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营,伊氏驻地。众人对萧逸尘撞大运得到邱家镇店之宝的事很是好奇,各种羡慕嫉妒恨。

    “没天理啊,这么威风的一张宝弓,普通羽箭也能达到五百米有效射程!你居然给它起个这么娘娘腔的名字,叫什么翠鸟!你是故意要恶心死我们大家是吧?”大家都眼红,欢喜庆祝开心的话语环绕,唯有李南雁跳着脚乱挑刺。

    “你懂什么?这个名字含义深了去了!翠代表着它的颜色,鸟是希望它能够有自由的意识!加在一起又有让它焕发第二春的愿望!你这种没文化的流氓,没法体会哥的层次!”哼哼,没啃过开心麻花的土鳖,怎么知道翠绿翠绿翠绿的翠鸟有多可爱!翠鸟是地球上最贴近大自然的小生灵这种秘密,讲给你听你都没法理解!

    众人检查了武器装备,李岳展开地图,讲解此次任务:“这一次,我们接取了一个已经挂了三年多的三星任务,龙血木!有传言说,在龙息谷这一带,曾有人见到过龙血木。只是这几年里,许多队伍都曾到龙息谷去寻找过,可惜从来没人真正采集到。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是让两位新晋魔导士练习魔法在战斗中的运用。而且这个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失败惩罚。对我们来讲,最合适不过。”

    “大家看,这就是龙息谷,距离秋山营大约有一千六百里,这一路上的临时营地比较健全,安全方面相对好一些,可以让我们省去许多手脚。只是龙息谷内部的情况,却并没多少人了解。只是知道其中环境很复杂,而且还有许多类似自然迷宫似的障碍。谷内的魔兽种类也不详细,只是可以确保没有三阶以上的存在。因为这种古怪而独特的环境,如今的龙息谷,已经很少有队伍去做任务了。”

    李南雁一听就喜欢上了:“又没人打扰,又有各种不确定因素,这样的环境,简直就是特意为我们这样的历练而打造的。”

    李岳将目光转向其他几人,众人都很满意。

    “那好,根据路程,我们需要至少五天才能赶到那里。第一次行动,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我们就以一个月的时间为基准,物资方面,准备两个月的消耗。没有问题的话,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就出发!”

    有那样稳重的老佣兵打理杂务,几位少爷小姐什么心都不用操,轻松无比。

    萧逸尘回了房并没有入睡,为了取得翠鸟弓的认同,体内魔力早已耗的见了底。摆出冥想的姿态,新到手的翠鸟弓横在膝头,迅速进入冥想状态,同时分心两用,将魔池中的魔力尽数转为木系元素,一点点输入翠鸟弓。几经试验,终于将速度控制在一个入多出少的最佳比例。

    天色将明之际,房门外响起了催促洗涮早点的声音。冥想了一夜的萧逸尘魔池已经恢复了八成,翠鸟弓也在他的滋润中欢喜了一夜。一人一弓都显的精神抖擞。

    翠鸟弓挂在背上,萧逸尘开始尝试着昨夜冥想时冒出来的念头。他本来就可以一心二用,在现在的赶路状态,几乎没有什么值得费神的事需要关注,索性就将一大半的精力放在了冥想上。众所周知,冥想最好是选一个僻静的环境,因为这个过程很容易因为受到外界影响而出现差错。白费功夫自不在话下,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搞出魔力紊乱,导致严重后果的不良事态。

    但萧逸尘认为,冥想本身就是魔法师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种行为,完全可以将它锻炼到类似呼吸一般的本能。这样的话,对于战斗中的恢复和境界的提高都有很大帮助。试想一下,两个同等境界的法师对阵,一个魔力只出不进,另一个有出有入,类似于无限弹药状态,这么大的优势,想输都难!

    有了将冥想行为化做本能的想法,萧逸尘从迈出房门的那一刻开始,就下意识的开始控制精神力,尝试在不影响行动的情况下,进入冥想状态。虽然整整一个白天都因为不习惯这种状态而连连被打断中止,但缓慢增长的魔力还是宣告着这种方法的切实可行性。

    兴奋不已的萧逸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大减少了活动数量,一门心思努力提高运动中冥想的成功率。等到第五天到临时营地休息的时候,他已经差不多可以完全不受外界影响的进行冥想了。为了保持冥想状态的连续性,他又将部分魔力转化为木系元素输给翠鸟弓,这样就可以保持魔池永远处于不完满状态,也可以保持冥想始终不间断。他的目标,就是要将冥想行为锻炼到呼吸一样的本能状态。

    这里是接近龙息谷的最后一个临时营地,萧逸尘等人扎营休息的同时,另一队一直与他们同路的小队也在旁边扎下了营帐。

    “看来咱们得到的消息没什么问题,他们的目标确实就是龙息谷。呵呵,这可真是天助我也!猴子,你确定这个岳锋小队里边,只有三个师级武者?”

    “放心吧老大,我瞧的真真的!这几天里,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三个师级的家伙出手料理的,他们的身手和境界我都差不多弄明白了。其他那四个小家伙,根本就是甩手掌柜。那两个大的还好一点,看样子多少有那么点经验,不过只是士级境界,连菜都算不上。可那俩小的,据我看,根本连士级都没到!他们完全就是来游玩的!真不明白那个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可以拉开那张怪弓!”

    “哼!这些豪门世家里,多少都有点压箱底的货色。还是保险一点的好!那小子既然能够毫不费力的拉满弓,那他肯定就有些能耐!你有没有打探到,他的箭法如何?”

    “嗨!老大,你也太小心了。那小子从上路到现在,整整五天里,从来都没用过那张弓!别说狩猎了,就连摘下来都没试过!这赏景一样的嘴脸,哪里有半点弓箭手的样子?所以,我猜想,那小子那天也只是走狗运,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拉开了弓,然后到现在也没找到重新拉开的办法,所以只好把弓背着当成宝贝来显摆。根本不敢用!再说了,那么强的弓,就算他真的能拉开,一天之内,又能拉几次?”

    “说的也是,小孩子嘛,得了宝贝,当然要拿出来炫耀了,倒是我多想了!总之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邱家已经放出放来,只要能把弓拿回去,他们愿意出一万金币的价钱!嘿嘿,一万金币啊,比得上一个五级任务了!够咱们哥几个花好几年的!鹞子,明天你的招子可要放亮点,一定要把人给老子盯紧了!等到进了龙息谷,那可就是咱哥几个大显身手的时候!”

    ……

    伏龙山脉,据说是很久以前,曾经有位大神通者在此地屠过一条巨龙而得名。龙息谷,就是当初那条巨龙在战斗中喷出的龙息焚烧出来的空地。龙息谷的面积差不大,方圆只有两百里出头,但其中怪石密布,又生长着各种古怪的植物。因独特的地貌和相对安稳的环境,吸引来许多魔兽在此地繁衍生息。好在如今正是冬季,大多数魔兽都处于冬眠状态,不像春夏之际时数量那么恐怖。

    李岳手头有一张从熟人手里淘来的龙息谷草图,虽然画的很粗略,但也聊胜于无。至少可以看到魔兽的大体分布和比较显著的地貌特征。有几处适合宿营的地方也被标注了出来,极大的方便了他们的行动。

    入谷之后,雪橇就无法再用,只好弃之不用,将物资打包放在角马背上,几名随从也分别负担了一部分。七人呈角阵型将后勤队伍护持在其中,步步为营,很小心的搜索前进。一点点的验证补充手李岳手上那张地图。除了午间休息一个小时之外,整整一天下来,花了将近十个小时,小队才仅仅入谷不到三十里。“好了,这座小山就是我们今天的营地!”李岳分布任务,伊方和李锋将四周检查一遍,一群随从布置营帐,洒下驱兽药粉,埋锅造饭。今天一整天,一行人猎到大大小小十几头低阶魔兽,除了皮子勉强能换几个钱,也只能用来做晚饭。

    面朝篝火端着汤碗,萧逸尘仰望头顶乌云密布的天空,久久不语。

    李南雁很好奇:“老萧,你这几天情绪很不对头啊!总是不哼不哈,一副没精神的样子,我问你话都不回应,却总是背着我和伊方、李岳他们眉来眼去,到底在搞什么鬼?”

    伊方正好转过来,竖起食指在嘴边:“嘘!别太紧张,小心走漏了风声,让那帮家伙跑了,可就白白浪费这几天的辛苦布置了。”

    李南雁很吃惊:“你是说……有人在打咱们主意?”

    萧逸尘呵呵笑着拍了拍他:“不错不错,有悟性,只说一句你马上就明白了。我们现在是钓鱼,上不上钩,还得看鱼儿胆子大不大!不过根据我的观察,今天只怕是不会来了。”

    “我靠,这你也看的出?吹牛也不打草稿!你到是说说,你从哪儿看出来的?就那片乌云?能看出啥玩意来?你要敢说天命吉凶那一套,我就敢给你汤里加料!”

    萧逸尘神秘一笑:“那团乌云里,有一只飞行魔兽,这几天来,总能在咱们头顶见到它。你猜为什么那么巧?”

    ————

    感谢书友【明月照东楼】的打赏支持。

    明天努力恢复双更。求一下各种支持~!

章节目录

玄玑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翼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翼龙并收藏玄玑图最新章节