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杨牧早早就起床了,因为已经来了一些客人了,所以杨牧晚上是和李柔家的两个男客人睡的一张床。

    杨牧已经习惯一个人睡觉了,加上凉素不相识的男子,杨牧一个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着。

    “怎么了,精神有点不好的样子,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刚刚下楼,李柔就关心地问道。

    “没事,”杨牧洗脸之后就坐在沙发上面,昨天晚上确实没有怎么睡好,坐在沙发上面的时候就开始慢慢地运气,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精神来了。

    “什么时候吃饭呀?”杨牧睁开眼睛问道。

    “我还以为你坐在沙发上面就睡着了呢!”李柔一边在桌子上面摆放找筷子和碗,一边笑着对着杨牧说道。

    吃过早饭之后,李柔也跟着忙碌了起来,和自己的母亲在厨房里面帮着厨师打下手,杨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一些什么,有点闲来无事的样子,就跟在在院子里面给人端茶倒水招呼客人。

    “对了,你妈妈等一会儿也要来的,”李柔来到杨牧的身边,说道。

    “昨天说的?”杨牧回头问道。

    “嗯,我请阿姨过来的!”李柔笑着说道。

    “来就来吧,”杨牧点点头。

    这个时候客人陆续来了,整个院子里面都充满了喧嚣。

    “王叔叔您来了!”看到王白从外面走了进来,杨牧连忙递了一根烟给那王白。这王白今天穿得十分干净,身上透露出一股子的倔强的神情,看到杨牧的时候,脸上微微笑笑,用左手接过杨牧递过来的香烟,杨牧连忙给他点上。

    看着王白空荡荡地右手衣袖,杨牧没有多余的神情,依旧十分淡然,“王叔叔,里面请,我有点话给您说!”

    这王白点点头,跟着杨牧来到了屋子里面,楼下因为有很多的人气,所以楼下的屋子里面已经感觉不到多少森冷的气息。

    “王叔叔,楼上请!”杨牧礼貌而且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说道。

    这王白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杨牧,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不过还是点点头,跟着杨牧来到了楼上。

    刚刚上楼就能够感觉到这股子阴森森的气息,王白看了一眼杨牧,然后闭着眼睛,嘴里面念念有词地念了几句,顿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杨牧,然后再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跟在杨牧的身后,向李柔***房间走去。

    听到王白嘴里面念念有词的,杨牧回头看了一眼王白,这个人果然有点名堂。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王白跟在杨牧的身边,淡淡的说道,在李柔奶奶床边坐着的李柔的爷爷,王白也看见了。

    “王叔叔,我们都明人不说暗话,这里是五十万的现金,希望您能够放过李柔他们家!”杨牧十分礼貌地说道,然后从自己的身上取出来了一张支票递给王白。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王白淡淡地笑笑,眼睛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李柔的爷爷。

    “王叔叔,你和李柔的爷爷之间的恩怨我已经听说了,希望您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李柔他爷爷一马,这些钱虽然不能挽回您的损失,但是也是我和李柔对您的补偿,您高抬贵手,我们感激不尽!”杨牧依旧十分礼貌地说道。

    “小王,当时都是我财迷心窍,这十几年来,我已经害死了我的小儿子,我妻子也命在旦夕,小王,我已经受到了该有的惩罚,你就放过我们家吧,放我出去,让我转世轮回!”李柔的爷爷哀求地对着王白说道。

    “把院子里面的桃树砍掉就好了!”王白看了一眼杨牧之后从杨牧的手上取走了那张支票,下了楼。

    “谢谢王叔叔!”杨牧连忙说道,听这王白的口气,以后应该不会找李柔家的麻烦了,不怕明刀明枪地杀人,就怕使用这种阴阳手段,让别人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才是最可怕的。

    “爷爷,那我先下去了,等有机会,我一定将桃树给砍掉,”杨牧说道,杨牧的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杨牧来到楼下,站在院子里面的王白看了一眼杨牧,走了过来,“小杨有阴阳眼还是学过阴阳术?”

    “呵呵,王叔叔,我应该算是阴阳眼吧!”杨牧笑着说道。

    杨牧的眼睛能够看见鬼,这是杨牧这几天自己才知道的,《太平经阅》不知道算不算是阴阳术,为了不让这王白怀疑,杨牧只好说自己有阴阳眼了。

    “那不是小杨经常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了?”王白问道。

    “这倒没有!”杨牧笑笑说道:“李柔的爷爷是我见到的第一个阴魂!”

    “哦,”王白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自己一个人去了桃树下面,在桃树下面回头对着杨牧笑笑,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这桃树,然后小声地自言自语,“砍吧,砍掉之后就不关我的事了!”

    “杨牧,你妈妈来了,正在大丰镇上,叫我去接她呢!”这个时候李柔来到杨牧的身边,笑着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吧!”杨牧下笑着说道。

    “你妈妈没有叫你,”李柔俏皮地说道。

    杨牧看着李柔的样子,顿时笑笑,这李柔对自己的感情应该很深了,以前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但是从现在李柔的女儿态能够看的出来,李柔很喜欢自己,要不然以前一个特立独行,冷面冷心的人,现在在自己的前面却是露出了这么可爱的表情。

    曾琴有的时候也很可爱,但是那是曾琴天生就是这中活泼外向的性格,而一个比较内向,有的时候甚至话都懒得说,用手势指使人做事的人,突然变得这么可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在她的心中很重要,在你的面前毫无防备。

    “我的妈妈,我还不应该去接呀,”杨牧苦笑了一下,说道。

    “那走吧,我去给我妈妈说一声,”李柔说完将车钥匙给杨牧,然后自己去了自己的母亲的身边,小声地说了几句,李柔的母亲听到李柔的话,顿时笑笑,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李柔,点点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杨牧,笑笑说道:“你们快点去吧,不要让小杨的妈妈久等了!”

    “嗯,”李柔点点头,连忙和杨牧上车!

    ;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