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在桌子上面一打就是五圈牌,每次都是都做的大牌出来胡牌,甚至有两次都是自摸,让大家郁闷不已,不知道是那男子的运气太差,还是人品太差,每一次那男子都在输钱,五圈下来已经输掉了三千块钱,杨牧看看自己的抽屉,估计已经有超过六千块钱了!

    “不要让我们老板输得太多了!”杨牧再一次收钱的时候,草草俯身小声地在杨牧的耳边说道。

    杨牧看看已经脸色铁青的男子,原来这个家伙是草草的老板,怪不得身上零钱都是几千几千地带着,“你来打吧,我不打了!”杨牧起身站了起来。

    看到杨牧站了起来,桌子上面的其他三个人都纷纷松了一口气,杨牧上桌子之后除了开始的一把不走运之外,其他时候一直都是大牌赢钱,已经让大家的心都悬起来了。

    “我们还打一把就不打了嘛!”草草上桌子之后说道,“我们都还没有吃午饭呢!”

    “小李,我们刚刚才来没有两个小时,我叫几份外卖,大家一边打一边吃怎么样,多打一会儿嘛!”草草对面的女人笑着说道,其实看年纪应该还没有草草的年纪大,不过口气倒是充着一个大人的口气。

    “那好吧!”草草回头看了一眼杨牧,再看看自己抽屉里面的钱,赢了大家这么多的钱,想走恐怕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

    杨牧其实有点饿了,不过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杨牧已经看出来了,桌子上面都人至少有两个人都是草草的上司,这就是典型的陪上司消遣。

    “我去喝点茶!”杨牧对着草草说道。

    “你去吧,”草草点点头说道。

    杨牧自己一个人来到休闲区,向服务生点了一杯竹叶青,然后玩着手机,看着手机上面的新闻。

    “刘哥,昨天赢了多少钱?!”这个时候一个两个男子坐在杨牧的对面,一个年轻一点的开着玩笑一般笑着问道。

    “赢什么呀?输掉三十多万,今天早上回家的时候差点被老婆给骂死!”这个被成为刘哥的人一脸的郁闷。

    “那我们现在就进去,把这些给赢回来!”青年男子极力怂恿道。

    “等一会儿吧,我先喝点茶,刚刚进去看了一下,乌烟瘴气的!”这个刘哥笑着说道,说完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拿出三叠钱递给这个青年男子说道:“这是昨天在你这里借的三万块钱,一天百分之五的利息,这里是一千五百块钱!”刘哥又从从自己的钱夹子里面取出十五张一百块钱的现金放在三叠钱上面。

    “刘哥,你就客气了,过几天还也是一样的嘛!”这个青年男子笑着说道。

    “小吴呀,你可真会做生意呀,过几天还,我还不得给你几万的利息呀!”这个刘哥拿出一包中华,给这个青年男子一根,然后自己点上一根,苦笑着说道。

    “呵呵,刘哥,你又开玩笑了不是,你看看你,开这么大的一家公司,还差这点钱,我们赚的都是卖命钱,您不知道,遇到您这样豪爽的人也就不说了,要是遇到一些赖账的人,我们可不好办,下手重了也不好,下手重了,人家更没有办法还钱了,下手了轻了呢,又以为我们不敢把他怎么样!”这个男子抽了一口烟说道,“难混呀!”

    这个青年男子说完招招自己的手指母,这个时候吧台那边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吴哥!”

    “把钱拿去验一下!”这个青年男子说道。

    “好的,吴哥!”

    “小吴呀,你还不相信我老刘了!?”刘哥苦笑了一下说道。

    “不好意思刘哥,这个,走一个程序,我知道刘哥不是那样的人,您也知道,我们老大虽然漂亮,但是心却狠得很呀,”这个青年郁闷地说道。

    这两人虽然看见杨牧就坐在对面,但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就将杨牧给无视了,没有办法,杨牧的样子也确实不值得他们警惕,再说也没有什么好警惕的。

    “走吧,刘哥,要不再去玩几把!”青年男子将烟头给掐灭在烟灰缸里面,笑着说道。

    “好吧!”这个刘哥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两人向大厅的另外一边走去。

    这个时候一个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上面刚才那两人的茶叶杯,杨牧笑着问道:“你们这里除了麻将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有的,先生,您喜欢玩什么?”这个服务员十分客气地说道。

    “刚才两人他们玩的是什么?!”杨牧问道。

    “您说刘总呀,刘总天天都来我们这里玩一会儿的金花!”服务员笑着说道。

    “带我过去看看可以吗?”杨牧笑着说道,这个服务员应该稍微比杨牧小几岁,看到杨牧也很年轻,有点犹豫。

    “谢谢了!”杨牧从钱包里面拿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说道:“带我过去看看,我想试试自己的手气!”

    “好的,请跟我来!”服务员接过杨牧递过来的小费,点点头,带着杨牧去了吧台说了几句,然后带着杨牧向吧台后面走去。

    外面是大厅,里面有十几张玩麻将的桌子,而后面则是一些包厢,里面时不时传来一些兴奋的声音,杨牧这猜知道,玩大牌的人都是在后面的包厢里面玩的。

    在来这里的路上,杨牧就已经将那张张阿姨给的卡里面全部的钱都给取了出来,那是一张不记名的卡,杨牧取完钱之后也就扔掉了。

    杨牧跟着服务员来到一间看起来很豪华的包厢里面,服务员轻轻地敲敲门,马上,刚才进去的青年就将门给打开了,看到服务员和杨牧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杨牧,带着询问地眼神又看向了服务员。

    “吴哥,这位先生也想过来玩一会儿!”服务员脸上十分恭敬地说道。

    “请进!”这个吴哥点点头,客气地让杨牧走了进去。

    里面已经有五个人正在玩着金花了。

    扎金花在这边也是比较流行的,而且输赢比较大,所以玩的人很多,下有农民,上直一些企业的老板,都喜欢玩这个,当然不同的人玩的底是不一样的。

    同一个花色叫做金花,当然并不是最大的,和其他一些玩牌的规则一样,豹子是做大的,扎金花最大的也就是三个a的豹子。

    “这边请!”吴哥让开了一个位置让杨牧坐了下去时候说道:“押低是一百,上不封顶!”

    杨牧点点头,将自己身上的三千块钱的现金全部都拿了出来,不过比桌子上面的其他人比起来倒是寒酸多了,因为其他人的身边至少也是放着几万块钱。

    其他人还在玩,还没有到下一把,杨牧也就静静地坐在桌子上面看着其他人,微微打量了起来,原来有五个人在玩,加上杨牧之后就是六个人,而那个吴哥则是静静地站在门边,并没有参与。

    杨牧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十分时尚,不过身上的化妆和衣着都比较成熟,真实的年龄应该是二十五岁上下,很有气质,一种上位者的气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完自己的牌之后打量了一下杨牧,看到杨牧在看自己,眼睛盯了杨牧一下,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一千,我起李总的牌!”桌子上面现在只有这个女人和那个刘总了,这刘总推了一千块钱到桌子中央,说道。

    “k金!”这个女人将自己的牌摊在桌子上面说道。

    “李总的手气这么好!?”这个刘总苦笑了一下,没有将自己的牌摊开,直接放进了其他牌里面,说道,“洗牌吧!”

    这个女人点点头,将桌子上面的牌给拿了过来,开始洗了起来。

    手法很熟练,看样子应该是经常玩牌的人。

    当然这次发牌也发了一副给杨牧,其他人纷纷拿了一百块钱放在桌子中央做押金,杨牧也跟着拿了一百块钱放在桌子中央。

    杨牧看看自己的底牌,就是一对k,然后马上在所有人的牌都扫视了一圈,发现有人手持一对a,还有那个刘总手上拿着的是a金,轮到杨牧说话的时候杨牧直接将手上的牌给仍了出去,弃牌了。

    一直连续六次,杨牧都是直接弃牌,因为杨牧看见别人比自己大得太多了,而且杨牧也不敢去诈别人的牌,因为自己身边没有多少钱。

    刘总发牌,轮到杨牧说话了,“小兄弟,是不是还打算弃牌?!”刘总刚才在外面见过杨牧一次,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有点印象。

    杨牧笑笑,自己手上拿着的虽然仅仅是一对七,但是却是场内最大的牌,其他人牌色都非常小。

    “两百,闷牌!”杨牧没有看自己的牌。

    杨牧闷牌就是没有看牌直接跟着别人,这样下来,别人想要跟下去就要翻倍给钱才行,也就是四百块钱。

    “四百!”下一家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看起来有点斯文,看完牌之后犹豫了一下,拿了四百块钱跟了下去。

    杨牧看过他的牌,也就是一对五,不算大,但是也不是很小。

    “李总请说话!”这个刘哥对着那个女人说道。

    “四百,跟了!”这个女人看了一眼杨牧个眼镜男,跟了四百。

    “我弃牌!”这个刘哥苦笑了一下,弃牌,他的牌仅仅就是二五a。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