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凌晨一点。

    杨牧安静地坐在客厅里面,客厅简单,一张沙发,一个茶几,对面一张电视柜,电视柜上面一台彩色电视机。房子也很小,一室一厅,不是杨牧的,但是杨牧住在这里,这房子是杨牧的女朋友李媛媛租的。

    “嘀嘀嘀!”杨牧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条短信,杨牧愣了一下,虽然心情不好,但是还是拿起了茶几上面的手机。

    这几天和女朋友的关系十分微妙,杨牧自己也知道,可能分手就是这两天了,但是杨牧很舍不得,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杨牧很爱自己的女朋友。短信正是自己的女朋友发过来的,杨牧十分奇怪,自己的女朋友就在卧室里面,需要发短信么?

    杨牧拿起手机点开短信,顿时就愣住了。

    “我们分手吧!”短信里面的消息十分简单,但是对于杨牧来说却是凉到了心底。

    杨牧看来一眼关着门的卧室,杨牧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挽留,但是杨牧知道,其实两人真的不适合,虽然自己长得还算过得去,但是自己却没有什么钱,这几个月一直吃住都是女朋友的,而且家庭破裂,勉强读完大学,最后都没有得到毕业证,找了几份工作,但是都不合适,身上积蓄也是负数。

    杨牧犹豫了几分钟,心如刀绞一般在手机上面回了一个字,“好!”

    半响,杨牧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来到卧室的门口,将卧室的门给打开,李媛媛正躺在床上面,拿着手机,看到杨牧走了进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看杨牧,将手机放在床上,躺下准备睡觉。

    杨牧走了进去,来到李媛媛的身边,欲言又止,沉默了半响,转身在衣柜里面找出自己的衣服,然后从自己的钥匙扣里面将屋子的钥匙给取了出来,轻轻地放在电脑桌上面,出门。

    半夜,外面冰冷刺骨,杨牧一个人走在寒冷的街上,手上提着行李包,时不时有一辆出租车跟在杨牧的后面,见到杨牧没有搭车的想法,便扬长而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杨牧来到了火车站,晚上除了几辆出租车停在那里,几个司机在百般无聊中等着火车停站准备接客之外,便没有什么人了。

    瞌睡已经来了,杨牧摸摸自己身上的口袋,里面有几百块钱,可笑的是,这几百块钱都是李媛媛给杨牧的钱,杨牧苦笑了一下,自己混成这样,女孩子会和自己在一起那才是怪事。

    不过杨牧身上的信用卡倒是可以透支五千块钱,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杨牧是不会轻易去透支的,因为杨牧现在没有工作,透支了之后没有办法还款!

    不过现在有点钱总比没有钱好,杨牧不会傻到将钱给扔掉,在火车站找了一家一个晚上三十块钱的旅馆,将就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杨牧早早就醒了过来,想回家,但是家里想到上几个月和父亲吵架,杨牧便将这个打算给赶出脑海。

    反正已经这么落魄,一旦动了真情失恋之后,一个人全身都是无助和失望,杨牧突然将自己手上的手提包给仍在了垃圾桶里面,上了一辆公交车,是几路车,杨牧自己也没有看清楚,便上了上去。

    不知道多久,杨牧突然下了车,其实车到了什么地方杨牧也没有注意,只是想下车的时候,便下了公交车,这里正是白雀寺的对面。

    白雀寺是一座小庙,就在城区的边缘。

    白雀寺挨着就是一座桥,桥的这边是白雀寺,而对面就是城区,遂宁是一个狭长形的城市,郊区和城区很多地方犬牙交错,这也不是很奇怪。

    桥上面基本上没有什么行人,因为也很少有人到对面的白雀寺去,那里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什么香火。

    站在桥头上面,杨牧看着河中自己的影子,有点落寞,还有点木讷,顿时想到了自己的坎坷的身世,想到自己波折的人生还无奈的爱情,杨牧心中突然涌上浓浓的酸楚。

    “扑通!”河水中泛起一圈涟漪,杨牧心如死灰,从桥上跳了下去。

    已经是12月,河水冰冷刺骨,但是杨牧丝毫感觉到任何的寒冷,因为心已经凉了。

    “就这样要死了,可以离开这该死的世界了!”杨牧在水中露出一抹不甘还有失望。

    “我死了?!”杨牧慢慢地睁开眼睛,引入自己的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房梁,甚至房间里面还透出一股子的霉味,“应该是死了!”杨牧苦笑了一下。

    “小伙子,你醒过来了?”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有点苍老,但是听起来很雄浑,虽然不说是亮如洪钟,但是还是让人感觉十分奇异,一个苍老的声音还能如此的雄浑。

    杨牧将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你是谁?”杨牧疑惑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老头,因为面前的老头已经是满头白发但是看起来确实毫无皱纹,甚至可以说是满脸红光、鹤发童颜。

    “我是谁不重要,我想问的是小伙子你为什么要轻生?要知道生命是很贵重的,为了自己的生命,就算是我这个已经将身体埋进黄土大半截的老头子都知道想尽办法让自己多活几年,你一个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就打算浪费这来之不易的生命,真是,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老头后面的话越来越变得严厉了,但是严厉中又带着一丝的无奈。

    “我...”杨牧被老人家的话说的有点羞愧,其实现在想起来,杨牧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傻了,什么东西失去了都可以再来,但是生命失去了,就永远的失去了。

    典型了丢了西瓜捡芝麻。

    “算了,不用再说了,你要死怎么也不远点死,害得我也少活了几年!”老人家叹了一口气十分寂寥地说道,“回去吧,记得以后不要再轻生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难关是过不去的!”老人家说完看窗户外面射进来的阳光,落寞地说道。

    “是,老人家!”杨牧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十分恭敬地点点头,慢慢地站起来,准备开门出去,就在这个时候老人家突然喊道,“回来,躲起来!”

    “啊?”杨牧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十分听了老人家的话,站了起来,躲在了门后面。

    杨牧刚刚躲进去,没有一会儿的时间,就听见外面一个人走路的声音响了起来,马上,就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大师!”

    外面一个十分恭敬地声音喊道。

    “进来!”老人家语气毫无色调地说道。

    “咯吱!”房间的门给打开了,在缝隙中,杨牧看见一个身着僧袍的中年僧人走了进来,脸上十分肃穆,对着老人家轻轻地跪下,说道:“大师,约定的时间到了,小僧特来等大师赐教!”

    “普法呀,你还是来了!”老人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但是我还是不能教你!”

    “为什么,大师!?”僧人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不过随即又隐藏不见,好像这种事情已经遇到很多次一样见怪不怪了一样,“大师,你答应过我今天传授我修炼之法的,为何又食言呢?!”

    “普法,我说过,你的心不纯,现在,你的心依旧不纯!”老人摇摇头说道。

    “小僧依照大师的教导,已经在广德寺大行善事,普渡众生,而且...再也没有做过有伤天理的事,大师为何不教我!?”和尚十分真诚地说道。

    “你为和尚,在寺庙里行善本是你的本分,但是你真的就本分吗?”老人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地说道:“你自己看看吧!”老人从自己的身边扔过去一张纸片,和尚连忙接过来,之后沉默不语,“大师真不肯教我!?”和尚还是不肯死心,问道。

    “心术不正,教你是为祸人世,你走吧!”老人说道。

    “那...大师,小僧告辞!”和尚站了起来,脸上毫无表情,突然毫无征兆的,和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手枪对着老人说道:“老东西,去死吧,我等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砰砰砰!”连续三声枪响,但是老人一点事都没有,突然站了起来,手上拿着三颗子弹,仍在了地上,“普法,这就是你说的心术正,滚!”

    和尚看到老人仍在地上的三颗子弹,脸上苍白,虽然知道老头子的本事很高,但是自己突然暴起开枪,老人还是接住了三颗子弹,胆战心惊,连忙跑出了房间,老人也任由他去了。

    听到三声枪响,杨牧已经吓得闭上了眼镜,不知道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虽然自己刚刚求死,但是看见杀人,心中还是十分害怕,看到和尚出门之后,也不知道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等到和尚离开之后,杨牧连忙跑了出去,“老人家你怎么样了!?”

    “没事!”老人慢慢地说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吐了出来,“要是平日里,这杀才定让他去见阎王!”

    “老人家,先去医院吧?!”杨牧有点颤抖地说道。

    “医院?!医院有什么好去的,我命该如此,去不去医院又有什么区别!”老人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没有救你,可能今天我也不会毫无还手之力,罢了,不提这茬儿了,劫难呀!”

    “那应该怎么办?”杨牧问道。

    “小伙子,以后不要有事没事的就轻生了,害人害己,”说完老人突然将杨牧的手给抓住,顿时杨牧感觉一股电流从手臂涌入自己的身体,挣扎了一下,但是无法挣脱,慢慢地,杨牧感觉自己的神志越来越不清晰,最后晕倒在地。

    很久,杨牧渐渐地醒了过来,刚刚睁开眼睛,杨牧便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发现刚才身边的老人正在凝视着自己。

    “老人家!”杨牧连忙喊道。

    老人看了一眼杨牧,没有再说话,慢慢地从一个身上拿出一本蓝色外壳的书递给了杨牧,苦笑了一下,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年轻人,以后不要再轻生了,害人害己呀!”说完老人便挥挥手,杨牧愣了一下之后,出了房间,刚刚走到门边的时候,回头却发现老人慢慢地坐在了地上,抬头看了一眼杨牧,再一次挥挥手。

    杨牧微微鞠躬,将房间的门给关了起来。

    杨牧不知道的是,门刚刚关上的时候,老人的头便瞬间低了下去,没有了气息。

    新书上传,渴求朋友们的推荐票支持!

章节目录

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一个人DE约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个人DE约会并收藏修真者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