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yindang啊,你yindang……啪!”

    “谁无耻啊,我无耻……啪!”

    一个身穿日本武士服日本玩家与一个西方魔法服玩家站在比武台上麻木的喊着,相互抽打着对方的脸庞。

    比武台周围无数中国玩家都沸腾了,高呼着陈枫的名字。

    “太***刺激了,小日本和这西方鬼佬不是牛逼吗?不是说会轻而易举的击败我们中国区第一人吗?”

    “吹他娘的死牛逼啊,看见没有,陈枫只用了一个顶级魔法就把那鬼佬给干趴下了,对阵那小日本,好像连剑都没出吧?”

    “是啊,陈枫是全服唯一一个剑魔双修达到顶级的牛逼人物啊,小日本与鬼佬来就是找虐的啊!”

    “你看他俩,卧槽,太特么好笑了,也只有陈枫老大能这么别出心裁啊!”周围无数中国吐沫横飞,议论纷纷,心情大好,对陈枫的崇拜之情瞬间上升到了无以言表的地步。

    而作为这款全球**公认第一人的陈枫,此刻背负着双手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个手下败将在哪里互扇嘴巴,这是失败者的惩罚,他们连下线躲避的机会都没有,除非他们从此不再进入英雄这款被称为人类第二家园的游戏。

    而日本与欧美两大第一高手被中国第一高手羞辱的画面也被游戏转播系统,时时传播了出去。

    日本区玩家与欧美区玩家恼羞成怒,各大游戏公会帮派纷纷向系统提交了对中国区发动进攻的申请。

    以雪被中国陈枫侮辱的耻辱。

    就在这时,游戏系统忽然发出了警告:“警告,由于宣战太过频繁,系统出现未知故障,请所有玩家立即下线,重复一遍……”

    陈枫暗骂了声操,刚想下线,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闪电,直接劈中了他,陈枫只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直至被无尽黑暗所吞噬。

    ………………

    当陈枫苏醒来时,发现自己周围围着三个人,有男有女,分别是一对夫妇和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小萝莉,那少妇正在痛苦嚎哭不止,泪如雨下,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站在她身后,无声的流着泪,场面十分的悲伤。

    竟没有发现她所痛哭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只有那个小女孩发现了躺在床上的白痴哥哥醒了过来,连忙拉了拉旁边一中年妇人的衣襟说道:“娘,娘,快看哥哥醒了。”

    “醒了?”中年妇人连忙止住痛哭,低头一看,只见躺在床上的白痴儿子睁着眼,十分迷茫的看着自己。

    她哀嚎一声,扑了下去,将宝贝儿子抱在了怀中,喜极而泣,再度痛哭起来。

    被面前这中年妇人抱在怀中,听着她和中年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叙说和感慨,以及脑海中那团突然涌出来的记忆,陈枫初步弄明白了自己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

    原来他穿越了,并且附身在这个十五岁少年身上,少年也就是陈枫现在的身份是,圣元大陆上一个落魄锻造师的白痴儿子,巧合的是,他也叫陈枫。

    十五岁的陈枫实在太不好运,因为他是一个天生的智障儿,也就是白痴。

    父亲陈大忠也就是面前这个中年男人,原是这个圣元大陆大楚帝国国都镇远城内一个小有名气的锻造师,能打造一些中低级的魔法装备,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但是这一切自从十五年前陈枫出生后就发生了改变,因为陈大忠满怀欣喜盼来的儿子竟然是个白痴,遭受如此打击,陈大忠变得日益消沉,锻造技术越来越差,成功率也越来越低。

    到最后干脆自甘堕落,嗜酒如命,好赌成瘾,好在锻造师的收入还是很高的,陈家的家底够厚,加上陈大忠的老婆也就是陈枫现在的母亲善于持家,做了点小生意,才不至于家破人亡。

    不过十五年来,再厚的家底也经不住这么久的坐吃山空,如今的陈家已经濒临破产了。

    这不,前几天陈枫本尊生了病,陈家竟然都没钱请最好的医生来救治,一番拖延后,本尊一命呜呼,便宜了现在的陈枫,剑魔游戏里唯一的全职玩家,最牛逼的剑魔双修的顶级神话的存在。

    儿子虽然白痴,但终究是母亲的心头肉,死而复生,可想而知作为母亲的心情是多么的高兴,真的忘乎所以。

    这一点,陈枫能够从面前这个以后要称为母亲的少妇有力的拥抱中深切的体会感受到。

    “娘,您勒住我了……”陈枫真的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为了不被这热心的便宜母亲给活活勒死再穿越一次,他艰难的说出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句话,其实也是这具身体本尊的第一句话。

    陈枫话音刚落,他明显感觉抱着自己的少妇激动的哭泣戛然而止,屋子里静的吓人,好像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一样。

    他抬手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可以称为妹妹的可爱小萝莉,她那可爱的小嘴此刻正张开成了o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写满了不可思议,当然是看向陈枫。

    抱着陈枫的少妇轻轻推离了他,双手握住他的肩膀噙着泪水的美眸凝望着陈枫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陈枫这才明白自己刚才真是语出惊人了,不过好在有生病这理由可以搪塞,他忙不迭故意揉了揉胸口,急呼吸道:“我说娘你勒的我呼吸难受。”

    短短两三秒的停滞,陈枫面前的少妇再度哇一声放声大哭起了,没等陈枫反应过来,又一把将他揽入了怀中,失声痛哭。

    只听她身后那可爱的小萝莉妹妹激动的语无伦次欢呼雀跃的道:“太好了,哥哥会说话了,太好了,哥哥再也不是白痴了……”

    陈枫明白了,面前这个“娘”是真的喜极而泣。

    ………………

    “只有我最摇摆……最摇摆……”陈家的院落在镇远城算不上太大,但也不小了,整座院落分为前院后院,占地面积超过五百平方米,前院是几间门面,主要是父亲陈大忠工作的地方。

    后院则是陈家人居住的地方了,在前院与后院中间地带除了几间厢房外,靠右侧有一片数十平方的空地,靠墙位置栽种有两颗大柳树,都有两人合抱那么粗,茂密的细柳低垂而下,宛如细雨般。

    两棵大树中间绑着一张吊床,陈枫躺在上面眯着眼,哼着一首十分合情附景的欢快歌,每唱两句就有一白皙小手将剥好的葡萄送入他的嘴中,轻轻咬合,浓郁香甜的汁液在口腔中四溅迸发,陈枫惬意舒服到了极致。

    “哥哥,你能再给我讲一下喜洋洋与灰太狼的故事吗?”妹妹陈晓雪眨巴着大眼睛望着陈枫道。

    一边又讨好的为陈枫剥了一粒饱满多汁的葡萄送上。

    陈枫惬意的睁开眼看着秀色可餐的萝莉小妹妹,沉吟道:“哥哥给你讲一个关于两头熊的故事吧,唔,这个故事叫熊出没……”

    陈枫鸠占鹊巢重生已经五天了,五天的时间里,除了刚“复活”哪天作为父母的陈大忠夫妇十分高兴的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庆祝儿子康复成为正常人外,剩下的时间里,陈枫就由可爱的妹妹陪伴,过着悠哉快活的小资生活。

    得益于儿子不在是白痴,消沉了十几年的陈大忠也重新焕发了斗志,操起了多少年都不曾操持过的家伙事,努力赚钱养家。

    母亲也在忙着她的小买卖,陈枫最为清闲舒服。

    有个能干的父母就是好啊,陈枫每每如是想到。

    几天来脑子里装满了各种妹妹闻所未闻稀奇古怪东西的陈枫迅速赢得了妹妹的“芳心”,使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妹妹成为他在这个世界第一个忠实的拥趸。

    如今在陈晓雪眼中,当初白痴的哥哥现在应该是最了不起最见多识广的人吧。

    这个小秘密在陈枫的要求下成为他们兄妹俩共同的秘密,陈晓雪认真的履行了俩人的约定,并未向父母说哥哥是多么的多才多艺。

    “砰!”陈枫正滔滔不绝时,前院一间锻造室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响。

    兄妹二人都吃了一惊。

    “雪儿,走我们去看看。”陈枫已经站了起来,带头朝锻造室走去。

    从院子里推开锻造师的后门,兄妹二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只感觉锻造室里温度极高,一股灼热感扑面而来。

    “我竟然连最初级的防御装备都无法打造了吗?我真是个废人,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啊,我该拿什么养活枫儿和雪儿啊!”一座锻造台后面传来了父亲陈大忠的声音。

    这些天来的相处,陈枫也感觉到了这个曾今颓废无比的父亲想要重新站起来的决心和对自己的关爱之情,听到他的声音,陈枫连忙走了过去。

    妹妹雪儿比他还快,只见赤着上身的陈大忠十分沮丧的靠坐在锻造台的角落里,流着泪,满脸的懊恼。

    听到脚步声,陈大忠已经抬起来头,见到他们兄妹俩,忙不迭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尽可能和蔼柔声问道:“枫儿,雪儿,你们怎么进来了,这里太热,不适合你们待,快出去吧。”

    “爹,您怎么了?”雪儿飞扑进父亲的怀中,开始哭泣。

    “爹,没事,没事。”陈大忠有些苦涩道。

    陈枫扭头看了看,锻造台上摆放着一件还没有成型的铠甲,只一眼,陈枫就看清楚了那是一件最为低级的防御铠甲,带了些抗魔的功能,不过很微弱。

    在剑魔游戏里,徐枫除了剑魔双修到了顶级,其他辅助类型的生活技能如锻造师,炼药师,铸剑师也都一一学会掌握,并将熟练度提升到了顶级,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全服全职第一人。

    重生附身之后,他感觉自己体内已经剑气与魔法依旧处于巅峰状态,各种生活技能也都还在。

    他没有说话,而是走到锻造台旁,将陈大忠锻造失败的半成品拿了起来看了看,又丢回了锻造台旁边的熔炉,然后闭上眼意念一动,精纯而浓郁的魔力从他右手喷出,直扑熔炉下方,青色炉火顿时大盛。

    在陈大忠和雪儿惊讶无比的目光注视下,陈枫将已经融到了一定程度的铠甲拿了出来,一手拿起锻造锤,一手从锻造台边角摆放的铁盒里按比例抓起了几把锻造材料放入铠甲中,开始挥锤锻造。

    砰砰砰的打砸声响彻整个锻造室,陈枫的声音随之响起:“爹,这用抗魔石研磨成的粉末性能太差,这铠甲看样子应该是给修炼剑气的剑士穿的,要很好抗魔防御能力的话,最好用魔兽体内晶石,等级越高抗魔能力越强。”

    一通看似随意实则很有章法的捶打后,一件简易的防御性铠甲在陈枫手下快速初具形状,随后陈枫又往铠甲内注入了一股魔力后,拍了拍手对已经目瞪口呆的陈大忠道:“爹,好了,上色等善后工作就交给您了,您比我有经验。”

    陈大忠这才回过神来,放下怀里的雪儿,跑了过去,一把拿起已经成型的铠甲,仔细打量了起来,很快雪儿发现他的双手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爹,你没事吧?”雪儿小声问道。

    “七级!竟然是七级抗魔抗剑气的双防御性能铠甲?”陈大忠的声音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双手拿着手中这件七级铠甲,不敢置信的扭头问陈枫:“枫儿,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圣元大陆的魔法师和剑士等级一共有十二级,防御装备也一样,一到三级为低级,四到七为中级,八到十为高级,十级以上就是顶级。

    但是,仅凭一些简单精铁和抗魔石就锻造出双防性能的七级防御铠甲,这样的事情不说要他陈大忠做不到,哪怕八级以上的高级锻造师也无法做到啊。

    可以说,光是陈枫锻造这件铠甲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那绝对是十级以上,自己的白痴儿子变成了顶级锻造师?

    陈大忠真的有种做梦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因祸得福?

    要知道,在圣元大陆这个魔法与剑气并存,并且十分繁荣的世界里,锻造师和铸剑师可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职业,但与修炼魔法与剑气的人相比,数量却少得多。

    因为锻造师和铸剑师本身就要拥有相当高的魔法与剑气实力,还需要绝佳的锻造天赋,由此可见这两种职业要求之高,物以稀为贵,数量的稀少,间接造就了锻造师和铸剑师较高的社会地位。

    这也是陈大忠一个区区中级入门阶段的锻造师可以凭借之前积攒的财富浑浑噩噩坐吃山空十五年的原因所在。

    当然,越高级的锻造师和铸剑师地位也越高,不过在这个大陆上还有一个最稀有最受人尊敬的职业,那就是炼药师。

章节目录

全职剑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秋风起叶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风起叶落并收藏全职剑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