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龙声嘶力竭的用龙语怒吼:“肮脏卑鄙的爬虫!你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在两只龙爪将要撕裂猎物的时候,突然一阵熟悉而亲切的魔法波动让巨龙停下了动作,失明空洞的双目努力的试图察看手中使自己恢复理智的东西,却听到一声久到几乎已经忘记的腔调。

    “嗨!小白龙,好久不见!”萧逸尘用自己曾经以为除了游戏之外一无是处的龙语向将要撕碎自己的巨龙打招呼。

    龙语!熟悉的龙语,熟悉的腔调!这样的感觉,已经遥远到快要忘记了!全身上下,只有下颔有淡淡白色印记的黑色巨龙小白,听到这句痞气十足的油滑声之后,突然愣在了当场,两颗不能视物的大眼中,龙泪滚滚如瀑布。

    “小尘,是你吗?”无尽的委曲,在感受到炼神盒传递过来的熟悉精神波动之后,尽在这一声充满着希望的疑问中爆发:“我又是做梦了吗?现在连梦里也看不到你了,小尘,我好想你啊……呜呜……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回去啊……这里的人都好坏……他们把炼神盒从我手里骗走了!我再也找不到你们了……呜呜……”

    巨龙委曲的哭声有如霹雳,龙语的悲鸣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将方圆百里内的所有生物全都轰的失去神智,晕了过去。

    突然,巨龙小白停下了哭泣,感受着炼神盒的熟悉气息,惊讶道:“小尘?真的是你?你找到炼神盒,来接我了?师傅也和你一起来了吗?”

    萧逸尘扬起左手,大力的在小白眼前摇晃数次,终于确认这头巨龙已经失明,故友重逢的喜悦登时被那股莫名的心痛取代。轻轻一跳,很熟悉的沿着小白的龙爪一路跑上了龙头,站在了它的双角下,一如当年他们一同在无良师傅门下玩耍时的样子:“是谁干的?是谁伤了你的眼?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不同与萧逸尘的悲观,巨龙小白的智力似乎依旧不怎么高,摇头晃脑的享受着萧逸尘在自己头顶的感觉,忍不住兴奋,又冲着天空怒吼了一嗓子,顿时,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动滚滚远去,一路上,惊出无数魔兽仓皇逃蹿。

    “不是做梦,哈哈,不是做梦。小尘,你来找我了,你真的来找我了!哈哈,我太高兴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萧逸尘无语,只好任由他撒欢折腾,心里却翻起巨浪,先是炼神盒,现在又是巨龙小白,和师傅有关的东西越来越多,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炼神盒似,乎经历了数十万年的漫长岁月,那么小白呢?难道他也在这里渡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那么他的双眼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听他的话,似乎吃了不小的亏,这些年,他又是怎么过来的?

    啊哈哈……小白高兴了一阵,终于想起老友的存在了:“小尘,你快用炼神盒解开我的禁制!”

    什么?萧逸尘大惊:“禁制?是师傅把你关起来的?”严格来讲,小白应该算是萧逸尘那位无良师傅的魔宠,不过当年这头巨龙年纪太小,智商不高,加上那位无良师傅神通广大,根本不屑于驱使巨龙做事,所以小白在他眼里,与萧逸尘的身份区别不大。两人也经常在一起玩耍,而且在萧逸尘的蛊惑下,小白经常帮他完成一些难度比较大的任务,从偷盗高级材料到硬抢魔兽藏品这种事,他们一起没少干。

    起初,将小白从龙蛋中孵化时,钟离的本意,就是让他给萧逸尘做魔宠。可是当时系统规则限制,为了不影响小白提升等级,无良师徒二人组,就想了这么个绕过系统的手段。让小白将炼神盒认主,然后老头拿着炼神盒帮小白升级,一家伙就超出了系统开放的最高等级老大一截,然后萧逸尘拿着炼神盒,就等于拥有一头天下无敌的保镖。

    无良师傅钟离为了不让他们闯出大祸,将控制巨龙的一些手法炼制到了炼神盒中。只是这件事,钟离也只是悄悄对萧逸尘提过一句,并没有告诉过小白。所以,在听到小白说起自己被禁制时,萧逸尘下意识的认定,是无良师傅做的。

    只不过,小白的智商只约摸与五六岁的小孩子相等,所以萧逸尘一真都把他当成伙伴、兄弟来对待。让他做事的时候,也总是会用骗小孩子的手段去勾引。直到后来他一心想复仇时,才悄悄将炼神盒还给师傅,自己独自面对强敌。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自己有如此强横的帮手,却还是选择了独自面对。除了明知此去死路一条之外,未尝就没有不愿意让师傅和小白他们看到自己踏上绝路的用意。嘴上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活人,他们是数据组成的npc,其实在抛开他们的时候,自己在潜意识里,就已经将他们当成了真正的亲人了吧?

    小白哭丧着脸道:“师傅才不会关我呢!是我被那个精灵骗了!他偷了我的炼神盒,启动了禁制,然后想要控制我。我不愿意,和他翻了脸,后来他就用炼神盒封了我的视觉和魔力,用锁链把我禁锢在这里。要不是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我都不愿意再出来见人。”

    萧逸尘松了口气,他没有再追问,想想也是,如果是无良师傅要收拾小白,哪里犯得着用炼神盒?

    既然是自己人被算计,那当然要搭救了。可是以萧逸尘如今的能力,根本就无法开启炼神盒的高级功能!想了想,苦笑着把炼神盒送到小白嘴边:“你只是魔力被封印,精神力应该没问题吧?盒子给你,你自己打开木制吧!”

    “不要!”巨龙居然傲娇了,好不容易碰到个可以依靠的对象,小孩子一样撒娇:“我就要你开!师傅让我把盒子交给你,可是我到处都找不到你,还被人骗了盒子,锁在这里好久好久了……”

    萧逸尘打断他的话头:“你听我说小白,我自己的处境并不比你好多少,甚至比你还要差。现在的我,连炼神盒的第一层都打不开,更别提涉及到你的那部分禁制了。你要是自己不开的话,就得等到我恢复了境界之后再说。可是现在的魔法规则,好像和咱们以前的世界不一样了。想要恢复到当年巅峰,还不知道要多久呢?你确定自己能等到那时候?要是中间再出点意外,哇……”

    小白二话不说,长舌一卷,将炼神盒吞进肚中,不一时,数里长的黑色龙鳞处处流光溢彩,一声亢奋无比的龙吟声响彻天地。哗拉拉,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杂乱响起,小白兴奋的睁开双眼,欣喜的四下打量,终于能看到东西了,脚下拴着自己的九道硕大金属链条被它运起魔力,几下就扯的七零八落。

    突然,坐在小白头顶的萧逸尘神色一动:“小白,快换成人身,收敛气息!”

    小白一怔,却很听话的摇身化做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童模样,恨恨的跺几下脚,相对而言已经变的硕大无朋的链条被他踢的乱飞。

    “收了这些链条,咱们快走!”

    “要这些坏东西干嘛?”

    “以后再见到那个精灵,就用链条来拴着他!”

    “嘻嘻,这个好!不过小尘,咱们干嘛要走?你在害怕什么吗?不要怕,有人敢过来叫呲,我帮你收拾!”

    “收拾个屁!你现在的实力连宗师级都没有,人家哗哗飞过来几个武圣、法神,你怎么收拾?”

    “啊?有那么厉害吗?不是说现在五德大陆上没几个强者了吗?”

    “小白,你太不老实了!居然骗我说自己睡了好多年?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的?”

    “我……被人家关了这么久,不好意思让你知道嘛!”

    “好啦!”萧逸尘拍一下他的后脑勺:“看到那几道光没?至少是宗师级强者。不用说,你被锁在这里的事,这些强者肯定是知道不少的。咱们现在还是低调一些的好,希望能瞒得过他们才好。可惜我的境界没恢复,不然炼一支敛息药剂给你就安全的多了。”

    小白手一翻,一支淡黄色光芒的药剂出现:“你是说这个吗?我有啊!”巨龙一族本身就精通空间魔法,体内自有一界,收点小东西不在话下。

    萧逸尘有点奇怪:“药剂谁给你的?”以前跟着无良师傅的时候不在乎,可在这个世界,橙色光芒,那是史诗级药剂!连入门级都要用金币来计价的地方,突然冒出一支史诗级药剂,不亚于冷兵器战场上出现一枚核弹。

    小白灌下药剂,咂咂嘴道:“当然是师傅给的喽!师傅带我去找你的时候,怕被人偷了东西,就把工作间打了包让我收起来啦!这件事,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哦!”

    得亏你还有那个心眼,不然岂止是被要禁锢那么简单?

    萧逸尘带着小白悄悄跑回岳锋小队所在的地方,准备叫醒众人,然后对一下口供。

    耸着鼻头乱嗅的小白突然指着空中渐行渐近的一个身影道:“这老头我认识!和那些坏人是一伙的,经常来加固链条上的符纹!不过他人挺好的,现在心情好,就不和他计较了!”

    萧逸尘一抬头,前方半空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骑着把扫帚好拉风的样子。靠!这不是袁广进吗?怎么他也掺乎到这件事里了?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