鹞子凭着当年机缘巧合下得来的一头血云雁幼崽,这几年里,一直是血手小队的头号斥候。在他和名叫小羽的血云雁配合下,血手小队甚至连窝都不用挪就能够打探到需要的消息。那头血云雁,带给血手小队的,是方便和利益。但对于鹞子本人来说,却是荣耀和生命!

    如果没有小羽,鹞子就只是个普通的佣兵,或许连斥候都做不好的菜鸟,在小羽的帮助下,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一跃成为了秋山营里最著名的几个斥候之一!几年下来,小羽早已被他视为兄弟手足,如今居然被人干掉分了尸,这等血海深仇,鹞子连做梦都恨的咬牙切齿。

    这半个月里,被老大压着,又有伤在身。所以鹞子只能窝在营地里不断积蓄自己的怒气,想着到时候把那个姓萧的小子亲手剥皮抽筋,给自己兄弟报仇。如今,终于有了出门打探的机会,他当然第一个抢着出来。不只是要寻找仇人的踪迹,更重要的一条,他要通过这件事,稳固自己在队中的位置!他要用实际行动,向其他人证明,没有了小羽,自己依旧是最出色的斥候!

    这次出门的打探的,除鹞子之外,还有个叫猴子的家伙。这家伙和鹞子一样,都是风系速度形武者,上次亲眼目睹小羽被分尸,就有他的份。两人平日关系也不错,对小羽的感情也没的说。如今同仇敌忾,都憋着一口气要为小羽报仇。因此,配合的倒也相当默契,一出内谷,立即沿着其中一条他们推测出来的行动路线去寻找岳锋小队。

    折腾了整整一天,两人终于在临近天黑之际发现了岳锋小队的踪迹。这一对比,差点把鼻子都给气歪了!敢情过了整整半个月,这岳锋小队的一帮人,居然还在原来的地方没挪窝!亏得他们还早早埋伏在谷里等着他们来上钩呢,人家压根就没入谷的打算!那个姓邱的给的是他吗的什么情报?

    关于临时营地的事,他们却是误会了岳锋小队。人家不是没挪过窝,而是又转了回来。在萧逸尘的坚持下,岳锋小队这半个月里,基本上三天才挪一个地方,然后就只在附近打转。选好了三处营地,每次扎营都只在这几处地方,又方便,又安全。他的借口是,起码要让自己和李南雁的魔法攻击提高一个等级,有了自保能力之后再入内谷。实际上,他就是在赌那帮人还在暗处要对付自己,摆下这样的铁桶阵,就看谁先耐不住!

    今晚当值的李锋很好奇的摆弄着望远镜,虽然已经把玩了好几次,但他依旧对这个功能强大的玩意很是稀罕。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大能,才有这样的奇思妙想,把这么多的功能集中到一件工具上呈现。尤其是这个夜视功能,简直太神奇了!等等,两个红点,人形魔兽?不,是有人过来了!

    伊方被悄然叫醒,两人挤在一起,仔细观察了一阵,确定了就是有人在悄悄打探自己营地。看看对方所在的位置,两人打个手势,直接无视了对方的存在。经过半个月的布置,这几处营地里的陷阱机关,多的让自己人都觉得头皮发麻,一旦启动,就算血手小队全员杀到也不见得能冲到面前。

    猴子向鹞子打个手势,既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位置,完全可以回去汇报了。但鹞子不这么想,他想凑近点探听点更仔细的消息,起码也得弄清楚这帮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到了龙息谷却一直扎在这儿不挪窝,到底是想干什么?

    猴子无奈,长久以来血手小队已经养成了以鹞子马首是瞻的习惯,只好跟着他悄悄接近营地。他们却忘记了一件事,以小羽那等恐怖的实力,尚且在云层中就被发现并且击杀。凭着他们那点能耐,又怎么可能掩藏得了身形?

    远远看到营地篝火旁,两个值夜的家伙喝酒聊天,鹞子和猴子心头暗爽,这种情况下,最容易探听到真实情报。两人紧贴着地面,悄悄向前挪动,眼见得篝火就在前方不远,那两个家伙聊天的声音已经若隐若现,两人心头都有稍许激动,身形不由的又轻了几分。

    正在信心满满向着目标挺进,猴子突然一声闷哼,突兀的从地面消失了!鹞子大惊失色,靠!对方也布置了陷阱!这是血手小队这半个月来唯一的成绩,早该想到的,对方既然一直守在这里没挪过,肯定也有大把时间布置陷阱啊。

    不好!鹞子当机立断,要趁着对方还没发现的时候撤退,他很清楚,这时候如果试图搭救猴子,最后也只能把自己陷进去。只有趁对方尚未惊觉之前回去报信,带上大队人马杀过来,才有可能挽回局面。

    不得不说,鹞子是个相当合格的斥候,然而世上的事情不会总是照着某人的意志运转。当他很坚决的准备撤退时,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一如自己与小羽灵魂合一时的冲天动作。等他明白中招时,已然头下脚上被吊在了空中。完了,原来人家早有防备!

    两位斥候被绑在了篝火旁,岳锋小队全员到齐来审讯。

    鹞子一看到满脸戏谑表情的萧逸尘,两眼登时充血,浑身乱扭,梗着脖子大骂:“姓萧的小贼!你杀了小羽还分了尸,爷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萧逸尘一副恍然状:“看来你就是那头血云雁的主人了,我真是好奇了,你我之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弄头魔兽来算计我们?”

    “哼!有什么手段,随便来吧。爷爷要是吭一句,不是好汉!”习惯了玩弄佣兵规则,鹞子认定这帮人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好熟悉的对白啊!萧逸尘不由的怀念起曾经的杀手岁月,不知多少硬汉用过类似的对白与自己交流过,只可惜,真正能挺到最后的,好像连一个也没见过。

    萧逸尘找了块不知什么兽皮,塞进鹞子嘴里:“既然你要当好汉,我也不能坏了你的名声。堵上比较好一点,就算一时忍不住,喊了出来也没关系,只要大家听不到,就不算你坏了规矩!”

    旁边的猴子看的心惊胆战,这是要动刑的节奏,连忙喊道:“你要干什么?佣兵互助条约都不顾了吗?”

    萧逸尘看白痴一样翻他一眼:“有位前辈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现在免费送给你。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顺手抄起韩冬的火云斧,狠狠击中鹞子左腿膝盖。

    只一下,鹞子满脸通红,额头青筋乱跳,浑身抽搐个不停,左腿以下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在空中摇曳。

    唔……鹞子鼻子白气翻滚,目光越发狠毒,只可惜,眼光杀不死人。

    猴子吓的脸都白了,规矩不是这样的啊!动手杀人是一回事,可是拿了活的,只要大家都是佣兵,面子上还是要顾一顾的啊!他们怎么敢?这样折磨佣兵,真的不把佣兵规则放在眼里吗?

    血手小队之所以能够犯下那么多事,还能活的逍遥自在,跟他们玩弄规则有很大关系。做了坏事,只要不被抓现行,没有证据,他们就会一直处在佣兵工公的保护之中。比如今天这种打探营地的事,就算真的闹上公会,一句轻飘飘的斥候迷路或者误入贵地就能揭过去,龙息谷又不是你们岳锋小队私人地盘,总不能你们来得,别人就来不得?所以,在被擒之后,两人心中都很平静,这种事,早就做惯了的,最后无非是队长出面,大家谈一点利益或者赎金之类,然后老死不相往来。过一阵子,再翻后帐就是。

    可现在,岳锋小队这些人,居然不按规矩来!他们竟然直接对鹞子动了手!这个事实直接把猴子心中那点侥幸击的粉碎!很明显,对方既然对他们下了手,那就是没打算让消息传回血手小队去!这意味着什么?死定了!

    一斧下去,众人反应各不相同。伊莲娜、韩冬、伊方都有过类似经历,表情很淡定。而李岳、李锋则是心头震惊的无以复加,身为规则的忠实拥护者,他们无法理解萧少爷的这种野蛮行径。至于李南雁,就更不堪了,他差点当场跳起来指责萧逸尘,还是李岳察觉到不对头,悄悄将他按了回去。既然老爷吩咐过这次要以萧少爷为主,那么,在对上其他规则的时候,就还是以老爷的命令优先吧。

    萧逸尘将众人神态尽收眼底,并不意外。他也要借这个机会,让大家接受自己的风格,以后难免再有类似情况。如果不能接受这种风格,那么迟早会因为拥护那原本保护自己的规则而被别人玩死。上一世的经历告诉他,人类最大的敌人,永远都是人类自己!对面的魔兽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永远都是背后战友捅来的黑刀。所以,为了消除一切隐患,这种玩弄规则的手段,必须要比对手更加熟悉!

    ————

    谢谢【多duo】的打赏。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