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经过两个老头你一言我一语的几句解释,萧逸尘大约弄明白了其中原因。那个血手小队的队长杜杀,有个本家叔叔是药剂师,而且似乎在药剂公会有那么点人脉关系。一听说自己侄子居然被人弄死了,马上不依不饶的闹上了佣兵公会。

    一般情况下,佣兵公会自然不会因为一队小小的佣兵就得罪药剂公会,毕竟药剂方向依靠人家的地方颇多。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佣兵公会为求巴结好药剂公会,马上出手将猴子劫回公会,力求将此事办成铁案。

    谁知在事情已经弄到天衣无缝的地步之后,问题来了。一听说犯了事的是岳锋小队,不只是魔法公会那边吵出了声音,就连商会这尊大佛也跳了出来,再折腾了一天,居然连平日屁事不管的城主府也有了意见。两位强者这时候才意识到问题似乎有点不对头,于是亲自出手审讯了猴子,弄明白了事情真相。

    得知佣兵公会中居然有如此龌龊的人渣存在,两位强者怒不可遏,差点把常青城佣兵公会的公长给砍了。并指着鼻子质问后者,如果仗着有外人撑腰,就可以无视佣兵律条,算计战友,谋财害命,背后捅刀子等等恶行。那么这个佣兵公会还有存在的意义吗?退一万句说,佣兵公会的事情,居然要看药剂公会的脸色去行事,那么佣兵公会是不是已经成了药剂公会的奴才?这种没主见没立场没血性的玩意,有什么资格执掌佣兵公会?

    事情水落石出,岳锋小队自然免掉了无妄之灾,然而药剂公会因为近年来的过分膨胀,早已有了与魔法公会和商会分庭抗礼之意,借着此事闹将了起来,大有不把岳锋小他交给他们处置誓不罢休的架势。

    就在这时候,传回了岳锋小队带回一棵完整的龙血木的消息。一刹那间,所有的争执全都不存在了。龙血木无论对魔法公会还是药剂公会,都是稀罕到让人疯狂的材料。如今出现了这么大一棵,别的不说,争取给自己方面分润一部分总是有希望的。

    谈判的事情,转来转去找到了袁广进和钱多多头上。药剂公会的姿态摆的相当之低,毕竟一个前途未知的药剂师和摆在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相比,区别还是很大的。两个老头趁机将血手小队的事情完全办成铁案,并将血手小队历年来的恶行张榜公布,连舆论都控制在了手中。这才志得意满的回转建阳峰,哦,现在叫牛栏山了。

    这么大一棵龙血木,还是罕见的乌铁树胚子。随便揪根枝条出去,就足够让那些老家伙口眼歪邪的了。如今,一整棵都摆在面前,让两个老头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了。

    对于这些东西,萧逸尘其实并不关注,他更关心的,是关于巨龙小白的事情。不过看两个老头从头到尾居然只字不提的样子,挺有那么点神秘感,于是只好磨蹭到只有他们三人在场的时候才出声打听。

    两个老头对视一眼,还是袁广进开声:“这件事,一直都是帝国隐秘。这次你们的事情轻松过关,其实也是沾了它的便宜。最起码,巨龙的存在,从侧面证实了龙血木的消息。罢了,再怎么隐瞒,想来过不了多久,等那巨龙再次现身的时候,想捂也捂不住了。”

    老头端坐在椅子上,目光迷离陷入回忆:“这条巨龙的来历,一直都是个传说。有人传言,它是大破灭时期之前就被封印在此地。也有人说,它是黑暗时代龙族的囚犯。又有人说,它其实是精灵时代被精灵强者封印的。无论哪个说法,都说明它存在的时间,已经久到远超帝国历史很多……”

    “等等!”萧逸尘一下有了兴趣:“你说大破灭之后,还有什么黑暗时代、精灵时代,这些历史为什么我们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袁广进苦笑一声:“没人提起过,只不过是因为有人觉得这些事情没必要告诉普罗大众。其实,这只是那些人可怜的自卑心态在作祟罢了。你想想,如果让大家都知道,我们人族在很早以前,其实只是那些精灵族和类人族们的奴隶,可以随意打杀,甚至任意丢给魔兽做口粮……那将是多么的耻辱?”

    萧逸尘不屑道:“这有什么丢人的?弱肉强食本就是丛林法则至高定律。所谓知耻而后勇,没有那种耻辱的经历,人族怎么可能崛起?反而是这种愚民的反劲,让人们无视这段历史的存在,甚至误以为人族自古就是世界主宰的想法,天长日久,极易产生轻敌思想。其造成的危害,反而会更大!”

    钱多多抚掌大赞:“说的没错!那些庸庸碌碌的蠢材们,久居高位,时日久了,只怕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前辈们呕心沥血推翻精灵统治,将人族从最低层的奴隶解脱出来。那段屈辱的经历,理应是我们所有后人最值得崇拜的行为。如今,只因为他们那一点点无聊的自卑感,就被牢牢的尘封起来,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是对祖先们的背叛!”

    听着两个老头慷慨激昂的臧否人物,萧逸尘感觉有点歪楼的前兆,连忙打住,他更感兴趣的,是历史的真相。

    袁广进悠悠道:“在很早以前,这些历史资料都是摆在图书馆任人翻阅的。只是后来……罢了,反正以你小子的实力,迟早会自己弄清楚这些事。我就只大约和你说说咱们水蓝星的历史吧。”

    “传说,在很早很早以前,嗯,大约是距今十万年,也就是大破灭未曾发生之前。水蓝星上,诸族和睦,所有生灵平等共处。那时候,魔法文明曾经一度辉煌到今天难以想象的程度。传言中,那时候的一些强者,对魔法法则的领悟,已经达到了神明的地步。但也正是这种恐怖的强度,引发了规则的反制。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今天已经无从知晓,只是知道,那个辉煌无比的魔法文明,被一场持续了足足百年的天地大灾难彻底的湮灭了。那场大灾难,就被称为大破灭。”

    “大破灭之后,整个水蓝星只有一片废墟,又经历了足足三四万年的繁衍生息,这才恢复了生气。同时,各种族在恢复的过程中,由于各自的天赋特性不同,因此渐渐的出现了差距。这其中,最贴近自然的精灵族,以其超高的魔法亲和度和天赋,很快就一枝独秀,成为了这片星空下,最强大的种族。”

    “精灵族强大起来之后,相应的权利和私欲也膨胀了起来。他们不断的征伐四方,将一个个种族征服奴役。经历了数千年的战争之后,精灵族终于一扫诸族,成为了水蓝星真正的主宰。从此之后,精灵族在水蓝星上,实施了将近五万年的统治。这段统治时期,就叫做精灵时代,而大破灭到精灵时代之间的过程,被称为黑暗时代。”

    “精灵时代末期,在精灵们的奴役下,人族渐渐有了反抗意识。他们组织起来,悄悄学习魔法和技能,掌握各种武器和装备,经过数代人不断积累,被奴役的人们之中,终于出现了数位强者。在这些强者的带领下,人族对精灵发动了战争。由于人数悬殊过大,精灵族虽然抵抗的很激烈,却还是被人族逐步吞食、节节击退。最后不得不退回精灵大陆,与人族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我曾听前辈们提起过,很早以前,关于历史的资料,全都是开放的。但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些原本光明正大的资料,却被无声无息的集中起来销毁了。因为事情过去的太久,具体是什么原因,又有什么内情,我却不知道了。大体的经历,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具体的细节,还是等你日后自己有能力之后,再去慢慢找寻吧。”

    “说回那条巨龙,很久之前,我就听说过它的传言。但真正的知道它的存在,却是在我晋级宗师,掌握了大师级符纹术之后。有一位前辈带领我,来到伏龙山脉,找到它的沉睡之地。让我接过了每过几年来检查它的封印这个任务。我曾经就这个问题请教过那位前辈,得到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不过这些年里,我自己曾经推导出过一个结论,只是未经证实,也不知准是不准。”

    这回不光萧逸尘好奇,连钱多多也有兴趣:“你得出什么结论?”

    袁广进道:“我觉得,那条巨龙被封印在这一带,极有可能,是为了让它防护西海岸!”

    两人吃了一惊,袁广进接着道:“伏龙山脉是五德大陆最西边境,翻过伏龙山脉,再有百里就是大海。你们想想,这些年里,为什么西海岸这边的魔兽越来越少,而其它地方的魔兽却是剿来剿去都剿不干净,杀过一茬又冒出一茬?据我估计,就是因为这里有那头巨龙在坐镇!魔兽们不敢从这一带登陆!”

    钱多多先是点了点头,随后震惊道:“如此说来,我们的危险不是那条巨龙,而是……将要来临的魔兽潮?”

    ——————

    有啥也别有病啊,太痛苦了,挂了两天水,差点没挺过来。。。。。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