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的时间,杨牧手上抱着两件白酒回到了父亲的家里面,而刚刚杨牧的父亲和幺爸也在外面的农家里面买来了一头肥猪。

    虽然现在城里面很少杀猪了,但是杨牧家里面几乎每年都会杀一头猪,也算是一个习惯了吧,最重要的是杨牧父亲这边处于城乡结合部,虽然几步路就是城区,但是这里的每一家人基本上都有一点点小院子,这个院子也就是公路,不过是一个死胡同,根本不会有车进来,经过的人都是住在这里的人,所以理所当然的,每家人都拿这里当成自己的私人地盘儿,这也是能够杀猪过年的习惯能够保存下来的原因,不过这个习惯应该不会有几年了,因为今年的时候城区规划已经到了这边,明年,最迟后年这里就要拆迁了。

    杀猪的人是请的一个老师傅,也是这个小区里面的,每年这里有人要杀猪的时候,请的都是这个人过来帮忙。

    “葛叔叔,幸苦您了!”杨牧拿出一根天子递了过去,笑着说道。

    “哟,是杨牧呀,好久没有看到你了!”葛师傅接过杨牧递过来的烟,笑着一边点上一边说道。

    葛师傅就是这个帮忙杀猪的人,记得小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不是在市场上面卖猪肉的,小区里面的家家户户卖猪肉都是去葛师傅家里面,那个时候杨牧的奶奶中午做饭的时候需要猪肉,就是叫杨牧去的葛师傅的家里面买!

    而且葛师傅的儿子葛威和杨牧就是发小,葛威仅仅比杨牧小几天,两人关系非常好,经常一起爬山,调戏女同学,甚至捉弄老师等等。

    不过杨牧相比葛威已经算是老实的了,葛威才叫一个癫子,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杨牧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葛威还大模大样地走进女厕所小便,顿时让里面的女同学吓得尖叫声不断。

    “葛威在家吗?”杨牧笑着问道。

    “在家呢!”说道自己的儿子,葛师傅就沉闷地下来,说道:“前几年你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现在孩子都两岁了,不过这孩子还不懂事,自己在家里面待着,让自己的老婆在外面上班挣钱,这几天正在闹离婚呢!”

    葛威已经结婚了的消息杨牧是知道的,葛威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考上大学,就在遂宁找了一份工作,而且遂宁这边二十岁结婚也有很多的人,葛威就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个,不过现在两人在闹离婚,杨牧倒是没有想到。

    葛威的老婆杨牧也是认识的,不过不是很熟,大四寒假的时候见过一面,性格不知道,但是长相还可以,算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这大过年的,人家一家人都是开开心心的,就我们家这两人,刚刚我出门的时候还在吵,”葛师傅越说越低沉,杨牧也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犹豫了一下说道:“葛叔叔不要太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也别想的太多了!”

    杨牧在院子里面陪着葛师傅聊了一会儿天,回到了自己的以前的屋子,以前是杨牧的卧室,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杂物室,不用想也知道是杨牧的后母陈颖的杰作,不过杨牧没有说什么,自己都搬出来,根本就不图这里的什么,要是以前的话,房子拆迁了能分到三套住房,杨牧肯定会要一套,但是现在觉得无所谓了,对于自己的未来,杨牧是十分有信心的,就算是穷途末路了,随便找一个赌场也能让自己挣钱钱吃饭,不过一般来说杨牧很少去赌场,不是杨牧不喜欢钱,而且赌场不欢迎只赢不输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杨牧舍不得自己的法力,得之不易,虽然用了之后会过一段时间会恢复过来,但是杨牧依旧是舍不得。

    快到中午的时候杨牧的家里面来了很多人,有一些是杨牧家的亲戚,有的是小区里面的熟人,都是杨牧的父亲叫过来过年的。

    一些女人来了之后也跟着去了厨房帮忙,所以厨房倒是不缺少人。

    中午的时候,整条街上面都是摆放着桌子,从小区其他人家里面借过来的,这就是杨牧家过年了,葛师傅帮着杨牧家杀猪,而且两家人都是非常熟悉的,到了中午的时候杨牧的父亲也叫杨牧去葛师傅家,将葛师傅的家人叫过来,说是叫家人,其实就只有葛威和她的老婆,还有就是两人生的孩子,一个两岁的小男孩。

    葛师傅的老伴儿,也就是葛威的母亲在葛威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杨牧穿过几条小道,来到了葛威家的门前,这片小区都是自建房,葛威家也不例外,杨牧站在门外,里面很安静,应该是暴风雨之后了吧。

    “葛威,开门,我是杨牧!”杨牧在楼下喊道。

    小的时候叫葛威都是小威小威的叫,不过现在两人都是大人了,而且葛威都已经结婚了,在这样叫人家有点不合适。

    “是杨牧?”这个时候楼上一扇窗户被打开了,葛威伸出一个脑袋看了下来,看到是杨牧,连忙说道:“你等等,我马上就下来开门!”

    马上就听捡“咚咚咚”下楼的声音,马上卷帘门就被拉开了,葛威连忙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杨牧,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找我有事吗?”

    “我们家过年,你爸爸在那边,我过来叫你们过去过年的!”杨牧说道。

    “好,你等等!”说完葛威就回了屋子,没有一会儿的时间,就看得见葛威抱着自己的儿子走了出来。

    “你老婆呢?”杨牧问道:“难道不叫她一起去!”

    “她不想去!”葛威勉强笑了一下说道。

    杨牧看到葛威颈子上面的抓痕,而且葛师傅也说了两人刚才在吵架,肯定这就是刚才的杰作,杨牧没有再说什么,和葛威还有葛威背上的儿子回了自己的家。

    三人来到杨牧家里面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坐上了桌子,杨牧和葛威也找到了位置坐了下去。

    “来,吃菜,喝酒!”杨牧知道葛威刚刚和自己的老婆吵架了,也不提这件事情,大家开始吃饭的时候,两人就开始动筷子,一边吃菜一边喝酒。

    酒过三巡,杨牧也知道了大概,葛威没有读书了之后,托关系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做司机,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没有多久就结婚了,接过后来才知道,自己的那个妻子是公司老总以前的追求过的,没有追求到,两人结婚了之后,葛威也就被自己的老总给弄下课了,这个人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关系,无论葛威做什么,都叫人来找葛威的麻烦,无法正常工作,葛威没有办法,只能待在家,之后那老总又开始骚扰自己的妻子了,而且加上葛威没有上班,天天在家里面,就靠一个女人养活,现在一桶奶粉都是几百块钱,渐渐两人的矛盾就越来越大,不过看得出来,葛威还是十分爱自己的妻子的。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