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折磨的是鹞子,问的是猴子,受教育的却是岳锋小队的自己人。

    动刑的目的,是为了突破对手的心理防线,然后掏出自己想知道的消息。这种杀鸡给猴看的把戏,往往最有效,硬汉嘴硬骨头也硬,但他硬不代表同伴也硬。在见到对手的凶残之后,猴子心中已无侥幸之理,巨大的恐惧面前,心防完全崩溃,老老实实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都抖了个底朝天。

    李南雁听完,脸都黑了。亏得自己还想着要劝阻老萧这种凶残的行径呢,结果人家早就借着佣兵互助条约,算计了数十支佣兵小队。这一次,如果没有萧逸尘的谨慎,自己一行人也免不了和之前那些冤死鬼同样下场!

    这个事实让李南雁主仆三人都不由的沉思起来,佣兵规矩难道真的只是给好人设的吗?为什么坏人可以借着条约的保护,一边做坏事,一边享受保护呢?这和他们从小接受到的理念,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三人表情各异聚在一起,没了之前对萧逸尘的看法。伊方得到大小姐提醒,悄然加入三人,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低声向三人传授经验。

    这一边,鹞子奄奄一息,猴子招的很仔细,萧逸尘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情报。

    血手小队,一共十五人组成。除了三个高级武师,四个中级武师之外,还有八位士级巅峰武者。鹞子和猴子虽然都是中级武师,但主修的都是风系敏捷身法,攻击手段并不多。小队中,战斗力最强的是队长杜杀,金火双系,装备有一件金蚕甲和一柄火尖枪,都是灵兵。其他人虽然也各有手段装备,却都不足为惧。

    既然已经探得对方底细,依萧逸尘的性子,将危险在萌芽状态消除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段。根据猴子的口供,血手小队的营地布置图已经到手,连同入谷道路也被他标的清清楚楚。大家碰个头之后,同意了萧逸尘的提议,主动出击,来个将计就计,将对方捂在他们布置好的口袋中消灭!

    第二天休整了大半天,过午之后,七人才扮成狩猎的样子悄然出击。鹞子受刑不过,挂了之后已经被埋掉了。猴子被灌了药剂正在做梦,被随从们守在营地看守,一旦情况与他的口供有出入,那等待他的,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夜色降临,七人已经潜行到了血手小队营地附近,就地暂歇直到凌晨时分,正是人的心理生理都到最松懈的阶段。萧逸尘和伊方打头先去摸哨,李南雁虽然挺兴奋,却只能乖乖跟在两位长辈身边当观众。

    寂寞的等待,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有了动静,篝火旁两个看守正在百无聊赖的打盹,突然身后各自冒出个黑影,两人来不及反应就被扭断了脖子。站在篝火旁的萧逸尘向外打个手势,五人悄然凑上去,却见火堆下已经扔了足足六具尸体,登时吓一跳。

    伊方笑着低声道:“这帮家伙贼的很,每个明哨都布置了两个暗哨。不过能耐太差,根本没藏起来就被我们找到了。”

    李南雁看到火光下那六具尸体的惨状,胸口一阵翻腾,强忍着恶心:“现在怎么弄?”

    李南雁现在越来越摸不透自己这个死党同学了,昨天审讯时的样子就算是强撑的,可今天这几具尸体怎么说?自己刚才就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哨子的脑袋在他的手下被拧断,简直太残忍了!现在又想起当初在学院时他缠着邱紫云时那副猪哥样,被同学们笑话和戏弄时的无能表现等等,原来这家伙竟然比自己潜伏的还要深!得亏自己和他是友非敌,回头再想当初那些无知的同学,李南雁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为他们祈祷了。稍稍做个对比,曹庆的遭遇其实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萧逸尘一摆手,众人站在篝火中摆出晚餐的架势,一点不见外。

    韩冬扯嗓子喊人:“喂!起床尿尿啦!”

    这一声划破夜间宁静的吼声非同凡响,直接让血手小队炸了营,三个营帐同时吵杂起来,不到一分钟功夫,所有人都站到了营帐门外。

    萧逸尘手里拿着串烤肉,指点江山:“一、二……七个,不错不错,除了两个没回来的斥候,加上六个哨子,全队十五人,倒是都齐了。哪位是杜队长,请出来答话!”

    六名血手成员齐齐将目光投向老大,杜杀心中痛骂一声白痴,无奈的迈前两步:“原来是岳锋小队的几位,不知深夜到我血手营地,有何指教?”

    李南雁已经摆正了心态,此时毒舌强项再度发挥:“呵呵,以前总奇怪,不知道杜队长是怎么混到如今这境界的,今天算是明白了。原来是无耻神功外加乌龟**啊!喂,我们都已经杀上门了,你们的哨子都拔了六个,尸体都凉半天了。闹到这步田地,你居然还能问出如此白痴的问题,是在展示你那无下限的智商吗?”

    血手众人心头一惊,六个哨子全被扫了,说明自己布置的陷阱屁用也没有啊。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两个斥候落到对方手里了!操,还在这儿躲着算计人家呢,结果人家一个照面上来,直接就削了一半实力下去。而到现在为止,自己这边,对人家的实力还没有一点真实的了解!这还怎么斗?包括杜杀在内的七名血手成员,心中同时生出一丝深深的惧意。这个对手,实在太强大了!

    尤其是岳锋小队这边摆出的主人公姿态,更让血手这边心中没底。对手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都做了哪些布置,他们完全不知道!真的是一觉醒来,物是人非了!

    李南雁又出声了:“别说我们不讲佣兵情份,现在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我可以做主留你们一条活路。如果执迷不悟,那就只好请你们一起去和那几位同伴做陪了。”

    李南雁的话说的很嚣张,其实却是他在做最后的努力。他毕竟不同萧逸尘,对于同是人类并且同属佣兵公会的成员,能不杀人,尽量保下来最好。

    然而事到如今,血手小队众人心中虽害怕,却哪里还敢奢望在对方手里的那条活路?自从第一次对佣兵同仁下手的那天开始,他们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众人将目光投向杜杀,几乎不需要任何提示,大家都明白,唯一的活路,只在眼下拼死的一搏中。

    唉!为什么总有人不信那个邪呢?李南雁看到对方七人同时亮了兵刃向前扑来,摇头叹息一声,接着烤自己的肉去了。至于动手这种事,身为高贵的魔导士,有点不方便。

    呀呀呀~!连续三声惨叫从远方响起,原来,在血手众人同时前扑拼死做最后一搏的时候,居然有三位仁兄第一时间朝着相反的方向意图突围。很不幸的被萧逸尘用羽箭拦了下来,只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倒在地上一个劲的乱喊。

    一个照面,七对七的局面就成了四对七,杜杀恨的牙痒痒,那几个蠢货,人家已经堵了门,还想着侥幸?死了活该!

    伊莲娜和萧逸尘负责清理外围,截断对方退路。李南雁负责烤肉做消夜,屁股都没挪一下。其他四人上前一步,对硕果仅存的四位血手一对一拦截。冲上来包括杜杀在内的四个人,已经血手小队战斗力最强的几个。就境界上来说,岳锋小队这边,只有伊方勉强对得上,李岳和李锋都还差了一点,至于四位保护对象,士级境界就别拿出来现眼了。

    然而很神奇的是,四名境界高出一大截的武者,对上这边出手的四人之后,居然被牢牢按在原地挪不了半步!尤其是杜杀对上的韩冬,照理论上来说,他远超这小子一个大境界,一个照面就应该把他劈成灰灰才是。可是自己的火尖枪狠狠撞上赤霄盾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错的很离谱。

    还没来得及感慨,韩冬左手中的火云斧已经拦腰扫了过来,一溜红光中,杜杀连忙竖起火尖枪回防,一斧劈的实实在在,境界远超对手的杜杀狼狈退后几步,愕然惊道:“你一个士级武者,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气?”

    韩冬这时候才没心情和他做什么学术讨论,右手盾面护身,左手火云斧展开三十六路乱劈风斧法,源源不断的攻了上去。精妙的斧招,配合上内力运转的斗气,将杜杀压的喘不过气来。心头更是骇的无以复加,这小子的境界绝对只是士级无疑,可是为什么他的斗气使的那么老道?竟比我这师级武者还要强大!这是什么武技,竟然能够无视等级差距!

    耳边又是一阵惨叫和怒骂声,熟悉的腔调让杜杀的心越沉越低,终于还是没能冲出去吗?这个铁板踢的太狠了。他无比后悔当初没能当机立断放弃任务,为了照顾一个鹞子的情绪,结果把十余年的心血和一干兄弟全折了进去!

    当眼前的红色斧影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杜杀心中却突然轻松了下来。十几年了,终于不必再担心事情败露被人清算这些事了……操,这小王八蛋,居然冲我脸上砍,这回肯定死的很难看了。这是坏事做的太多,报应到了吗?

    就在杜杀已经放弃了抵抗,闭目等死的时候,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耳边炸起,随即一阵地动山摇,漫天的星光瞬间没了踪影,整个龙息谷仿佛在这一刻突然活了过来!

    所有位于谷内的人全都无助的任自己被这阵波动将自己抛来颠去,这一刻,不管是武者还是魔法师,任你是什么境界,都只是蝼蚁一般的微不足道!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