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阳峰顶,经过数月修建,袁广进的法师塔已于不久前大功告成。如今依附着宗师名头,山脚下的临时营地也已经被扩建成了一座小镇。因为有袁广进亲自把关,所以这个小镇从开始修建,就设计的很有条理,基本上都以交流物资为主,居住为辅,算是个比较偏向商贸的聚集地。

    几个月不见,萧逸尘再回到山脚下时,差点都没能认出来。还是驻守在小镇的原山贼三头目严云山发现了他们,连忙主动接应。在他们眼里,这位爷其实才是建阳峰的真正主人,袁宗师只是挂单暂停的过路客而已。

    严云山见面头一句就是:“袁宗师已经传话回来,萧少爷到了之后,先不忙回去交任务,一切等他回来之后再做决断!”

    萧逸尘等人登时了然,看来佣兵工会要向自己发难的事,果然是真的。老头也挺给力,居然自己先顶上去了,不枉自己赞助他一座法师塔。

    抬头向山上观望,却见一座五层的高塔耸入云霄,很是气派。

    见李南雁他们眼露羡色,萧逸尘解释道:“这露出来的五层其实并不是法师塔的全部。在山体中还有一层用来待客,山体内还埋了三层,所以,整座塔其实一共有九层呢。”

    众人更眼红了,严云山交接了手上的事,亲自带众人上山。很自然,一棵大到让人瞠目结舌的龙血木再次引发轰动。不过看到扛树的少年似乎浑不在意的样子,识货者再一想山上的背景,心里那点小九九趁早就按了回去。

    还在半山道上,萧晴就得了消息,直接爬上塔顶,双臂一张,纵身一跃,整个人就从半空中滑翔而下,一路上大呼小叫,兴奋的不得了。

    众人再次惊叹,果然是宗师弟子,看看人家这能耐,才那大一点娃娃,就有如此强横的实力!宗师级,果然惹不得。

    兄妹相见,少不了亲热一番。萧晴和小白两个都是头一次听说对方的存在,自认为自己才是萧逸尘最亲近的人,如今冒出来一个争宠的,顿时互相看着就有那么点不对眼了。这两人看起来年纪也相当,智商也差不多,同样也是纯真无邪的性子。刚认识没一会,就掐了起来。

    “你明明才那么一丁点,个子都没我高,怎么能做人家哥哥?叫姐姐!”

    “才不要咧!你有什么本事当我姐姐?比我力气大吗?有我拳头硬吗?”

    “叫姐姐给你糖吃!”

    “哇!是巧克力,才一块怎么够,起码要……”

    “叫姐姐的话,这一盒都是你的,以后天天都有!”

    “姐姐!”

    众人沉默,这大力士也太好骗了吧?早知道他是个吃货,可大伙辛辛苦苦一天给他烤那么多东西,吃了一路,居然还不如人家小姑娘一盒糖果?真让人伤心!

    萧晴叽叽喳喳讲着建阳峰的变化:“……他们照着哥哥的法子抓了那么多大力蛮牛回来,现在那些无聊的家伙都把咱们这儿叫牛栏山了!哼,等老头回来,让他封了那些家伙的臭嘴!”

    牛栏山?萧逸尘乐了,这名字也不错啊,勾起好多美好的回忆,正好拿来给二锅头做商标!不过这帮家伙想出来用大力蛮牛来跑运输的法子倒也真不错!估计要不了多久,捕捉大力蛮牛的法子就会流出去吧,嘿嘿,一大群大力蛮牛排队流行的盛景有望再见啊,真让人期待。

    众人在法师塔中歇下,伊莲娜、韩冬是熟人,带着李南雁和其他人四处观赏熟悉。萧逸尘则听取了严云山等人对这一阵山上情况的汇报。

    袁广进虽然是名义上的主人,但具体运营事宜却从未过问,只是要东西的时候,大嘴一张传令下去,反正这帮山贼改编的奴仆不会有背叛的可能,就由着他们去做。

    如今的建阳峰,最大的几条财源,一是正在开采中的魔晶矿,二是酿酒作坊。根据萧逸尘的计划,要把酿酒作坊慢慢扩建成建阳峰最大的产业。如今经过两个月的试酿,除了供应爱来不来的部分烧酒之外,已经存有囤积起了相当数量的成品烧酒。这些都是未来要卖陈酿的,当然不能现在拿出去了。

    “上个月,咱们一共出酒八千斤。送去城里三千斤,余下的五千斤全都照少爷说的,密封之后存入山腰的酒库里了。工程队也照少爷的说法,修完法师塔,并没撤走,接着帮咱们在山体中修建酒库和粮库。因为有魔晶矿的产出,这一阵开支虽然很大,但已经基本上达到了收支平衡。欠下商会的那笔钱,魏少爷直接把酒款划了过去,不须咱们这边支出……只是,因为咱们发展的太快,最近也有一些不太好听的传言冒出来,护卫队抓了几头大力蛮牛,那些眼红的家伙就乱吵吵,说什么咱们这儿是牛栏山……”

    林林总总听了好一阵子,还好,法师塔建成了,一切都很顺利。只是暂时还没钱给魔晶矿的几位股东分红而已。不过韩家和伊家在山脚小镇上各自拥有半条街的经营权,只这一点就足够他们偷笑了。再说,魔晶矿的事其实都是伊莲娜和韩冬自己的收入,与家族方面并无牵连,倒是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反正法师塔这边也当他们是主人,自己的东西,怎么弄都无所谓。

    最让萧逸尘好笑的,就是这两家派来守护的家伙们闲的无聊,又仗着学了不少本事,居然四下出击,接连抓了六七头大力蛮牛,然后组织了个脚力行,这才闹出个“牛栏山”的流言来。萧逸尘对此事并不介意,反而有点乐观其成,然后将因势利导的手法告诉了严云山,由他去负责运作。

    严云山听了萧逸尘的提议,震惊的无以复加:“牛栏山二锅头?妙啊!如此一来,那些诋毁笑话咱们的流言,反倒帮着咱们做了宣传!妙妙妙,就照少爷说的,以后咱们建阳峰,就改名叫牛栏山!嘿嘿,山下营地,就叫牛栏镇!哈哈,让那帮眼红嘴馋的家伙再蹦跶,看看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这些东西都不重要,要紧的是关于小白的事,还有血手小队的问题。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袁广进肯定是知道小白存在的,至少小白就记得他的气息,还有他经常去给囚禁小白的锁链加固符纹的事情,足以证明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信息。

    只是小白的事情不用想就知道比较隐秘,所以打听的时候还得顾忌点方式方法。至于血手小队的事,如今已经有佣兵公会的宗师级强者介入,就需要考虑一下应对之策了。以前伊莲娜和韩冬只是挂掉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小佣兵,就闹的差点连佣兵身份都保不住。如今连高层都惊动了,如果不闹点动静实在说不过去。

    似乎所有的人类组织都会出现类似情景,所谓的律法规矩,对好人约束力就强的难以想象,而对坏人来说,却又是保护伞,甚至是作恶的工具。无奈啊,想要打破这个怪圈,除了要学会玩弄规则之外,最直接的办法,还是掌握强大的能量。当你成了法神之后,所谓的规矩律条,都只是个笑话而已。如果有兴趣,甚至可以自己制定。说到底,还是太弱小啊!

    李南雁和李岳、李锋等人在山上呆了几天,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爷以城主之尊还要上赶着交好萧逸尘了。人家不只是和袁宗师关系比较好而已,甚至在这法师塔里,萧家兄妹完全就是主人的姿态!这个内幕,绝非是以前传言所谓的萧家只是撞大运巴结上了袁宗师那么简单!

    众人在山上呆的第六天,袁广进回来了,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依旧一身破烂的钱多多、苏婵师徒。

    一进门,钱多多就搓着手乱喊:“快快快,带我去看看那棵龙血木!老夫真的不相信,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龙血木!”随后就看到了被众人随意摆放在大厅一角的那棵树,顿时像被蛇咬了似的跳起脚来:“怎么可能!这么大?还是乌铁木胚子!法神在上,你们这帮败家子!真败家啊,这么好的东西,居然就这么摆在这破地方……”

    袁广进大怒:“放屁前先看清楚!老夫的法师塔,新修的!哪儿破啦?你倒是说说哪儿破啦?你这老货才敢胡说八道,别怪老夫放熊咬人!”

    钱多多嘿嘿一笑:“一时情急一时情急。我说,你不会真的要把它让出去吧?这么大一棵,药剂公会都能买下半个!”

    袁广进冷笑:“让出去?想的美!佣兵公会那边,送上一段老夫认了,毕竟人家也没昧良心颠倒黑白。药剂公会那边,就算边角料,也得他们拿东西来换!***,什么东西!居然敢算计到老夫的头上?反了他们他!”

    萧逸尘收到两位宗师回来的消息,刚刚赶回大厅,就听到这么一番话,顿时了然,看来血手小队的事情,是有人想借题发挥啊。

    ————

    拉肚子拉到脱水,晕乎乎的实在没精神。今天只能一更了,抱歉~!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