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的年纪看起来有点年轻,也不怪李柔的母亲这样子想了。

    “妈,你都问一些什么呀?”李柔有点过意不去了,打断了自己的母亲的话。

    “你这孩子!”李柔的母亲笑了一下,但是依旧在等着杨牧的答案。

    “阿姨,前段时间买了两套房子,一套准备做以后的婚房,还有一套暂时留着,有个客人这些也好住一下!”杨牧淡淡地说道。

    要是别人的母亲问自己的这个问题,杨牧肯定心里会很不舒服,但是李柔的母亲杨牧还是很客气的,自己和李柔现在也没有相互交往,自己仅仅是帮着李柔的帮,临时充当一下男朋友,还有就是杨牧根本不在乎李柔图自己什么钱,例如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李柔自己的钱也不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个上千万的资产,在遂宁已经算是富婆了。

    虽然杨牧知道这些钱多少都有点不正当。

    以前杨牧不知道大丰镇在什么地方,现在知道了,也不能算是乡下,甚至大丰的经济比之遂宁还要好上不好,没有办法,地段比较好,而且应该算是中都的一个卫星城。

    大家先是到了中都,然后出城,来到了大丰。

    不过李柔的老家是大丰的边缘,也有一条河流,在河流的两边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就是这一望无际的农田早就了最早的天府之国。

    “杨牧,到了,”来到一座小三层的楼房前面,李柔将车停下之后说道。

    “嗯!”杨牧连忙下车,将李柔的母亲给搀扶下了车,附近的小楼房相连在一起,家家户户都是认识的,到不像现在的城市小区,门挨门的还相互不认识。

    “三婶和柔柔姐回来了!”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地方跑来了一群小孩,将李柔给团团围住,其实春节刚刚过了没有多久,春节的时候李柔根本就么有时间回来,现在回来,看到这群小孩,连忙拿出红包,一人发了一个。

    “小四儿,叫哥哥!”李柔拿着一个红包给一个流鼻涕的小孩之后说道。

    这小孩有点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杨牧,有点害羞地喊了一声哥哥。

    杨牧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带,看到李柔在发红包,连忙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拿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说道:“小朋友乖!”

    “这是我幺婶的孩子,从小命就苦,我幺爸在他刚刚出生没有多久就去世了!”李柔淡淡地说道。

    “嗯!”杨牧点点头,这个小孩子倒是听乖巧的。

    其他的孩子看到喊杨牧哥哥还有钱拿,纷纷围在杨牧的身边,一口一个哥哥地叫着,杨牧免不得又破了一笔小财。

    “这就是小杨了吧!”这个时候从李柔的家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笑着看着杨牧问道。

    “这是我爸!”李柔连忙给杨牧介绍道。

    “叔叔您好!”杨牧连忙拿出一根烟递了过去。

    “呵呵,”李柔的父亲笑着接过杨牧递过来的烟,在身上找一下,没有火机,杨牧连忙拿出自己的打火机递了上去。

    “杨牧,我爸爸已经戒烟了,你让他抽什么烟呀!”李柔回头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抽上烟了,顿时有点好气地说道。

    “没关系,”李柔的父亲连忙摆摆手说道。

    “你当然没有关系了,你肯定躲着我妈在偷偷地抽烟,”说完李柔将自己的父亲嘴上的烟给取了下来。

    杨牧觉得有点好笑,自己都要抽烟的人,却让自己父亲一个大男人戒烟。

    “奶奶好点了吗?”李柔对着自己的父亲问道。

    “嗯,你奶奶天天都念叨着你呢,春节的时候也不回家看看,”李柔的父亲说道,闻闻自己手上的烟味,看样子是被家里面的人逼着戒烟的,其实心中对烟是十分不舍的。

    “爸爸,你们先聊聊,我进去看看奶奶!”李柔说道,说完就上了楼上。

    “经常听到李柔提起小杨你,我还以为你们春节之后就会过来,没有想到这么久了才过来!”李柔的父亲笑着说道。

    杨牧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掩饰了过去说道:“我和柔姐一起开了一家公司,春节的时候正好是最忙的时候,走不开!”

    “呵呵,我听李柔说了,听说你们两人一起开了一家音乐会所?”李柔的父亲问道。

    “嗯,前段时间又一起开了一家公共交通公司,”杨牧笑着说道。

    “你那就是一起创业的了?”李柔的父亲脸上露出了笑意说道,“这孩子从大学毕业之后就去了遂宁,一去就是三四年,家都很难回过一次。”

    “对了,柔姐的奶奶怎么了?”杨牧突然想起李柔刚刚到家去上楼去看望自己的奶奶了,看样子应该是生病了之类的。

    “唉!”听到杨牧说这个,李柔的父亲顿时眉头就轻佻了起来说道:“这都还几年了,五年还是六年了,小柔的奶奶一直卧病在床,而且什么东西都吃不下,这几年下来,都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

    李柔的父亲说完让杨牧进屋子。

    一进屋子,杨牧顿时就打了一个寒颤,整个房子里面都是冷森森的,虽然外面已经春天了,甚至今天还有太阳挂在天空,但是进屋的时候却马上感觉到了一股子透入心底的冰寒。

    “怎么回事?”杨牧顿时感觉自己的丹田里面一股子的热气传入了身体,身体算是温暖了起来,但是皮肤上面,仍然能够感觉到一股子寒冷,而且这寒冷好像一个人一样,在一个角落里面看着自己。

    杨牧再看向李柔的父亲的时候,却觉得李柔的父亲如无所觉一样,不知道是习惯了一样。

    “小杨,你怎么了?”李柔的父亲关心地问道。

    “啊?没事,叔叔!”杨牧连忙说道,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总觉得自己是身后有什么人正在看着自己,但是回头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见!

    ps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求推荐票哇!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