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尘无法阻止那股热流进入自己魔池,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投入魔池,随即便毫无阻碍的与魔池融为一体,不分彼此。而本已枯竭的魔力,在得到这股新生力量之后,瞬间便已经恢复大半!同时,萧逸尘赫然惊觉,自己的魔池容量,竟然生生提升了足有三成之多!

    果然还是要走杀怪升级的路子才是穿越者的正道吗?萧逸尘顾不上惊讶,索性将心神全部放在冥想恢复方面,同时紧贴着他的翠鸟也被那种类似于突破时形成的魔法元素漩涡惊动,竟然自主的吞噬起散布在他身边的元素。

    距离营帐数十米开外的防线上,李岳双目精光闪闪,小心的防护着站在最前方的韩冬。看着那年轻的背影每次在受到攻击之后总是显得摇摇欲坠,却总是会在下一次攻击到来时重新坚挺。心中不由的唏嘘万千,这才是武者应该有的态度啊!这个韩家少爷,很不简单!

    嚎嗷~!双翅虎再度悲鸣叫,猛然跃起,但却只能跳到两米左右,两翅猛烈扇动几下,再次冲向赤霄盾。

    轰!韩冬咬牙切齿的再抗一记,额头青筋乱跳,双目已然有些凌乱,强自探出头去,努力集中精力,想要寻找双翅虎的身影,却没能发现,心中很是惊骇,难道这孽畜已经突破了自己的防线?

    正在忧心时,就听身后一个略显嫉妒的声音响起:“好小子!一头三阶魔兽拼死相搏,竟然被你拖在这里一个多小时,生生耗死了!唉,你们这些小家伙,一个个的,都这么妖孽,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以后还怎么混?”

    啊?死了?哈哈!韩冬咧嘴挤出个笑容,心中那股力量悄然崩散,整个人顿时软软跌倒。

    李岳撇嘴摇头,一把将他扶起,来个很稀罕的公主抱:“学魔法的搞成那样也就罢了,一个武者居然也把自己折腾到这步境地。这帮小子,一个省心的都没有!”

    李锋回头打量自家少爷李南雁,这小子早就耗尽了魔力,就那么大咧咧的盘膝在战场上冥想恢复。再扭头四顾,伊方拿着望远镜四下观察,自己只能不时看到身影出没,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在哪里。苦笑中,对上老伙计的目光,不由的乐了。

    “岳哥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咱家少爷搞成这样是有你我,可韩少爷和萧少爷又是为什么呢?敢当成第一次组队的伙伴做到这一步,那是把命托付给咱们了啊!这样的信任,这样的胸襟,以后若不成器,老天都会看不过眼的!”

    伊莲娜用药剂兑了热水,将韩冬整个人泡进去,这是早就做熟了的,每次这样极限之后的恢复,对武者来说都是进步的良机,自然不能错过。至于萧逸尘和李南雁,两个是魔力消耗过度,不能用药剂辅助,只好扔在一起打坐。

    营帐外,依旧拥有战力的四人悄悄碰个头,重新布置了警戒任务。这时候,正是最危险的时刻,也不知道血手小队那边还有没有别的招数,千万不能大意麻痹。

    四人摆出了安然无事的阵势,打发几个随从将两头魔兽尸体拖到篝火前,索性就当场料理起来。

    双翅虎的翅膀、皮毛、牙齿、爪子都是难得的好材料,还有一枚三阶魔晶,只这一头魔兽,贡献的东西就突破了百枚金币。再加上另一头幼生血云雁,虽然远未成长到四阶顶峰,却也有了二阶实力。二阶魔晶一枚是少不了的,羽毛是制作羽箭的好材料,骨爪尖嘴之类也都是商人们竞逐的好东西。既然已经打下来了,谁还管它是不是被驯服过,有没有主人之类的问题,只管料理了便是。

    伊方依旧潜伏在夜色中小心戒备,其他三人大咧咧凑在火堆下处理那两具魔兽尸体。很快就烤起了虎肉,不一会功夫,整个营地就香气四溢。惹的几个随从也大着胆子过来讨消夜吃。

    数百米外,两个眼中冒着凶光的汉子对视一眼,悄然离去。直到十几分钟后,开启了夜视功能的望远镜里再没发现有热点迹象,伊方才放下心来。

    “你说什么?”血手队长听到两名斥候的汇报,面色越发难看:“你确定他们根本没任何损失?”

    “是的!我们俩看的真真的,那头双翅虎从头到尾一直在攻击,可他们只让那个姓韩的小子在前面防御,其他人连动都没动。最后生生把那头虎给耗死了!那根本就不是斗魔兽的样子,分明就是给那姓韩的小子喂招!后面就跟着李岳在盯稍,其他人完全都没当回事,该干嘛还干嘛。姓李的那个小子,旁边看的都睡着了!”

    吗的!血手队长发愁了,这明显是情报不准啊!这回被姓邱的害死了!难怪人家区区七人就敢往龙息谷里来,那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咱们之前探听到的那么渣,反而比任何小队都强!

    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把鹞子的魔宠给折进去了,要是就这么回头,实力倒是可以保住,可人心一散,队伍就不好带了!有了这个大疙瘩在,血手小队迟早也是个支离破碎的下场!

    这时候,另一个斥候又添了一把火:“我们还看到,他们,把小羽……分尸了!”

    能不分嘛,四阶魔兽啊,人家打下来的战利品,难道不拆出材料来换钱,还拿回去供着不成?

    可小羽不仅是魔兽,而且还是血手小队中的一员!尤其是与它有着心灵契约的鹞子,一听这话当场喷一口血,晕死过去了。这种情况下,血手小队全员激愤,吵着就要抄家伙过去和那帮家伙死磕。

    还是队长冷静,制止大家的冲动:“以咱们今晚的行动来看,一头三阶魔兽在护崽的情况下,都被人家当成喂招的耍活来对付。你们谁有把握突破他们的防御?谁知道他们的营地里还有没有别的埋伏?小羽的仇是一定要报的,可不能傻乎乎的往人家的套里跳!”

    “老大,那你说怎么办?”

    血手老大沉吟片刻:“现在还只是在龙息谷外围,他们行进速度又那么慢,明显是步步为营的路子。这种大力度的防御,咱们根本没什么把握。既然这样追击不好下手,那我们就来个先发制人!”

    “老大,你就别卖关子了,直说吧,不然兄弟们心里这股火就要烧出来了!”

    “唉,你们这种遇事一点就炸的脾气,以后怎么做大事?既然他们接的任务是找龙血木,那自然是要深入龙息谷的。咱们在外围没法下手,就抢先他们一步,先去谷内做布置。到时候,咱们先做好圈套,再以逸待劳,地头又熟,不信还拿不下他们!”

    “老大果然高明!”

    “那还等什么?咱们这就拔营绕道,连夜赶路吧!”

    血手老大这一次再没劝阻,众人在一阵折腾之下,果然将怒火按回肚中。这让血手老大悄悄擦了一把冷汗,暗叫一声侥幸。有了这个缓冲,就算以后遇上岳锋小队依旧讨不到便宜,可兄弟们心中那股怒火消退之后,心思自然会慎密一些,劝解起来也就相对容易的多。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去和明显比自己实力强大的对手死磕?

    日已过午,萧逸尘才从入定中醒来,检视一下魔池,一夜之间,居然涨了五成之多。如果昨天魔池的容量是十的话,今天就已经是十五了。这个进步让他多少有点惊讶,明明当时感觉到血云雁带给自己的增长只有三成左右啊,再一想,应该是射了双翅虎那一箭,也分了经验的缘故!

    这么一想,多少就有些可惜了,早知道一箭都能分到二成经验,当时就应该直接把那头虎给弄死。要知道,三阶魔兽和只有二阶实力的血云雁相比,好处肯定要大的多呢。看来,以后要多多抢怪,起码拿到最后一击才行。嘿嘿,有了这个变化,还真让自己找到了曾经熟悉的感觉呢。以后有了杀怪升级这个绝招在,晋级突破绝对就跟玩一样,法神之路,就在眼前啊,哈哈!

    出了营帐,众人全员到齐,聚在一起用午饭。既然今天已不方便赶路,那索性就以营地为中心,下午出去转转就行了。

    韩冬和李南雁都是一脸兴奋的模样,很显然,昨天那一战,两人得到的好处也不少。

    伊方悄悄报告:“血手小队昨夜不知什么时候拔营离开了,因为昨夜没想到他们会离开,所以不知道他们的去向。今天我查探了一番,方圆十里内,都没有他们的踪迹。”

    伊莲娜气乎乎道:“算他们机灵,跑的倒快!他娘的,竟然敢动咱们的心思,这回打他们一只鸟,算是给他们提个醒!下次再撞到老娘手里,一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萧逸尘见众人似乎都认定了对方是被吓到之后撤退了,一个个如释重负的轻松样子,心头不由的生出一丝警惕来。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