃如有不适,就来找我。”李中易叮嘱了小内侍一番,打发他走了。

    可是,自从这一次之后,花蕊夫人那边,再也没有派人来单独叫他。

    据李中易所知,贵妃的宫里已经传了好几次御医和按摩女博士,偏偏把他这个宫内第一名医给忽略掉了。

    李中易静心一想,也就明白了,他对花蕊夫人做的羞人之事,她肯定有感,这是有意疏远于他呢。

    也好,既然花蕊夫人没有当场发作,以后就更不可能把事儿说出来了。

    李中易觉得,离她远一点,少受一些致命魅力的影响,更可置身于宫内的权力斗争旋涡之外,也安全得多。

    花蕊夫人虽是绝艳,却只敢远观,不可亵玩,如之奈何?

    太液池的工程,既是孟仁毅给牵的线,李中易又答应过的,他于是找来分管的殿中丞以及监工等人,不仅要到了施工的图纸,还问清楚了所需要石料和木料的总用量。

    整个太液池的工程,预算的钱款,居然超过了一百万贯。

    咳,这一百万贯,相当于大蜀国三分之一的税钱,足以组建一支武装到牙齿的三万乡军。

    李中易摸清底细之后,关门仔细一算,他发觉,仅仅是金丝楠木这一项,至少可以给孟仁操留下八万贯钱的利润空间。

    嗯,不能让孟仁操赚得太狠,就六万贯吧,好处不能通吃,利益均沾,才是王道!

    李中易再次叫来具体分管的殿中丞,一番暗示之后,让殿中丞忐忑而来,趁兴而归。

    原来,李中易留了二万贯的利润,暗示殿中丞分配下去,他李某人分文不取。

    千里做官,不为权财,又为什么?难道是真的是为了草民服务,而白忙活一场?

    那才是扯蛋呐!

    那殿中丞岁数已大,权力的方面已经没啥念想了,就图着多捞几个养老钱。

    魏庭岳得知这个消息后,好半晌无语,他故意分出太液池的工程给李中易,其实是想暗中抓到李中易贪污受贿的把柄,以便借此要挟李某人。

    可是,李中易这么一干,魏庭岳的小心思不仅完全落了空,反而成全了李中易会做人的好名声。

    那些得了便宜的殿中省官员们,私下里都在赞颂李中易,如此体谅下级难处的好少监,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魏庭岳听了这些话,倍觉刺耳,心里很不舒坦。他一向都是吃独食的性子,眨个眼的工夫,就被大度的李中易给比了下去,心里能不窝火么?

    这一天,李中易忽然被孟昶派人给叫去了谢才人的嘉和殿。

    走过殿门外的时候,李中易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五花大绑的颦儿,泪流满面的跪在殿外的台阶下。

    呀哈,这是肿么了?李中易心头不由一惊,颦儿可不是一般的宫女,而是有品级的女官,又是贵妃身边的心腹,却被逮到了谢才人的地界,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李中易略微想了想,就停下脚步,招手叫过看守颦儿的秦得贵,小声问他:“怎么回事?”

    秦得贵看了眼四周的环境,低声解释说:“回叔爷的话,这个贱婢胆大包天,不仅在半道上冲撞了谢才人的鸾驾,还出言不逊……陛下正好经过……抓了个正着。”

    李中易隐约明白,忠心耿耿的颦儿应该是着了谢才人的道,掉进了绝命的陷阱之中。

    看样子,这宫里的女人之间的争宠战,其残酷程度,丝毫不亚于男人们的权力争斗。

    李中易深深的看了眼,嘴巴已经被堵住的颦儿,迈步走进嘉和殿。

    “李卿,在这宫里边,以下犯上,该当何罪?”孟昶见了李中易之后,依然是一副气哼哼的样子。

    李中易毫不迟疑地说:“按照宫规,应该杖毙,乱棍打死。”幸好他每天坚持看公文,大致了解了一些宫规。

    孟昶见李中易并没有劝说他,看在贵妃的面子上来个重罪轻罚,心里不由舒坦了一些。

    “李卿,朕一向信你是个忠臣,才把这事交给你来办的。”孟昶看了眼一旁梨花带雨,委屈之极的谢才人,一颗心陡然硬了数倍。

    李中易倒不怕孟昶发怒,他有仙之门徒的美誉在前,又是刚立过战功的殿中少监,再加上平日里会讨好孟昶,确实没啥可怕的。

    孟昶这个昏君正是吃了他炼的仙丹,才有“肾力”每天欺负谢才人。

    “陛下,微臣倒有一个法子,可以让那个贱婢,生不如死。”李中易故意露出佞臣的奸笑,一下子吸引了孟昶的注意力。

    “就这么杖毙了,未免太过便宜了那个贱婢。微臣以为,不如把他交给微臣用作炉鼎,让厉鬼吸干她的精髓,喝尽她的血,慢慢儿的收拾……嘿嘿……”李中易面露狰狞之色,一副急孟昶之所急,恨孟昶之所恨的忠臣模样。

    孟昶犹豫了一下,等看见谢才人面现惧容,他最终点了点头说,“如此甚好。”

    李中易偷偷看了眼谢才人,发觉这个女人也算是貌美。只是,她的容貌却比花蕊夫人差出好几条街去,也不知道孟昶怎么会迷上这种“丑女”的?

    难道说,孟昶的喜新厌旧,已经到了美丑不分的地步?

    “李卿,你炼的仙丹,的确有奇效,朕服了丹,浑身都很爽利。”孟昶确实对李中易高看了好几眼,仙丹的灵验,可不是吹出来的。

    “陛下,此种仙丹异常珍贵,五百年仅能得一回。后面再炼的丹,效力要差不少。”李中易及时的堵住了孟昶的嘴巴,免得出难题,逼他李某人上吊。

    “嗯,朕已经很节省,两日才一粒。”孟昶瞟了眼满面飞红的谢才人,他的心里不由暗暗自得,昨晚弄了五次,今儿个精力依然充沛,此皆李中易这个仙徒之功啊。

    “李少监,今后可多来这嘉和殿走动走动,陛下的身子骨有你照料着,吾很放心。”谢才人当着孟昶的面,赏了李中易一柄“灵芝形”羊脂玉如意。

    这个时代,玉如意虽然不象后来的明清时期那么盛行,羊脂玉如意却也是极其难得的宝贝,寓意吉祥,祝愿升官发财,青云直上。

    李中易手里捏着玉如意,心里却在想,谢才人之所以要重重的赏他,恐怕和贵妃的宫里一直冷落着他,有着很大的关系吧?

    嘿嘿,才这么点东西,就想拉拢老子,谢才人啊,你还嫩得很呐!

    “多谢厚赏,只要陛下和谢才人不怕微臣呱噪,臣一定经常过来混吃骗喝。”李中易连连拱手,笑得着实很开心。

    孟昶和李中易一向随便惯了,也没觉得他举止失仪,胡说八道。

    李中易告辞离开嘉和殿后,怒气冲冲的走到颦儿的面前,当着嘉和殿的宫女内侍的面,抬腿就是一脚,踢倒了颦儿。

    李中易故意高声喝道:“来人,把这个贱婢拖到丹室里去,等我慢慢的剥了她的皮。”

    “喏。”秦得贵听了吩咐,当即领着两个身强体壮的内侍,倒拖着颦儿,离开了嘉和殿。

    李中易迈步离开的时候,视线的余光瞥见一个嘉和殿的宫女,转身跑进殿内。

    嘿嘿,李中易心里暗暗冷笑,不就是想看老子怎么站队么,现在满意了吧?

    将颦儿带到丹室之后,李中易挥手屏退左右,将室门关紧后,这才缓缓的走到颦儿的身前。

    李中易蹲到惊恐万状的颦儿身前,并没有急于摘下塞在她嘴里的帕子,他微微一笑,小声说:“我知道你是受人陷害的。不过,眼前谢才人正受宠,为了救你的小命,我不得不踢了你一脚,以你在贵妃身边的见识,应该可以体谅我的一片苦心吧?”

    见颦儿摆动了脑袋,被堵住的小嘴里,发出一阵唔唔之声,李中易又说:“是我忘了告诉你,明白的话,就点头,心里不舒服,就摇头。”

    颦儿一个劲的连连点头,李中易满意的一笑,说:“我知道你一直担心贵妃的安危,可是,你既然做了天大的蠢事,也应该受到重重的惩罚。所以呢,等会我会把你脱得直剩下肚兜,然后再用篾条狠狠地抽你。”

    颦儿瞪大了眼珠子,死死地盯着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李中易心中有数,看样子,这个颦儿的政治斗争智慧和经验,也粗浅得很,和她伺候的那个笨女人一样,都蠢的要死。

    “你信不信……”李中易说到这里,故意压低了声调,凑到颦儿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颦儿当即呆若木鸡,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仿佛痴了一般。

    “来人,把这个贱婢绑到长条凳上去。”李中易走到门边,高声唤人进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