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雁拼命眨眼,乌云虽然很低,但那只是相对其他季节的云彩而言,真正的距离,用肉眼看上去,还是相当遥远的。乌云中有几个黑点往来穿梭,哪里分得清他说的是哪只?

    “糊弄人也不能这么没节操啊!你别告诉我,那几只飞行魔兽你都能认出区别来!”

    “哼,哥这双眼,隔山看得到兔出气!”萧逸尘很想告诉那小子自己有个叫真实之眼的能力,想了想还是忍了,手往旁边一指:“往哪儿瞧!”

    李南雁一回头,伊方举着支望远镜正在观察,登时就觉得自己又被耍了,郁闷的直撇嘴:“操!太无耻了!”

    萧逸尘险种:“是啊,居然用飞行魔兽来跟踪!”

    “我是说你!无耻!哼!难怪一路上从未开一箭,敢情是要对那帮人下套?”

    “那能怪我吗?如果他们不来,我难道还去逼着他们来抢我?”

    “**!所谓财不露白,贼人不来,四处炫富,自寻死路。你背着一张价镇连城的宝弓招摇过市,亮的好比黑夜里的明灯。拿着弓又从来不用,简直就是在脑门上挂了‘快来抢’的招牌!这样都还能忍,已经算是很顾忌名声的了。”

    “有道理,念在他们这么识趣的份上,到时候给个痛快?”

    吴明不知道,萧逸尘抬眼望天,是真的能够看清楚那些飞行魔兽里有一只已经被人驯服的幼生血云雁。他不但能够看清楚这只血云雁的样子,甚至一直在计算血云雁徘徊的高度,如果射程允许的话,他想试试能不能把那只鸟射下来。只可惜,血云雁的有效视野能够达到数十里的恐怖距离,简直比直实之眼还要强上几倍,若不是因为有云层隔挡,那玩意飞在高空,地面上根本没法发现。但就这距离,也已经够让人望云生叹的了,根本拿它没办法。

    一夜无话,那帮人果然按住了性子,毕竟这里距离谷口不远,如果不能一击成功,走脱上一两人挣着跑出谷去,那可就麻烦了。

    次日拔营,岳锋小队又前缓慢推进了数十里,一路上依旧是强悍三人组主攻,伊、韩二人辅助,而李南雁和萧逸尘索性连看热闹也不去凑了,总是和那帮随从挤在一起,说些荤素不忌的笑话,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纨绔少爷。

    黄昏时分,小队寻到第二处合适扎营的地段,随从们开始各负其责。强悍三人组照例扫荡四周,清除隐患。

    营帐扎好之后,晚餐也正好出了锅,七人聚在一起用饭,伊方用很淡然的语气道:“四个中级武师,三个高级武师,其中还有一个养着一头飞行魔兽,我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

    李岳沉思片刻,双手轻轻一击:“这个配比有点印象啊……血手小队!一定是他们!秋山营里养着飞行魔兽做探子的也有几个,可是符合这个力量配比的,只有血手小队!哼哼,都说这帮家伙手脚有点不干净,想不到,这次居然把主意打到咱们头上来了!真是该杀!不过他们有七个武师,其中三个还是至少七级的高级武师,咱们这边力量似乎要差一些。虽然陷阱能够弥补一些不足,可他们有这样的力量,大可不必夜里偷袭,大白天的趁咱们在行动中出手,那可就麻烦了……”

    李岳李锋都有点担忧,但伊方却没没任何负担,见识过赤手空拳将一头冰霜巨熊活捉的情景,对上几个连灵兵都用不起的穷鬼武师,不要太无聊才好。不过这话,没法向两位同伴说啊,只好换个角度,拿血手小队的情景来说事。

    “这帮家伙好像对龙息谷很熟悉,他们居然就大咧咧的扎营在离咱们只有五六里的地方。这么短的距离,突袭的话,半个小时就能赶到。既然担心他们夜里不来没法用陷阱,那咱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萧逸尘打个呵欠:“乌漆麻黑的,哪有精神再折腾?几个小蟊贼而已,也值得那么当回事?他们爱来不来!累了一天了,早点睡吧。”

    李岳和李锋面面相觑,这个萧少爷也太没谱了吧?看他做那些诱敌设陷的安排,都挺像那么回事的呀,怎么这到了要紧关头,居然搞出这么一出来?有心不吭声静观其变吧,事关自家少爷安危,实在不敢冒这个险。可是真要让他们当面顶撞,却又多少有点顾忌,毕竟这家伙可是自家老爷当面叮嘱了要求他们诚心结交的。

    为难之际,目光转向伊方和伊莲娜、韩冬,却见这三人竟然一脸淡定,仿佛萧少爷说的话就是天理,毫无意外的坦然接受了。两人对视一眼,难怪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情?或者说,他们有什么底牌是自己不知道的?难怪老爷那么恬静的性子,也会对这个小家伙产生兴趣呢,看来确实有点意思!不过两人还是留了心眼,至少要有一人值夜,确保自家少爷安全最是紧要。

    萧逸尘一如既往的打算在冥想法渡过夜晚,那些蟊贼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底细,就无须再像之前那么高度重视了。来不来无所谓,来了更好,也能检验一下陷阱有没有效果。还是静下心来,多研究研究如何提高冥想效率才是正经。顺便也能练习练习现在这个境界能够掌握的几个一阶魔法。

    魔法学徒晋级魔导士之后,之所以要进入魔法学院学习,是因为大多数魔法的奥秘都被公会牢牢把持着。公会通过下设的学院向魔法师们传授施法技能和修行心得。当然,也有一些世家内部也拥有相当数量的魔法传承,但毕竟不是主流。

    普通魔导士,想要学习掌握法术,只有加入魔法公会或者投靠魔法世家这么两条路。但萧逸尘却根本不需要这些法术传承。对他来说,法术的终极奥义已经得到过那个无良师傅的破解传授,所有的法术在他看来,几乎都是信手掂来的。他所需要的,只不过是配合境界做一些复习就能够重新掌握。

    早已烂熟的五系元素互换,不停的施放五系奥术飞弹,这是学徒期在青藤魔法学院可以学到的唯一一个士级法术,只是将魔法元素凝聚成一个梭形施放出去攻击而已。虽然攻击力很小,但对初晋级的魔导士来说,无疑是最适合练习的消耗类魔法。

    五系轮换,很快就将魔池消耗的见了底,一直不曾中止的冥想全速运转,萧逸尘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冥想效率比起刚突破那一阵子要好的多。以前需要六个小时才能完成一次,现在只需要不到五个小时就能完成。

    当魔池恢复到六成之后,保持着冥想状态,分出一丝精神来,尝试着练习那些其他的法术。

    在士级阶段,五系的法术加起来也没有多少,萧逸尘试了一番,决定以水火两系为主攻,其他的都做到了解就可以了。士级可用的火系法术,有火球术和照明术两个。而水系则有清洁术和水龙缠绕两个。萧逸尘就将全部精力尽数放在这四个一阶法术上,他很清楚熟能生巧的道理,虽然自己掌握着压缩魔法时间和简略施法的方法,但是必要的练习还是无可取代的。

    正将小水龙牵引着在身边环绕,玩的开心之际,突然一声沉重的低吼声远远传来,随即便听到一阵示警声。萧逸尘心头一震,难道那个血手小队忍不住在夜里出手了?

    几步抢出帐外,却见二李正在吩咐随从们安抚角马,见到几位少爷都出了帐,连忙打个警戒的手势。

    那声低沉吼声再度响起,距离似乎已经近了许多,而近似嚣张的吼声中,夹杂着浓浓的杀意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险。

    “至少是三阶魔兽!”萧逸尘心中得出结论,但却无法从吼声中得知具体是什么东西。

    一个人影如弹丸般跳跃着接近,是伊方:“看清楚了,是个变异的双翅虎!这家伙速度很快,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好像正对着咱们这边来了!”

    萧逸尘抬头看一眼天空,冷哼道:“这几个王八蛋还真是有点意思!居然能想出这种借刀杀人的法子来。”

    伊方眉头轻皱,手中望远镜搭起来向天上扫一扫,似乎被什么东西惊到了,连续数次转移视线,很快就弄明白了真相:“应该是那只飞行魔兽偷袭了双翅虎,然后用鲜血把那头虎向咱们这边引了过来。别说,这还真是个好法子!如果咱们不小心栽到双翅虎嘴里,他们就可以轻松拣个现成。就和冰霜巨熊那次一样!”

    李岳和李锋听出了点味道,什么叫和那次一样?冰霜巨熊是四阶魔兽!这帮家伙曾经做过什么?不过能从四阶力量型魔兽手上安然脱身,只这一点,就值得让人对他们多点信心了!

    伊莲娜急吼吼道:“那怎么办?上次是咱们有心算无心,可这次是别人算计咱们。拿下这头虎倒无所谓,可老娘咽不下那口气!要不,咱索性就趁这机会,端了那帮混蛋得了!”

    萧逸尘制止她:“人家引虎过来,也不见得就是想一举成功,估计试探的意思更重一些。我们也正好拿这头虎来检验一下陷阱的效果,至于那个血手小队,迟早都是一盘菜,那么着急干什么?”

    李岳一听,脸上黑线乱蹿,好嘛,七位师级武者,在他眼里全是菜!这口气还真是够大!不过,他也对那些陷阱有点兴趣,正好有个三阶魔兽出现,拿来做个试验也不错。

    ——————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