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地球的经历,小白显得有些憧憬,同时又有那么点畏惧:“那里好玩的东西真多啊……可惜,我和师傅还没找到你呢,就被几个老家伙给拦住了。师傅赚我碍手碍脚,就让我先回来,可是在穿越空间壁垒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空间壁垒突然就碎掉了。我被卷入时空风暴里漂了好久好久才挣脱,等回到这里却发现好像什么东西都不一样了。只是那时候我脑袋晕头转向的,还以为是自己记忆出了问题,就到处去打听你们的下落。然后就碰到了那个精灵……”

    一提到那个精灵,小白马上就闭了嘴,任萧逸尘怎么问,他都不愿意多说,只是提了一句,他之所以怒火中烧,从沉睡中苏醒,是因为感受到了那个精灵的气息。而那股气息,就来自萧逸尘手中的那张精灵之弓。

    看来这小家伙心里装着什么事啊,不过龙族生性都比较倔强,如果他不肯开口,任你是谁也别想撬开。萧逸尘只好暂时将疑惑压下,毕竟已经过了那么久,他又是刚获自由身,且先让他快活一点,等到心境慢慢平复了,有的是机会慢慢套话。

    龙血木啊,小白指着阵法中央占地约十来亩大的一片乌铁树林道:“这片乌铁木都是我亲手栽下的,根上的龙血也都是我自己洒上去的。哼,那个精灵打的好主意,以为可以用炼神盒控制我,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据为己有。我宁死不从,让他费劲心思花光积蓄才置下这一片乌铁木种子一个都收不到!哈哈……”

    这就是标准的自我安慰,可怜的娃,这些年就指着这点念头熬过那漫漫黑夜的吧。萧逸尘现在都不忍心去采收已经成熟的龙血木了,尽管用乌铁树做胚成长起来的龙血木,可以算得上是最好的材料!可那玩意代表着小白曾经的苦难啊,自己兄弟被人算计受苦,自己怎么能下得了手去收获那记载着伤害的果实?

    小白毫不介意:“你不要多想,我沉睡的这些年里,早就想好了,等到你们救我出来,就把这些东西全都交给你和师傅去做材料。以前我们老去龙族偷木料,现在有了乌铁木胚的龙血木,再用不着去看那些老家伙脸色了。”

    萧逸尘甩甩手:“不要了!这些东西我一个都不要!”

    小白一下急了:“那怎么行?这可都是我给你准备的!你要是还把我当兄弟,就帮我找到那个精灵,帮我杀了他报仇!不对不对,你帮我抓住他就行了,报仇的事,还是我自己动手来的好。”

    萧逸尘叹息一声:“我们把阵法里那些杂生的竹子都清掉,重新启动这座阵法,这些龙血木,就留在这里吧,等以后用得着的时候,再来取好不好?”

    这样说小白马上就接受了。龙族本性贪婪,仗义这种事只是针对自己最信任的亲近之人,虽然送给萧逸尘了,但是听他说要藏起来不让别人见,也照样很兴奋。马上就来了劲头,直接冲进竹阵,开始清除杂生紫金竹。

    萧逸尘在大阵中央的龙血木林中转了一圈,很快就确定了一个事实,这片龙血木,至少已经长了六万年!也就是说,距离小白在这里被精灵算计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六万年之久!但根据从其他人那里打听来的消息,所谓的大破灭时代,距离现在至少有十万年之久。那么,从大破灭到小白被人算计期间,大约四万年的时间,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根据小白的说法,萧逸尘推测出一连串以前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实。首先,这个世界和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混沌》世界有着秘不可分的关系,甚至极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世界!其次,当修为提高到某个境界,比如师傅那样的程度时,就可以通过所谓的空间壁垒到达地球!第三,地球上也有境界很高的强者,只是以前境界不够,根本接触不到。

    虽然有小白见证了最近的六万年时光,可是不用问也能想到,这家伙被囚在这里睡的黑天昏地,估计除了偶尔醒来骂上几句娘之外,根本没什么心情去关心外界变化。而且看他现在的模样,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孩童外观,很显然,他是用了龙族的休眠能力,根本就没什么长进。这或许,也和他被时空乱流折磨了很久有些关系吧,毕竟相对而言,沉睡虽然沉闷,却并不危险。

    小白动手能力很强,小半天功夫就已经将影响阵法的重要关节部分清了出来,如此一来,阵法已经恢复了功能,龙血木的存在,也就更安全了。清理完阵法,小白找到萧逸尘,见他还在对着一片树林发呆,二话不说,直接找了一株直径超过一米的龙血木连根拔起,一把扯着他就往阵外走。

    大阵外围,岳锋小队一群人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眼巴巴的看着大阵方向。突然竹林一阵乱响,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出现。

    轰!十余米高的龙血木砸在地上尘土飞扬,小白拍拍双手,两眼亮晶晶的看向萧逸尘。

    萧逸尘顺着他的目光一扫,原来是众人做的午饭,烤了整整一头疾风鹿。此时早已香气四溢,皮脆骨酥。笑着向他点点头,这孩子估计早就饿坏了,早上还看他生吃了好多魔兽呢,嘴里肯定淡出鸟了!

    小白欢喜的大吼一声,一把将架在火上的疾风鹿取下,也不分给旁人,自己埋头大快朵颐,根本没理会旁边其他人的反应。

    这时候,大伙的注意力早被那株大到让人肝疼的龙血木吸引了,根本没人注意小白的吃相。

    “**!”平日素以斯文著称的伊方难得的爆了粗口:“这是乌铁树吸了龙血长成的龙血木!天呐,一米粗!这株乌铁树龄绝对超过了五万年!整株树从内到外都是通红的,这分明就是从小就长在龙血中的幸运树!武神在上,见了这样的神品,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放在眼里?”

    李岳奋力的咽了口唾沫:“我们拿这个回去交任务,会不会引发轰动?”

    “我呸!你倒是敢想,公会拿什么付你报酬啊?”李锋笑了:“公会那破任务,砍根最细的树枝回去都足够了!这么大一棵扛回去交任务?你是想把公会都买下来吧?”

    “这么大一棵,起码得有上万斤重了吧?你那个师弟,就那么扛出来了?”

    然后大家脸色古怪的回头一看,好家伙,一头疾风鹿已经被啃的只剩几根骨头了,那小家伙还捧着颗鹿头嚼的津津有味,很显然有点不过瘾。

    这绝对是个怪物!众人意见高度一致,不过前面有萧逸尘这个妖孽打的伏笔,后面这个师弟力气大,吃的多也就不那么费解了。人家能扛出一株价值连城的龙血木出来,照这胃口就算在爱来不来吃饭也能撑好多年的。没说的,再剥一头鹿,再烤一回就是,哪怕大家都饿着,也不能委曲了小朋友。

    有了这个大收获,又记着有一头巨龙的威胁在头上压着。大家休息一夜之后,全票通过返回营地的提议。通过乱石迷阵的时候,小白又悄悄告诉萧逸尘,这个龙息谷迷阵,其实也是自己布置的,同样的原因,时间过的太久,阵法已经失去大部分功能。

    当天穿过龙息谷迷阵,众人在外围扎营。小白和萧逸尘又悄悄潜回迷阵,一通折腾之后,修复了迷阵功能,为龙血木树林再加一重保险。

    “哇!你们看,龙谷里起雾了!”伊方最先发现迷阵的变化:“这么浓的雾,根本伸手不见五指,幸亏咱们出来的早,不然非得迷路不可!”

    大家庆幸,哥俩高兴。众人收拾一番,重新上路,只半天功夫就赶到了随从们扎营的地方。

    随从们并不意外队伍中多出一个少年,佣兵大人们的事,身为随从,都很识趣的不会多问。只是营地里出现了点状况,他们不得不向李岳报告。

    听说佣兵工会的几位宗师强者路过此地的时候,将被扣押在这里的猴子带走了,众人登时觉得有点不太妙。

    “照说这点小事,不应该惊动他们呀。难道血手小队背后还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我们会不会想的太多了?老头们是冲着巨龙的事来查看的,带走猴子,或许只是为了不让家丑外扬而已。要是真的想为血手出头,应该直接就找到咱们头上去了吧?”

    “有道理!我们现在首要的就是冷静,不能自己先露出破绽来,要不然,真可能会被人扣上残杀战友的帽子的。”

    “不要怕,猴子不在咱们手上,虽然咱们没了证据,可他们照样也没证据!仅凭猴子的一家之言,就算想算计咱们,也没那么容易!别忘了,当天咱们在龙息谷可是和公会的几位巨头照过面的。事情也当着几位宗师的面说了一遍,当时并没有人提出异议,如果真有人在这事上做文章,咱们就让几位巨头出来作证!”

    “依我看,咱们还是先把龙血木送上建阳峰,有袁宗师帮着咱们说话,起码把握会大一些!至少,可以通过袁宗师的面子,先弄清楚那几个老家伙到底想做什么才行,不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回去,万一有事,会很被动的!”

    这个提议似乎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了,大家马上收拾东西,向建阳峰行进。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