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中年人看见杨牧和李柔,放下手上的活儿,笑着说道:“是小柔回来了?”

    “是呀,王叔叔!”毕竟那是上一辈的事情,这人和气地给李柔打招呼,李柔还是十分礼貌地回应人家。

    那人打量了一下杨牧,笑笑说道:“这应该是小柔你的对象吧?”

    “呵呵,”李柔回头温柔地看了一眼杨牧,然后笑着对着这王白说道:“是呀,哦,对了,明天是我爸爸的生日,到时候王叔叔你一定要来呀!”

    “我一定来的,”这人点点头,然后和李柔说了一些家常就开始自己做自己的农活了。

    “这个人家里面还有其他人吗?”杨牧跟在李柔的身边,问道。

    “没有了,他们家就他一个人!”李柔说道,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有点失落,“他的妻子在十几年前跟被人跑了!”

    “是因为他手臂断掉了吗?”杨牧突然问道。

    李柔回头看了杨牧一眼,沉默了一下之后点点头。

    “你说要是我的手臂断掉了,你会抛弃我离我而去吗?”杨牧突然说道。

    “你怎么尽说些不吉利的话!”李柔白了杨牧一眼说道。

    “我说万一!”杨牧淡淡地说道。

    “你的手臂要是断掉了,我就服侍你一辈子!”李柔轻轻地说道。

    “嗯,”杨牧微微笑笑,没有再说话。

    两人在田边散步,玩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

    “你自己看看电视,我陪我妈妈做饭去了!”李柔说道。

    “我陪你过去吧,”说完杨牧跟着李柔去了厨房,帮着摘菜等等,“对了,明天是叔叔的生日,酒席是在家里面办还是在酒店里面办呀?”

    “是在家里面,请了几位酒店里面的厨师,下午的时候他们就会过来先准备了,”李柔的妈妈笑着说道。

    李柔的家虽然是在乡下,但是这里的经济比较发达,而且距离镇上非常近,这镇的规模就已经相当于半个遂宁市了,而且还有很多在中都或者镇上打工的外地人都是租的村里面的房子住。

    村里面的小路都是水泥路,也可见这里的经济很好。

    吃过中午饭之后,一辆汽车停在了李柔的家门口,里面几个男子走了下来,在车上面拉着折叠的桌子,至少二十张山下,杨牧和李柔的父亲连忙去帮忙搬桌子和凳子。

    杨牧明白了,酒席用的桌子就是这些人提供,而且酒席也是他们做。

    其中一个男子递给李柔的母亲一张清单,上面是写着满满的蔬菜肉类的名字,这些都是明天的酒席需要用到的蔬菜。

    “小杨,你和小柔留在家里面,我和你叔叔到镇上去买菜!”李柔的妈妈回头对着杨牧说道。

    “好的,”杨牧点点头,让李柔给几位厨师倒了一人倒了一杯水。

    李柔的父母去了镇上买菜,而杨牧则陪着几位厨师在客厅里面聊天。

    因为明天就是李柔父亲的生日,今天相距有点远的亲戚已经开始陆续地就赶来了,毕竟李柔的父亲明天是五十岁的大寿,下午的时候依旧陆续有好几泼儿的客人来到了李柔的家里面。

    当然这些都是李柔在招呼了。

    “喂,”杨牧正在和众人聊天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杨牧连忙接起了电话,“妈,有什么事情吗?”

    “杨牧,你在什么地方,这么吵闹?”电话里面杨牧的母亲问道。

    “我现在正在大丰镇这边,”杨牧说道。

    这个时候李柔来到杨牧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没事,我妈妈的电话,”杨牧笑着说道。

    “是谁呀?”电话里面,杨牧的母亲问道。

    “哦,”杨牧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李柔,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是我女朋友,我现在正在他们家呢,她爸爸明天五十岁的大寿!”

    听到杨牧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李柔顿时甜蜜地笑笑,虽然两人开始是假扮,但是李柔对杨牧的感情,杨牧还是能够感受出来的。

    和曾琴在一起的时候,杨牧不知道曾琴算不算是自己的女朋友,其实也算是交往过吧,只是后来慢慢地就疏远了,什么原因,杨牧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呀?”杨牧的母亲顿时笑了起来,在电话里面兴奋地问道。

    杨牧的母亲一直都非常在乎杨牧的情况,虽然和杨牧的父亲离婚十几年了,但是毕竟杨牧是她的亲骨肉,而且一直对于杨牧都是感觉十分亏欠的,听到杨牧现在在女朋友的家里面,觉得两人的关系应该明朗了吧。

    “叫李柔,”杨牧说道。

    “把电话给李柔,妈妈和她说说话!”杨牧的母亲在电话里面说道。

    “嗯,”杨牧点点头,将手机递给了李柔说道:“我妈妈找你说说话。”

    李柔笑了一下,拿着电话,喊道:“阿姨,您好。”

    杨牧站在李柔的身边站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下去了客厅,招呼客人去了,虽然自己不算是主人,但是还是勉为其难充当了一下主人家。

    也不知道李柔和杨牧的母亲聊些什么,李柔拿着电话有说有笑地,时不时回头看看杨牧,眼睛里面尽是温馨和柔情。

    李柔拿着电话和杨牧的母亲打电话至少打了一个多小时,李柔这边才挂掉电话,李柔来到杨牧的身边,笑着说道:“没有想到你小的时候这么调皮,居然还偷看邻居家的女人去洗澡,真是受不了你了!”

    杨牧顿时一脸的黑线,自己的母亲怎么这些都能说得出来。

    说来也很久了,当时杨牧还小,根本就不知道女人和男人有什么区别,很好奇,就和葛威两人爬上人家的窗户,偷看对面人家的女人在厕所里面洗澡。

    “我妈不会就和你说这些吧,就聊了一个小时!”杨牧郁闷地说道。

    “当然不光是这些了,你小时候的坏事,你妈都给我说了,没有想到你小的时候这坏!”说完甜蜜都掐了一下杨牧,尽显女儿态,不过看到对面这么人都在看着自己,顿时正正自己的脸色,但是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笑笑。

    ;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