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阳明学院内,陈晓雪率先发现了一处悬挂着阳明学院报名处的建筑,指着道:“哥哥,在哪里,在哪里报名。”

    陈枫一手背着俩人的行李,另一只手被陈晓雪拉着朝那报名处走去。

    报名处是一处不算高的普通建筑,有点类似于镇远城内的商铺,靠近门口的地方摆着一长方形木柜台,木柜后面站着一个年约三十岁的男子,正在低头翻阅着一本类似账目的书籍。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了头,微微打量了一番陈枫二人,又低下了头去,不冷不热的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你好,我们是镇远城来的,想要报名入学。”陈枫道。

    “把你们的身份证明给我看下,另外每人两千金币的入学费用,声明一下,这只是今年的费用,明年的这个时候还要重新交钱。”中年男子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陈枫从背囊里拿出了兄妹二人的身份证明和四千金币放在了木柜上,中年男子见到黄澄澄的一小堆金币闪闪发光,眼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开始检查登记。

    二人正在等待中,这时从一侧传来一阵喧嚣声,陈枫和陈晓雪转头,只见三个穿着不同颜色长袍的青年正说笑着走来。

    临近,三个穿着高档材料制成的魔法长袍与武士袍的青年也注意到了陈枫二人,三人的目光并未在陈枫身上停留太久,很快就转到了充满清纯气息的陈晓雪身上。

    陈晓雪一身白裙,秀发飘飘,亭亭玉立,头上还插着几朵白花儿,宛如一个小仙女一般,顿时令三个青年眼前一亮。

    中间那个身穿灰**法袍的青年盯了陈晓雪好一会,恍惚道:“咦,这女孩怎么那么面熟呢?”

    “无恒,你是不是每次见到漂亮女生都对人家这么说啊。”旁边一个修炼剑气的三级武者笑着调侃道。

    “我看也是,这位女同学的确好面熟啊,请问这位美丽的小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另外一个三级魔法师也跟着起哄道,看向陈晓雪的眼神充满了淫邪的戏谑。

    陈晓雪很不喜欢这三人,下意识的往陈枫靠了靠。

    而那个被称作无恒的灰袍魔法师在来回仔细打量了几遍陈枫兄妹二人后,突然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你们是陈大忠的儿女,对不对?一定是,你是陈晓雪?那这个就是你的哥哥陈枫喽?”

    梁无恒说着说着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盯着陈枫二人。

    “无恒,他们你真的认识啊?朋友吗?”那三级魔法师有点失望,如果真是熟人,那这漂亮跟小仙女一样的女孩可就不能随便**了。

    “认识,但是却不是朋友。”梁无恒带着戏谑的笑意指着陈晓雪挽住的陈枫道:“这个人叫陈枫,他父亲和我父亲都是锻造师,不过,他刚一出生就是个白痴,他老爹因为这已经自甘堕落十多年了,陈家锻造铺也快倒闭关门了。”

    说完,他故意问陈晓雪道:“我说雪儿妹妹,你带你的傻哥哥来阳明学院做什么?难道是要来这里上学?这里学费可是很贵的哦。”

    “没错,我们就是来上学的,我们已经交了学费了。”陈晓雪也认出了这人,从小他就仗着比哥哥大两岁,又欺负哥哥是个智障,所以经常欺负他们兄妹俩,对他自然没有好感,冷冰冰的道。

    “哈哈,还真是来上学的,先不说你们家锻造铺都快倒闭了,哪来的钱交这么高昂的学费。

    阳明学院可是天才的聚集地,一个智障来这里上什么学?岂不是浪费资源吗?我劝雪儿妹妹还是赶快让你哥哥回家吧,免得到时候丢人啊。

    至于雪儿妹妹你,放心,有我梁无恒在,保证没有人敢欺负你。”梁无恒笑的前仰后合,自我优越感十分强烈的道。

    他身边的两个同伴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哥哥不是傻子,他是天才,真正的天才。”陈晓雪气的小脸通红大声抗议道。

    “哇哈哈,天才,你们听到没有?”梁无恒转头道:“他说他哥哥是个天才,一个天生白痴的家伙,竟然是个天才,哇哈哈,我太想笑了。”

    “哈哈,他要是天才,那我们个个都是绝顶天才了。”另外两人极其放肆的大笑。

    …………

    位于学院最深处的一片密林后,有一处不起眼的木屋,这里就是阳明学院现任院长白长生的住处,他醉心魔法,平日几乎足不出户,学院的日常事务基本由几个副院长和大导师处理。

    木屋内,一身白**法长袍的白长生轻轻捋着自己的白色胡须,点头道:“天文,要真如你所说,那此人还真是一个绝顶魔法天才,他的魔法等级应该不在我之下,甚至比我还高。”

    刚刚将自己之前遭遇仔细叙述了一遍的齐天文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哼,这小子比老夫年轻的时候还会折腾人,等逮住机会我非得让他尝尝我八级炼药师的厉害。”

    白长生当然知道这是齐天文的气话,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派颖儿亲自去接他们,这会应该已经在办理入学手续了。”

    “哦,你告诉了颖儿这人的真实实力没有?”齐天文问道。

    白长生轻轻摇头道:“在我们没有摸清楚此人真实身份和意图之前,一切还是保密吧,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白长生话音方落,木屋外响起一声鹤鸣,紧接着一袭黄裙的白颖儿就脸色不悦的走了进来。

    “颖儿,你回来了?交代你办的事情办妥了没有?”白长生迎面就问。

    白颖儿没好气的道:“我没带他们去报名处,爷爷,那人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您为什么要让颖儿去亲自迎接他,还要为免去入学费用,安排好食宿等问题?我还要忙着练习魔法和剑气呢,人家很忙的好不好。”

    “你没带他去?”白长生微微有些意外,与齐天文对视一眼道:“天文,还是你去一趟吧,以免报名处的人和颖儿一样怠慢他们,再惹出些不必要的事端来。”

    齐天文有些难为情的道:“院长,您知道的,我和那臭小子有那么点不愉快,我要去了,可能会适得其反,您看……”

    白长生沉吟了会,道:“既然如此,颖儿,你再去一趟,切记一定要好生招待他们,不可有丝毫怠慢。”

    “爷爷!”白颖儿有些不乐意,更多的是不解。

    “颖儿,听话,爷爷让你去做,你就去,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白长生突然严肃了起来。

    白颖儿还是很尊敬他的爷爷的,见爷爷要生气,连忙改口答应道:“好吧,爷爷您不要生气,颖儿这就去。”

    ………………

    “你…你们……”陈晓雪见他们不相信,气急道:“我哥哥可是击败过……”

    陈枫不想太过出风头,打断了陈晓雪的话道:“雪儿,行了,和废物说那么多干啥。”

    陈晓雪很听话的闭了嘴,梁无恒三人闻言却勃然大怒,尤其是梁无恒,在他眼里一直就是个软弱无能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白痴陈枫,竟然敢讽刺自己是废物。

    他当即怒不可遏的指着陈枫道:“白痴,你说什么?你说谁是废物?”

    陈枫轻蔑的看了梁无恒和他两个愤怒的同伴一眼,道:“当然是说和我妹妹说话的废物喽,这里还有别人吗?”

    “可恶,白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说我是废物。”梁无恒大怒,随即开始吟唱催动魔法,一阵风元素在他掌心处迅速凝聚。

    陈枫没有想到在这学院里这个梁无恒就敢公然动手,双眼微微一咪,已经做好了准备。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嘹亮的鹤鸣声,一袭黄衣的白颖儿去而复返,脚踏火云鹤飞速降落在了报名处门口。

    而这时,梁无恒已经完成了吟唱,大喝一声:去死,一挥手,一记风刃已经朝着陈枫飞去。

    白颖儿想起爷爷的交代,顾不得太多,立即迅速释放了一道风刃在梁无恒的风刃击中陈枫之前,击中了它,两道风刃相互抵消于空气当中。

章节目录

全职剑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秋风起叶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风起叶落并收藏全职剑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