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叔叔,为什么不将奶奶送到医院里面去呀?”杨牧回头问道。

    “送到医院里面检查没有检查不出什么出来,医生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病!”李柔的父亲微微叹息了一下,末了笑笑说道:“对了,小杨你会喝酒吧,等会儿陪叔叔喝几杯!”

    “好呀!”杨牧点点头。

    晚上,李柔的母亲在家里面做很很多的好菜,李柔倒是没有喝酒,在上菜之后就端着菜去了自己***房间给自己的奶奶喂饭。

    “我奶奶前段时间身体也挺不好的,后来慢慢地就可以下床走路了,现在已经能够在小区里面和别人一起跳舞了!”杨牧看着李柔上楼的背影说道:“我相信柔柔的奶奶一定会好起来的!”

    听到杨牧叫自己柔柔,李柔在楼梯上面回头看了一眼杨牧,脸上轻轻笑笑,没有说什么。

    李柔的家挺大的,这一联排的房子都修得跟别墅一样漂亮,当然房子里面的房间也是很多的,吃过饭之后,大家在一起玩扑克牌。

    “三婶,三叔,听说小柔的男朋友也过来了!”就在三人吃完饭正在玩扑克牌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春意一般的笑容,进门之后就喊道。

    “幺婶你来了!”李柔连忙招呼这个女人在沙发上面坐下,又到饮水机旁边给倒了一杯水。

    “小柔呀,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吧!”这个女人盯着杨牧笑着问道。

    “是的!”李柔点点头说道:“是我遂宁一起上班的同事,叫杨牧!”

    “幺婶你好!”杨牧连忙客气地喊道。

    “三叔呀,你们家的空调打开吧,我每次来你们家总是感觉有点冷!”这个女人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而且腿上还穿着的是丝袜,这种天气白天的时候穿丝袜倒是勉强还可以,到了晚上的时候就有点呛了,而且李柔的家里面杨牧也感觉到了,有的时候若有若无的一种冷森森的感觉。

    这个女人可能确实冷得有点不行了,拿着沙发上面的靠枕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小柔呀,我们那边正好三缺一,我看你不是挺喜欢玩牌的吗?一起凑张桌子!”

    “这...”李柔看了一眼杨牧有点犹豫。

    “一起过去吧,难得你回来一次,”李柔母亲笑着说道:“叫上小杨一起过去吧!”

    “那好吧!”李柔点点头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女人的电话响了起来,连忙接起了电话,接完之后有点歉意地说道:“三婶,三叔,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突然没有点了,他们几个说到你们这边来打您看行不行!?”

    “可以!”李柔的母亲点点头,说完就开始收拾桌子,“你们将麻将拿过来就好了!”

    “那我叫他们拿牌过来,我正好回去关门!”

    等到这个女人离开了之后,杨牧问道:“这是不是你白天的时候说的那个小四儿的妈妈呀?”

    “才不是呢,小四儿的妈妈才不会打麻将呢?”李柔说道。

    “那你刚才不是叫的幺婶吗?”杨牧问道。

    “这是我爷爷的兄弟幺儿媳,也就是隔了两房的幺婶了,有两个幺婶,另外一个幺婶是我爸爸的弟弟的媳妇儿!”李柔解释道。

    “哦,”杨牧点点头,算是明白了,虽然这边的经济很发达,但是严格的说来还是应该算是乡下,这些人都是一个家族生活在这个地方,不像杨牧那边,自己除了自己的幺爸和幺妈之外,其他一个家族的姓杨的基本上都不认识,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再见过一次面!

    大约十来分钟的时间,刚才离开的那个幺婶带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这两个人都是三十多岁,相对于李柔来说都年长一样的人。

    一个是李柔的堂兄,但是依旧是隔得有点远的那种堂兄,李柔叫的是二哥,还有一个是女人,李柔叫的蓉姐,依旧是李柔的族里面的亲戚。

    大家准备大牌,李柔的父母就上楼看电视去了,而杨牧则坐在李柔的身边看着,用打麻将的术语来说叫做抱膀子。

    “二哥,抽烟!”坐得久了,杨牧看得也无聊,便拿出一根烟递给对面的男子,然后自己点上了一根。

    “小杨,抽的还是天子呀,这烟不错!”二哥看了一眼杨牧递过来的烟笑着说道。

    “呵呵,瞎抽呗,”杨牧笑笑,给李柔的二哥点上了烟,说道。

    “你要不要来打几把,我去上厕所!”李柔回头对着杨牧说道。

    “嗯,好,”杨牧点点头,将李柔换了出来,自己去上厕所去了。

    杨牧看着李柔的牌,牌做的不错,都是清一色。

    已经听牌了,就准备胡牌。

    “二饼!”杨牧一张牌打出去。

    “糊了!”顿时对面李柔的幺婶兴奋了起来,喊道,将杨牧的二饼拿了过去。

    “运气不太好!”杨牧笑笑,还好对面李柔的幺婶没有做什么大牌,也就10块钱而已。

    桌子上面的牌越来越少,眼看就还剩下三张牌了,其中杨牧仅仅能够摸到一张。

    “点炮了?”李柔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坐在杨牧的身边,问道。

    “嗯,”杨牧点点头,自己手上一个清一色都不胡牌的话真的是太冤枉了,想到这里,杨牧连忙触动自己的丹田,想利用自己的眼镜看看最后三张牌是什么。

    里面的牌还真的有一张杨牧是杨牧正需要的牌,而且正轮到杨牧摸那一张牌,杨牧顿时心情就轻松了起来,回头看向李柔,脸上带着笑意。

    不过在看向李柔的时候,杨牧看见李柔的身边站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穿着一身中山装,正一脸疼惜地看着李柔。

    杨牧不知道这个老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刚刚准备让李柔给这个老人拿一张凳子的时候,这个老人也突然看向杨牧,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睛却多少看起来有点空洞。

    杨牧张张嘴,想说话,但是顿时感觉一股子森冷从这个老人身上散发出来,让自己顿时张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顿时一股子渗人的森冷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

    几个人抬头看向回头盯着李柔后面的杨牧,喊道:“小杨,该你摸牌了!”

    “啊,”杨牧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连忙看向大家,而大家好像根本没有看见这老人一样,杨牧看看房间里面的人,再看看这个老人,而这个老人看了杨牧一眼,微微笑笑,很和善,然后向楼上走去,而始终,都其他人都好像没有看见过这个老人一样。

    “杨牧你怎么了?”李柔看着杨牧的目光从自己的身后慢慢地转向楼梯上面,拉着杨牧问道。

    杨牧看看李柔,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马上就舒解开来,笑笑,说道:“没事!”

    “没事你看什么?”李柔白了杨牧一眼,然后拿起桌子上面的牌顿时说道:“自摸了,清一色!”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