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接受的杀手训练课程中,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理念:当所有人看法一致的时候,事情总是会有另一种变化的可能,无论这种可能有多荒谬。

    这条理念,是杀手执行任务的最佳掩护,也是保命的最佳手段。杀手们会在人们都认为安全的时候出击,这样得手的机率就大的多。逃命的时候,会选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方法。

    这样的习惯,使得萧逸尘在岳锋小队意见一致的时候,意识到对手极有可能是在给自己布下一个更大的圈套。因此,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他极力要求大家做到外松内紧,甚至人为的制造出几个破绽暴露在外,力求能够将敌人引到自己控制的范围内再行歼灭。

    接下来的几天里,萧逸尘仿佛想通了,很彻底的放开了手脚。只要射程内出现任何魔兽,不由分说就是一箭招呼过去。他的箭术本就不差,再配合上日趋通灵的翠鸟,短短几天下来,战果辉煌的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只有萧逸尘自己并不满足,因为等阶太低的魔兽,带给自己的升级进步实在太少。

    终于,萧逸尘的再一次大杀四方让李南雁发作了:“喂!箭神!听说这次出来历练,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是要让某些未来法神更好的掌握魔法。你这样子见一个射一个的,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

    “有道理!”萧逸尘大点其头表示同意:“你这么一说,我终于发现这几天为什么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哈,原来是把正事给忘了。得嘞,从现在起,收弓!”

    刷!眼前蹿过一头疾风鹿,萧逸尘左手正甩弓上背,右手一扬,一枚火球呼啸着飞出,砰!正好击中疾风鹿的脑袋,将它烧的咴咴乱叫,挣扎着乱撞一气,终于还是被烧死了。

    刚刚准备好风刃的李南雁郁闷的想挠墙,一脸黑线的看着他:“大哥,给条活路行不行?”

    “活鹿?满谷都是,你随便抓啊!”萧逸尘满脸不明白,顺手又是一枚小火球扔出去,前方一只暴牙兔惨叫着倒地,死的很悲壮:“啧,火元素凝聚的还是不够紧密啊,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没能一击必杀,真失败。”

    “我……”手中风刃再次消散的李南雁脸都绿了,哭丧着看向李岳等人:“我强烈要求分组!这里有人抢怪啊,太不道德了!”

    众人大笑,乐得看他们玩这种小把戏。

    武者的修行,三位年纪大点的还能指点几句,所以伊莲娜和韩冬这几天收益菲浅。可是魔法修行方面,他们就完全抓瞎了,只能由着两位少爷自己摸索。而这两位又都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底牌,因此互相之间并不需要交流。只按着自己学到的方法,不停的练习就行,这么一来,抢怪争风之类的事,自然少不了。在这种竞争行为的刺激下,李南雁的施法速度也不得不加快,眼光也渐渐犀利起来,从最初的跟风吃醋,发展到渐渐的能刷几下存在感,到后来已经几乎可以和萧逸尘的速度相媲美。

    短短半个月,李南雁发现,自己的风刃居然可以毫无难度的瞬发,而且速度和强度已经半月前的数倍!这个发现,连他自己都被吓一跳!要知道,瞬发魔法,那可是要到大魔法师的层次才能掌握的技能!自己一个新晋菜鸟魔导士,居然不知不觉的就掌握了瞬发魔法?这太让人惊讶了。

    转眼又一想,顿时又有点泄气。自己这半个月的长进,那是有目共睹的。可尽管自己如此强悍的进步,却还是只能跟在那个混蛋后面吃屁,由此可见,他的进步绝不比自己差,甚至远超自己!唉,交个太妖孽的朋友,实在是压力山大,真心伤不起,简直没勇气回顾,想起来都是泪啊……

    “哇!三阶焰尾狼!”韩冬吼了一嗓子,竖起赤霄盾,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李南雁和萧逸尘。

    两人整整衣襟,一副选手登台亮相的气派,大摇大摆来到韩冬身后。先比划了几下,李南雁很笑的很灿烂,抢出半个身位,双手连连挥舞,数十枚小小风刃前赴后继,杀向焰尾狼。

    有点小失落退出圈子的萧逸尘只能做观众。

    不明就里的李锋很好奇:“萧少爷,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方才我俩稍稍比划了几招。第一回合他用降龙十八掌,破了我的黯然**掌;然后我改打三十六路擒拿手,却不防他伸开右手食指中指,竟是六脉神剑商阳剑和中冲剑并用,居然胜了我一筹。可见天下武功彼此克制,武学之道玄之又玄!”

    一通乱吹,听得李锋心驰目眩,自家少爷最近跟着这几位学了不少近身战术他是知道的,可却不知他们那些格斗术,居然有如此让人心血澎湃的名目。听听都带劲,看来果然是隐门真传无疑了。

    旁边的伊莲娜翻个白眼:“石头剪刀布也吹的那么玄乎,可见你的无耻神功又有了新的突破!”

    李锋差点把舌头咬掉,我去!伊方早就提醒过自己,不能相信这几个小家伙的,怎么一不小心,又着了道!得亏自己没出声夸赞,要不然这脸可就丢大了!得嘞,以后还是离这妖孽远点的好,太近了容易让人发疯。

    李南雁好不容易抢个首发,上去就是一轮集火猛攻,意图第一拔攻击就将焰尾狼拿下。很可惜的是,这头焰尾狼虽然远未成长到三阶,速度却还是相当快的,受到攻击之后,很聪明的来了个埋头攻击,被韩冬的赤霄盾拦下,意识到自己只有挨打的份,马上决定逃跑。尽管已生退意,却还是退的有条有理,始终保持头部面向众人,小小的风刃砸在头上,根本就破不了防,它也懒的理会,只求脱离接触之后就天高海阔,才不去理会那个发风刃的人类小家伙是什么表情和心态。

    “唉!这都要跑了,李法神!”萧逸尘相当的幸灾乐祸:“想不到焰尾狼里面也有这样知道进退的家伙。”

    李南雁有点后知后觉:“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又不是我养的魔宠,我还能管住它往哪头走?”

    “呸!我说你刚才,故意让我先出手的吧?无耻!还看个屁呀,再不上,真等它逃走吗?”

    “噢!要帮忙你说话嘛,你不出声,我怎么知道你要我帮忙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我帮忙的。你真的想要吗?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你真的想要那我可就真的要出手了哦……”

    啊呀呀~!韩冬第一个崩溃,左手狠狠一甩,赤霄盾刷一声飞出去,一击即返。前方焰尾狼倒地抽搐,惨叫一声连绵不绝,挣扎在生死边缘。

    萧逸尘向李南雁扮个鬼脸,右手中一枚压缩了很久的小火球啾一声飞出去,正好击在被赤霄盾削开的狼头伤口中。焰尾狼登时解脱,奔向西方极乐世界。

    李南雁黑着脸没说话,以这家伙无耻的境界,自己的任何控诉,都会被他转为表扬坦然接受的,还不如不理不睬,由着那小人得志去嚣张呢。

    却不料,一惯老实不发言的韩冬今天却有了行动,抢先奔出,一把扯回狼尸,向萧逸尘回了一句:“你要是不爱听狼叫的声音,下回早点说,我还想借着它的叫声多引几头魔兽过来呢……算了,下回动手前和我通个气,这回就算了!”

    哈哈!李南雁看到萧逸尘黑线满头的脸,笑的肚子都抽筋了,现世报啊,太活该了!谁说老实人好欺负的?韩哥真可爱,晚上请你喝酒!太解恨了!对付这种无耻之徒,就要比他更无耻才行!

    韩冬脸也黑了,你不会夸人就别出声嘛,什么叫比他更无耻?我是被这小子那碎碎念气着了好不好?小李子跟着那家伙也学坏了,哥很纯洁的!

    不同于岳锋小队的其乐融融,血手小队这半个月的日子过的可谓水深火热。他们抢先一步埋伏到了龙息谷内,确实占尽了先机,可是问题也跟着来了。他们所有的安排,都有一个假设前提是,岳锋小队很快就会踏入自己的陷阱。可是整整半个月过去了,那帮家伙居然连个影子都没见,起初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并没有派出人员去跟踪打探,就是为了制造一个自己已经离开的假象。

    可是时间越来越长,对方还没踪影之后,血手小队有点坐腊了。莫非消息有误,人家不是来找龙血木的?也难怪,关于岳锋小队的资料,除了那帮人的名字有点靠谱之外,其余的所有情报,事后证实都他娘的不靠谱。那么这个任务是真是假,还真有点说不清了。

    等了整整半个月啊,又要防着魔兽偷袭,又要小心观察对手行踪,为了保证陷阱的突然性,他们一群十几人,窝在这鬼地方,整天大气也不敢喘,可是满弦崩了这么久,依旧没能击发,眼看再折腾下去,弟兄们就要崩溃了。

    万般无奈之下,血手队长只好派出斥候,务求将岳锋小队的具体行踪找到!却不想,自己坚持了这么久,却还是因为这个无奈的命令,亲手将小伙伴们送上了绝路。

    ——————

    不知不觉,已经一百章出头了。留个爪印,做个纪念。。。。。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